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bko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59章:彈壓士子看書-dkykh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倘若这本册子所述内容真乃仙界军师刘伯温掐算推演而来,那侯方域先是叛明降清,非但如此,接下来的所作所为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为了自己降清之后的仕途生涯,竟能丧尽天良,将上百万沿河百姓置于死地,其心决计可诛,且当须跟过街老鼠一般该被拍死。
侯恂的作用是牵制被他亲手提拔起来,掌兵剿寇的左良玉,今左良玉父子均已被洪承畴下令击杀,侯恂对朝廷来说,也就没多大利用价值了。
即使如此,侯恂也不会因左良玉一事而被牵连其中。但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朝廷加征商税,为偷逃税款的奸商百般狡辩,那便是自讨苦吃了。
崇祯要收拾侯恂,还会放过没有半分气节的侯方域么?
没了他爹的庇护,此子算个球?
想降清都没那个机会了!
崇祯觉得借助仙界军师刘伯温的名号与那逆子的幌子,这本册子或许也没无太大说服力,用来对付数以千计的东林士子还得婉转地下手。
也就是说,不能派出厂卫以东林某些人将会降清的罪名将其下狱乃至处决,还要先用为奸商开脱的原因来抓捕,然后发配到一个地方。
等到了那里,再慢慢收拾这些乱臣贼子!
那里谁都无从插手,自己想如何处理掉这些败类都可以!
最好是让那逆子下手,省得大幅有损自己的声誉……
“诸位大人,咱家未出妄言,可一览无余!”
王承恩念完内容,便将册子关于侯方域的那页当众展示出来。
这上面当然不是某太子那歪歪扭扭的字,看上去很是俊秀,因为出自东宫秉笔太监李继周之手。
李继周可不敢恣意杜撰如此内容,有一页见光,他就得被处死,能够跃然纸上的内容自然是太子的意思。
大概看完之后,群臣又开始议论起来,大殿里的情景就跟普通的菜市场一样,聒噪而又烦人。
“肃静~!”
“陛下,臣等可否得知前世从今至我大明……”
首辅瞿式耜没敢说“明亡”,但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ꓹ 因为同僚们也想知道,如此了解断断续续的内容ꓹ 实在是让群臣感到类似百爪挠心一般。
“大伴,翻到从当下至我大明灭亡那处,内容可念完。”
“是!”
于是ꓹ 群臣们这下算是开眼了,知道今年无端午节ꓹ 张逆等先前接受朝廷招福的流寇又在湖广地区复叛,随后形势愈演愈烈。
明年便是李逆卷土重来ꓹ 甚至席卷中原之际ꓹ 而后孙传庭整军出潼关与李逆所部决战,兵败身死。
超級兵王在都市 竹溪居士
洪承畴出山海关率十三万大军救援锦州未果,却被倾巢而出的东虏大军包围起来,两军决战,王师大败。
之后李逆北上,夺取京城,皇帝于煤山自缢ꓹ 皇后先一步香消玉损,太子等皇子被流寇所俘后处死。
仙路不長生
然后便是清军大举南下ꓹ 流寇落败ꓹ 重演了赵宋北季时的那一幕ꓹ 只不过明军没挡住宿敌继续南下ꓹ 连偏安一隅都没做到。
“之前有人还抨击太子对流寇先发制人,陷朝廷于不义ꓹ 难道坐以待毙ꓹ 等流寇灭我大明不成?流寇不灭ꓹ 焉能全力对付东虏?此番王师防御北都险象环生,便是大量分兵所致!朕让诸位爱卿知晓此事ꓹ 便是希望可以君臣齐心协力,供赴国难!今虏酋未伤元气,而贼寇仍在流窜。前方如此紧急,后方却在袒护奸商,岂不可笑之极?太子曾直言,欲与文臣武将供治天下。朕想说,文臣武将可与朕供治天下,但奸臣与叛将除外,尤其是那些降清之贰臣!”
等王承恩念完,崇祯又借机说了一下当下大力剿寇的原因。
三天两头便有御史抨击太子剿寇之策失当,致使朝廷耗费极大支应。
若是知道实情,这些御史还敢如此放肆,便是居心叵测,图谋不轨了。
现在朝廷要加征商税,甚至谈不上加征,至少商贾须足额纳税,某些人就坐不住了!
商贾便是这些人的爹,是这些人的祖宗,是这些人眼里的大明皇帝!
谁敢动商贾的利益,这些败类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去撕咬!
“太子还说,大清得天下前五年,每年税银总额均在四千万两以上,其中农商各半。朕想说,大清对商贾们还真是好,一年只须缴纳逾两千万两即可,怪不得江南商贾多有降清之心!如此看来,商贾厌恶朕,应当是缘于朕征税征数额太少矣!朕要讨商贾们喜欢,便须多征才是,至少须向大清的税银数额看齐!”
鞑子过江,占领江南,尔等乖乖交了大把银子。
朕移驾南都,尔等不交银子,还结队前来威胁朕!
二者待遇截然不同,真是妙哉~!
既然如此,朕便用鞑子所施之法来对付尔等,想必尔等亦会心悦诚服!
“……”
群臣再次惊呆了,若是东虏都能在一年之内收上来四千万两银子,相比之下,大明的财收编就有些相形见愧了。
“诸位爱卿无须惊诧,太子所管北廷,是年支应总额便不下三千万两,预计明年亦是如此。北廷所辖八隅之地,除四川之外,皆为灾区。南廷所辖八隅,未遭旱灾,未有大量流珉,亦未有东虏四处劫掠,岂不等同于膏腴之地?太子如何筹措银两,朕不想考虑。然南廷支援北廷之银两,五百万决计不能少!今局势变化日渐明朗,艰难险阻业已了然。不论何人,敢毁我大明者,朕必杀之!”
被刘伯温掐算过一次,输得一败涂地,连命都丢了,这已然是颜面尽失了。
得到如此提醒,还有那能打败皇太鸡的逆子帮衬,崇祯可不想输第二次了。
盤古戒 漠天浪
原来朝廷缺钱,崇祯四处筹措,频频加赋于农户,就是因为是没找到“病根”。
这下全清楚了,自己移驾的地方就是病原所在,既然又犯病了,那就可以根治了!
“陛下,臣愿赴国难!”
“陛下,臣亦愿赴国难!”
“陛下,臣亦愿赴国难……”
次辅高弘图一带头,群臣自然要立刻表态。
利用仙界得来的信息,将大明灭亡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只要君臣齐心协力,北边还有太子爷抵挡皇太鸡,这就可以避免悲剧发生了。
“郑三俊!郑爱卿!”
娛樂帝國大亨
“臣在!”
“朕给爱卿一挑重担,不知爱卿敢挑否?”
“为陛下,为朝廷,为我大明,臣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好!从当下至新年,爱卿遣人专门负责核算税银,贪墨达五十两者,一经核实,即可被磔示!”
“臣遵命!”
户部尚书郑三俊虽然没接到下去收税的命令,也明白这是有大量的银子要进入太仓了。
谁去收税,他也管不着,但收上来的银子,不能让蛀虫吃进肚子里,不然被磔示的就是自己了。
“陈泰来!陈爱卿!”
“臣在!”
“都察院会接到大量牵扯商税与偷逃税款之奸商,须以爱卿为首,逐一核实,情况不明之人,可交由大理寺处理。朕希望都察院不会错判一位好人,但也别放过一个坏人!”
“臣遵命!莫敢不从!”
陈泰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抓到都察院,是否需要先扩大一下都察院的诏狱规模呢?
空間好多田:升升級,撩撩仙 芝女
江南倒是繁华,可繁华的背后,奸商数量可能比栉比鳞次的灯火还要多……
“傅冠傅爱卿!”
“臣在!”
“朕不希望刑部有中饱私囊之事发生,更不愿听到有嫌犯越狱,甚至死囚被替换!”
“臣遵命!臣定尽忠职守,不敢怠慢!”
傅冠感觉自己的后背早已湿透,这会儿只要皇帝不宣布自己是贰臣,要自己和家眷的性命,他是甚子事情都敢接下来,肯定能办到让皇帝满意为止。
说不定著名贰臣钱谦益将会是朝廷里第一位入住刑部诏狱的贰臣,鉴于皇帝与群臣对贰臣恨之入骨的态度,估计钱谦益很难活着出来了……
“袁继咸!袁爱卿!”
“臣在!”
“兵部须配合勇卫营整饬原南都守军,并做好弹压歹人发动叛乱之准备!”
“……是!臣定全力以赴,不叫其诡计得逞!”
这便是皇帝即将对商贾动手的信号,箭在弦上,袁继咸也不能出言阻止了。
皇帝适才有言在先,群臣听得清楚,当下为商贾说好话,那就跟主动找死别无二致了。
北京往事
商贾偷逃税款乃是违法乱纪,指使众多士子前来请愿便是目无君上。
若是仍旧执迷不悟,便可二罪归一了!
袁继咸前世是个忠臣,今生也没打算当贰臣。
江南商贾先愧对大明,而后集体投降东虏,便决计不能轻饶之!
若是改朝换代之后,江南商贾仍旧拒绝缴税也算有骨气。
可是见到狗鞑子的钢刀,立刻就乖乖奉上大把的银子了。
这分明就是欺软怕硬!
普天之下,恐怕只有通敌卖国的晋商可与之相提并论了!
神級契約者 偷吃起司
“其余诸位爱卿各司其职,不得拖沓!”
“是!”
“市井有流言,说亡李唐者乃是朱温,亡朱明者必然是李逆!朕要一举击碎此等流言,我大明可延续至千秋万代!”
剿灭李逆是那逆子份内之事,原本崇祯还不信那逆子有过人的本事,尤其是在边务方面。
不过从北都传来捷报,便让崇祯不得不信了。
刚好可将李逆、张逆等一堆贼寇丢给那逆子来处理。
崇祯觉得只要自己一年能拿出五百万两银子,那逆子便可为自己遮风挡雨了。
至尊皇女之駙馬兇猛
李逆、张逆、皇太鸡……
大明有如此之多的敌人等待收拾,那逆子能耐再大,也要逐个收拾。
没有十年、二十年,根本无法将众多敌人悉数消灭干净。
袁崇焕曾对自己言及五年平辽之事!
现在看来,此话断然不可信!
若此时有人对自己说十年可实现中兴大明,同样乃是妄语!
三十年!
倘若再过三十年,大明王师平定内外忧患。
届时自己也到了花甲之年,再考虑做太上皇亦不迟!
重生工業帝國
在这之前,那逆子还是老老实实当太子。
自己还封其为摄政王,且统领北方八隅之地。
封王亦封土,土亦是半壁江山!
乃是自开朝以来未有之事,自己对其算是仁至义尽了。
“陛下,臣率部逮捕八百余名士子,发现其中掺杂少许商贾及其仆役,期间伤及百人……”
锦衣卫指挥使李若琏办差回来禀报,在抓捕的过程中,锦衣卫可是伤了不少人,奏报起来比较棘手。
这些士子面对锦衣卫全无惧色,好像有恃无恐,还扬言士子不能加罪,锦衣卫对其动武便是大逆不道,有违祖制!
不过李若琏已经得到圣谕,根本不害怕这群士子的任何威胁,此番便是弄出了人命,自己也是奉旨行事。
“无妨!眼下国难当头,中兴大明当须采取铁血手段!想来朕之前是太过仁慈懦弱了,方才致使士子与商贾藐视王法,无视朝廷,频频对朕施压。从今往后,朕不会再对其妥协分毫,妄图寻衅滋事者,一律严惩不怠!”
崇祯现在是不管对方是何来头了,反正来头再大,也大不过自己。
不是自己的人,也不是那逆子的人,就等于没有任何倚仗了。
如此还敢威逼自己,其下场还用赘言么???
“属下无能!适才场面过于混乱,致使大量士子趁乱逃跑!”
“无妨!士子目无王法,亦是偏听偏信,乃是咎由自取!朕此前业已对其忍让再三,而士子却步步紧逼,得寸进尺,此番便是给其一个教训!”
崇祯没想让锦衣卫将所有人都给抓住,即便抓获在场的所有人也没用。
因为银子在商贾们手里,抓不到商贾,朝廷就拿不到税银。
这些士子就是商贾手里的刀殂而已,朝廷现在便是要废掉商贾手中的武器。
“凡家眷愿缴纳五百两银子,该士子写过认罪书,便可被释放。否则在锦衣卫诏狱先行羁押,再行发配北廷,由太子惩处!理由便是士子支持商贾抗税,南廷无钱支援北廷,便是此等歹人从中作祟!”
尔等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跑来威胁朕么?
朕就给尔等找点活干!
愿意写字的写字,愿意挖矿的便去挖矿!
既不愿意写字,又不愿意挖矿,那也得去挖矿!
“很多士子手无缚鸡之力,却喜好夸夸其谈,替朕指点江山!今番,朕便请众多士子体验一下珉间疾苦!令其知晓,应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在這裏邂逅愛
以那逆子的德行,多半不会将这些士子直接处死,送去挖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如此处理也符合崇祯的想法,心里恨归恨,让其吃些苦头即可,没必要直接杀掉。
“陛下,臣不知可否降低些银两?毕竟士子并非皆为家底殷实之人!”
首辅瞿式耜想了想,自己作为东林书院出来的士子,为了帮衬这些后生,理应做到力所能及,问心无愧,故而还是决定为士子开脱一番。
“朕非为银两,亦非为认罪书,只为让士子了然,朕是为挽救大明江山而如此行事!让商贾补缴税款过分乎?加征商税亦过分乎?士子拼命袒护此等奸商,却不被惩处,天理何在?”
士子不服气也行,通通送到逆子那里,想必那逆子有多种办法让士子们跪地求饶!
若是尔等能让那逆子无可奈何,朕还真是对尔等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