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nmf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朝陽的微笑笔趣-3推薦-tjfc4

朝陽的微笑
小說推薦朝陽的微笑
“昕,你没事吧。”玲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发呆的昕,“整天这样,你不要吓我啦。”
昕转头看着玲,然后缓缓地说:“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灵魂?”
玲一下子愣住,随即挤出一个笑容:“幻想中会存在吧。真实中是没有的吧。”
“那如果我说,我遇到一个灵魂,你也不会相信的。”昕缓缓地说着。
“相信啊,为什么不?”玲微笑,“昕是我的好朋友嘛。”
寵妻成癮,總裁你夠了
昕看着玲:“如果说是因为你让我遇到他的,就是那个你逃掉打扫的晚上,你会不会觉得内疚?”
“真的么?”玲睁大了眼睛,“你真的遇到了?鬼?”
“没有啦。”昕突然笑起来,摇了摇头。然后她恍惚的想起,那个灵魂对她说过,灵魂和鬼是不一样的。
玲看起来松了一口气:“我差点就相信你这家伙了。不过如果你去小土包不开心的话就不要去啊。”
“这个时候跟我说这个。”昕望着喧闹的车厢,“你觉得还有意义么?”
玲咯咯笑起来,然后把头靠在昕的肩膀上:“昕又快乐了,啊。我觉得好伟大。”
“是么?”昕抬眼望着车窗外那已经可以看见的小土包,不由得又发呆了。
说实话,那个小土包真的很小而且没有什么别致的景点,只不过这种大城市里有这样的林区已经是难得了。一个班级的人马从山脚下一路有说有笑的爬到山顶生起火来在这个很冰冷的季节烧烤起来。
“昕,陪我去一个地方。”当昕美滋滋的坐在火堆旁边取暖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昕,“去探险。”
什么什么?探险?昕瞪着玲拉住自己的手,然后叹了一口气:“你确定没问题吗?”
太子萌寵,天降妖妃 清溯
“有什么问题啦。”玲只是拉着自己飞快的消失在火堆的旁边。
“那你说会不会遇到老虎、狮子、秃鹰……”
“怎么可能,这里不是动物园。”
“那有没有可能有歹徒会在黑夜里绑架我们,像什么劫财劫色啦。”
“歹徒可能有,但是我们没财没色,劫什么?鬼啊?”
“那我们会不会失足掉下山去?那个是有可能的。”
“只要你不惹火我,我是不会推你下去的。”
昕彻底无语了。
人間仙路 何常在
离开了火光的映照,整片山头一片漆黑,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昕小心的跟在玲的后面,紧紧抓住玲的手。然后,前方带路的玲忽然停下来。
“玲,你怎么了?”昕小心翼翼的问,她的夜盲症使她几乎看不到一点东西。
玲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只听见耳边山林间的风急嗖嗖的吹过,昕突然觉得玲的手有点颤抖,然后她听到玲的声音仿佛在很悠远的地方响起。
“昕,你看到了么?”
昕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玲又沉默下去,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过之后,昕紧紧抓牢玲的手滑开了,然后昕连忙抬眼一看,有一丝光芒从玲的背后展开、延伸出去,昕急忙顺着光线看过去,玲正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她,笑容诡异而神秘。
“啊!!!”昕尖叫一声,连忙往后退去,,忽然她感到脚下一滑然后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后倒去,而后面是——悬崖。
当昕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全身都疼,然后下意识的往身上看去,借助一丝月光勉强可以看见自己的衣服破破烂烂而且满是尘土,裸露在外的手臂上也青一块紫一块,昕倒吸一口冷气。周围仍然是一片漆黑,到底自己在这里多久了呢?一天?一个小时?还是……
“啊呀,好担心啊。你总算是醒了。”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昕连忙直起身往四周看去,无奈仍然什么都看不到。
“你是谁啊?鬼吗?这里还是人间吗?如果我到地狱了的话,那你千万不能让我喝孟婆汤。”昕这样说道。
大小姐的貼身管家
对方显得很疑惑:“为什么不能……喝孟婆汤?”
“因为,那个是几千年前就有的东西了吧。是不是很苦啊。我告诉你我觉对不喝,你不能限制我喝东西的自由吧。”
“可是到了地狱一定要喝得啊。不然就做游魂了。”
“游魂很好啊。至少我现在仍然是一张年轻的脸孔,做游魂不会老吧,不会生病吧。顶多就是不能看见阳光而已。我才不喝那个难喝的汤!”
“喂,那样是不行的。”对方的声音里有一丝笑意,“还有,这里是人间哦。”
“啊,真的?”昕欣喜地坐直身,对着声音的来源,“我还好好的活着?那么,你是谁?”
“啊呀,你这个家伙听不出来么?”对方听起来很困扰一样,“树,我是树。”
昕呆了三秒钟:“树?笑死人了。树会说话?难道我来到了奇异的时空?”
昕这时突然觉得一阵怪异,仿佛又一道可以杀死人的视线盯着自己一般,于是她突然明白过来了:“你是树?怎么?你没有走啊?”
“走了阿。然后过来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笨蛋从悬崖上掉下来了。我又是没有实体的,没法接住你,然后就只好在这里守着晕过去的你咯。”树熟悉的声音低低的从耳边传来,“不过你的视力真的很不好啊,看不见我么?”
夜盲症啦。昕心里这么想。
正要站起来开口的时候,昕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会动了,而且借助月光看到的有限范围内,自己的手臂正鲜血淋淋。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在自己手臂血红的肉上。
“玻璃啦。那个缺德的家伙在这里扔玻璃!”昕大叫起来,“痛死了,我要死了。”
“要死了么……还这么有精神?”一道微弱的蓝光从眼前传来,树的身上浅浅的光线柔和的照亮了四周的风光。真的是传说中的悬崖底部。
“好漂亮。”昕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突然顿住,只是隔着一段距离感受着柔和的蓝色的光线,“没想到你还是有用的。”
“什么吗。”树显得很委屈,然后他的神情温和起来,轻轻伸出手拭了下昕受伤被割破的地方,伤口急速的愈合者。
神奇!昕心里这样想着就觉得很不可思议,灵魂还可以救人,第一次看到!(本来就是第一次看到灵魂啊。)
“那些玻璃。”树的神情突然一变,仔细地看着落在地上的玻璃,“有形状的。”
于是昕也低下头去看着那些玻璃的碎片,很熟悉的形状……那个坠子。
“树,我也许找到你的过去了。”昕急忙从口袋里拿出那个破碎的星星形状的坠子,把掉落在地上的碎片整齐的摆到破碎的口子上,不论是色泽还是质地都是一样的,“虽然还是不完整,但是,这个就是碎片啊。树,你以前来过这里,对不对?”
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坠子,仿佛有一股迷雾一般的东西从心里溢出来,然后慢慢的填充了自己脑海中的空白。
那是2年前的夏天。
“喂,云浩。你在那里干什么呢?”好友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啊。看那里。”云浩指着不远处下方的一棵树,“我的东西挂在那棵树上了。”
“喂,那可是悬崖啊,算了,不要了啊,会掉下去的。”
“不行,那个是母亲给我的,留给我的……”云浩摇摇头,“那个,有棍子之类的么?我把它捅上来。”
接过一旁递过来的长长的棍子,云浩弯下腰努力的想要把掉下去的坠子给挑上来。
只是差一点点……就是一点点而已了。
猛然间,眼角便的景物一下子变得飞快,那条坠子越来越接近自己了,云浩连忙伸出手去一拉,回头见看到自己同学们惊恐的大叫起来。
在……叫什么呢?为什么自己感觉很轻很轻呢?仿佛快要飞起来一样的感觉。那么美好,阳光……好刺眼啊……
千年戀之王爺戀上小王妃 吾意為詩
“树!树!”耳边传来女孩子焦急的声音,“你发什么呆啊。你有没有想起来以前的事情?这条坠子……”
“昕!”树一把拉住昕的手,“我想起来了,我……”
昕呆呆的看着树,接着连忙甩开树的手:“那么……你……”
“云浩。我的名字叫云浩。”树一点没有在意昕不自然的表情,“昕,谢谢你。”
昕低下头:“云……浩……你的名字?”
“是。”树微笑起来,“我终于,终于可以想起来,可以不用再当一个灵魂了。”
“你要走了么?”昕呐呐地说着,“你要去……投胎?”
树皱眉:“怎么了?昕,你不开心么?”
“没有。”昕连忙摇头,“树……不,云浩你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我很开心。可是,你这样就会走了吧,真正的走了。连什么‘偶然的在夜晚的窗户上看到你的脸’的事情都不可能发生了!”
树游疑的伸出手去,下意识的想去安慰昕:“是的,因为我不再是灵魂了啊。”
“我不想你走了。你走了,我就再也再也看不到你了不是么?”昕猛地抬头,脸上有闪亮的东西,“我不希望看不到树了。不希望。”
“会再相见的。”树温和的微笑起来,伸出手擦去昕脸上的泪痕,“我曾经害怕你的眼泪,因为那是会让我消失的东西,也会让我觉得很心痛。”
昕猛然转头看着树。
“会相见的。你说了是么?”昕的眼睛突然亮起来,“我们还会见面?”
“对,不久之后我们会见面的。我发誓。”树的灵魂渐渐的透明起来,“不论在哪里,我都会想办法找到你。所以,你一定要从这里出去啊。”
昕坐在地上看着那个渐渐成为看不见的雾气的灵魂,眼泪不由得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然后她擦了擦眼泪,很努力的站起来环顾四周,阳光微微的从远方的地方照射过来,很刺眼很温暖,朝阳的温度,朝阳的微笑。
“小昕,你在哪里?”远处远远的传来呼叫的声音。
逍遙修仙錄 青木原人
昕连忙用最大的声音喊起来:“我在这里啊,笨蛋玲,你害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