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gc5精彩絕倫的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ptt-第五百四十章 血色慶典(8.5K大章)-3ilhh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谷地历1336年11月13日,月亮庆典。
这是一年岁末前的最后的一个大节,同时也标志着凛冬将至。
若是放在往常,这原本应该是科米尔人祭典先祖与逝者的日子。
彼时坟墓会被祝福,举行祭典仪式,人们会谈论那些逝去人们的事迹,直到深夜。
但令人惋惜的是,自从十多年前,坠星海沿岸开始爆发亡灵天灾瘟疫后,月亮庆典基本就被搁置了。
理由也很简单,为了防备愈演愈烈的灾情,亚桑三世这位国王带头将自己的祖先翁达斯和开国皇帝凡尔善的坟墓都给刨出来火化了…
小痞子圈養計劃 逸紹
这时候再举行月亮庆典不是往人家心口上撒盐嘛…
哪怕是李维在初闻此事时也不得不赞叹这位阿尔泰斯的这位老爹是个狠人。
不过恐怕也只有这样一位雷厉风行的国王,才能在这波及半个大陆的天灾前带领国民一路风雨飘摇的坚持到现在吧。
在这样一个比烂的时代,这已经殊为难得了。
但一位‘好’国王,就意味着他在会晤的谈判桌上也一定是位难缠而贪婪的对手。
一位不会为国家最大化争取利益的国王,不是一个合格的国王。
一个多月前,当李维他们一行人刚踏入苏萨尔时,就受到了这个古老国度热情而隆重的接待。
在会晤中得知李维为了半精灵的来意后,这位年事已高的国王就豪不要脸的开启了漫天要价模式。
泽兰迪亚的出口税惠、廉价金属锭、防护亡灵‘护符’生产线、极限战铠、钢铁魔像甚至是萨博特机关发射器,什么好东西他都敢开口要,险些没把李维当场给气笑咯。
不过唯有一点还是让李维暗暗点头,对方要的都是成品,关于各项军工生产技术这位老国王绝口不提。
因为哪怕是亚桑三世再不要脸,也知道这些东西哪怕是腆着老脸开口了,对方也不会给。
而即便李维给了,还处于农业社会基础的科米尔,也根本就没那能力造。
这是社会进程上的差距,不是短时间内就能一蹴而就的。
但成品就不一定了,北地和科米尔中间相隔了一个艾诺奥克大沙漠,这意味着至少百年内,两者间都不大可能有国境上的冲突。
而泽兰迪亚的军工装备几乎每一二十年就有一次质的飞跃,那么那些落伍的军备与其放仓库生锈,还不如拿来换点实在的。
军火贸易嘛,一向都是暴利。
同时科米尔在大陆中部坚持的越久,反而能够像屏障一样,延缓亡灵天灾向北地的侵染。
也许正是考虑到这一点,为了未来社会进程转型的一丝可能,也为了加强两者间的信任,这位老国王又替阿尔泰斯将自己的孙女儿,试图以仰慕北地文化知识,交流学习的名义,‘卖’给泽兰迪亚。
即阿尔泰斯与其妻子莉安娜唯一的子嗣,年仅9岁的钢铁公主卢赛尔·泰娜菈丝塔·亚桑·欧贝斯齐尔。
那一日ꓹ 李维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不要脸的老匹夫,将那位一脸懵懂的钢铁公主推到了众人面前…并开玩笑的怂恿她认李维这头银龙为‘教父’时ꓹ 李维当场败退。
一个艾黎就已经把他折腾的不轻,要是再认上一个熊孩子,估计哪天老巢被她们给拆了恐怕李维一点都不会感到稀奇。
谈判一向不是李维的强项ꓹ 为了不在这方面吃亏,李维索性直接从泽兰迪亚‘摇’了一只以菲舍为代表的法职者与事务官过来替他来干这项注定耗时绵长的差事。
而这场谈判ꓹ 也在争锋相对的口水仗下,持续了一个多月之久才落下帷幕。
最终在参会者的掌声与见证下ꓹ 李维与亚桑三世握了握手ꓹ 互相递赠了一份小礼物,以此象征着泽兰迪亚与这个位于艾诺奥克大沙漠彼岸的千年古国就此达成同盟。
而在这一纸盟约下,双方除了就原本的半精灵一事上达成共识外,还在经济、贸易、学术等多方面达成了合作关系。
于是有了今日的庆典。
李维看的出来,这个饱受天灾之苦的古老王国,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的确需要这么一次举国欢庆的圣典ꓹ 以此来激励起底层民众的对这个国度的信心…与希望。
庆典是于早晨开始的。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身为王国储君的阿尔泰斯终究还是没能按时赶回来ꓹ 让原本的庆典ꓹ 缺少了那么一丝仪式感。
而另一个有些令民众奇怪的事情就是ꓹ 若是放在往常的月亮庆典ꓹ 为了防范未知的暴乱风险,是不允许半精灵奴隶出现在公众场合的。
可是从清晨开始ꓹ 很多半精灵奴隶就被些老牌贵族们召集在一起ꓹ 特意为其梳妆打扮一番ꓹ 带到了风暴号角广场。
暖婚,疼你一輩子
在从众效应下,越来越多不是奴隶的半精灵在发现那些卫兵并没有驱赶她们后ꓹ 就壮着胆子朝着广场越聚越多。
当亚桑三世站在王都城头,面带笑意的用那苍老的声音宣读这一与北地诸城邦的盟约时,满城都是欢庆的声音。
一个多月时间,在科米尔官方也刻意推波助澜的情况下,已经足够王都内每一个科米尔人都知道了那场发生于北方提凡顿城,险些让科米尔有亡国之危的恶魔入侵战争。
也让李维这位‘辉耀之龙’的声名得以传递大街小巷。
更世人知晓,原来在那遥远的北地,还有泽兰迪亚,这么一个新起而强盛的城邦,有着这么一位心怀正义与仁慈的银龙领主。
既然在这盟军的帮助下,连有倾覆之危的恶魔入侵都能够击退,那么祸乱科米尔多年的亡灵天灾想必…也就有了解决的希望吧。
这是一个很朴素的民众思潮,也是亚桑三世所希望看到的。
在宣言的最后,这位老国王用郑重而严肃的声音,正式宣布了废除科米尔半精灵奴隶制与所有半精灵都有选择向北地迁居自由的决定。
只是有些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是,这条政令在宣读完毕后,收获的却是一片茫然和短暂的安静。
人类平民们疑惑于为什么持续了近千年的半精灵奴隶为什么要废除。
而身为奴隶的半精灵们则有些惶恐不安。
尤其是在亡灵天灾愈演愈烈、耕地持续减少、粮食危机越发严重的今天,他们很担忧自己会不会因为失去主人进而失去自己仅有的一切。
直到有些老牌贵族们昂首带头鼓掌,庆典的氛围这才渐渐回归正轨。
废除半精灵奴隶制事关太多人的利益,科米尔贵族们原本自然是不愿意接受的。
但在与北地结盟各种潜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之下,却又成了可以商榷的。
一个多月下来,已经足够这些能够提前收到讯息的老牌贵族们进行消化和利益分配的了。
至于那些小商人和小贵族们的声音与反对…
谁又在乎呢?
许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老王国环视城下的那些惶恐不安的半精灵们,缓缓开口道:
“你们不必感到惶恐,也不应感到害怕。
“我始终真诚地坚信,今天的这个举动,是一个正义的举动。
來追我呀!笨蛋
“是合于科米尔律法的规定,合于王国军事战略上的需要,也是顺应历史潮流的选择。
“我于此,祈求民众的慎重判断与诸神庇佑的恩典。”
说道这里,亚桑三世将手中的《解放半精灵奴隶宣言》扬起公示于众:
“作为证明,我泰瑞达斯·亚桑·欧贝斯齐尔已署名于此,并加盖科米尔王国国玺。
“科米尔所有王公贵族、在场你我,皆为见证。”
老国王顿了顿,突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感叹道:
“千年已逝,你们已经为这个伟大的王国,付出了太多太多。
“你们,值得被更加美好的一切所托付。
“也谨以此祝愿你们…
“无论身处何方,都能拥有一个…
“繁花似锦的幸福未来。”
在老国王这番或是发自真心或是早就编排好的宣言完毕后,整个风暴号角广场再次沉寂了下去。
这时广场中忽然响起了阵阵若有若无的哭泣声,然后忽然一名半精灵忽然高声呐喊道:
“ALL High Azoun Ⅲ!(亚桑三世陛下万岁!)”
于是原本杂乱的庆贺声渐渐越加响亮起来,到了最后,整个广场都淹没在了这样欢庆而狂热的海洋中。
“ALL High Cormyr(科米尔王国万岁)!!!”
“ALL High Cormyr(科米尔王国万岁)!!!”
坐在城头嘉宾席上的李维看到这一幕不由笑着摇头道:
“这糟老头子收拢人心倒是挺有一套嘛,跟他这老奸巨猾的爹一比,阿尔泰斯那耿直的小子还是差的远喏。”
心说尼玛,明明是我先提出来的,结果经这个老匹夫这么一说,就跟全是他们科米尔王国的恩典似的。
果然能做国王的,在不要脸这件事情上都有那么两把刷子。
不过吐槽归吐槽,李维如今也早已看不上这一点虚名。
同时也无比明白,这场政治秀所带来的凝聚力,对于科米尔这个饱受灾劫的王国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唐朝小官人
一旁早已泪流满面的爱尔琳妮却是撒娇似的对着李维的肩拍了一掌,哽咽道:
“他明明说的很真诚嘛,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收拢人心呢,你就不能让我们这些经历过苦难过往的可怜人好好感动一会儿嘛。”
就连身为高等精灵的温雷娜也眼眶微红的附和道:
“虽然我和姐姐曾经无数次诅咒过科米尔的国王,但…至少今天,我觉得这位国王做的还不错。”
身穿蓝色奥术师长袍的李维投降似的举起双手苦笑不得站起身来道:
“好好好,你们说的有道理,是我以雏龙之心度贤君之腹了行不行!”有些事情和女人没必要较真,也没有结果。
身后的霍兹、菲舍一众北地来人笑的没心没肺。
然后李维就在那边亚桑三世的示意下缓缓走到城堡围墙前,面向所有人朗声笑着道:
“我想说的话,我们这位国王陛下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我就不再多做赘述了。”
城下顿时一片善意的笑声。
接着李维的面色变得认真起来:
“在此就作为泽兰迪亚的领主,恭贺并欢迎重获自由的你们。
“欢迎你们,随时来北地、来我们泽兰迪亚、来米纳斯提里斯做客和定居。”
结果李维刚完成这段最短的庆典致辞,下面就有激动的半精灵将手捧成喇叭高喊道:
“李维斯冕下,听说在泽兰迪亚所有半精灵都可以志愿加入您的战斗修女序列,而所有战斗修女都是冕下您的新娘?请问这件事是真的吗?”
菲舍等一众没心没肺的下属当场就笑成了傻逼,豺狼人大统领更是一没注意就将桌角拍出了一个缺口,在察觉到四道来自金属构装体那充满杀气的凝视后,赶紧齐刷刷的低下了脑袋,以保狗命。
还未待以手捂面的李维回答,就接着有一群半精灵面带羞涩的起哄道:
“李维斯冕下!我们要给你生龙蛋!呀!!!”
于是整个广场顿时陷入一片欢乐的笑声海洋中。
就连一旁的亚桑三世这个为老不尊的也忍不住出言调笑道:
“李维斯阁下可真是受女孩子欢迎啊,已经有我年轻时一半的风范噢。”
李维当场就想怼死这个死不要脸的糟老头子,可转念一想到那位科米尔王子阿尔泰斯的颜值,眼前这个垂垂老矣的国王也许年轻时还真的是个惨绝人寰的大帅比…
而以科米尔上千万的人口而言,这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板儿里的老国王这话反而算谦虚的了…
眼见无力反驳,李维只好笑着商业互吹道:
“哪能跟您相比,陛下受民众爱戴至斯,我可是比不上的。”
可听到这句话,亚桑三世却是有些遗憾道:
“要是阿尔泰斯那孩子在就好了,阁下的这份大礼,原本应该是我在退位前,能够留给他最好的机会了。
“真是…可惜了。”
李维却是否认道:
“不,我始终认为,别人赠予的,终究不如自己所争取的。
“等到阿尔泰斯那孩子携胜凯旋而归,届时所收获到的名望与凝聚力,我想并不比今日来的低。”
况且在李维看来,以阿尔泰斯的战力配合足足三万大军,剿灭一只从他们北地逃难过来的兽人部落应该是唾手可得才对。
半个多世纪以来,自从德罗鲁那只意外收获的兽人眷属戍卫世界之脊后,北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遭受过来自兽人的大规模侵扰了。
能被德罗鲁带着儿子们摁在雪山上摩擦的存在,理应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可言。
老国王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也是啊,我昨日已经收到他的回信。
“他在信中对阁下你为我们科米尔所带来的一切和改变,都心怀感激。
“解放全境半精灵奴隶,也是那心地善良的孩子一直以来的夙愿。
“对了,他说他们对风暴号角山脉上那批兽人部落的请教很顺利,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也许今夜,也许明天,我们就等到他凯旋归来了。
“届时,我也能安心的将这王位,将这个国度,交托在他的手中。
“就是不知道,届时我们有那个荣幸,邀请诸位前来观礼吗?”
李维想了想近日的行程规划道:
“按照领地法师团的原计划,联通传送第一批科曼索难民的传送门就会于城区郊外展开,开始第一批移民工作。
“到时候我也得先回一趟领地处理一番这个月堆积的事项。”
然后这家伙画风一转:
“不过等确认了具体时间后,您可以通过那只半精灵通知这个喜讯,我来科米尔还算是挺方便的。”
亚桑三世当即露出笑容道:
“那就提前静待你们的驾临了…咳咳。”
可说道一半这位老国王就有些痛苦的咳嗽起来。
“届时一定。”李维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这位老国王的背。
直到这时,这位将一切处理妥当的老国王,这才有闲情的朝着北方的风暴号角山脉看了一眼。
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李维知道,这位垂垂老矣的老父亲,时隔一个多月,开始…
想念他的儿子了…
他已经为对方打点好了一切。
只待阿尔泰斯凯旋归来。
届时,就像是三十年前那位天之骄子刚刚出生时,他初为人父所说的那样:
“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
“而你,将加冕为王!”
……
风暴号角山脉内。
“咳…咳咳,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强大的恶魔…
“我…一定要逃出去,将这个重要的信息…禀告给父亲…”
被万众所期待的科米尔王子在与一头身形庞大的恶魔对战中被一爪击飞,整个人轰进了满是寒冰的岩壁上,颓然落下,痛苦的咳出一摊带着凝块的血污。
尋龍
他的运气实在是太糟了。
原本按照他定时与山下王都书信的那样,他们先期的进展一切顺利。
可就在他们以为已经剿灭了兽人部落的主力准备回归王都时却是遭到了另一只兽人部落的伏击。
更令人绝望的是,这些兽人中还出现了一只形似霜巨人的强大恶魔。
那头庞大的恶魔太可怕了,仅仅一击就引发了山谷两侧的大雪崩,他所率领的三万大军瞬间死伤惨重。
为了给部队重新集结的时间,他毅然独自将那头恶魔引开,于雪山深处一路鏖战。
但即便强大如他,也依旧不是那头恶魔的对手。
更麻烦的是,他们欧贝斯齐尔王室传承千年的宝剑竟是在与恶魔的持续对抗下,‘叮’的一声断掉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绝望,而是引着恶魔一路朝着阿沙巴河的发源地逃窜。
他依旧记得那位挚友曾说过的那句话:
“恶魔怕‘水’,由于对冥河的敬畏,他们不会主动趟入任何一条河流与湖泊之中。”
这也是指引他唯一求活的希望。
可先前那一击实在是让他伤的太重了,即便是圣光的能量亦无法恢复如初。
他试图祈求所信奉‘圣光三神’的回应,但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回音。
尤其是正义之神还是受难之神,自从三十年前就没有再回应过他的祈祷。
阿尔泰斯听说过发生在月海战争中的那场邪物浩劫,也知道这两位可敬的神祇,也许再也无法回应信徒的祈祷。
而仅存的护卫之神海姆,自从亡灵天灾爆发后,祂的回应周期就变得越来越长。
阿尔泰斯也能够明白海姆的苦衷。
祂实在是太忙了…
“只能靠我自己了…”
阿尔泰斯如此想到。
超能力的幻想世界
就在那头霜巨人恶魔迈着轰鸣的脚步再次一爪朝着他拍来时,山谷的寒风将霜巨人的毛发吹起,露出把藏在肋下仅捅入一截的符文阔剑。
那一瞬间,阿尔泰斯只觉得自己仿佛得到了神祇的恩典与指引。
“这一定先前战斗中哪位军士将尽而未尽之功!
“这是我的机会!”
在恶魔挥来的瞬间,王子扔掉了手中的断刃,奋力跃起,落在了霜巨人的手臂上一路硬着凌冽的寒风与雪花昂首冲刺!
又在恶魔的另一只爪子拍来的瞬间再次跃起,握住了那把符文阔剑,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其捅入了恶魔的胸膛深处。
这头霜巨人恶魔,终于应声倒下。
“我成功了!”阿尔泰斯手持符文阔剑,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站在恶魔的尸身上。
可就在这时,仿佛有另一个声音自脑海中浮现而出。
“啊…是的…我成功了。”
那个声音…是如此的黑暗而又邪恶。
阿尔泰斯眼瞳骤缩,刚要扔下这把符文剑,眼瞳中、脑海中就爆出一股深狱般的烈焰,一幕幕被他强制遗忘掉的记忆再次浮现而出。
“啊…我都做了些什么…”
那一刻,他终于记起来了。
当他和莉安娜与老师赶往南方瑞丹席尔城时,就骇然发现一切都已经为时太晚。
被瘟疫感染的谷物已经发放到市民手中,他们都已经被感染。
为了避免这些被感染的市民沦为天灾的爪牙,他毅然下令,让包括圣教骑士团和紫龙卫在内的士兵杀掉那些被感染的市民。
只有这样,才能阻止瑞丹席尔沦为天灾的又一个传播源头。
在阿尔泰斯看来,这不仅仅是战略上的决策,亦是一种仁慈。
如果换做他本人感染了瘟疫,他宁肯作为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类干净地死去,也不愿让瘟疫将他从坟墓中拉起来,变成行走的死尸。
可他的老师之一,卢瑟儿拒绝执行这个命令,并带着麾下大部分圣武士愤然离开。
上校的臨時新娘 征文作者
而更令他感到绝望的是,他的妻子莉安娜竟也失望的舍他而去。
冠軍教父 林海聽濤
他只能对着莉安娜的背影伸出手,近乎哀求的轻唤道:
“莉安娜…”
可莉安娜停下了脚步,却依旧没有回头:
“对不起,阿尔泰斯,我不能看着你这样做。”
于是他的眼前,逐渐被一片无边的黑暗与无尽的烈火…
所吞噬。
“不…圣光啊…请净化我罪恶的灵魂…”
这是阿尔泰斯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哀求。
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可他依旧无法原谅…
自己所做下的一切。
这是他心灵上…
永远无法弥合的破绽。
……
几个小时后,已经将山谷里的兽人所击退科米尔士兵们终于等来了他们王子的回归。
即便他们已经死伤惨重,在斥候带回消息之前,他们依旧执着的在原地等待。
“殿下!正义之神庇佑!您没事就好…”
一直替阿尔泰斯的传讯的副官满脸庆幸的迎了上去。
可等待他的不是王子一如既往的宽慰和拍肩,而是一截冰冷无比的剑锋。
噗嗤。
副官不可置信的看着捅入腹中的剑锋,却依旧不忍反击,而是伸出无力的手,想要触摸王子的肩膀,却只摸到一截苍白如雪的发梢…就颓然落下。
“呃…你怎么了…殿下…”
风暴号角雪山营地,很快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嚎。
无人幸免。
……
傍晚,科米尔王都苏萨尔东门,雪白的城墙外。
李维他们带着提凡顿之战后仅存的三万精灵、六万半精灵游侠和平民,正在离城墙外一公里的地方扎营。
一来城外地方够大,方便打开传送阵有序向北地迁移。
二来是为了避嫌,亚桑三世虽然同意了他们在国境内开启大型传送门,但开没心大到让李维他们在王都内进行。
那样等同于将自己的脖子放在对方的侧刀上,只要李维有个邪念,搞不好科米尔没沦陷在天灾和恶魔手中,反倒是被他们这群北地人给亡国了…
至于那七千谷地人类,他们大半都愿意留在科米尔生活,李维自然尊重他们的选择,不做强求。
就在落日垂暮即将黯淡下来时,苏萨尔王都却是突然钟声大作。
李维他们一行人齐齐抬头望向北门,霍兹乐道:
“看来是科米尔那位小王子凯旋归来了。”
果然就隐约看到一条黑色的人流自苏萨尔的北门入城。
李维看了看天色,笑着道:
“等他过来送行估计来不及了,我去找那小子道个别。”
……
苏萨尔北门。
吊桥落下。
阿尔泰斯带着伤痕累累的三万大军在轰鸣不断的钟鸣下,于万民夹道相迎中缓缓步入因为庆典而充满欢声的王都内。
若是在往常,阿尔泰斯一定会面带腼腆微笑,朝着民众挥手致意,回应他们的热情与拥戴。
可是今天的王子,有些过于沉默。
他就么迎着漫天洒落的花瓣,沉默的走过紫龙大道,沉默的途径依旧沉浸在庆典氛围的风暴号角广场。
唯有在王城城堡前,他的脚步突兀的停顿了一下,缓缓望向王城的方向。
一片鲜艳的郁金香花瓣落下,阿尔泰斯缓缓抬起手接住了它,眼见花瓣在他的手中迅速腐败凋零。
他这才将这片凋零的花瓣碾碎,像是很嫌弃似的将其随手掷出。
在层层护卫的恭敬的礼仪与憧憬的目光注视下,阿尔泰斯一路无碍的来到了王座前。
“啊…我的孩子。”经过今天的庆典,亚桑三世显得有些过于激动,他强撑着病体起身相迎。
他相信,过了今天,饱受苦难与灾劫的科米尔,一定能够迎来重生。
而阿尔泰斯则是于亚桑三世老怀宽慰的注视下,杵着那把符文大剑缓缓单膝跪下,沉声道:
“父亲,您不必再为您的子民而做出牺牲了…
“您也不必再承受王冠之重了…
“我已经打理好了一切。”
语罢,这位科米尔王子起身摘下兜帽,露出一头如雪的长发与宛如尸体般的苍白肤色,然后在亚桑三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缓缓来到他的身前。
直至此刻,亚桑三世才注意到一丝不对劲,他儿子手中那从不离身的传国宝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泛着寒气的符文阔剑:
“怎么回事?你在做什么?孩子?”
“继承你,父王!”
阿尔泰斯面无表情的拽住了父亲苍老的面庞,然后将泛着寒霜的大剑刺入他的咽喉。
灼热的鲜血溅的阿尔泰斯满头满脸,但他却依旧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
而亚桑三世直至临死前的那一刻,似乎依旧难以置信,自己那天之骄子般的孩子,会对他做出这种事情。
当啷啷。
染血的王冠自亚桑三世的头上坠落,顺着台阶滚落。
仿佛就像是阿尔泰斯先前所说的那样。
这位为风雨飘摇的科米尔鞠躬尽瘁付出一生的国王,
终于不用再承受这王冠之重了…
……
风暴号角广场。
即便日暮将垂,广场上沉浸于庆典中人们依旧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按照月亮庆典的习惯,夜晚的降临,当月亮生气,当篝火点燃,反而才是这场庆典狂欢的开始。
因此除了早已提前计划好传送时间的李维他们,几乎没有太多人舍得离开。
而亚桑三世也给他们准备了大量的美酒与食物供所有包括半精灵在内的民众庆典食用。
这注定是一个令人铭记的日子。
所有民众尤其是半精灵们,都对老国王颁布的仁政发自由衷的感激。
所以当阿尔泰斯出现在城头上原本亚桑三世所站立过的位置时,所有人都齐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由衷的欢迎这位王子殿下的凯旋。
“阿尔泰斯殿下!”
“是阿尔泰斯殿下凯旋归来了!”
“让我们共同为殿下举杯!”
“ALL High Altes!(阿尔泰斯殿下万岁!)”
“ALL High Cormyr(科米尔王国万岁)!”
“ALL High Cormyr(科米尔王国万岁)!”
就看到阿尔泰斯缓缓抬手,示意噤声。
無限之史上最強主神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着这位他们所拥戴的王子会说些什么时。
阿尔泰斯扭头却是对卫兵说出了和在瑞丹席尔如出一辙的话:
“他们已经被亡灵天灾所感染。
“杀光他们。”
这是这一次。
他的脸上…
再无一丝犹豫、
再无一丝迟疑、
再无一丝哀伤。
“您在说什么啊…殿下。”那名卫兵不可置信的踉跄后退道。
噗嗤。
阿尔泰斯拔出符文剑,捅死了这名卫兵,又从他的背后取下弓箭,朝着风暴号角广场的人们射去。
一名正牵着孩子的半精灵痛苦凝噎的捂着胸口倒下。
“妈妈…妈妈你怎么啦…你说句话啊…”
整个广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唯有那名小女孩的哭泣声显得如此真实。
这位王子再次发出命令道:
“我说,杀光所有人,包括你们。”
于是原本跟随阿尔泰斯凯旋而归的‘三万大军’挥舞着屠刀大步走向了宛如待宰羊群的平民。
一片哀嚎遍野中…
屠杀…开始了。
原本祭奠盟约与解放半精灵奴隶的庆典…
只余一片血色。
“阿尔泰斯殿下疯了!快跑啊!”
“恶魔!是恶魔!”
“他…怎么能这样…”
“妈妈!你说句话呀,我害怕…”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奔逃时。
来迟一步的李维自人群中逆行而出。
他同样不可置信的盯着那位他一度很欣赏得王子,眼中满含着几乎要将整座城都为之点燃的怒火:
“阿尔泰斯,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不…你到底是谁!”
曾经于提凡顿城并肩作战抗击恶魔入侵的二人。
在深渊的侵蚀下…
终究走向了拔剑相向的结局。
PS:本章魔改于冰封王座的阿尔萨斯剧情,那段父子最后的对话也是直接引用的,致敬童年时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