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936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燃盡菸蒂處的愛 楊盼-陸:甜蜜玫瑰吻讀書-bxqa9

燃盡菸蒂處的愛
小說推薦燃盡菸蒂處的愛
陆:香烟弥漫的屋角,燃尽了烟蒂,送你一朵烟雨玫瑰。
小月我知道这一个月让你挂念了,以后不会了。你会越来越喜欢我的,因为我再也不会惹你不开心了。我终于知道你说的那个女孩是谁了,原来是浅浅。你知道吗?清歌也是喜欢你的,只不过他知道的太晚,但我相信你听到会开心的。沫沫太好骗了,等我回去一定欺负欺负她,也好好说道下蓝泽。你呢?不用担心我,我会和他们好好的,你也知道,我害怕看见浅浅,所以你不会怪我这么久才来看你。
风真轻,像一段往事的无疾而终,我想时光慢一点,不要让仓皇来不及思量,来不及回望。我会始终记得在那里与你说了再见,便再也不见。
“哥,明天陪我去看潇湘,有些事得说清楚。”
“嗯,是要去看看。”看看是什么让女孩子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让萱萱众叛亲离。
有些事,若是追究起来是要关于很多年前的一些过往,那些让人不愿意提起,却用一辈子去思念的事情。
“夜潇湘,有人来看你了。”为什么做倒了却依旧不开心,爸爸不是说别人欠的债,一定要让他偿还,这样才对的自己,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
穿着囚服的潇湘背影看上去那么孤单,这就是她拼尽全力想要的结果吗?
“潇湘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恨你。”
“恨?我和曾伤害过你,你要如此对我,那小月呢?有关她什么事。”
“是她不该出现,本来一切都很完美,沫沫自杀有你的缘故,要你承担罪过,要怪就怪她不该出现,不该救沫沫,沫沫自杀了,我就是不杀你,你也心里不安。”
“可我之前根本都没见过你,也不认识你。”
“那你可还记得十多年前,你家收留的那个女孩?”
宣宣一愣,她是十多年前的小女孩,她不是去孤儿院了吗?关自己什么事,要不是你爸爸,我怎么会这么多年只有哥哥一个亲人,要不是你爸爸,我妈妈不会的爸爸发火,爸爸就不会吸烟,也不会造成火灾,那场大火燃尽的可是我所有的幸福。
“想起来了吧!我爸又没要求你爸收留我你,爸凭什么那般言语指责,什么叫既然给不了她父爱,你干嘛让她跟着你受苦,他凭什么说我爸是个没有人性的畜生,不顾自己女儿死活。他凭什么?还有,如果不是你父母争吵,我爸爸不会死于那场火灾,你说我这样难道不是你害的,你明明可以去灭了那根烟的。”
“夜潇湘你够了,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妹妹。是你把想要自杀,我爸把我妈关进了屋里后去阻止,谁知后来就发生了爆炸,我是我妈从窗户里扔出来的,警察鉴定油箱爆炸,你难道就认为是我们的错,你只是跟萱萱出去时听见了她说的那一句,难道那就是真相吗,就恨我们,那你告诉我,我和萱萱这样是谁的错?”
“不,这不是真相。”
“这就是真相,萱萱不聪明,难道你也够笨,烟蒂会无缘无故烧起来引爆油箱吗?你别忘了我爸胸口插的那把刀,你是知道的,对吗?难道这一切还不够清楚。”
“我为什么要相信,那是真相。”那年断断续续的场景终于连贯了,但是已容不得我回头了。
我痛了这么多年,也不是执念,只不过是让我面对那不堪,有了生的希望,一切都结束了,在这里没有人会欺负我,没有了,她想起她被混混逼到墙角,哭喊都没有用,换来他们邪恶的笑,那种无助,绝望,哈哈哈,她大笑,似是疯了往走廊那头走去。
原来不是只有她一个自责,只是不明真相的只有她一个,连潇湘都连得起记忆知道真相,她始终忘不掉的只是那句爸爸你的烟蒂没有灭,会着火的,和爸爸哄她以后好好学习,不是所有的火星都能引起火灾的,其实她不愿意走出来是因为如果不是她,爸爸妈妈不会去郊外的木屋,也不会收留任何人,更不会有那场大火。
鬼喊抓鬼 三天兩覺
所有的前因后果都是有所联系的,只是宿命的安排,又让我们遇见了,我们之间不会再有牵连,只有小月的离去让人觉得凄凉,不过未来的我们都会很幸福的,小月在天之灵看到这一切时,也就不会愁眉不展了。
我总是没有陪你走到最后,总是让你一个人去承担一切痛苦,这一次换我陪你好不好,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我,只是觉得累了,我可以让你打开心结,不论曾发生过什么,你都没有失去过我,也永远不会失去我。
“清歌,她那么厌倦这般场景,我这样会不会伤了她的心?”
“你不是要陪她度过她的阴影吗?有些话你不说她不会往那里去想的。”
清歌看着他这般小心翼翼,自然知道他有多上心,只是这里面善意的谎言,能否让她忘了过去,重新开始。
“沫沫,你说什么?我这里太吵听不到。”
“那我给你发短信。”
“滴答。”短信过来了,那上面说为了让她走出阴影,尘染把自己关在了厨房不出来,里面的情况也看不到,就等着她回去劝尘染出来。
她突然就着急,他怎么这般孩子气,走不出就做不出,又不影响生活,只是讨厌进厨房,讨厌地上有油渍,看见大火会焦虑,紧张,她拼命的往家里赶,怕来不及,如果真的出了意外怎么办?他们怎么会任由他这般胡闹。怕时间过得太快,自己会错过他,晚一秒就与你错开,我不允许你离开。
“你们让开,我要进去。”
“萱萱,你看这全是烟,门还反锁了。”她的眼里只剩下眼前的烟雾,再也看不见其他,听到的只是嘈杂声,乱了她的心神。
“你们别吵了,烦死了。”
“尘染你开门,你不是为了我,那你至少让我进去呀?”
“不,我一开门他们就会阻止我,你让他们出去,我再开门。”
“听见没?你们出去,相信我,我来劝他。”
“你看他们都走了,开门吧!”
他知道他们都离开了,剩萱萱一个人在门口,尽管已经算好了,但是他还是担心,听到她说话的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并不是那般胡闹。开了门,让萱萱进来之后,他就蹲在墙角点燃了一支烟扔在油箱旁,地上有些许油渍。
“纪尘染,你不被烧死,也会煤气中毒的,跟我出去。”伸手去拉他。
“不,我不是在胡闹。”伸手困她和自己一起。
“你就当我是自私了,我想吃你亲手做的饭。我陪你的太少,这一次在允许我霸道一次,我们一起待会,我不信了烟蒂会引起大火,我不信你会永远怕火。”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陪你死。”他感觉到她的震颤,她盯着那个烟蒂是那样着急,仿佛下一秒就会起火,她在害怕。
“别害怕,会没事的。”他欣慰的笑了笑,还知道怕死,证明还不是太怕火,他感觉着她的变化,看着她眼里的焦虑变成了欣喜。
“萱萱,你不会再怕了,对吧?”因为她眼里所注视的烟蒂已经熄灭了,并且也没有引起火灾。
獵風者 流刃若火
“嗯,不怕了。”我从一开始担心的都是你,而不是会不会起火,我不怕死,只是不想你陪我去死,我那么爱你我怎么舍得?
“其实这些都是安排过的,这不是煤气是雾气,只有那根烟是真正的燃过。嗯,送给你。”他从身后拿出一朵带水的玫瑰,场景并不浪漫,甚至有些狼狈,但却够唯美。
“你这样好玩吗?”
狼狈的笑了笑,开口道:“好玩。”。
看着她眼角落下的泪珠,嗔怒的笑,还有脸上的轻松,真有种我踏马而来,只为等你倾城一笑。
“你再不接,花枯了。”
“枯了算了,反正早晚的事。”但手却利落的接了过来。“其实我从一开始都不太怕,只觉得自己人生不幸,我害怕的是离去,所以我们以后不闹了好不好?”
“好,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一个,等你哪天后悔了也别想逃。”
“你烦我了,我也不会逃。”踮起脚尖吻了他,他微愣,下一刻却笑得满足,这是你的承诺吗?以后不许赖账。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倾慕过、牵挂过、痴迷过、怀念过、飞蛾扑火的疯狂过,只为一段看上去不切实际,无法启齿,自己想象过、得到过、失去过、不愉快也不算美,更不知道有没有结果的爱,但却执念深重,坚定不移。
三年后——
三年了,我已经明白浅浅不外乎是另一个你,双生吗?灵魂相连。那年若不是我的无意闯入,你不会醒,浅浅也不会沉睡那么多年,现在只是一切又回到了最初。想起那年你在我的触碰下睁开眼,扑扇着睫毛,嘟着小嘴说的是小蓝,只是太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忘了。小月,你看你的坚持是对的,南宫家再也没有家族的使命了,以后可以尽心的做自己,不用顾忌太多。
小月说好了不哭,怎么又哭了,你不会说我矫情吧,我来给你讲故事,你想听谁的呢?我猜猜,清歌那个没良心的,每次都说来看你,可到了最后都是自己偷偷来,不和我一起,这次直接不来了,说什么天天见面,不如彼此思念,出国深造了,貌似你家浅浅也出国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遇上?不过小月,你这么聪明,你已经猜到了结局是吧?清歌正如你 以前猜的那样很喜欢浅浅,但我知道还有一份是对你的,只是你再也看不见了。
我哥吧!他可听沫沫的了,不过沫沫也没啥小脾气,反倒显得是她天天欺负沫沫。
“尹沫沫,你给我回来。”
“我不,订个婚你推三推四的,你毕业了就不要我了,还叫我干嘛?”
壹號衛
“我哪有,我这不是没给你买订婚戒指吗!”
浪子人生 張大年
“真的。”
“千真万确,乖,别闹了。”
你应该看得到他们的争吵吧,我觉得以后觉得是我哥听沫沫多一点,其实我也蛮开心的,毕竟我一直想看到哥哥幸福,这下如愿了。
你说过,有些时候别太较真,别老是争强好胜,所以我就让自己输了一次,这样一来便便宜了上官翔的混小子。
“萱萱,化妆师给我补下妆,你们自己玩会。”
冰儿姐姐一去不回,我早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肯定是去会情郎,哦不对,是去见她的亲亲老公了,要不是我放水,颜雪那丫头能拦着我,她可是早就被我收买了,上官翔还没到我就收到短信了。
冰儿姐姐的捧花我轻而易举的拿到了,但一句话逗乐了全场人,因为我把花给了我哥说了句,明年我看不到我侄儿子,沫沫就别娶了,让她嫁给我吧,气得他三四天都没有理我。
最后跟你说说我和尘染吧,我总觉得上天捉弄我,约个会老是被打搅。
近妃者亡
“你又故意忙到这么晚?是没记得我约你了吗?”
“记得,这不是陪你来晒星星吗?”
“喂,小月,你看到现在的我应该很开心吧,有人宠着我的小脾气,比你在时还要宠。”我对着天空喊到。
“原来,你知道你脾气不好啊!”
“怎么要反悔,你可是说你改变来宠我的哦!”
“哪敢?我还以为你忘了最近温柔这么多。”
我微微一笑,靠在他的肩上,其实我最喜欢的不是看日落,而是有一个人陪我晒晒月亮,这个你是一直知道的,所以我每次约他出来他都会晚来,只因为他知道我不会来那么早。
“染,这么专制的你,也愿为你的萱萱做改变,不错哦!”尹伊朔的声音突然冒出来毁气氛,你说他有空怎么不多陪陪沫沫,老是来找抽。
“纪尘染,再一再二没再三,如果下一次我再见到他,你就是找所有我喜欢的东西来哄我,我都不会答应你的,咱俩没戏。”
“不会有下次的,你不是想晒月亮吗?走吧,让他一个人在这结冰吧!”我看见尹伊朔在我们刚刚坐过的长椅上笑着陷入了沉思。
“真的吗?”我望着月亮在他的牵引下向前走,一不小心撞进了他的怀里。
“真的,我会陪你散步,一起晒晒月亮,黄泉碧落,七世三生,你都是我要共度白头的那个人。”
濟世鬼 聖堂
他的声音不大,却字字敲进了我的心房,你看到了吗?我们都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