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1dy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白青走過初竹一片 線上看-浴火重生閲讀-7vdv1

白青走過初竹一片
小說推薦白青走過初竹一片
白青的时间瞬时回到了高一即将开始的那年。
她并没有像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只是在某一个她最想改变的时间节点,去浴火重生,重新来过罢了。
她睁开眼睛,回到了原本自己最熟悉的家。
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她每天睁开眼都会紧紧地抱住母亲,这一次母亲唤她:比娜。
和母亲送她的那个公主玩偶是同一个名字。
但是灾祸如期到来,无论怎么躲都无济于事。
高一的5月1日,白青千叮咛万嘱咐让妈妈不要出门,甚至让舅舅来看着妈妈,才肯跑去上学。
她自从高中开始就从未让妈妈来接过自己,她习惯了黑夜里的小巷,习惯了少开灯的房间。
但即使阻止和改变了一件事情,却总有其他的事情在那个时空里牵引出一个闭环。
车祸还是发生了,这一次是在5月2日。
船票
高二的5月2日,爸爸依旧没有来参加妈妈的祭日。
也许吧,注定了的苦痛就必须承受,上天能给的机会,不过就是让自己在重新来过的时间段里,对妈妈好一些,再好一些,尽力拿到出色的成绩,尽力做着令妈妈欣慰的事情。
那个本该道歉的晚自习波澜不惊,一切重来于第二天的夜晚。
網遊之榮光 瀟瀟想寫書
一个少女奔跑着,像一只机敏的兔子钻进了高二三班的后门,发丝随着风不断摇曳,随即被汗水浸润。可惜她来得太晚,晚自习如此安静,她的座位又在前排,果不其然,她还是被班主任逮了起来。
但是还没等班主任说些什么,她就抛弃了被班主任紧紧抓住的书包,灵活地抽出了背着书包的手臂。
疯狂且快乐地跑向学校的天台,想尝试一下纵身一跃的感觉,如果没有重生,没有明天,也许死亡才是重见母亲最好的选择。
英雄無敵之亂世
但是站在天台上的她望着天空,那天的月亮特别的圆,圆得她好像在月亮里看到了妈妈的笑容。习习晚风,把刚刚的汗水吹干,风里带有很多凉意,白青打了个冷战,也对着月亮笑了起来。
她的脚又往楼边伸了伸,心里居然闪过一丝的害怕,还有一种已经死过的错觉,她不知道那种情感是什么,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想让自己放下重生的那种奇妙的感觉。
白青的腿开始酸软,她想离开这个岌岌可危的地方,但是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重力狠狠将她向前推,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明明自己只剩下勇敢了,但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脆弱。
白青闭上眼睛紧紧握着拳头,剧烈的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一种完全失去重力的无助感袭上心头,五脏六腑在身体里晃动,心猛地提到嗓口。原来即将死去是那么痛苦的事情,那妈妈在将死之时该是多么地痛啊,她还没看到女儿长大,还没等到自己的丈夫回来。
“比娜,快醒醒。”白青好像听到了悦耳的口风琴声,还有天使的呼唤,她想爬起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最好的朋友,这个世界真的有天使能听到她的口风琴声,但是她却记不起那个朋友是谁。她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祖宅,她看到妈妈在给她的洋娃娃梳头发,在一束灿烂的阳光里,就如同给她梳头发一样的慈眉善目,她好想冲过去抱抱妈妈,轻轻抚摸母亲的头发闻闻母亲身上独特的花香。她大声地叫着妈妈,喉咙都喊得嘶哑,但妈妈并没有回应她。
白青依旧疯狂地喊着、叫着,但她动弹不得,她看到了好多好多自己过去和妈妈待在一起的场景,她们走在漆黑一片的小路说着各式各样的玩笑,一起分享零食还有歌曲,妈妈在教白青吹口风琴,一曲明天会更好被她吹得乱七八糟,妈妈指着她的脑袋,说她是个小傻瓜,她们就一起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消失不见了。
白青的眼前漆黑一片,除了自己的声音她什么也听不见,她看见一个带着红色手套的纤瘦女孩牵着一个高高的男生嬉笑着朝她走来,透过了她的身体奔向一条叫幸福小巷的街道,她不认识他们,但是却想紧紧抓住他们,但是她什么也做不了,一直望着他们的背影,直到他们也消失不见了。
在那片漫长的漆黑里,她好像听见一个清朗的男孩子的声音,他对着白青一直重复一句话,“我也喜欢你,白青”,那句话一直重复着,重复着,直到声线消失在黑暗的边缘。
白青突然感觉到身子猛烈地颤动,像从睡梦中突然惊醒的感觉。她试着张开眼睛,看见自己的睫毛忽闪忽闪,世界从模糊变到清晰,祖宅里那张她给妈妈画的肖像也褪去了铅华。她猛地坐起,想确认自己到底身处何地。
林情城缓缓走进房门,为白青端来白粥,白青就像看到了多年的故人突然出现,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但她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乖乖地喝起了白粥,这粥里有一种妈妈的味道。
逆命天尊
“为什么要出现,我说过不要继续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白青语气平淡,轻轻抚住疼痛的额头,“林初竹,明天真的会更好吗?”
“我想为你抓住明天,和你一起等太阳升起。”林情城端着空粥碗的手轻轻浮动,眼睛里充满光芒。
“可我不想再过有林初竹的生活,我自己便能等待明天。”白青死死盯着窗外,把这句话说地很慢很慢,话语中好像有着另一层解读,我,白青,无法再喜欢林初竹。
好长的静默,钟声滴答滴答敲着白昼,连窗外的鸟儿都陪着白青等待对方的回答。
樹皇
他终于张口,好像刚刚是在汇聚空气里所有的勇气,“你好,我叫林情城,深爱着白青的林情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觉得自己很爱很爱白青,爱到能为她成为另一个自己,哪怕我要深深地伤害她,我等了她三年,看她从那栋楼上落下我焦急地想去拥抱她,我一直在等她成为那个能坦然面对生活的少女,再去深爱她。”
白青好像清楚地听完了这一长串,耳朵又奇怪地模糊掉了一些声音,她直直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睛,她从来没有细细观察过他的眼睛,明亮的仿佛可以穿过人的灵魂,瞳孔像菩提树下静育的土壤,层层叠叠地透出琥珀色的光芒,空中闪过的流星泛在里面,星移斗转如同少女的祈愿一样璀璨。
白青看见眼前的男孩像她走来,将她紧紧抱住,像那年双人跳伞坠落的瞬间林初竹向她伸出的手臂一样强而有力,将她的头紧紧藏在臂弯,她听见风吹起发梢的声音,听见路人为他们呐喊,听见林初竹大喊,“白青,我们一起重生吧。”
白青什么时候爱上了林初竹,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吧,比那个新年的夜晚更早更早,在少年对她说明天会更好的时候,她更期待的是他能陪着白青一起重生,重生已是她藏在心里多年的祈愿,在内心里生根发芽、坚不可摧。
暮曉
宋道
超神學院
耽美:g男孩
所以即使记起一个人很难,但她还是挣脱束缚,在那个少年以另一种模样出现的那刻,猛然记起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