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45a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陽壽已欠費 ptt-第四百七十四章 壯士一去不復還鑒賞-15v6a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李闸有点不好意思的站起来:“那什么,我能说几句吗?”
“能能能,当然可以了。今天你是主角,你是咱们的英雄。”大能们都热烈鼓掌。
这让李闸更不好意思了。
他摇了摇手,谦虚的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各位大能抬举我,让我青史留名,我已经很感激了,什么主角,什么英雄,真的是愧不敢当。”
大能们纷纷说道:“当得起,当得起。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们洗耳恭听。”
有種你再踹一腳 晚非
李闸说道:“那我就说了?”
大能纷纷点头:“说吧,说吧。”
李闸说道:“我刚才忽然想到,我这一去,恐怕是不能活着回来了。但是需要把消息传递回来。我个人认为,无论是精神力还是电磁波,都不可能传回来。”
大能们说道:“是啊。这倒是一个难题,这怎么办?”
李闸说道:“所以,我需要一个高手。这个高手藏在我的身体当中。我看到的东西,都会用精神力,从内部传递给他。换而言之,我看到的东西,他都能看到。”
“当我实在坚持不住,眼看就要走向死亡的时候,这个高手就会从我身体中冲出来。疯狂的逃亡人间。”
“我既然能接近那片云。这个人既然和我实力相当。自然也就可以回到人间了。就算他的力量不足以回到人间,就算他会死在半路上,肯定也能把消息传递回来。”
李闻听了之后,点头说:“这也有道理。”
其他的大能忽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但是这危险从哪里来,他们一时间又没有想到。
这些人只是凭着本能说:“不用了吧?”
DOTA2之電競之王 郭怒
敬禮!我家夫婿是上校
然而,李闻说:“如果不用了,诸位觉得应该怎么把消息传递回来呢?”
大能们都不说话了。
他们确实没有办法了。
李闸又说:“对于是谁藏在我的身体当中,其实我也有了大概的人选。”
随后,他的目光在大能身上流连。
大能们的心脏顿时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了,他们终于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了。
原本有李闸这小子去送死,就没他们什么事了,他们只要在旁边打打酱油就行。
现在可好……李闸还需要另一个人?那是不是又要从他们中间选出一个人来。
这些大能纷纷说道:“我们推举一个人,就是那位不世出的高人。他表面上是个算命先生,其实是超级大能。他表面上叫黄建国ꓹ 其实是苏渊夜。”
李闻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大能们说道:“这个苏渊夜ꓹ 我另有重用,他去不合适。”
李闻问李闸:“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李闸对李闻说:“我觉得,需要找一个和我实力相仿的人。我现在的实力是九级之上ꓹ 在座的大能都是九级之上,这个……或许从他们中间挑一位就行了。”
大能们都低着头ꓹ 唯恐李闸选中自己。
这种感觉,和小学生上课害怕点名是一样一样的。
他们忽然有点后悔刚才给李闸东西了ꓹ 因为李闸肯定会选择一个给他印象深刻的人。
然而ꓹ 李闸看了一会之后,却没有做出选择来。
他对李闻说:“太难选了。”
大能们都松了一口气。
李闸说:“这项殊荣太难得了。无论那个人是谁,肯定都会成为人间的英雄,受到万众敬仰。我觉得这样的荣誉,让我来决定送给谁,有点不合适,会有一种钦定的感觉。”
“我觉得ꓹ 还是让他们自己来选吧。他们自己选出来的人,才是最合适的人。”
大能们一听这话ꓹ 都几乎要哭出来了。
兜兜转转ꓹ 怎么又回到原点了?
李闻笑眯眯的说:“各位ꓹ 要不然你们自己选一下?我看这件事ꓹ 就让梅山君和苍岩君来主持吧。”
梅山君,已经彻底倒向人间ꓹ 算是李闻的心腹了。
苍岩君ꓹ 已经降级到了八级ꓹ 再让他去做这些事不太合适。
所以……他们两个是局外人,让他们来主持投票ꓹ 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现在大能们无比羡慕这两个人,很懊悔自己没有做了他们。
極品小民工
梅山君笑眯眯的说道:“诸位,咱们投一下票?”
没有人回答。
苍岩君拿出纸笔来:“诸位,把你们心仪的名字写上去吧。”
大能们都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买进裤裆里,生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脸。
他们不仅把脸藏起来了,甚至把自己身上的气息都隐藏起来了。
后来他们发现,隐藏起息还不够保险,还容易被人想起来。
于是,他们开始变幻气息,变成别人的气息,一时间,屋子里面气息纵横。
嵩山君变成了衡山君,衡山君变成了秦岭君。
忽然,昆仑君发现大江姬和大河姬全都变成了自己,自己居然获得了两票,连忙一分为四,两个变成了大江姬,两个变成了大河姬。
这时候,恒河姬也加入战团。
这家伙气息混杂,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好像是所有大能的混合体。唯独没有她自己的气息。
这样变来变去,大能们的分身越来越多,越来越杂。屋子里面很快就人满为患了。
梅山君有些无语的对苍岩君说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苍岩君笑了笑:“他们现在不就在投票了吗?过一会,屋子里面只剩下一个人的气息的时候,那就是投票结果出来了。”
梅山君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于是,苍岩君和梅山君出去了,两个人打算清净清净。
他们出门之后,看到黄建国站在外面,连忙恭恭敬敬的行礼。
閃婚蜜愛
“苏老,你好。”两个大能热情的打招呼。
黄建国瞟了他们一眼,有些不快的说道:“我叫黄建国,不叫苏渊夜。”
做苏渊夜,意味着做大能,做大能,意味着承担更多的责任。
对于黄建国来说,承担责任,也就承担了吧。可关键是……他根本不是大能啊。旱鸭子下水,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这些大能叫他苏渊夜的时候,他是很恼火的。
大能看见黄建国不高兴了,连忙改口说:“黄老好。”
黄建国:“……”
他对大能说道:“我不老,你们叫我黄先生好了。”
大能又改口说:“黄先生好。”
一帶一路:機遇與挑戰 陳積敏,高惺惟
黄建国叹了口气。
他忽然发现,叫什么无所谓。关键问题是……这两个大能的态度太恭敬了。
黄建国说道:“你们别这样,能不能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凡人?”
两个大能一脸纠结:“黄先生平易近人,但是我们……不可能不敬重前辈啊。”
黄建国叹了口气,对他们说道:“那什么。我尿急,我先走了。”
黄建国尿遁了。
两个大能看着黄建国,叹了口气,说道:“高人就是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这时候,屋子里面的争斗越发的激烈了。
昆仑山是万山之祖,昆仑君也是他们当中实力最高的。
如果实力不够高,也不可能把万山之祖作为自己的驻地。
于是,他打遍山君无敌手。
他平生最讨厌的人,是喜马拉雅君,因为这山太高,有点夺走了他的风头。
这有点像是嫡出的太子,和庶出的大皇子之间的争斗。
所以,昆仑君每打败一个人,都要这个人幻化成喜马拉雅君的气息。
很快,所有的山君都被昆仑君征服了,变成了喜马拉雅君。
与此同时,大江姬也在征服所有的女性大能。
大江姬实力高强,也有一个平生最恨的人,就是恒河姬。
但是她没办法要求大能把气息变成恒河姬。因为恒河姬的气息太复杂了,一般人根本模仿不出来。
最后大江姬要求,凡是被她征服的人,都要变成京杭姬的模样。
升仙道統 千年老妖sq
大江姬认为自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像京杭姬这种人造品,她是看不上眼的。
很快,屋子里面只剩下了两种气息,喜马拉雅君和京杭姬。
真正的选手,就要在他们当中选出来了。
真正的喜马拉雅君走出来,和真正的京杭姬相对决。
至于其他的大能,则在他们身边布置下来了层层结界。
于是,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结界震荡,出现了蛛网一样的裂纹,但是很快又被大能修复好了。结果刚刚修复好,又重新出现了震荡。
喜马拉雅君的脚被斩断了,京杭姬的胸口被打出来了一个洞。
这两个人又瞬间恢复,并且给对方以致命一击。
屋子里面天翻地覆,好像到了世界末日。
而屋子外面,则一片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天一夜之后,结果出来了。
京杭姬赢了,所以这一次的人选,是喜马拉雅君。
诸位大能瞬间握手言和,然后向喜马拉雅君道喜。
喜马拉雅君板着一张脸,有一种仇视所有人的感觉。
屋门打开,他们又通知了梅山君和苍岩君。
这两个局外人,对于谁要参加这件事,是不太在意的,他们唯一在意的,是能不能选出这个人来。
现在这个人已经出来了,他们自然很高兴。于是,又报告给了李闻。
李闸就在李闻身边,听到结果出来了,立刻兴高采烈,握住喜马拉雅君的手:“从此以后,我们是同伴了。”
喜马拉雅君脸色很难看,高冷的点了点头:“荣幸之至。”
李闻对李闸说:“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李闸说:“现在我有装备了,也有结界了,但是喜马拉雅君还没有。我希望他的实力和我一样,否则的话,他很难返回人间。”
事已至此,喜马拉雅君也意识到自己非去不可了。到了这个地步,唯一活下来的可能,就是准备的尽可能的充分。
于是,他开始向大能们索要东西。
什么靴子,什么腰带,什么内衣,什么背背佳。
李闸有的他要有,李闸没有的他也要有,总之,他的原则就是把大能掏空,让这些王、八蛋狠狠的出血。
最后,喜马拉雅君的形象比李闸还要不堪,但是他感觉稍微出了一点心中的恶气。
大能们本着破财免灾的心理,倾其所有,把喜马拉雅君打扮了一番,然后又尽全力给他打造了结界。
李闸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感觉现在可以了。”
随后,李闸对喜马拉雅君说:“你能幻化成我的气息吗?”
喜马拉雅君点了点头:“可以。”
随后,喜马拉雅君把气息变成了李闸。
我的萌妹軍團 烏拉雪人
李闸检查了一下,觉得还不错。然后,他斩断了自己的左手。
喜马拉雅君配合的变成了李闸的左手。
这时候的李闸,看起来浑然一体,谁也不会想到。这是由两个人组成的。
李闸对李闻说:“我要走了。”
李闻说:“现在就走,这么急?”
李闸笑了笑:“人间已经等不了太久了。现在就走吧。”
随后,李闸的身影渐渐模糊。
他的身影模糊了,但是声音还很清晰:“不用给我搞什么宣传,让人类安心过日子吧。这一次不一定能成功,我不希望他们失望。”
“我看到的东西,会用精神力传递回来。如果精神力断了,就是我已经接近那片云了。都时候,喜马拉雅君会把一切带回来。”
随后,李闻等人开始收到李闸的精神力。
那片云,距离人间还又很远很远,但是对于大能来说,距离根本不算什么。
也许再过上几天,喜马拉雅君就会回来了。
李闻长舒了一口气,在精神病院信步乱走。
然后,他走到了钱院长的办公室。
钱院长的办公室已经空了。
那个欠揍的钱院长已经消失了,现在被关在病房里面的那一位,只是一个空壳罢了。
李闻坐在钱院长得椅子上,有点怅然若失。
这时候,王萌推门进来了,对李闻说:“迷茫了?”
李闻摇了摇头:“没有。”
王萌呵呵笑了一声:“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
李闻:“……”
王萌说:“你是不是心里愧疚?觉得自己才是最适合去的那个人?”
李闻说:“我是挺合适的,但是我不能去,因为我留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王萌嗯了一声:“你想的挺明白的,看来我是不用开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