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f8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芳年笔趣-頹廢看書-2z993

芳年
小說推薦芳年
急促的雨珠,肆虐地敲打在耹之惜脸上。
有点疼。
雨水浸湿了她的全身,头发紧贴在苍白的脸颊上,表情死板而麻木。
苍凉的气息。
饶是路人,也不由多看了两眼。
“之惜啊,这个忙不是老师不肯帮,你也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帮了又有什么用?”
“老师,拜托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调查清楚。”
“你调查清楚了又怎样?你能改变什么?”
保家半仙兒
“听老师的,放弃吧。”
耹之惜回想起刚刚,她的苦苦哀求,却感触不了老师的无动于衷。
“那个穿白裙子的女孩,你是不是A大学生啊?是的话就赶紧进来啊,要门禁了!”警卫员大叔站在校门口,冲着耹之惜大喊。
“不是的话……”
不知不觉中,耹之惜就走回了A大。
“等等,警卫叔叔,我认识她,她是我们A大的学生!”置思渝急忙从校内跑出来,打断警卫员大叔的话。
夏鑫发现下雨了,担忧耹之惜出门这么久,打她电话也接不通,就把置思渝从论文里拉了出来,叫她去校门口看看,碰碰运气。
夏鑫刚沐浴完,衣衫不整的,一时半会出不了门,置思渝拿了伞就跑出寝室。
刚到校门口,耹之惜就回来了。
在他们说话的空隙,耹之惜走了过来。
淡米黄的灯光从灯罩上传递过来。
置思渝很清楚得看到,耹之惜全身湿淋淋的,腿上还有被擦伤过的痕迹。
那是耹之惜过马路时,被呼啸而过的车辆所弄伤。
置思渝赶紧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心疼的看着耹之惜,责备:“腿怎么受伤了?下雨了找地方避雨,或打电话叫我们给你送伞啊,干嘛淋雨走回来。”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叔叔,门禁时间还没到吧?”耹之惜看向警卫员大叔。
被记过次数多了,要打扫宿舍清洁,还要写检讨,谁愿意干这些啊?
“算你们运气好,还有一会。”
警卫员大叔语重心长的教育耹之惜:“小姑娘,这世道乱,晚上还是早点返校好,别在外面逗留太久了,出事了谁负责?”
“谢谢叔叔的提醒,我一定记在心上。”耹之惜下着保证。
“赶紧回去吧。”
耹之惜和置思渝同警卫员大叔道了别,就往宿舍走回去。
“鑫姐,把医药箱拿出来,小惜腿受伤了。”置思渝一进宿舍,就冲着夏鑫喊。
担忧时间拖久了,耹之惜伤口会发炎。
耹之惜走到自己床前,躺下去就准备睡。
“还好只是蹭掉了点皮,不是太严重。”夏鑫提着医药箱,坐到床边,替耹之惜的腿伤做着酒精消毒处理。
“待会去冲个凉,去去寒。”夏鑫包扎完嘱咐着。
“……”
“别装睡,说说你这伤怎么回事?”
“……”
“耹之惜,你听见我说话没?”夏鑫一个气闷,把装睡的耹之惜从床上拉起来。
耹之惜睁开眼,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许久之后,缓缓开口:“今天我去找老师了,他不肯帮忙。”
夏鑫静静地看着耹之惜,心里一阵绞痛。
颓废而消沉,用来形容这会的耹之惜。
都市之活了幾十億年 紅龍飛飛飛
再适合不过。
錦少誤入坑 糖人世家
那个曾经爱笑的她,自从那件事后,就很少看见了。
“小惜。”夏鑫上前紧紧抱住耹之惜。
有时候,一个简单的怀抱比起过多的慰问,更能温暖人心。
日暖风和,生物钟让耹之惜早早就醒了。
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夏鑫昨晚悲恸的声音:“小惜。”
我是漢靈帝 不做亡國君
久久无法散开。
夏鑫悲恸的声音,让耹之惜一直耿耿于怀。
看着身边的人因为她,这么痛苦。
她不是神,做不到无动于衷。
耹之惜起床走进洗手间,丢了颗深水**:“起床了,今天第一节可是老固执的课!”
“啊!”果不其然,传来了置思渝的惨叫声。
置思渝睡的正香甜,迷迷糊糊间,听见耹之惜这么一句,吓得她赶紧起来,凌乱的被子将她缠住,用力摆脱时撞到了床架上。
禦劫
撞的她眼冒星花!
置思渝摸着微疼的脑袋埋怨:“小惜,大清早不带你这么吓人。”
“置思渝小姐,温馨提示,今天老固执要检查论文。”
“这次我按时完成了。”置思渝拍拍胸脯,抛给夏鑫一个得意的眼神。
为了不听老固执的紧箍咒,她昨天专门找时间赶论文呢!
老固执,A大有名的固执派,为人顽固不冥。她不是耹之惜她们的班主任,可却让她们最害怕她,不为别的,只因为很封建的思想和一张利嘴,再加上她指导B班的重点科目。
耹之惜和置思渝都算不上优生,每每她的课,都如临大敌。
“别拍了,本来就是平胸。”夏鑫收拾着床,冷不丁丢过来这句。
噗……
置思渝垂眸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胸部,心里有点内伤。
她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飞机场……
“鑫姐,我胸部是不是没救了?”
沐浴完的耹之惜出来,开着玩笑:“你已经错过发育年龄了。”
置思渝和夏鑫看着开玩笑的耹之惜,相互对视。
这是开始振作了?
俩人眼里都有藏不住的兴奋。
“还好腿上的伤不是太严重。”置思渝刷着牙齿,看着正在吹头发的耹之惜。
百搭的T恤配背带长裤,小惜本来就够小巧了。
夏鑫看了下时间,把面包牛奶丢给已经梳妆好的耹之惜和置思渝:“快上课了,该去教室了。”
我把外掛修好了 我想吃肉
本宮為你打江山 鳳羽
绿草茵茵,微风轻拂过的地方,空气中夹杂着淡淡樱花香。
“差点就迟到了。”置思渝放下课本,对着夏鑫小声嘟囔,心里松了口气。
刚走进教室就打上课铃,比老固执快了一步。
“课代表把论文都收上来,没写的自己站起来。”杨教授走进教室,放下课本,扫了眼同学们。
课代表很有效率,很迅速的完成了,顺便报告了下谁没交。
公主嫁到:絕色醫妃傾天下 薇薇雲
“白莓的呢?为什么没上交?”杨教授听完后,高声斥责。
“她忙着市区的体育赛,没空写。”白莓的好友兼室友林爽子解释。
“为什么耹之惜就有空?”
耹之惜也是体育部的,也要训练,她有空,白莓会没有?
“耹之惜啊,老师您还不知道啊?她已经被赶出体育部了,不能完成才叫奇怪。”林爽子轻蔑得看了眼耹之惜。
“小惜才不是被赶出来的!”置思渝站起来对着林爽子怒拍桌子。
这种人,就会颠倒黑白。
“置思渝,给我坐回去!”眼看着同学们已经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杨教授阴沉着脸,对着置思渝下命令。
她还在这里,一个个都反了。
“好了思渝,不要和乱吠的犬计较。”耹之惜把置思渝拉回座位。
“你……”
“这是课堂上,不是你们拌嘴的地方,都给我安分点!”
“你们体育部的事我管不着,也懒得管。”
“转告白莓,半天时间内给我把论文补好交上来。否则,后果自负!”
“还没找工作实习的,抓紧时间,期末我要收实习论文了。”杨教授一阵烦闷,也就絮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