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lss優秀玄幻小說 若有來生十年之約 txt-第一章 泛黃猶新的那些閲讀-15m60

若有來生十年之約
小說推薦若有來生十年之約
那一年的我,来到这个叫拜县的地方,宁谧的小镇,自然舒适的田园风光,让我复杂的心情,可以稍稍平复,一身碎花长裙的我拉着一个皮箱,和长叔一起住进了这个小镇,那一年我17岁。
星神戰甲
那年夏天的阳光,不燥不闹,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美好,现在回想起来那年的平静注定不平静。我和长叔的家就在当地很有名的小河“Pie River”不远处,简简单单的房子刚好只能容纳两个人,屋前的庭院里正好有两棵对称的金链花树,长叔把它们当成了宝贝,好好呵护起来了,种了草药,也种了我最爱的雏菊。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木马。
“小胖,快点啦,奶奶在等着我们吃饭!”
“羽恒,我没力气了,等等我。”满头大汗的小胖拖动着疲惫的双腿紧跟在羽恒后面。
我不當鬼帝
夕阳西下,两个人迎着阳光回家。这就是美好少年时光的羽恒和小胖。
恐懼的探險記
蘭陵亂:鬼面王妃也多情 夢舞華裳
我和他们从那年开始命运的轨迹就开始纠缠…
长叔把一碗巧克力颜色的糖水端在我的面前,这碗中药真的长了一个骗人的模样,味道和气味简直就是苦和刺鼻的极端。当我的意识被它扰乱的时候,长叔告诉我,明天开始就要去新的学校上学了,校服放在我的房间里,顺便问我,他用不用和我一起去报到,我摇了摇头。
逆天神器
回到房间看到床上整整齐齐的校服,心里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孤独,这种感觉就像一个黑洞,不断扩大,把我吞噬,令我窒息。
拜县这个小城总感觉它充满了魔力,和煦的阳光让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喜悦起来。
“同学们,注意一下,这是新转来的同学,我们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一位很有老师模样的女老师向全班的同学介绍着我。
我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我叫木马。”然后就持续了几分钟的沉默,大家也跟着沉默,同学们用什么眼光看我,当时的我并不关心。
恐怖檔案 三生石(塔讀)
老师感到了这尴尬的氛围,“木马同学,以后的理想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沉默了十几秒的我,淡淡冷冷地说到:“我的理想…接受老天的一切安排。”此时的我抬起眼皮,不知为何我的目光就定格在羽恒和小胖的身上,也许这也是老天的安排吧。大家对我的回答议论纷纷,说我肯定是什么富二代,家里早就为我安排好了一切…
我的个子比较高,老师就让我坐在倒数第二排,那个位子正好在小胖的前面,在羽恒的斜前方。我刚刚坐下,小胖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很小声也很热情地说:“我是小胖,很高兴认识你。”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回头的望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在转头的过程,我的目光和羽恒的目光相遇了,他对我,礼貌性的淡淡一笑,而我冷冷地转过了头。
牛郎貴公子 藍靖
回忆起当时,仿佛如昨天的事情,小胖明朗,憨厚的笑容,名字一样的身材,老实善良中不安分的因素,以及爆表的正义感和责任感。我曾经问过小胖,为什么第一次见我,向我介绍你自己时,为什么不说你的大名,而是说你的小名呢?小胖露出那明朗的笑容,说:“大名是用来给外人叫的,你不是外人。”这句话真的深深戳中了我的心,那种失去很久的幸福感再一次朝我走来。
超級運動專家 XX神
清穿之旅
羽恒,泰国男孩子都是给人很阳光的感觉,而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冷傲,但是笑起来就属于治愈系的,总是让人很温暖,他是标准的校草级人物,高高瘦瘦的,皮肤偏白,眼睛盯着人看时,总会让人觉得他会在你身上盯一个洞出来,长得帅,成绩好,又擅长运动,最令人生气的是性格还是暖男型,我一度好奇,总是对他说:“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好想知道,以后什么样的女孩子可以跟你结婚啊?”他用无语的眼光和表情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说:“肯定绝对不会是你这个样子的。”我用惶恐的表情望着前方,说:“如果是我,我宁愿去死!!!”
重生完美福晉
转学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也许就像所有转学生的命运一样,在这里我还没被接纳,又也许我注定就是一个人。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个人走在街上,这条街上有很多个性,精美的小店,当然少不了甜品店,一看到冰激凌就走不动的我,自己深信不疑,上辈子的就是因为冰激凌而光荣牺牲的,尤其看到这精致到不像话的,香到不像话的人间美味,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可是,因为身体原因,长叔勒令禁止我吃这些他所谓不健康的东西。就这样,我的灵魂就这么没出息的被冰激凌出卖了,站在那里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
当回过神来,准备转身继续回家的路程时,刚一转身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羽恒和小胖用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冰激凌一样。
羽恒用试探的语气问我:“新同学,你…你没有见过冰激凌吗?”
小胖赶紧插话:“木马同学,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啊?”
对他俩无语,甚至觉得他俩脑子有问题的我,一言不发地,忽视他们,接着走我的路。快到家的时候,看见前方一个老奶奶,一动不动地站着,我刚要过去问,老奶奶就突然晕倒了,我急忙跑过去,蹲在老奶奶旁边,急忙叫着“长叔,长叔,快点出来。”长叔听见我惶急的声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看见我旁边昏倒的老奶奶,赶紧查看老奶奶的状况,立马抱起老奶奶回到家里。长叔把了把老奶奶的脉,沉默了一会儿,我耐不住性子地问长叔,老奶奶怎么样。长叔的表情舒缓了很多,说:“老人家本来血压有点高,加上平时比较劳累,今天的天气燥热,才会晕倒,没什么大碍,我去弄点儿草药给老人家喝,木马你去试着找找他的家人。”说完就去熬药了。我被难住了,“可..可是,这..这怎么找啊?”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小跑着,心里明明很急切,但是确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眼看天就要入夜了,心里更加着急。问了其他人,大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老奶奶,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进一步描述,搜寻无果的我慢慢悠悠地回到家,刚踏进家门,就看见羽恒和小胖在给老奶奶喂药,长叔在一边准备晚饭,看见满头大汗的我,说:“木马,赶紧歇歇,就吃饭吧。”羽恒和小胖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走过来,我蹲下来,说:“奶奶,您好点了吗?”奶奶笑了笑,说;“孩子,谢谢你,把你吓坏了吧?”我笑着摇摇头,羽恒依旧很冷但是语气里充满暖意的说;“谢谢。”小胖就是一个劲儿地谢谢我和长叔,长叔把他们叫过来一起吃饭,外表还是无所谓的态度的我,内心其实很紧张,因为第一次和这么人一起吃饭,有说有笑,这才有家的感觉。燥热的夏天,一阵微风吹过,吹进我们的青春,带来了久违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