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ept好看的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txt-115.你要做什麼鑒賞-54txi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宁清凤活了这么多年,就没几个人敢这么推搡她。
而且,她嫁给张大柱那么多年了,一直被张大柱好啤好气的供着,从来都是她对别人动手。
被宁然追着打那次,可以说是宁清凤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丢人。
现在,她又被一个外村的人给推了?!
宁清凤哪里受得了这个,站稳了就要冲那人扑过去。
“你还推我,你还推我?你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完美老公不可愛 子澄
那是个腰大膀圆的大男人,长相很有气势,看的人就怵的慌。
而那男人后面的家人见宁清凤要动手,冷笑几声,纷纷上前,不屑的盯着宁清凤。
五六个大***一起,张翠芬浑身一个激灵,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张翠芬就连忙拉住宁清凤。
她真怕万一宁清凤惹恼了他们,他们对她们俩动手怎么办?
她可打不过这几个大男人啊!
宁清凤不肯罢休,“你给我放开!今天我非要给他们个好看!”
为首的男人怪笑几声,“行啊,老子倒要看看,谁给谁好看?”
他目光打量了张翠芬和宁清凤几眼。
张翠芬见那么多人,顿时就怂了,死活拖着宁清凤。
“你疯了!这里是向阳村,不是你的宁水村,也不是张家村!”
“那又怎么样!”
张翠芬头一次恨宁清凤恨的不得了,伸手拽住宁清凤头发,扯着就往回走。
她们俩势单力薄的,真打起来,还能占好处吗?
宁清凤怄的不行,偏偏头皮被扯得生疼,不得不跟着张翠芬走。
那几个向阳村的人看着她们走远,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等走远了,张翠芬才猛的推开宁清凤。
“你发什么疯呢?没看他们不好惹!”
神醫道士
张翠芬虽然泼辣,仗着一张嘴说遍所有人,但她可不蠢,不会以为动手了,真能在对方手里站着好处。
宁清凤气的狠狠踹了一脚旁边的树。
发狠的想,今天她受到的,以后一定加倍讨回来。
而张翠芬见宁清凤反应这么大,难得脑子转的快。
“你不是想知道宁成晖那两个老东西在这儿吗?现在都知道了,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真有什么别的目的?”
宁清凤烦乱中听到这话,心里一个咯噔。
面上不显,只是很抑郁的瞥了眼张翠芬。
“除了出一口气,还能有什么目的?”
张翠芬不信,“宁然那个贱蹄子说的也没错,那可是你的亲爹娘,你真能狠得下心去收拾他们?”
那么……宁清凤这女人也太狠了。
张翠芬没来由的哆嗦了下。
攻城掠妻 薇沫
宁清凤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张翠芬,“我狠不狠得下心,你娘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吗?”
这话说的张翠芬一愣。
张翠芬其实一直都不清楚,为啥宁清凤那么怕她娘。
要知道,平日里,宁清凤也是个狠角色,没人能欺负的了她。
从宁清凤能把她弟弟压的死死的这一点,就能看出宁清凤手段也不简单。
可宁清凤怎么就偏偏怕了她娘呢?
还有这次,张翠芬是万万没想到,最后她奶娘能说的动一向讨厌他们家的宁清凤出钱。
奇怪极了。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可无论张翠芬怎么问张老太太,都没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宁清凤眼底仿佛淬了毒一般,看的张翠芬心里一紧。
“宁然,你迟早要付出代价!”
不知想到什么,宁清凤神色阴沉,“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宁然跪着地上求我原谅她!”
……
另一边。
许保民把宁然带进许家。
他来不及跟宁然说什么,转身就往堂屋里走。
宁然这才发现,许家竟然还有两间用水泥垒墙的屋子,看着也有不少年头了。
这年头,谁家要是能用水泥弄地基屋子,可是代表挺富裕的。
看来,以前这许家的确条件不错。
宁然跟着许保民进去。
许老爷子在的房间位置偏西,背阳,屋子里有点暗。
宁然进去时,里面已经拉开了电灯。
隔间的帘子被人拉开,许老爷子就躺在里面的土炕上,杨玉兰和许林坐在他身边,许保民站在炕前,担心的看着许老爷子。
“林子,你爷爷怎么样?”
许林回道:“我们照然然说的做了,爷爷现在呼吸平缓了很多,脸色也好了不少。可是……可爷爷还没醒。”
“保民,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杨玉兰慌忙问道。
许保民心里急的不行。
想到点什么,他猛的转过身去,看向刚进来的宁然。
“然然,你既然能让你外祖的情况好起来,是不是也有办法?”
许保民也没寄太大的希望在宁然身上,只是觉得宁然既然能让许老爷子好点,说不定也有办法照顾许老爷子,他趁机抓紧时间,赶紧去隔壁村卫生纸请医生。
在这过程里,老爷子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影視世界裏的魔法師 迅哥的猹
喜事達雙 公主小格
杨玉兰和许林立即看向宁然。
他们当中,杨玉兰要理智点。
看着宁然,杨玉兰心里疑惑不已。
宁然不紧不慢的过来,瞥了眼炕上的老人。
因常年疾病缠身,老人身子骨被折腾的很瘦弱,双眼紧闭,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容上仿佛还布着层不易察觉的青灰色,情况已经非常差了。
宁然微微皱眉,站在炕前,定定看了许老爷子几眼。
许林这时候有点急,“然然,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
许保民和杨玉兰也着急的看着宁然。
宁然眯了眯眼,问“家里有小米吗?”
杨玉兰不知道宁然问这个做什么,稀里糊涂的点头,“有。”
宁然就道:“麻烦熬点米粥,米不要煮熟,半生就行,熬好后,在粥里撒点火灰端过来。”
许保民一怔,“然然,你要这个做什么?”
宁然没说话,看着杨玉兰,挺礼貌的。
“麻烦先下来,我给外祖看看。”
宁然的眼神既平静,又深邃,仿佛能看透人心,看到人心底里去。
被她那么一看,杨玉兰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听了话,从坑上下来。
宁然又看向许林,“舅舅,把窗子都打开,然后你们出去吧,门不用关。但是,在米粥熬好前,你们不要进来。”
这话就让许保民三个听不懂了。
“然然,你要做什么?”
“然然,你外祖得看医生啊。”
“要不这样,然然,你在这里先照顾你外祖,我去找医生过来。”
醒後我成了女同桌爸爸
“等你们找过来,就晚了。”宁然面不改色道。
她说这话时,已经在炕边盘腿坐好。
许保民不觉得她一个孩子能做什么。
刚想说话,许保民就突然看到,宁然抬手摸向发间,摸出来一根……差不多十厘米长的……银银银针???
皇家逆媳,彪悍太孫妃
还闪着寒光?!
许保民的话顿时就噎在了喉咙里。
许林和杨玉兰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结结巴巴的说道:“然……然然……你这……这针从哪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