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gckb爱不释手的小說 江南雨中的三生石 ptt-江南雨中的三生石分享-4lax5

江南雨中的三生石
小說推薦江南雨中的三生石
江南雨中的三生石
江南微雨,泛起一叶轻舟,载着伊人的点点离愁,和着酒,不知何处是尽头。

天下疆域之大,她却独爱江南。
世间风景之多,她却偏喜春雨。
她本不是江南人,却深陷这江南景。
她叫自己花絮,那是她来到江南之后自己取的名字。她希望,自己就是江南河畔的一朵花儿,忘却凡世的一切忧愁,迷醉于这江南柳梢头。
她自小生活在西域,看惯的是黄沙戈壁,荒漠孤烟。一壶浊酒入喉,披甲驰骋天下,这是她小时候的梦想。但从她来到江南的那一刻起,之前一切的壮志豪情,都在这温柔的氤氲水气中,化为云雾散去,顺着这连绵的春雨,不见了痕迹。
素衣锦绣琉璃月,落花柳絮明悬湖。这是她现在最喜欢的生活。
她在桥旁开了一家卖油纸伞的小店,江南雨多,她的顾客总是络绎不绝。几乎是每天,她都会看见一两对恋人灰头土脸地躲进她的店里避雨,她总是笑吟吟地迎接他们,然后卖给他们一把伞,看着他们相视而笑,女生偎进男生怀中听他讲故事,一起步入雨中。她觉得,江南再没景色,能比得上它了。
她最喜欢的故事是三生石的故事,每次听完,总是忍不住地掉泪。
她也成了一个编故事的人,一个个在她脑中的,如烟如雾的故事,被她信手拈出来,赋上最美的繁花。
她喜弹琵琶,这是她到了江南之后才学会的。每天,她除了一小部分时间经营她的小店,其它的时间都是在游玩,弹琵琶,写故事。
江南的生活已令她逐渐迷醉。袯襫蓑衣,素衣裙袂雨水蹁跹,一曲琵琶惊流年。她几乎忘了她曾是个西域人,而现在,她和西域的唯一联系,怕是只剩下从小养成的豪迈性格。
她也想过,就这样在江南的断水柔肠里,快快乐乐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生。
所以,她从没想过她能遇见他!

他叫凌尘,在她看来一个很西域的名字。
我也不是江南人,我来自很远很远的异邦,他安慰她时笑着说。因为她看到他绿眼金发的时候,吓得差点掉了魂。
当他对她露出笑容的时候她就真的掉了魂。天下间竟有如此迷人的笑容,她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拟了,仿佛就像是天上的星辰。
她和他相遇是在她的小店中,天依旧是微雨。他就这样灰头土脸地闯进来,把她狠狠地吓了一跳。
这是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马上就买伞离去,而是和她聊了一个下午。这是她第一次和别人说这么久的话。
她和他逐渐就熟悉了起来。他每天下午都会来小店里看她,即使那天是大晴天,他也是撑着一把从她小店买的绣花油纸伞款款入场,搞得她哭笑不得。有时他也会帮她卖雨伞,变身托儿直夸着雨伞的好,他也会像她一样,在客人面前嘻嘻地笑。
他很会说故事,他会对她说很多很多她没听过的故事。她吃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他也会做出很多她从没见过的食物给她吃,这些食物,即使在她以为是最美的江南里,也没有什么能比得上。
她最喜欢的就是依在他怀里听他讲她最喜欢的三生石的故事。天总是微雨,她的心思,却是渐浓。
她很会写故事,她决定把他和她的故事写下来。他最喜欢的,便是听着偎在他怀里的她,一字一句地读着她写的故事。
她写道:在最喜欢的江南里遇见最喜欢的他,是前世,冥冥之中注定的因果,还是此生,逃不出的生死劫?江南雨中的三生石,历尽三世的磨难,才修下这般缘分,她要刻上,世间永恒的名字。
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她说,佛说前生无数次擦肩才换得今生一次回眸。他说,我们前生肯定是肩膀都擦得破了吧。说完,她就忍不住咯咯直笑。他也被她逗得笑了,如同天上的星辰般明亮。
江南雨仍然依旧,一颂琵琶,忘了世间的忧愁。

其实一开始,是她对他表白的。他吓得说不出话来,她却拍着胸口大大咧咧地说,西域的女子就是这般豪迈。
殿下你被甩了 離殤·傾城
一开始,他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随即又一阵慌恐,最后他的脸却像是染上一层胭脂的红,低着头不敢说话。
其实他也一样喜欢着她,但这是他没想到的,所以他却不敢对她说。
她像孩童般咯咯直笑,说他害羞的样子像是一个偷了糖又被大人发现的孩子。
那天,是在她最喜欢的江南的河边。那天天微雨,他们撑着她小店里是绣花油纸伞。
他对她说起异邦。他说,异邦在那很远很远的地方,越过了落日的地平线,也许就能去到他的家。
那你们那里一定很热吧。她双手托着腮,一脸迷茫地问。
他笑了,如星辰般温柔。他对她说,你真可爱。
她害羞地低下头,他伸出手,轻轻地把她抱住。
红尘缘分之杂,她却偏遇上了他。
她本不是江南人,却深陷这段温柔情。

她坐在屋顶上看着满天的星空发呆,这是认识了他以来她患的一种怪病。她看着如镜般的明月,看一下就呵呵地笑一下,似乎思绪已归了天外。她拿起她常拨弄的琵琶,婉约的弦声却透着分明的失落,到底应不应该告诉他呢?
絕世妖帝
他也坐在层顶上发呆,这是他认识了她以后莫名其妙地就喜欢上了这样。他拿起他随身的宝剑,剑锋透着凌利的光芒,他的眉头却越皱越紧,看着夜空却是无边的失落,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她呢?
江南雨中的三生石,渐渐地,踏进了下世的轮回之境。

当她发觉她见不到他的时候,她感到害怕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时间越来越长,她的心就像万蚁撕咬。
他已经连续几个月未曾出现在她的身边了。没有一点征兆就消失了,仿佛以前从没出现过一样。
她不记得何时起就不曾动笔了,大概是在他消失的那一天,没有他的存在,再美的故事,又有谁看呢?
她也没弹过琵琶,只要琵琶声一响起,她就会想起他握着剑翩翩起舞的样子。
她也没有再披起过她那件袯襫,那件衰衣,他们两个曾经躲在里面避过雨。
她感到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还不真切,就醒了。
只是江南雨依旧,不知不倦地下着。
她关闭了她的小店,遍街遍地地打听他,找他。她感觉害怕了,脸上的愁容越发的明显。她的泪水,也开始像江南雨一样,断断续续,连绵不断。
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没有再笑。她那唯一留下的豪迈性格,也彻底地断了。
她不敢再出门,小店不远就是河边。江南每一寸地方都充满了他的影子。她突然觉得,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江南,她最爱的地方了。
她不再为这残花弱柳所喜,一颗心,渐渐地,像是死了。
几个月后,她还是重开了她的小店,继续卖着雨伞。江南雨依然连绵,顾客依旧络绎不断。只是她知道,也许他,真的不会再出现了。但她却没有选择离开,因为除了这,她已是再也无地方可去了。
她还是会看见一两对男女灰头土脸地闯进小屋,然后她会卖给他们一把雨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依偎而去。
有时她还会因为突然闯进店里的异邦男子惊喜地冲出来,看见一张陌生的脸又慌忙地道歉。
有时她会对着外面的小雨托着腮发呆,想着想着就笑了。似乎想起了她听过的惊奇的故事,似乎想起了她吃过的美味的食物。想着想着又哭了,似乎想起了那个他。
江南美景依旧,花艳柳弱,琵琶声醉。她却不再穿着素衣一把油纸伞满地跑了。她已厌倦那些袯襫蓑衣的渔人。这些年,该看的,她都看了。该爱的,都消逝了……
江南少对一个懂它美的人,而她,也少了一个懂她爱的人。
她写了一辈子的故事,可当这些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她该恨谁?
恨江南吧?毕竟是在江南遇到的他。
末日日常
恨他吗?因为他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抑或应该恨她自己?是她自己要来江南的,是她自己爱上他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总不能和自己在一起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小时候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难道这真的是我的宿命?
她又哭了,但这次哭得前所未有的猛烈。眼泪包裹着一切的爱,就如江南雨,轰轰烈烈地落一场,便没了踪影……
恨恨恨,许如春雨,无绝期。
一曲琵琶断肠柔,谁来伴她喝完这杯酒?

她最后一次见到他时,是在她的小店内。
她看到他的时候,她的眼泪就像是暴雨般汹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蓬松的头发长到垂下来遮住了迷离的眼神,脸上全是灰尘,就像是刚从沙堆里爬出来一样,唯独脸上两行清痕清晰可见。衣服耷拉着,破了几道口子。腰间的佩剑晃晃的像是要掉下来。他变得潦倒,变得迷茫,变得她几乎认不出他。
三小姐的唯美式戀曲 小布丶抹茶
紅色時空小貨郎 遠方的碼字工
但他看她的眼神没有变,仍旧是那样的柔情似水,就像那连绵的江南雨。
他就这样怔怔地走在她面前,像丢了魂般,伸手将她紧紧抱住。
良久,他放开她。两目对视,他轻轻地朝她叫了一声:公主。
她的身子像被雷击般颤抖一下,睁着眼定定地看着他,随即捂着脸靠进他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多少年了,她都快忘了这个身份了。因为它,她逃到了江南。因为它,她抛弃了以前的一切。
你抱著的是只狼
当她遇见他时,她以为,自己以后都能忘了这个身份,能像个平凡的女子一样生活下去,相夫教子,无关风雨。
而现在,最爱的他站在她最爱的地方上揭开她永远的伤疤,他叫她,公主。
回忆像河水一样连绵不绝地轰进她心头,她觉得窒息心脏千疮百孔,血流如注。
你是来抓我回去的吗?她轻轻地问他。她发现,即使到了现在,她还是无法恨上他来。
是的。他回答。但我不想这样做。他停顿一下,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又道,这些日子我回了西域一趟。
她很惊讶的看着他,你不是异邦的人吗?
是的。他答。但我从小在西域长大。他终于对她讲了他的故事,他从小到大的故事,她从没听过的故事。
她听后,惊讶得嘴巴都合不上。
不,这不是真的。她摇着头,眼泪却像河水般滑落。一种被欺骗的耻辱感瞬间席卷她的心头,她很想恨,却发现怎么也恨不起来。她又很快变得害怕起来,看着她的眼神像看到魔鬼一般,现在,这个魔鬼就要来索她的命了。但她又反抗不了,她不想反抗,她的心一阵阵的绞痛,她最不能忍受的是,为什么欺骗她的人,会是他,世界这么大,为什么偏偏就是他。而且是在这个时候,她已全部沦陷的时候,她明白,从这一刻起,她已经败了,一败涂地。
没错,他骗了她,从一开始就骗了她,他接近她,是有目的的,现在,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最后,她哭得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说,我跟你走吧。
不。他却出乎她意料的拒绝了。我知道,你一回去,你就再也出不来了。
但你不把我抓回去,你会死的。她哭得更凶了,她很清楚那些人的手段。
他笑了,如同天上的星辰。他轻轻地推开她,把嘴巴放在她耳边温柔地说:“我爱你。”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奔出小店,一头扎进雨中。她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伸出手却什么都抓不住。
世间离别之多,终于发生在她的身上。
世间轮回之情,她终于明白了痛。
她本不是江南人,她是西域的公主,但她从不觉得开心,乱臣贼子造反,父王被杀。她在一群心腹的拼死保护下终于逃了出来,逃到了江南。这个身份,是她永远的痛,她永远也不想再记起。她叫花絮,这是她来到江南后,为了断了以前的一切,为自己取的新名字。
他本不是江南人,出生在异邦,却从小从西域长大。他是孤儿,他的养父是西域中位高权重的大臣。他的养父对他如同亲儿子一般,教他武功,给他最好的东西,也令他从小就拥有令任何人都嫉妒的身份,受尽百般宠溺。他觉得他的养父就是世上最好的人,他曾经发过誓,他要尽他一切的能力去帮助他的义父,守护这个他叫做家的地方。但他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他的养父会谋反。他的养父对他说,这是为了西域百姓的幸福。他信了,于是他用他的绝世武艺帮助他的养父杀了皇帝。他终于实现了他的心愿,但在看到满地尸体时却感到心中隐隐作痛。但他的心中却始终认为,他的养父这样做是对的。后来,他得到一道命令,去寻找逃亡的公主,并把她带回去。他叫凌尘,这是他出来寻找他时,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

王妃不易做
很快,一道震惊整个江南的消息传了出来。
有人在郊外的芭蕉林发现了一个异邦人的尸体,现场一片狼籍,整片芭蕉林都被剑砍得体无完肤。
官府后来对外宣称,是有两个绝世高手在那里决斗,才造成那样的场景。以因为其是江湖恩怨官府不好出手的名头,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这件事就成为了江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但很快又被他们遗忘。江南还是像往常一样不变。景色也是一如既往的美,吸引着无数人前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谁也不会留意在这繁华背后,那一抹黯淡的色彩……
她从官府里认领了他的尸体,把他葬在了江南景色最美的地方。
她摸着他留下的佩剑,以前他总挂在腰间的佩剑,他承诺会用来保护她一辈子的佩剑,眼泪像河水般喷涌出来。
她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芭蕉林砍成那个样子。那是因为他心中的痛,他没处发泄。
她在他坟前弹了最后一曲琵琶,以前他最喜欢的曲子。然后她把琵琶葬在了他旁边。她发誓她以后再也不碰琵琶。
一曲琵琶肝肠断,断了泪水,断了思念……

她再次关闭了她的小店,这一次,她没有再重开的打算。
她把店转给了一个很美的女人。女人是异邦人,刚到江南不久,平生最爱的就是江南景色。
她踏上了离开江南的船,带着悲痛的回忆,要离开这个风景最美的地方。
船上有一壶淡酒,氤氲着淡淡的清香,如此的勾人思绪,引人思念……
江南又下起了雨,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的江南雨。她轻轻地披上袯襫,雨滴到河里泛起一圈圈的涟漪,缓缓地扩散开来……
一口淡酒入喉,“咕”的一声,在她脑中泛起了涟漪……
船缓缓使过小桥,她能清晰地看到桥头的地方。桥上一对情侣,女孩偎在男孩怀中。她认得男孩手中的那把带花的油纸伞,那是从她店中卖出的伞。
女孩要男孩给她讲三生石的故事,她听得一脸迷醉的样子。
船还在驶动着,很快这些景色就消散在眼前。她转过头来看着前方,眼前只有簿雾茫茫。她此次要去的地方,不是她从小生活过的西域,也不是有着和江南景色媲美的地方。她要去的地方,有着无数新奇的美食和故事,那远在地平线之外的地方,那里,是异邦。
門徒(全)
江南缓缓地消失在视线尽头。那个给人无数美好回忆的地方,每分每秒都有着缠绵悱恻的故事在发生,一场江南雨,一曲琵琶声,引得无数人心醉。
江南雨中的三生石,镌刻着永恒的故事,在一场场烟波中,踏入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