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86x精华都市言情 銀龍的黑科技-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是還有你陪着我嗎?推薦-hofun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是的,此刻站在李维面前的,不再是那个有着一头阳光般温暖的灿烂金发、温文尔雅、待人宽厚的阿尔泰斯王子。
而是一个满头白发、面如死尸、眼神阴鸷手中沾满血腥对一切生者都充满了贪婪与恶意的邪恶存在。
这绝不是那个他所认识的那个,曾于提凡顿城前王子守国门面对无尽恶魔的攻势毅然死战不退的阿尔泰斯!
“你到底是谁?”李维质问道。
而‘阿尔泰斯’也从记忆中翻阅到李维的身份,恍然意识到眼前这位化作人类奥术师模样的银龙领主不正是几十年前将他们部落屠杀殆尽,害的他变成如今如此模样的罪魁祸首吗?
于是他露出狰狞的笑容道:
“李维斯,我…我将你是永远无法逃脱的梦魇…等着…呃…”
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愕然发现眼前的奥术师突然消失,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夺去了他手中的符文剑,一剑捅进了他的胸膛。
金色的神术光芒陡然迸发开来。
那一瞬间,他的感官与眼前世界的一切仿佛也缓缓停滞下来。
“不…我好不容易才寻觅到的强壮躯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连传奇都不是的奥术师竟然会传说中的9环极效奥术【时间停滞】,而且为什么还会秩序神术…
完美至尊 觀魚
在这种近乎BUG的奥术面前,只要没有相应的防御手段、要害豁免,亦或是将自己的时间帧同时拉长的类似法术,传奇的界限阻隔,基本就被无情的碾压过去了。
若是一些没有经验的传奇近战职业者,在这长达近十五秒钟的漫长时间内,死法简直不要太多。
“果然…”
在确认了这件事情后,李维心中仿佛再也没了任何负担,他一把摁在了‘阿尔泰斯’苍白而枯槁的面庞上,嘴角微沉道:
“你不愿意说,那我就自己来了。”
【摄魂术】!
终于,李维透过这团邪恶的灵魂,看到了一张陌生而丑陋的兽人脸。
这只兽人名叫耐瑞奥,原本是影月氏族中一名饱受同族欺凌的先知学徒。
然后李维就看到了这只兽人为了外出觅食走在冰冷的瑟布林河畔,发现了一块灯火隐隐绰绰的新领地,然后欣喜若狂的奔回领地向部落首领报告,可换来的却是一顿毒打与羞辱。
熬死諸天 大小豬蹄子
“原来当年也是你搞的鬼!”李维咬牙切齿道。
將夜
直到这一刻,李维才终于知道了那年那场突如其来的兽人袭击的罪魁祸首。
新仇旧恨叠在一起的愤怒,险些让李维没忍住将对方的灵魂残片当场碾碎!
耐瑞奥陡然发出‘灵魂’被抽离的痛苦哀嚎,可两只阴鸷的眼睛却是透过李维的指缝盯着对方手中握着的符文剑,刚刚坠落冰窟的他满心窃喜。
这意味着他虽然失去了科米尔王子这具强壮的躯体,却可以获得一具更加强大的!
可是当他的想要采取同样的方式通过对方的心灵漏洞夺取这具近乎完美的躯体时…
他的眼前…只看到一片纯粹的黑暗…
如花美眷:醉戀紅顏 濯玉蒼梧
那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宽广无垠与安静到死寂的虚空。
无边的恐惧与绝望排山倒海而来。
‘伟大的主人科斯彻奇在上,我究竟招惹到了怎样的存在啊…主人…救…救救我…’
他只能毅然抛弃掉那具费尽心机得来的躯体,不顾一切的将在科米尔的灵魂意识撤回。
而让他庆幸又疑惑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
片刻后,位于至高冰川渺无人迹的冰川之上,一块被冰冻在永冻寒冰中的头盔眼中绽放出两点幽幽的魂火。
青春期悸動
可还没等到他感到后怕和庆幸,一道寂静的传送门就于他的面前延展开来:
“终于…逮、住、你、了!”
门后是冰冷宛如北风般没有温度的问候,和一把当头斩来的符文剑。
嘭的一声脆响ꓹ 这块永冻的寒冰宝座应声碎成两半。
一只丑陋而可笑的干瘪脑袋滚落出来,落在那只苍白的手中。
耐瑞奥半个世纪以来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这里ꓹ 却怎么也没想到,却是以这样的方式。
但对方采取一切行动的方式与速度都让他瞠目结舌,快到令他那颗被冻了半个世纪的脑袋根本反应不过来。
却不知道李维在月海战争末期吃过让那个名叫艾加逊巫妖逃掉的亏后ꓹ 就专门研究了一套对付这些阴影中老鼠的手段。
苏萨尔城风暴号角广场,李维将这只兽人巫妖的脑袋高高举起ꓹ 声音在整个苏萨尔王都上空回荡:
“天灾军团,止戈禁足!”
于是整个广场刚刚开始杀戮的三万亡灵大军就像是被至高冰川吹来的寒风冻结了一样。
只余下寒颤若惊的科瑞尔民众们瑟瑟发抖ꓹ 不敢置信刚刚临来的死亡阴影骤然在他们面前停下了脚步。
異世界之真實戰記 我種一棵樹
直到这一刻ꓹ 被耐瑞奥呼唤的霜巨人之神科斯彻奇终于有了回应。
被李维握在手中的那颗巫妖之颅眼中魂火大放:
“一只金属蜥蜴?也敢破坏我科斯彻奇伟大的计划,你将会为你…”
可这位思绪还未来得及从极度冰寒升温到极度愤怒前,就恍然发现自己的视角正在不断旋转,然后坠落在地,空旷的眼瞳对着开始下雪的天空,然后被一道阴影所淹没。
噗嗤!
兽人巫妖的脑袋被李维一脚踏碎,碾入尘埃。
“放心ꓹ 不用你来找我,我迟早也会上门拜访的ꓹ 科斯彻奇ꓹ 我听蓓丝特娜说ꓹ 她关注你已经很久了…”李维余怒未消道。
而就在这时ꓹ 王都城外骤然张开了一张堪比苏萨尔王都正门还要庞大的传送门。
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于城外听到动静的霍兹带着八百狼骑兵与泽兰迪亚埃斯考民兵团迅速配合苏萨尔王都卫兵控制住了场面ꓹ 一名身着白色法袍的‘法医’赶到那名身中箭矢奄奄一息的半精灵母亲身边ꓹ 如他的同伴一样ꓹ 开始对伤员全力施救。
爱尔琳妮和温雷娜一路气喘吁吁的赶来过来,看到的却是这样残忍的一幕ꓹ 刚要悲呼出来,就被李维示意噤声。
两只红了眼眶的精灵当即捂住了唇,双肩却是难以抑制的颤动起来。
直到这一刻,李维这才深吸口气,噗的一声,从科米尔王子的躯体中拔出那把冰冷的符文阔剑,一把拧成了两截麻花似的废铁,像垃圾一样随手掷在地上,将颓然倒下的阿尔泰斯缓缓的放置在干净的石板上。
“呃…”
阿尔泰斯当即如同溺水的垂死之人般深吸口气,然后重重的抓住了李维的手:
“快逃…快逃啊…不用管我…告诉我的父亲,对不起,我…没能承载起肩负科米尔的责任…”
李维握紧了奄奄一息的阿尔泰斯的手,用法术屏蔽了周遭的声音,宽慰道:
“是我,阿尔泰斯…”
阿尔泰斯当即露出庆幸却虚弱无比的笑,而他眼中的光极为黯淡,就好像眼前只余一片黑暗,无法视物了:
“原来又是您救下了我,李维斯阁下,我好想…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不…我终究没能救下你。
李维压下心中的哀伤,嘴上却是挤出一个笑容道:
“是啊,算你小子命大,你父亲放心不下你的安危,拜托我们来找你,当我找到你的时候,你都快冻成了一个雪人儿了。”
同一时间,肃穆的王城,科米尔卫兵们满面哀痛的将趴在亚桑三世身上不住痛哭的钢铁公主卢赛尔搀扶起来,为这位伟大的国王收敛遗容,抬棺而起。
阿尔泰斯有些着急道:“那些留守山谷的士兵…他们都还好吗?”
“还算不错,受了不轻的伤,不过都是好样的,我都没想到他们能够坚持到我们抵达。”
远方的埃斯考民兵们面色肃穆的将原本用来支援科米尔的第一批【防护亡灵】的铁护符,如同神圣的铁十字一样,戳入这些被邪恶奴役的士兵胸膛。
原本面目狰狞的他们,终于获得了来之不易的安详,缓缓阖上了双眼。
这位王子闻言像是重重松了口气:
“那就好…我还是回来晚了些…真可惜…今天的月亮庆典…
“那些获得自由的半精灵们…她们…开心吗?”
被屏蔽在法术结界外不知实情的广场满是痛哭哀嚎之声,到处都是对他们阿尔泰斯王子犯下恶行的诅咒声。
李维张了张嘴,平复下心中的起伏,强忍着转过头的冲动,注视着他的渐渐黯淡的眼睛,继续用谎言编织着阿尔泰斯所祈求的美梦:
“……那当然,他们齐呼阿尔泰斯殿下万岁,科米尔王国万岁呢。”
他顿了顿,沉声道:“相信我,这是我见过的…办的成功的一场月亮庆典!”
“是嘛…这样…我就放心了。”
阿尔泰斯就像是了却了所有遗憾,用尽最后的力气握紧了李维的手:
“李维斯…谢谢你。
“与你们在提凡顿并肩作战时,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有你这么一位朋友…我真的感到…很…荣…幸。
说道这里时,这位强撑到现在的科米尔王子越来越虚弱…
他那饱受苦难的灵魂…要离开这具残破而衰败的躯体了…
不!
扛上拽丫頭:這校草真帥 銀飯團
李维死死的拽着这位‘朋友’的手,似乎无法接受这样悲哀的结果。
他于思维中高声呐喊道:
“沃金!想想办法!救救他!”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自己那位同样身为天之骄子的老师,耐瑟瑞尔最后的执政官———卡尔萨斯。
为什么…
TFBOYS之我家男神是暖男 雨月01
为什么明明都是这样天赋异禀、志向高远、为了自己的祖国无私奉献默默燃烧着自己的天才,却都要像被世界所诅咒一样命途多舛,英年早逝!
他几乎可以预见,骤然失去这两位贤君的科米尔,所将面临的…是更加黑暗无边的未来!
整个科米尔,根本就没有拥有这样能力的继承者来承担下这份沉重的职责。
一旦科米尔这个千年古国轰然倒下,那么,他们偏暗一偶的北地,又能幸免于难吗?
沃金女神倒是一如既往的随叫随到,待看到这一幕时,却满是歉意道:
“抱歉,他的躯体已经被深渊彻底侵蚀腐败了,即便是我,也无力挽回。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虽然我也很欣赏这位王子,但我也不是全能的,我无法越过这个世界的规则,在他死后抵达朦胧之域前将他的灵魂提前引度到我的神国里,再说了,他也不是我的信徒啊!”
许是被李维的那双泛红的眼神盯着受不了了,这位一向不靠谱的女神突然一拍脑袋道: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可行的办法。”
但她的眼神却是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向李维道:
“可那对于阿尔泰斯来说,未必是一个仁慈的选择。”
李维深吸口气,道:
“那就…将这个选择交给他自己吧,说吧,什么办法?”
沃金没有回答,而是意有所指的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而是你。”
“我?”李维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几秒钟后,有些麻木的李维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看向阿尔泰斯道:
“你有直面一切真实…承载一切罪恶与苦难的勇气吗?”
“我的朋友…阿尔泰斯…”
处于弥留之际的阿尔泰斯张了张嘴,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但李维却从对方冰冷的手中感受到了那丝微弱的力量,那是他立志守护科米尔守护民众的执着。
“我明白了…”李维将他垂落的手放在空洞的胸口,将他的双眼缓缓阖上。
……
三天后,阿尔泰斯的另一位法术老师,柏达斯·科瑞斯带着一行宫廷法师赶回了苏萨尔王都。
他们要为两位逝去的王举办葬礼。
所有灾厄中死去的逝者,都和亚桑三世与阿尔泰斯的遗体一起,被放进了加装了【防护死灵】护符的棺椁里。
只不过不同的是,亚桑三世的墓前人影憧憧,并刻着一首祷文:
身先士卒无人可敌,废墟之间秩序重铸。
神的恩赐只属于你,世界之脊诸天破碎。
终结一切虚妄的伟大的国王啊。
独自承受担忧与孤独。
少年足球夢 周星
将恩赐带给。
卑微的人。
而阿尔泰斯的那具遗体被葬在了墓园最偏远的角落,上面没有篆刻任何的字符。
传言,那是王子因为犯下罪孽所需遭受的惩罚。
王国需要一个令人缅怀的先王,那是属于亚桑三世应有的荣耀。
王国也需要一个承载王都百万人民的愤怒与指责,而阿尔泰斯承接下了这份仇恨与诅咒。
风雪之中,是掩藏不住的哀痛。
祭奠完毕后,所有人递次离开。
只剩下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金色圣武士铠甲下的高大人影默默陪伴在刚刚加冕为亚桑四世女王的卢赛儿默默屹立在先王的墓碑前。
并没有人觉得奇怪,那是先王生前为钢铁公主亲选教父派来守护女王的守护骑士。
据说是一个构装生命,只会听命于他们的女王。
只是没有人知道的是,待他们所有人都走后,这名构装骑士缓缓来到墓碑前单膝跪下,将冰冷的手臂搭在墓碑上延,将脑袋缓缓的抵在碑前。
良久才起身,回到了亚桑四世女王的身后,将手小心翼翼的将手搭向她消瘦的肩头,柔声开口道:
“小泰娜,害怕吗?害怕承接这一切吗?”
“泰娜不怕。”
可是小泰娜却是强撑着红肿的眼眶不让自己掉下泪来,缓缓扬起脑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依靠着后者得胸膛道:
“不是还有您陪着我吗?
“不是吗?
“爸爸…”
呂氏天下 絕冷無淚
构装骑士正要搭向她肩膀的大手突然一滞,然后折向了这位小女王的脑袋揉了揉,又轻轻在她的额头轻弹了一记,纠正道:
“要叫我教父,小泰娜。”
“至少…在有别人的时候。”
他后一句却是很轻很轻,很快被风声所淹没。
PS:这章原本应该是和昨天那章一起才是算完整,结果到临晨死线只能将写完的提前发了,结果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以后打死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另外今天就只有这一章了,实在写不动了…脑袋都是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