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tp火熱都市小說 青澀無眠-青澀無眠(9)鑒賞-rzpud

青澀無眠
小說推薦青澀無眠
林如风把外衣帮伊留倩披好,背着她向外走去,伊留倩一直紧紧抱着林如风,脸埋在他的肩头没有哭声泪水却也流个不停。林如风说送她回家,但伊留倩哭着说她不回家,也不回学校。他们没办法,但又不能整夜都呆在街道上,陆升说还是到附近的一个网吧去吧,那有单间儿,里面还有沙发可以让伊留倩休息,三仔走广场边的水龙头洗了脸,还好这一下打的是三仔,如果换了陆升或林如风恐怕伤的会很重,而三仔好像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头上也只是有点淤肿并没太大问题。
伊留倩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林如风坐在她旁边,突然一阵开门声吓的伊留倩不由自主的扑向林如风,紧紧的抱着他,泪水也流了出来。陆升回头冲进来的三仔低吼道“小声点。”三仔看了一眼伊留倩轻轻关上门带几分愧疚的说“对不起。”三仔把门锁好,林如风抱着惊恐的伊留倩温柔的说:“不用怕,坏人已经走了,他们再也不会来了。”望着娇弱的伊留倩泪水不由地流出了林如风的眼眶,他轻轻地抚慰着伊留倩像安慰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因为只有一张沙发,陆升和三仔便各自坐在两台电脑前的椅子上,陆升转眼望了一眼林如风和伊留倩,他想的不是嫉妒,而是他自己的人生。三仔说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陆升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资格去爱伊留倩了,林如风有美好的前程,也将有安定的生活,而自己呢?真的一辈子这样下去!打架又能换来什么?伊留倩如果真的和自己在一起他又能给伊留倩什么?相比之下林如风比自己好千倍!他反到有几分庆幸伊留倩爱的不是自己而是林如风。
林如风一句句轻柔的安慰让伊留倩好了许多,她也已经清醒了许多,想到刚才那些粗鲁的行为和不三不四的痞话,而现在伊留倩温柔的怀抱与体贴的安慰,泪水不由的流了出来,紧紧地抱着他,真希望可以永远都被他这样抱着。伊留倩依赖的抱着林如风,心里慢慢地有了暖意,就这样林如风不停地安慰她一直到天亮,陆升和三仔也一夜没睡。伊留倩也渐渐恢复了,好像也已经没事了,但她仍一直依偎在林如风的怀里直到天亮。林如风建议伊留倩不如请假回家几天,但伊留倩说不用了她已经好多了,让林如风不用担心,而且她最不希望父母为她担心。
回到学校后陆升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常找伊留倩聊天,偶尔说话也是问她怎么样,是否好多了。林如风刚开始每天都会问问伊留倩觉得怎么样了,伊留倩每次都说已经没事了,还对他像曾经一样很自然的微微一笑。渐渐地林如风看她好像真的没事了才放下心。而伊留倩虽然对可怕的记忆淡忘,却对林如风有了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述的依赖,每次和他说话都会不由自主的靠近他,有时甚至希望他能像那天那样,将自己温柔地拦在怀里,静静地听他的心跳和呼吸,林如风也并不是没有一点察觉,而且每当他发现伊留倩紧挨着自己,心有些乱,有种拥抱她的冲动,只是他没有那么做。
陆升从那时起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混,开始努力学习,但因为他的确落课太多,尽管他很努力,林如风也很努力的帮他但效果并不明显。
路千回百转,人各不相同,三仔不是木头人,他知道杨娇和高静静都喜欢自己,但他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除了打架他几乎什么都不会,他没有能给她们幸福生活的能力。在他眼里不管是高静静还是杨娇都是很好的女孩儿,尽管也许会犯些错,他知道自己也逃避不了。
有一次星期天时三仔陪高静静买东西,天已经很晚了,两人在广场边的一条长椅上吃了些夜宵,两人一直坐着聊些天。也许是累了不知何时高静静慢慢地靠在三仔的肩头睡着了,三仔没有马上叫醒她,高静静今天没有扎马尾辫,乌黑的秀发顺着脸颊倾泻到脸前,双眼静静地闭成两条孤线,路灯照在她的脸上折射出温柔的红晖,高静静就这样安静地靠在他的肩头,夜色里微风将她脸上的透发轻轻的撩动,三仔抬手轻柔的梳理她耳边的鬓发,手碰到她光滑的脸颊,细腻的感觉让他有些不舍离去,三仔不由的轻轻抚摸她的脸颊,眼神无限的怜爱而痛苦。三仔一直静静地望着她安静的睡态,灯光在夏夜并没有寒意,温柔地洒她的脸上和秀发上,不知过了多久高静静慢慢睁开双眼,但依旧靠在他的肩头望着他,三仔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明白那种眼神的含义,但他必须回避这个问题或者说必须回避这个寻问,便笑笑说:“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可要小心,它会让我犯错的。”
“我不信。”
“等你信的时候后悔也晚了。”三仔边说边用手轻挑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
“会吗?”高静静把三仔的手轻轻按在脸上,眼神忧郁的望着他说。
“好了,我该送你回去了,时间应该不早了。”三仔说着将手慢慢地抽出来看了下表,已经零晨四点了,便站起来说,“真的不早了,我们走吧。”
高静静站起来时不知怎的崴了脚,三仔便说还是背她吧,高静静点点头,三仔便背着她在一个个路灯下行走,一路上高静静趴在他背上没有一句话,到了门口不远处时,高静静突然用忧郁的语调问他有没有话要对自己说的。
“好好休息。”三仔顿了顿说。
“把我放下来吧。”高静静在三仔的背上说,三仔把她放下来,正想要扶她去开门,只听她轻轻地说了声“你也要好好休息。”便转身自己走了。三仔望着她静静走开的背影,他知道高静静脚没有受伤,她也整夜都未睡过!一时间泪水冲出了眼眶,将离去的身影模糊了。然而当他转身时却发现杨娇正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地注视着自己,三仔有些惊讶的将眼中的泪拭去走上前问她怎么会在这儿?望着她的眼神三仔知道,杨娇可能来找自己,却遇见他和高静静在一起,从她的眼神中他能感觉到杨娇一直暗暗地跟着他,看着他陪高静静吃夜宵,看着他爱怜的注视高静静的睡态,看着他一路背高静静回家,杨娇整夜都躲在暗处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你一整夜都跟着我?”三仔望着她问道。
“嗯。”杨娇点点头说,“我一直看了你一夜,就像你看了高静静一夜一样。”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杨娇的泪水一下子冲出了眼眶,滑落在她娇嫩的脸颊上,她打断三仔说,“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好男生是不会再喜欢我了,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不懂这些,可当我真的懂的了,想要真真正正爱一个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当三仔上前帮她擦眼泪时杨娇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泪水不住的流出眼眶,痛哭着说,“我知道我不配!但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喜欢一个人的滋味!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该有奢望!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说这些!对不起!”
三仔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说:“你很好,是我不配,你也很漂亮,将来一定会有很好的男孩喜欢你,爱护你的。”然而泪水却是擦不干的,当三仔说要送杨娇回去时黎明的鸡鸣打破了夜的寂静……
人总是会身不由己,三仔从未想过,也总是尽力不与那些势力发生冲突,然而最终三仔还是与他们发生了正面冲突,他终不得不将锁起来的短刀拿了出来。
黑暗总是与魔鬼相伴,当三仔冲到城边偏僻的墙角时三个人迎面向他冲来被三仔疾拳挥开,三仔向到墙角把外衣脱下披在高静静的身上,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破烂不堪,泪水伴着啜泣连连不断,三仔愤怒的转头怒吼道:“谁!给我滚出来!”
“别这么生气。”一个男的站出来肆无忌惮的说,“一个女人而已吗。”
“金虎。”三仔压抑着愤怒低吼道,“你最好马上消失!”
“三仔,别这么小气,只自己吃独食。”金虎一惯仗着哥哥金龙的势力横行霸道,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听说以前小的时候他是个不错的人,可几年的养尊处优反而成了个烂到家的人。可见生活太好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滚!”三仔低吼道,双拳已紧握指骨咔咔连响。
“别不识抬举!”说着金虎从腰间拔出一抱锋利的短刀,而后面二个人却没有一个敢上前,他们知道三仔,虽然没有几人见过三仔真正的出手,但却没有几人不知道他的,只是金虎一向自以为势,狂妄自大,喜欢以多欺少,见三仔只一个人又没有带武器想趁机杀杀三仔的威风,更何况从没有人叫他“滚”过,“今天这个女的我要定了,识像点就滚开。”
“那你就试试。”三仔从牙缝里吼道。
金虎将刀砍向三仔,他本以为三仔只是个有名无实的人,因为他只是听说过却一次也没见过三仔出手。想他一定会被自己手中的刀吓跑,但三仔只一抬手便抓住了他握刀的手腕,轻轻一转刀已经在三仔的手里了,金虎还没来得及想跑三仔转身一挥,当下断了他三根手指,金虎叫着倒在地上痛哭不止,金龙不知什么时候跑了来,见倒在地上的金虎急上去扶住他,金虎见金龙来了痛哭着叫喊着:“哥!我的手!我的手!”
“三仔!”金龙扶起弟弟怒视着三仔吼道,“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断了我弟弟的手指!别以为我金龙的名字是白叫的!我要让你看到我是怎样断她一条手臂的!”说完扶着痛哭的金虎走了。
三仔把刀扔到一边走过去,高静静绻缩在墙角哭泣不止,三仔把她抱回她的住处,高静静伏在三仔的怀里哭泣不止,一直到深夜她才慢慢停止了哭泣,安静地躺在床上,三仔则在她床边守了一整夜。
第二天三仔把陆升和林如风都叫了来,他本不想让他们卷进来,可为了高静静能绝对安全的离开他必须要有帮手,而他们是他最信任的。三仔从家中取出了自己的短刀,自从那次看见地上一片被自己打成残疾的人,之后再也没用过这把刀了。三仔对高静静说她必须马上回家去,别再来这里了。林如风到火车站买了晚上八点票,白天的车次只有一次,但这已经是最早的了。
邪魅老公,太會玩!
“林如风、陆升你们送她去车站,金龙一定会来!由我来拦他。”三仔边说边把刀别在腰间。
“我和你一起吧,金龙一定会带不少人。”陆升望着三仔担心的说
“我怕金龙会派别人去火车站,林如风一个人应付不了。”
驅魔龍族之極品言靈師
“可是你一个人!”
萌妃當家:邪王,請接招
“这你不用担心,只要高静静给我打电话,我知道她平安的上车走了,便不会再和他们正面对抗。”
月光如水照的狭窄的小巷十分明朗,三仔低头静静地将手中的刀挽着刀花,刀在手中平静地射着寒冷的光茫,金龙带来的十几个人都各自提着兵器。
“三仔,我知道你一定会在这儿等我,今天终于有机会见识你的刀,但你真的要拦我吗?”
泡仙記
“金虎的手是我砍的,有什么事你尽管找我,她只是个小姑娘你为什么非要为难她呢?”三仔站在金龙对面说。
“我做人很讲原则,你没有伤我我不会伤你,你伤了我弟弟我就要你的女人来还血债!”
“她并不是我女人,而你这么做只是想让我内疚一辈子,让我比受伤更痛苦罢了。”
“你知道也好,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小的时候弟弟为了给我偷一个面包,被打的躺了三天!从那时起我发誓不让任何人再伤害他。”
“那你先过了我这把刀吧。”三仔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
“等一下。”金龙拿起手机拨了几个数字放在耳边,只听他说,“是警察厅吗,西街小巷里有人聚众打斗,你们快来吧。”说完挂断对三仔继续说,“三仔,我知道你身手好,但你要知道的是,如果你在十分钟内不把我和我手下这十几个人摆平,我们就到警察局做几年客,你不是说她不是你女人,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做这么大的牺牲值得吗。”
“如果我现在离开让你们过去,那就真的如你所愿让我内疚痛苦一辈子!”三仔说着握紧了手中的刀,迎接着命运安排的战火。
金龙真的还另派人去了火车站,还好陆升及时拦住了他们,不论如何林如风最终安全的将高静静送上了火车,当火车开动后他们便急忙去找三仔。
当他们走到巷口时看到那里已停了十几辆警车,向里看时三仔提着短刀站在那里,周围是一圈警察将他围在里面,有的用枪对准他,有的手里拿着的是电棍,但谁都没敢上前,地上是金龙和他带来的十几号人,都受了伤倒在地上,三仔也满身是血,血顺着刀刃滑落。三仔正在接高静静打来的电话。
“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在车上已经出站了。”
“那就好,好好保重别再回来了。”
“我们还会见面吗?”
“如果有缘也许会吧。”
“你会来看我吗。”高静静没有听到回答便又问,“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说泪水流出了眼眶,这是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流泪。
“我明白了,那再见。”高静静的语调无限的悲凉,听的三仔整个心都冰透了!
“再见。”说完三仔挂断了,手中的刀也随之落地,警察这才上前将三仔铐了起来,一个胖乎乎地警官说把地上的这些先带到医院,没事儿的也一起带回局里去。然后便钻进一辆小车走了,三仔被两个警察带着上警车,金龙望着三仔的背影说:“三仔,我服你了。”三仔听了只是停了一下便不回头的进了警车。
然而寂静的夜里火车正在行驰,一扇车窗却开着,一个小孩子指着问为什么车窗开着?列车员对小男孩笑了笑上去将窗关好,一切都很平静地进行,没有人注意到那里少了一个女孩儿,第二天报纸上便登出,十九岁少女坠车身亡的新闻。
高考已渐渐临近,整个高三教学楼都压抑的死气沉沉。林如风和陆升去看过三仔,然而三个人在一起却什么话也没说,临走时三仔问起高静静,林如风对此一无所知,陆升简单的说她很好,听说也已经结婚了,三仔听了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转身走开。出来时陆升才告诉林如风说高静静已经不在了。林如风惊讶的问是怎么回事,陆升只说他也是无意间看到报纸才知道的。两人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的向学校走去。
清晨有些微凉,林如风已早早地起来,最近他总是睡的晚却总早早便醒来,不知是什么原因总是很惆怅,不想也总没办法多睡一会。如今天已亮的很早,虽然看不到旭日的影子,天却已大亮,但校院里依旧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林如风独自走着经过高一时所在的班时不由的抬头默默的凝视,曾经的时光,曾有的笑容与朋友一点点浮现在脑海,然而倏然回首却已过三年!不由感到时间飞逝的可怕!有两个人走进了高一教学楼,他们穿的校服一眼便知道他们是高一的学生,想自己也有校服是绿色的,高一时发的然而已不在代表高一了,慢慢转身他知道往事已去,难堪回首。
当林如风走进教室时有些惊讶的发现伊留倩已经在教室里了,林如风上前笑笑说来的好早。
“我也刚来。”伊留倩抬头笑笑说。
“在做什么呢?”林如风把头斜过去看着她的桌上问。
“数学罗,我总是弄不清里面东西。”伊留倩抬手挠了挠头笑着说。
“我帮你。”说着坐在伊留倩旁边给她讲题,不知不觉两人的头已靠在一起,当林如风抬头时发现伊留倩美丽清秀的脸颊近在咫尺,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伊留倩抬头时两人四目相对,但都没有马上避开,林如风望着她,伊留倩离自己很近,太近了!他只要稍稍前倾便可以吻到她的双唇!
“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吻你。”林如风先开口半似玩笑的说。
“你倒想。”说着笑笑向后微退了些,但并不远,林如风第一次和女孩儿这么近距离的说话,他终于相信书上说的“口吐兰香。”以前觉得这只是一种夸张,只为反衬某女子的美好。
“我……”正当林如风鼓足勇气要抱她时,门声响了把他的话也噎在喉咙吐不出来,回头时见是韩雪雁正走进来。
“你们这么早就来了!”韩雪雁一边笑着一边向他们走来说,“我以为我会是最早的一个,对了你们在干吗?”说着已经走到两人的桌旁。
“我在帮她讲题呢。”
“是吗?看你一幅好色之徙的样子,是不是想勾引我们冰清玉洁的倩倩啊。”
“哪有!你说的也太难听了吧,什么‘勾引’。”
“脸都红了还说不是。”说着又转头望了一眼伊留倩叫道,“你也是!你们不会私通吧。”
“别开玩笑了。”林如风被她说的脸发烫想红也说不定,望一眼伊留倩脸的确也有微微的红晕,两人相视正不知该怎么办时听到韩雪雁大笑一声说:“骗你们的!”
林如风望着满面笑容的韩雪雁无奈的说了声“服了你”便走向自己的坐位去了。时间总是很快的,抬头时教室里已几乎坐满了人。陆升坐在他旁边纸头恶补课本,望着安静的陆升,满屋低头读书的同学,林如风突然觉得朋友少了许多,除了书他几乎没和几个人说过话。晚上回到宿舍林如风想了一夜,为什么总是差那么一句!然而当他想再次鼓足勇气时却被黑板上写着七天的高考倒计时打退了,伊留倩这么努力学习不就是想好好考一次吗?
就这样高考飞快的到来又飞快的流走,林如风和伊留倩坐在广场上的长椅上,林如风有许多话要说,很早就想对她说,然而伊留倩的第一句话是她已经定亲了,因为她母亲听说她试卷做的不好,没什么希望,不想让她再复读便找人给她说媒定了亲。
“这算什么。”林如风泪水冲出了眼眶望着她说,“玩笑吗!”
“对不起。”伊留倩泪光盈盈地望着他说。
“对不起!好轻松!这是在告别吗!”泪携带了太多的悲伤让双眼发痛,“你难道不喜欢我吗?还是别的什么。”
“有些事已成定局便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向你摊露了很多次心事,而你从来都没有正式的说你喜欢我!也许韩雪雁或者别的女孩儿更适合你,而我不得不说再见!祝你幸福!”当伊留倩站起来要走时林如风却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林如风很便希望可以握着她的手,然而现在握的越紧心却越痛,他不敢抬头看伊留倩,然却望着低头紧握着自己手的林如风,伊留倩亦心如刀割但却无能为力,她慢慢推开他的手然后流着泪转身跑开了。望着伊留倩远去的背影美丽而忧伤,正如她的名字给他的第一感觉,风静静地吹着,却吹不散忧伤,像一首歌叫《心痛2009》所唱的“只怪当初没能抓紧你的手。”正在他独自伤心时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看是韩雪雁打来的。
“你在哪儿呢?我在学校怎么没见到你。”
帝國精神病院 佛說愛
“我在家。”
“你有事吗?”
“我想对你说对不起!”
“你怎么了。”林如风对“对不起”这三个字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触,“为什么说这些?”
狩魔領主
“如果不是我三翻五次的出现,也许你和伊留倩已经在交往了!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每次见到你和她单独在一起心就会很乱,很害怕!”林如风明白了,为什么总差一句?也明白了韩雪雁一直都深爱着自己,一直都在默默地注视着关怀着自己,受伤了或者忧伤了。就像自己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伊留倩一样,她成绩下降,寒冷的冬季深夜十二点出现在教室也都是因为自己。忽然想到伊留倩说的“我向你摊露过许多次心事。”是否伊留倩每次早早出现在教室,深夜十二点不离开教室也是为了自己?望了一眼伊留倩消失的方向泪水再次流下脸庞,历史留下的痕迹谁也磨灭不了,历史留下的空白谁也填补不了。不论答案到底是什么知道与否已没有什么用。
“雪雁,我做你男朋友吧。”
“我知道你心很痛,你知道我和你一样,所以才会这么说,是不想让我就这么伤心下去,但我和你离的太远,你爱伊留倩我永远都替代不了她在你心中的位置,就像没有人能代替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一样。谢谢你的关心我,如果你是站在我身边说这翻话,我一定会无法自控的答应,但我只能说,再见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林如风抬头时无意间见到不远处一个挂断电话的少女掩面跑开了,而那身影那么熟悉,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林如风静静地走着见桥上站着的人是陆升便走了过去,当他刚走近还未来及开口时被陆升一拳打在脸上,他没有管嘴角的血,刚要问为什么时陆升便开口说:“这是为伊留倩打的,三仔不可以得到没有得到,我不能得到没有得到,而你可以得到,能够得到却没有把握住。你在伊留倩心里留下了伤痕就这样让她走了。”
林如风湿润的双眼低头望着脚下缓缓流动的河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滴入河中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林如风低沉的语气问,而有些问题像没有答案一样回答不了。
“我想找份安定的工作,以现在的我再练十年也不如三仔,而且这不是一条好路,将来必定会后悔的路。你将是我打的最后一个人。”说着将右手上的黑手套摘下来随手扔进了河里,随即也便没入水中消失不见了。
林如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风静静地吹着,无意间发现包里的一个笔记本,打开时上面写着的那句:
岁月如花般飘零
美丽却总带着逝去的忧伤……
林如风将它奋力的抛向天空,便转身向村里跑去,不去管那背后漫天纷飞的纸片,像不去管那些已逝的岁月和情感,然而泪水告诉他那只是妄想,岁月总有悲伤,悲伤却又总是结局,他知道今夜亦将无眠,因为心痛像海潮般在胸中翻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