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dd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145章 養了這麼多孩子看書-3ax4x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倪月霜说话声音娇娇柔柔,举止优雅得体,怎么看怎么令人满意。
她眼眶有些泛红,但并未提及刚刚受辱一事。
網遊之輝煌崛起 破夢1981
白嬷嬷开口:“你有心了。”
曾深愛的你 晨析
倪月霜将汤药端着放下,只是,站在一旁的丫鬟却惊呼一声:“二小姐你的手怎么了?”
倪月霜赶紧将手缩了回去,“没事。”
白嬷嬷伸手抓住了倪月霜的手掌。
倪月霜的手掌一片通红,甚至还有水疱在上面。
“这,怎么回事啊?女子的手何其重要?”
倪月霜咬着唇,回应:“月霜无事,只是不小心烫到了。”
風流孔明 頑固的執著
“是不是你大姐干的?”
尊上大人賣個萌 君無邪
主动向倪月杉示好,却反被侮辱,强迫她下跪,现在手掌竟然还被烫伤了!
倪月霜摇头:“不是的,嬷嬷,是我自己不小心……”
“你,唉,性子太好了!你放心,你大姐养个两三天,我就开始教她规矩!让她收敛收敛这坏脾气!”
倪月杉涂的上等药,身体恢复的极快,大概两三天,伤口处除了有些痒,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只是任梅比她伤的重,还天天趴着养伤,明艳一直都在昏迷,吊着一口气。
倪月杉想到那一簪子,觉得还是便宜了田悠。
得知她可以下床了,白嬷嬷没有闲着,让她过去学习第一课。
倪月杉没有抗拒,乖乖前去。
“见过嬷嬷。”
倪月杉行礼,没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嚣张。
白嬷嬷端坐在主位上,神色透着一抹严厉,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倪月杉,保持行礼的动作没动。
白嬷嬷看向一旁站着的倪月霜:“过去,纠正一下你大姐的行礼姿势!”
倪月霜咬着唇:“嬷嬷,月霜不敢……”
“你们一起向我请教礼仪,自然应当互相学习,互相纠正!去!”
“是。”倪月霜这才朝着倪月杉走过去:“大姐,你需要再站的正一点,手往下再放一点,然后身子伏低……”
白嬷嬷满意的看着倪月杉现在的身形。
“好好的保持着这个动作不要乱动,记住究竟如何行礼才是正确的!”
倪月杉没有生气,只笑着说:“那行,白嬷嬷我没亲眼看见模范,脑海里面难以有印象,不如让二妹站在我对面,做一个给我看看,加深一下我的印象吧?”
倪月霜愣了一下,看向白嬷嬷,白嬷嬷神色严肃:“若是手把手都教不好,非要看一看别人如何做,你也太笨了吧?”
“白嬷嬷,我也不想,可我天生愚钝!”倪月杉神色淡然的回应,被骂笨?那就笨呗……
“你……”白嬷嬷很快将怒气压了下去:“好,月霜示范给她看!”
只是倪月霜这一站,倪月杉笑着说:“知晓了,嬷嬷,我重新在外面走过来做给你看,保证行礼的姿势与二妹的一模一样,二妹你别动啊!”
说着,倪月杉朝外走去,根本没打算白嬷嬷同意她离开。
白嬷嬷在后面想要出声阻止,可倪月杉脚下飞快,已经走的没影了。
白嬷嬷气的坐在座位上没动,倪月霜也只好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但白嬷嬷身前燃烧着一个香炉,炉中香烟飘散出来,白嬷嬷逐渐犯困。
她用手掩嘴打哈欠,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只是眼皮子却是不受控制的开始打架……
倪月霜窝火的保持着行礼的姿势,等了半天也没见倪月杉走进来。
她心里狐疑,想去看看,但白嬷嬷就在身后站着,她忍着没动。
在外面,倪月杉从后门出了相府。
她最不喜欢被约束了,邵乐成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她定然要去的,为了学习那约束人的什么破玩意礼仪,就打乱她的计划?妄想!
坐上了马车,倪月杉舒服的靠着车壁:“带我去哪里啊?”
驾马车的是邵乐成,他带着一个草帽,相貌遮去了一半,一身的粗布麻衣,少了平时纨绔的气质。
“你不是好奇,我为何要买臭名声?”
“对,好奇,现在是带我去看看缘由?”
“差不多吧。”
邵乐成在外面驾马,倪月杉舒舒服服的躺在车内,旁边放着的还有水果,倪月杉边吃着边摇晃着腿。
只是邵乐成带她去的地方有些远,行了半个钟头都没有到目的地,而且地段也逐渐的偏僻。
倪月杉掀开了马车帘子,“这路我好像走过!”
“你当然走过!”邵乐成说的无比自信。
倪月杉蹲在邵乐成旁边:“不会想将我卖了吧,我可不值钱。”
邵乐成轻笑一声:“放心吧,我舍不得卖你!”
倪月杉以为,他会将她带到一个贼窝,山寨,贫民窟之类的地方。
可看见浮现在眼前的地方时,她愣住了。
“寺庙……”
当初,邵乐成在这个寺庙救下过她。
仙道歧途
“嗯,走吧,上去!”
虽然台阶很多,爬上去很累,但倪月杉最终是咬着牙,没多问,跟着上去了。
邵乐成轻车熟路,带着她走的并非是正殿,而是僻静小路穿插到寺庙后院,甚至路过了那一片竹林。
倪月杉双手环胸,默默跟着。
邵乐成这才开口解释:“寺庙这种地方,若是香客变少了,很难维持下去,我呢,若是没事就给脏钱,寺庙的住持可未必收,所以我就在寺庙后方建了一个收容所,里面都是小孩子!”
他笑容如暖阳,如泉水,如清风,很温煦,让倪月杉诧异。
老子是太清
“这和要臭名声有毛关系?”
“我名声臭,自然是要赎罪啊,我每月一次前来听诵经忏悔的!”
倪月杉唏嘘的看着邵乐成,“你不要臭名声,也能来听诵经的!”
“诶呀,你不懂,我只要六根未净,坏事做尽,我就一身罪孽,我就不能当和尚!”
“……谁逼你做和尚?”倪月杉狐疑的看着邵乐成。
邵乐成长叹一声:“当然是有人逼咯,说我做了和尚,不问世间俗事,才能保命,我信他个鬼,我就不做和尚!”
然后他走进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面全是嬉戏打闹的孩子,看的倪月杉眼睛都瞪直了。
这是孤儿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