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627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364【當狗也不容易】分享-lc62h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先来说说地理位置。
朱厚照之前被夜袭的地方,在金沙滩西南数里之外。而大明与鞑靼交战数日的地方,距离金沙滩同样也不远,位于怀仁、山阴、应州交界地带——偏应州地界。
正是“杨家将”的传说当中,杨大郎、杨二郎、杨三郎战死,杨四郎、杨八郎被俘的那个金沙滩!
如果硬要扯上关系,朱厚照班师回京之后,可说自己曾与鞑子大战金沙滩。反正隔得很近,并非完全吹牛,传到民间还更容易被百姓津津乐道。
洪涛山脉,是大同盆地以西群山的总称。
王渊和皇帝此刻身处的山谷,离朔州城稍远,离山阴县更近。
达延汗虽然迫切想要擒获汉人皇帝,但追进山谷却异常小心。甚至还派哨骑向前打探,生怕中了明军埋伏,毕竟这属于绝佳的伏兵地形。
“呜!呜!”
爬到山顶的两个明军士卒,按照王渊的指示,轮流吹响号角吸引友军来援。
达延汗听得烦躁不已,说道:“选十人下马,爬上去杀了那两个号手!”
此山谷之表层,为黄土半覆盖,偶尔亦有硅质灰岩和石灰岩露出。前山地区的地形极为复杂,刚入谷时相对平缓,向山中行走数里,山势立即陡峭起来。这破地方爬山已是不易,更别提爬上去杀人,两个大明士卒边跑边吹号,带着十个蒙古敌军满山乱转。
又前行一阵,哨骑回来报告:“大汗,谷中没有伏兵,前方两侧的山壁已无法攀登,明军用黄土、石块和草木堵住了通道。”
达延汗沿途观察地貌,发现谷中植被稀少,此时又是深秋季节,零星草木早就枯黄衰败。若明军选择火攻,虽然可以迅速蔓延,但火势不可能烧得太大。
“先清除前方野草!”达延汗再次下令。
又有三十人被派出,将战场附近的谷中枯草铲除,不留给明军丝毫火攻的机会。
山谷通道虽然被堵住,但临时制造的障碍很容易清除,鞑子只需付出少许性命就能搞定。
眼见一队蒙古士兵过来,因为中间隔着障碍物,王渊立即命令骑兵手弩吊射。
弩箭只造成四人伤亡,那队蒙古士兵已冲到障碍物前。
王渊不等他们把东西搬开,就下令将障碍物上的枯草点燃。一边点火还一边加料,反正满谷的枯草,可燃物多得很,两军之间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这还怎么进攻?
别说那些燃起的枯草了,挡道的黄土和石块,也很快被烧得滚烫。蒙古士兵想要去搬开,一碰就烫得哇哇大叫,只能脱下衣服当防火手套。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鞑子死伤三十多人,依旧无法打通山谷道路。
那些石块和黄土,甚至都已经被烧红了!
“都退回来!”达延汗突然想出计策。
达延汗挑选一匹受伤的战马,命人蒙上战马的眼睛,然后抽刀子猛戳。战马吃痛受惊之下,立即疯狂朝前方狂奔,沿着山谷直冲被烧红的障碍物。
“轰!”
那些黄土和石块,都是临时寻来的,本身体积就不大。再加上已被大火烧脆,顿时就撞塌出缺口,灰烬、火星、土石碎末乱飞。
“再来!”
又是一匹马被蒙住眼睛,狠狠撞死在障碍物上,将那缺口撞得更大。
一匹接着一匹,蒙古人用五匹马的性命,终于把障碍物撞平——滚烫的石块和黄土,已经堆得有半人高,但双方总算可以接战了。
但达延汗并不立即进攻,而是让人脱衣负土,顶着弩箭填高自己这边。
这样,蒙古士兵就可以沿着填出的斜坡而上,冲到障碍物上反而比明军高出半个身子,拥有居高临下的地形优势。
王渊瞬间明白达延汗的意图,一边命令射杀负土的敌人,一边派人把自己这边也填成斜坡。
此时已近傍晚,双方都没想着休息。
达延汗本想继续使用“奔马阵”,直接朝明军的人堆里冲。但他刚把战马蒙上眼睛,王渊也把几匹战马蒙上双眼,牢牢将狭窄的山道给堵住。
见此情况,达延汗只能收回战马,突然下令进攻,且命令后排士兵吊射。
王渊占据有利地形,他这边山谷更开阔,让士卒尽量贴着山壁站立,以减少被弓箭射杀的几率。这样,虽然当面防御显得空虚,但其实更有利于作战——蒙古士兵冲进来又咋样?山道两侧全是明军,等于少量士兵被左右夹击。
朱厚照被安排在很后面,他虽然想要亲手杀敌,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任性。
天色越来越黑,朱厚照根本看不清前方战况,只能听见喊杀声震天。他浑身热血上涌,手心里全是汗,并无多少害怕,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状态。
只见一队火把由远及近,亲卫过来禀报:“陛下,有山民青壮,想要投军报国。”
朱厚照非常高兴:“带他们过来!”
十多个汉子举着火把而至,齐刷刷跪在朱厚照面前:“拜见将军!”
朱厚照问道:“你等愿投军报国?”
“正是!”一个中年汉子说。
“好,好,其志可嘉。”朱厚照笑道。
土木堡之变以后,蒙古肆虐山西,又遭连年大旱,由此产生数百万流民。这些流民曾大举南下,仅是荆湘地区就汇聚上百万,被明宪宗一边招抚、一边清剿,总算彻底解决心腹大患。
而此处山中的居民,也是土木堡之变以后,为躲避战乱和灾荒逃进来的。
他们全都属于无籍黑户,平时不用纳税服役,靠种粮食和打猎为生。
王渊只“请”了几户过来,除开带路出山之人,其余全都被临时看管起来。但附近还有更多山民,这边打得热火朝天,山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反正都已经被官兵发现,事后多半会被追查,索性直接跑来投军报国。
黑灯瞎火厮杀好半天,山谷里本来就光线阴暗,就连月光都照不进来几分,杀到最后根本分不清敌我,而且接战之处堆满了尸体。
见明军士气如虹,无法一战而下,达延汗终于决定罢兵休整。
“大汗,不能再打了啊,”一个蒙古首领跪地,说道,“我蒙古儿郎,该当战死在马背上,而不是弃马死在这山谷中!”
达延汗冷笑:“把儿孙,你是不是在怨我,让你的部族主攻?”
“不敢!”把儿孙连忙磕头。
把儿孙,朵颜卫都督花当的长子,名义上属于大明武官,却被达延汗当狗一样使唤。
大明开国之初,朵颜三卫内附,朱元璋置大宁都司,让宁王去统领这些蒙古部族——就是要造反那位宁王的祖宗。
朱棣起兵靖难,怕被宁王捅菊花,于是只身前往大宁谈判。回去的时候,朱棣把思归汉军搬空了,就连宁王设下的伏兵,都被朱棣一并带走。由此,大宁卫不再有汉军压制蒙古,朵颜三卫成了大宁之主,大宁都司被内迁到保定。
朱棣称帝之后,朵颜三卫有从龙之功,正式获得大宁卫的地盘。又害怕宁王学自己,朱棣把宁王扔到江西,朝廷彻底失去对大宁的控制。
朱棣都还没死呢,朵颜三卫就开始叛乱。
朱棣大怒,御驾亲征,数次大胜,朵颜三卫纷纷归降。但朱棣下令,投降之人,一律释放,不准杀戮。
明宣宗时,朵颜三卫再叛。
明宣宗亲率三千骑追击,出喜峰口与敌激战,皇帝直接奔于阵前,射死朵颜前锋三人。遂两翼齐发,大破朵颜三卫,纷纷跪伏于明宣宗的黄龙旗下。
一直到土木堡之变以前,都是朵颜三卫袭扰边境,被明军打痛了再投降,如此循环往复。
弘治年间,鞑靼崛起,把朵颜三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只能被迫臣服于达延汗。这些年一直侵扰大明边境,正德十年又被明军痛揍,只能入朝请降,然后降而复叛。
大明厌恶朵颜三卫的摇摆不定,达延汗同样如此。
于是,达延汗命令朵颜都督花当,将其长子把儿孙送来自己身边。一来作为质子扣押,二来借此掌握朵颜部的一些兵力,今天的进攻也让朵颜部去血战送命。
把儿孙简直欲哭无泪,谷中血战半日,他的部众已战死上千人!
但又没办法,想反抗等于做梦。
这些年,朵颜三卫的日子咋过的?
被达延汗逼着侵略大明边境,被大明打服之后又投降。一旦投降,达延汗便借口朵颜部投敌,带兵冲到朵颜部又抢又杀。
可怜的朵颜三卫,其实是被大明和鞑靼轮番吊打。
鞑靼各部将把儿孙耻笑一番,也聚在一起讨论战局,大部分首领都不愿再打。一来山中作战,专业不对口;二来地形受限,蒙古士兵处于劣势。
即便能擒获汉人皇帝,鞑靼士兵也得死伤好几千。
达延汗苦思良久,说道:“我们兵多,地形又窄,可以分兵作战。左右各派三千人,寻找合适地点,爬上山绕到明军后方,前后夹击定能一战而胜。明日继续进攻,为绕后的部队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