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9cn精品都市小说 蘇廚討論-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歸來讀書-m96ax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归来
十一月,戊辰,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司马光修《资治通鉴》书成。
合三百五十四卷,历十九年而成。
后光病《目录》太简,更为《举要历》八十卷而未成,又别著《历年》二卷,《通历》八十卷,《稽古录》二十卷。
至是上之,降诏奖谕,赐银帛衣带鞍马。
帝谓辅臣曰:“前代未尝有此书,过荀悦《汉纪》远矣。”
以司马光为资政殿学士。
校书郎、前知泷水县范祖禹为秘书省正字;
时刘恕已卒,刘攽坐废黜,故不及。
刘攽为人疏隽,不修威仪,喜谐谑,数招怨悔,终不能改。
以讽刺新法不便,之前被贬曹州,因此这功劳没他的份儿了。
庚寅,诏门下、中书外省官同举言事御史。
以河东,河北水,并蠲洺庐会三州税。
是岁,秋宴,帝感疾,始有建储意,谓辅臣曰:“来春建储,其以司马光、吕公著为师保。”
又曰:“待苏油制毕,并举其事。”
这个月,辽主捺钵于五泉,诏改明年元曰大安,以王绩知南院枢密使事,陈义为中京留守。以枢密直学士杜公谓参知政事,赦杂犯死罪以下,改庆州大安军曰兴平。
蔡确机巧,见赵顼有用司马光、吕公著、苏油之意,开始给自己找退路,对邢恕说道:“上以君实为资政殿学士,异礼也。君实好辞官ꓹ 蔡确晚进,不敢进书相劝。和叔你出于学士门下ꓹ 宜以书言不可推却之故。”
邢恕平日里也就是在蔡确面前吹嘘,其实哪里敢跟司马光写这样的东西,不过恩主有命ꓹ 只好写信给司马康,将蔡确的意思讲了一遍。
司马康转告了司马光ꓹ 司马光笑而不答,对资政殿学士一职ꓹ 再辞而受。
……
两浙路ꓹ 杭州市舶司。
冬夏两季,是市舶司极度繁忙的时候。
六月大量海船要涌来,十二月大量的海船要出港,中间备货,验货,保管,托运ꓹ 保险,税收ꓹ 发卖ꓹ 入账ꓹ 防盗防火防四只脚的老鼠和两只脚的老鼠……诸多事务搅得刚刚来到这里的王中正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市舶司的人都是做老了业务的ꓹ 尤其是杭州市舶司,是大宋最大的一个外贸港口ꓹ 当年苏油早就给市舶司立好了规矩。
虽然繁琐细致ꓹ 但是严格执行下来ꓹ 这么些年倒是运转得井井有条。
王中正现在有的是钱,而且都是被洗白了的合法收入ꓹ 因此他就算一文不贪,都已经花不完了。
现在他要的是名声,在九原路创下的万家生佛的名声。
一个中官能得到这么好的声誉,尤其是对王中正这样的贪污犯来说,简直就是特么气运逆天了。
于是王中正飘了,他要告别以前那种腐败生活,重新做人,向前辈楷模秦翰秦老公学习。
秦翰也是中官武臣出身,一生勇猛战斗,被创四十九,获得巨大声誉之后回朝,却又温良谦谨,轻财好施。
宫中长辈们说起秦老公,那都是啧啧艳羡,当年秦老公逝世的时候,汴京城里禁军百姓,无不嚎啕痛哭,扶棺相送;朝士大夫,莫不叹息感慨,纷纷作诗祭奠。
一个中官,在中官被严重鄙视打压的宋朝,混到这份上,你敢信?!
王中正觉得自己的履历和秦老公很类似,他也已经走完了秦老公那样光荣的前半生,而且运气比秦老公好,十几年征战沙场,愣是皮都没有碰破过一丁点。
这份福气需要好好珍惜,他也要温良谦谨!他也可以轻财好施!他也要死后万人扶棺相送!
当年听说王中正的这个理想,苏油都笑尿了,王中使你志向固然可嘉,不过前路上,却又一头秦翰秦太尉不曾遇到过的猛虎啊……
農門稻花香
王中正赶紧问是啥。
苏油认真说道,那就是太尉你心头的贪念。
娶堆美男來暖床
尤其是杭州市舶司,那是金山银海,你本性贪财,陛下为何偏要放你在那个地方?
你品,你细品……
王中正噗通一声就跪了,国公你看在同袍好几回的份上,无论如何,拉老王这一把啊!
苏油将王中正扶起来,很简单,倡廉明志!
你现在又不差钱,那些首尾我都给你料理明白了,你现在的钱财都是多年的军功和多年的积蓄,都跟你家中供奉的金佛一样干干净净。
所以你要倡廉,而且千万小心连带责任,因此不能被手下所蒙蔽,一定要狠狠的监督他们。
条款都在那里摆着,关键就看执行,你要睁只眼闭只眼,那就孝敬不断大家开心。
但是你要清楚,这些孝敬和开心,大头都是陛下的钱袋子里边淘出来的,对官员还好说,对太尉你,那就叫家贼。
霸道總裁別使壞
家贼啥意思懂不?吕嘉问那种将家里东西往外搬,让家族不得好的,就叫家贼。
只要你把“贪”这头猛虎给治住了,然后再来给大家搞好福利,那你不但能得到秦太尉温良谦谨,轻财好施八个字的名声,还能站到比他还高的高度。
沐贪泉而贞心不动,处金穴而清节无亏!
星辰滅天
这才是古往今来第一大中官,别说百姓朝士大夫,官家太后都会为你动容!
王中正是真被洗脑了,来到杭州市舶司啥都没管,就是狠抓监督管理。
重生之光輝人生
对自己的人品,自己都不放心,于是规定,监督从自己开始。
又怕市舶司的人不敢管自己,干脆一咬牙请了旨,要赵顼从御史台派了国家级检察班子进驻市舶司,专事监督,不受市舶司管辖,只对赵顼负责。
赵顼收到王中正的请奏都惊着了,王都管这是生佛都做得不过瘾,竟要做中官里边的圣人?!
其志可嘉,大手一挥,准奏!
不用担心自己犯错误之后,王中正开始转而抓管理,提升对官吏的福利和对商贾的服务。
市舶司要弄福利实在是太简单了,随便来个引导入港,建几个仓储区,搞点物资补给之类的三产,比如罐头厂火腿厂什么的,就已经不要太滋润。
王中正是中官出身,抓服务那就更是老本行。
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有钱的是大爷,比如我,值当如此伺候。让人掏钱,总要让人家掏得舒服嘛。
话虽然丑,但是效果很不错,市舶司的业务可谓蒸蒸日上。
今天要来的这位可是真正的厉害人物,如果说市舶司是陛下的钱袋子,那这钱袋子的口子,就攥在这位手里。
王韶已经过了六十五,再不召回,只怕要死在南海。
赵顼的意思很明显,让王韶在军机处干一届,王学士就可以光荣致仕,安享晚年了。
王韶开疆拓土之功,仅次于苏油,以文臣干武事,开青唐,守南海,干得风声水起。
跟苏油不同的是,王韶善于利用形势以弱克强,不光是战略大师,还是战术大师。
在传统武臣心目中,蜀国公就会打呆仗,赖皮仗,欺负人仗,不厉害。
王学士才是偶像,是孙吴再世的全才。
同样的,王韶也是王中正的偶像,因此今日知道王韶要到来,早就屁颠屁颠地来到港口等候。
不多时,一支六艘军舰组成的舰队出现在天际,港口瞭望哨上的哨兵屁滚尿流地跑了下来:“大帅!发现左旋螺号!就跟在泰山号的后面!”
“什么?”王中正不禁大喜:“看清楚没?”
“看清了!四立桅俩前桅外加一个大烟囱!真真的!”
“好!”王中正转身就想向电报局跑,想了一下又站住,叫手下书记:“去,赶紧跟汴京城军机处,成都府,钟山理工学院,上海务,四通商号总部发报,告诉他们,左旋螺号回来了!赶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