危險化學品“笑氣”怎樣實現善用善治


危險化學品“笑氣”怎樣實現善用善治

◆ 嚴厲打擊濫用規範合法使用

◆ 根據物質危險類型交叉管制

◆ 嚴格落實登記備案管理制度

◆ 加強宣傳教育引起社會關注

“我剛見到他時,他反應遲鈍,理解能力低,視力差到只能看到直視十幾米以內的物品,左右斜視看不到東西。”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南門街道禁毒社工丁辰告訴《法治日報》記者。

“笑氣”即一氧化二氮,已經被列入危險化學品名錄,一些醫療單位和部分飲食行業因爲生產需要離不開“笑氣”,但吸食“笑氣”會對人身體造成損害,因此,“笑氣”的銷售理應受到嚴格限制。

可是,爲什麼普通人可以輕易買到“笑氣”?“笑氣”應該如何物盡其用?又該如何加強監管治理?近日,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容易成癮後果嚴重

一名留美女學生曾公開自己在美國西雅圖吸服“笑氣”的經歷。

她說,第一次吸“笑氣”是出於好奇,後來越吸越多,有時一天會花十幾個小時、七八千元吸服,直到出現幻覺,失去自控力。最終,她是坐着輪椅被父母接回國的。


上海佈局建設智能傳感器及物聯網產業集聚基地

一名神經科醫生告訴記者,吸食“笑氣”之所以會產生快感令人發笑,是因爲這種氣體將肺泡中的氧氣擠壓出去,使人陷入彌散性缺氧狀態,產生輕微窒息感,具有抑制下行神經通路,起到輕度麻醉的作用。一罐8克小鋼瓶的“笑氣”能帶來10秒鐘快感,很容易使人上癮。這種短暫的“快樂”代價卻可能是永久的。

吸食“笑氣”可以使人產生瞬間眩暈、失去平衡、迷失方向、缺氧、心律失常、代謝性酸中毒、認知能力和記憶力受損、身體虛弱等症狀,經常大量吸服將使體內維生素B12缺乏,中樞神經不能正常控制肢體運轉,導致手腳失控、經常性跌倒、不能動彈等間歇性症狀,出現大小便失禁、精神恍惚、胡言亂語等現象,嚴重的甚至導致休克、癱瘓,危及生命。

在我國,“笑氣”因具有燃燒、助燃等性質的化學品被列入《危險化學品目錄(2015版)》,但尚未被列入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進行監管。2012年,國家食藥監局曾發佈關於吸入“笑氣”的界定通知,明確標註吸入“笑氣”鎮痛裝置被列爲第三類醫療器械。

非法網購依舊猖獗

楊超越醉酒風波後現身錄節目 攜楊迪一起搞怪到底

吸食“笑氣”會對人的身體造成巨大傷害,並且屬於違法行爲。近年來,政法機關持續加大對非法買賣“笑氣”行爲的打擊力度。

7月9日,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5個抓捕組同時行動,抓獲非法銷售“笑氣”犯罪嫌疑人5名、違法吸食人員20多人,查獲非法存儲倉庫兩個,大罐“笑氣”200多瓶、小罐100多瓶,涉案價值30多萬元。

6月9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304”特大網絡販賣“笑氣”專案全面收網,抓獲犯罪嫌疑人109名,查處“笑氣”倉庫5個,繳獲“笑氣”15.5萬餘支,查扣涉案資金278萬元、涉案車輛7部。公安民警順藤摸瓜,搗毀省外“笑氣”加工窩點3個。

國家衛健委:16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5例 均爲境外輸入病例

5月下旬,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禁毒大隊接羣衆舉報:某大廈房間內噪音擾民,疑似有人在吸食“笑氣”。警方根據現場吸食“笑氣”的李姓男子提供的線索,將賣家趙某一併抓獲,並在趙某家中查獲300箱裝有“笑氣”的金屬氣瓶,共計9萬餘支。

保利悅公館 待售中 戶型面積三居92~99㎡(2020-11-12 06:17:36)

打擊力度如此之大,爲什麼還是能夠輕而易舉地買到“笑氣”?有知情人告訴記者,可以通過網絡非法買賣“笑氣”。

記者隨即通過QQ申請進入一個與“氣球”有關的羣,發現裏面談論的都是與“笑氣”有關的內容。網名爲“k”的網友主動搭訕記者。

k:一箱450(元)批發300(元),送兩個道具,5箱起批發。

記者:肯定是真的?能到北京麼?

k:保真,快遞兩三天到京。

不懶、有計劃、備考時間長的21考研人爲什麼棄考了?

記者:怎麼支付?哪裏發貨?

k:支付寶付款,浙江發貨……

此時,k發來一張支付寶二維碼截圖。爲打消記者的疑慮,k再次保證真的有貨,而且能夠順利到達收貨地。可見,即使打擊力度再大,犯罪分子仍能利用網絡監管漏洞實現線上交易。

強化監管加強治理

寧波一隧道內連環追尾,多車撞成廢鐵,駕駛員死裏逃生

“笑氣”最主要的用途是工業、醫用,如果列入嚴格管制目錄是否會影響工業生產、醫用治療?社會各界對“笑氣”是否要列入嚴管的爭議頗多。

西北政法大學禁毒法律與政策研究所所長、行政法學院教授褚宸舸認爲,既要嚴厲打擊“笑氣”的濫用,也要在強化監管的前提下,允許“笑氣”規範合法地使用。特別是“笑氣”在互聯網上的違法買賣行爲,需要加強整治。

從事禁毒研究的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偵查學院副教授包涵告訴記者,目前,“笑氣”並沒有被作爲毒品列入聯合國公約,在《1961年麻醉品單一公約》和《1971年精神藥物公約》中並沒有包含“笑氣”,聯合國將“笑氣”列爲揮發性物質,與汽油、柴油、502膠水類似。因爲“笑氣”成癮機理與毒品不同,2016年,英國針對“笑氣”的使用和管理制定了《精神活性物質法案》,以區別於傳統毒品和新型毒品管理。傳統毒品屬於精神活性物質,不法分子在原有精神活性物質上修飾出其他物質,例如芬太尼作爲母體可以衍生出500多種芬太尼,就屬於新增精神活性物質。

馬特烏斯:一旦德國歐洲盃小組賽出局 勒夫肯定下課

包涵告訴記者,“笑氣”區別於毒品的管制原因是,一方面管制本身也有不同強度區別,例如硫酸可以在生產海洛因的時候使用,同時具有腐蝕性,既是易製毒化學品,也是危險化學品,所以根據物質危險的類型不一樣,需要交叉管制。另外,“笑氣”在工業、醫療、民用等方面用途廣泛,管得太死很可能因噎廢食,也會讓正常使用手續更加繁雜,變成“防君子不防小人”。

包涵認爲,在管理上,一定要嚴格落實登記備案制度。實際執行過程中,通常終端用戶和生產廠家的信息不能重合,正常生產“笑氣”的規格都是大瓶,且需要大型制氣設備,私下買到的8克“小鋼瓶”大部分是不法分子分裝分銷的,所以一定要在“笑氣”生產源頭上加強監管。

包涵建議加強預防宣傳教育,引起社會各界關注,要讓公衆知道,以吸食“笑氣”作爲娛樂不僅有害而且違法,非法買賣危險化學品違反刑法、危險化學品管理條例、治安管理處罰法,將受到法律制裁。(見習記者 趙婕 記者 董凡超)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