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gtv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唐寅在異界之諸神之戰-21閲讀-kmb71

唐寅在異界之諸神之戰
小說推薦唐寅在異界之諸神之戰
哦?如果自己和玉国联盟,等同于自己的军力扩充了近一倍有余,到时不仅能和风国对抗,而且也有可能胜利,越泽这么想,不过是天方夜谭,给自己和满朝文武一个具有说服性的借口,好让自己能顺理成章的和玉国联姻,娶得美人归。
“哦?此话当真?”越泽再次不确定的问道
“此话乃是我家将军让微臣带给安王殿下的,就算安王殿下不相信微臣,难道还不相信我家将军吗?另外,我家将军许诺,此战若是安王殿下肯协助我玉国,将我玉国西南的古域,虞城,还有西康做为聘礼送与安国!”来使道
什么?不仅能抱得美人归,还把古域,虞城,西康三地送与自己,这….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越泽强压住自己心里的喜悦,客气道“艾,玉国既然和我安国联姻,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必这么客套
!”“哪里,哪里!这都是应该的!”来使也客气道
“哈哈,好,既然如此,我安国即日起昭告天下与玉国联姻!”越泽笑道
“如此就谢谢安王殿下了!不过,现在还不宜声张!”来使道
“哦?这是为何!”越泽不解道
真是有够猪头的
“现在风国欲对我玉国用兵,此时安王殿下宣布和我玉国联姻,岂不是向外界说明,安国欲与我玉国联盟么?到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来使道
“哦!高先生言之有理!是本王对于玉安联盟太过高兴了,一下子给忘了!”越泽憨笑 道
哼!为了安玉联盟?你是贪图许灵儿的美色是真吧!不过他心里这么想,嘴上还得应付着
“哎呀!安王深明大义!与我玉国结盟,有安王殿下的支持,相信我们的反风大计一定会成功的”来使恭维道
“哈哈!那我安国现在就要出兵风国么?”越泽问道
“不!等到风国进攻至我玉国后,再出兵,你我双方夹击风军,出其不意的击溃风国!”来使道
“好!”越泽道
“既然这样,我就带我家将军谢过安王殿下了!”来使道
“如此,那么……”越泽盯着许灵儿
“哦!安王殿下放心,等到抵抗风军胜利后,就是安王殿下娶许姑娘之时!”来使道,对于越泽这样的好色之徒,他们还真不敢把许灵儿就这么放在安国,不然到时,安国不来帮助自己,自己又有什么脾气!
“啊?!这个…….”越泽为难道,眼看着这美人就要归自己了,这还得等抵抗风国胜利之后!
“安王殿下不必担心,只要抵抗风军胜利后,我家将军自会将等着安王殿下来玉国娶王妃殿下的”来使说着,又吧目光抛向身后的许灵儿。
“如此也好!”越泽不情愿道
“安王殿下不必失意!许姑娘带来的这四位女子,安王殿下看上哪个,随便说!”来使看出越泽的失意,又转口说道,对于越泽这样的人,玉国的女人,哪怕是长得跟猪一样的女人,他也不配拥有,更别说许问枫的妹妹许灵儿
“哦?”越泽闻言,眼睛一亮,“哈哈,如此就谢过高先生了!”越泽笑道
“安王殿下客气了,祝我玉国和安国友谊“长存”!”来使道
“好!”越泽大笑道
安国的突然参战让唐寅的风川联军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唐寅听说安国突然加入战局后,反而嗤之以鼻,此等墙头草,无非是看己方胜利在望,想要加进来分一杯羹,也并未放在心上,继续命令军队全速前往西康救援。
另一方面,许问枫命令10万人继续留守西康,继续围攻青羽一部,将剩余的50万军队撤出,前往风川联军赶来西康的必经之路-南羽城布防,以抵挡前来救援青羽一部的风川联军,当然也为了拖延时间,为安国70万大军争取时间。
且说唐寅一部,在经过三天的路程后,来到了距离南羽城100里的一个小城,这个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它并没有多大的战略意义,首先第一点,这个小城距离西康的路途并不算遥远,况且是一座小城。而且毕竟绍阳被攻破后,沿途再也没有天险可依,投入再多的兵力也不足以让风川联军去“吃”的,所以许问枫干脆就将所有兵力回撤,做最后一击!
唐寅随即下令,命令全军停下来整顿,休息一晚,翌日前往西康
中军帐中。
唐寅叫来各军的军团长,商议进攻西康的计划
“诸位,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击败许问枫,班师回国了!”唐寅笑道
众人闻言也很是开心
“大家说说吧!西康一战,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把伤亡降到最低”唐寅随即转口问道
“大王!末将以为,只有强攻!”萧慕青拱手道
“强攻?”唐寅疑问道
“启禀大王!有青羽将军在西康,不管我们用什么计策,都无法将敌军引出来,毕竟许问枫不傻,有青羽将军在自己的后方,他不会抽出兵力来对抗我们的!所以我们只有强攻!”萧慕青
“恩…..”唐寅若有所思的想着
“不!我认为许问枫不但不会拼尽全力去围攻西康,反而会抽出兵力抵挡我军!”一旁的唐凯说道
“哦?”唐寅疑惑的看着唐凯
唐凯看着众人,然后正色说道“大王!正如萧将军所说,青羽将军一日未被许问枫歼灭,许问枫便一日不会倾全力对付我军,但是有一点,如果我们进攻西康的时候,青羽将军率军杀出,与我军会合,到时许问枫的处境会更加被动!所以末将以为,许问枫定会抽调出兵力,抵挡我军继续前进,好为留下来继续围剿青羽将军一部的玉军争取更多的时间,届时青羽将军一部,一旦遭遇不测,许问枫也就可以全力对抗我军了!”
戲精成長日記 今月無眠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那你以为,许问枫会抽出多少兵力抵挡我军呢!”唐寅问道
“至少50万!”唐凯道
“唐将军,你可别忘了,自从绍阳被我军攻占后,这沿途就没有天险可依,以许问枫他50万的兵力,如何抵挡的住,我军150万大军呢?”萧慕青此时看着唐凯问道
众人闻言也盯着唐凯,想看他怎么回答
“这个末将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许问枫极有可能分出兵力,阻击我军的!”唐凯道
“如果照你这么说,许问枫难道是想以他那50万大军,对抗我150万大军?”唐寅问道
“大王!末将只是说,许问枫会抽调兵力阻击我军前进!”唐凯道
这叫什么话,众人纷纷不满的看着唐凯
“我认为,唐将军说的很有道理!”一旁的童旺突然开口道
众人闻言纷纷把目光落在童旺的身上,童旺不属于军中的将领,本来这样的军机,他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不过由于上官元让的关系,众人也不好说什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现在他突然发话,使得众人对他很是厌恶,童旺看出众人的表情,又看看唐寅,此时的唐寅也看着自己
“你说说看,唐将军怎么个有道理?”唐寅问道
“许问枫分出兵力,其意义不是为了和我军做殊死抵抗,而是为了拖延!”童旺道
“拖延?拖延青羽将军一部被灭?”唐寅问道
“这只是一方面!”童旺面不改色的说道
除了这一方面,难道另有隐情?众人闻言皆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童旺
“那你说说,还有哪方面的原因”唐寅问道
“你不认为,安国突然参战有些可疑么?”童旺道
原来是这个,众人闻言后不但很失望还感觉很好笑,失望的是童旺的这句回答,好笑的是,以越泽那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有那个胆量与风国为敌
“哈哈,童先生多虑了!安国此次突然参战,无非是想在我军击败玉军后,分一杯羹!”一旁的上官元让笑道,对于童旺,上官员让还是很尊敬的,所以称他为先生
唐寅也点了点头,示意他同意上官元让的话
“总而言之,我认为安国这次出兵有疑!”童旺看出众人根本不信自己的话,也就不再多做解释了
“好了,好了,安国此次出兵的意向,我自会查清!你们也不必为此争执了”唐寅道
唐寅是高傲,目空一切,这不代表他不会听别人的意见,尤其是对自己不利的,这也很好理解,毕竟唐寅以前是杀手,见过太多人心险恶,也就养成了这种猜疑的习惯!
且说另一方面,许问枫发送的紧急求援一个接着一个的传到安国援军这边,高要看完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说起这个高要,倒是安国炙手可热的人物,父亲是安国左相高斯,自幼天资聪颖,不仅灵武高强,而且熟知各种战术谋略,因此很是受到越泽的喜爱和重视,不是话说回来,要说此次安国突然向风国宣战,高要也是一百个反对的,首先第一点,风国军力太强盛了,而且猛将如云,要说和风国对战,他心里是没有一点底的!第二点,原本一个风国就够己方喝一壶的了,如今又多出来一个川国,以安国的军力就算拼一辈子也赶不上风国和川国。
“真不是知道父亲大人是怎么想的,居然同意大王向风国宣战!”高要看着许问枫送来的救援书,头疼的揉揉脑袋道
“这场战争我们没有胜算!”一名副将说道,这名副将叫李文强,要说这个李文强,20来岁,年纪轻轻的,白面无须,面貌秀美,身材高挑,一副书生模样,不过他的手上却爬满了厚厚的老茧,这是常年征战使用刀剑所留下的印记,要说他的名气,确实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不过和他交过手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五国大战中,这个李文强单身一人力战3名接近灵神境的桓将,虽然最后受了重伤,不过那三名桓将也被其全部斩杀。照理这么一个灵武高深的人物,在军中至少是中将军的军衔,又怎么能是一个小小的偏将呢,这就和他的性格有关了,李文强性格孤僻,不管是对谁,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也不贪图名利,所以那一战,他把所有的功劳都让给了高要,使得高要成了安国的大人物,而自己却默默无闻的做着他的偏将,他的性格和程锦的性格倒是大相庭径
“李将军,我们大战在即,你说出如此动摇军心的话,是何用意?”一个名叫曹童的将领说道,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李文强冷目对着曹童问道
“大胆!李文强,你可知你在跟谁说话吗?”曹童大声质疑道
“哼!”李文强连曹童看都懒得看,转身走出大营。
“高将军,这个李文强太过分了!以下犯上!还请高将军你严肃处理!”曹童冷声对着高要说道
曹童,和李文强一样,都是偏将,不过他和李文强之间的差距大了去了,灵武不见得有多高深,还是个肚空无物的草包,之所以能随高要参加伐风战争,还跟他的叔父曹荣有关,说起曹童的叔父曹荣,名头也很大,堂堂的安国右相,位高权重,和高要的父亲一样,都是安国的宰相,一个主政,一个主军,拿到现在就跟国防部长和总理的职务一样。
“好了,曹将军,此事我自会处理!”高要道
“哼!高将军,这件事你最好能处理!不然我只能上报朝廷!”曹童威胁道,说罢随后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曹童走了出去,高要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妈的!”高要怒拍了一下议案,将一旁的其他将领吓得头一缩,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随后,高要找来了李文强。
“将军!”李文强拱手道,对高要,李文强还是很尊敬的。
“来了!坐吧!”高要起身道
“谢将军!不知将军这么晚找属下,有何吩咐!”李文强再次起身说道
“呵呵,不必如此紧张!放松”高要道
李文强闻言这才坐了下来,随后高要开口说道,“李将军认为曹童怎么样?”
“废物一个!”李文强端起旁边的茶杯,连脸都不转,随口说道
“呵呵,你可知道他的身份么?”高要笑问道
“右相曹荣的侄子!”李文强道
“既然你知道他是右相曹荣的侄子,为何刚才还要顶撞他!你这样让他很没有面子!”高要道
“对于这样的草包,我都懒得鄙视他!况且那他刚才那样对将军你,请问将军可有面子?”李文强看着高要问道
打蛇打七寸,这一句话就说道高要的软肋上了,自己堂堂三军主帅,被众多手下面前被一名小小的偏将威胁,放谁谁脸上能过的去?想到这里,高要脸色立即沉了下去,端起一杯酒,大口灌了下去。
“有此人在,终究对将军没好处!”李文强道
“恩?”高要狐疑的看着李文强
“什么意思?”高要又接着问道
“先发制人!”李文强依旧冷声道
此言一出,连高要都听得一身冷汗,曹童是过分,但是自己还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他除掉,高要像是看着怪兽一样的看着李文强!
“你的意思?”随后在脖子上做出一个切的姿势,见李文强点了点头,高要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软在座位上!
“没有别的办法了么?”高要问道
“他不死,对于将军的仕途有很大的影响,而将军你的仕途则关系着高家和曹家在大王心目中的分量!”李文强道
高要低头沉思了一会,随后抬起头,眼睛里泛出骇人的精光!在家族的利益面前,只好牺牲掉曹童了,要怪你能怪你自己!
其实不管曹童这次顶不顶撞高要,李文强都不会允许他活下来!
且说高要看到许问枫的求援信后,立即与众将商议,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南羽,与许问枫一部汇合,合力抵抗风川联军。
另一方面,唐寅将部队原地驻扎后,并不着急继续向前推进,第一点,安国此次出军的意向不明,他需要时间去调查,第二点,如果说安国此次出兵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分一杯羹,己方应该等安军抵达后再向西康推进,这样一来三国200万军队,攻下西康,解救出青羽也就更加迅捷,己方的伤亡也就更小,反过来说,如果安国此次出兵是针对己方来的,那己方若是贸然推进,到时腹背受敌,将会更加被动,唐寅的决定是对的,一旦贸然进攻,所造成的影响绝对是关乎整场战争的成功与否,当然这也跟童旺的进言有莫大的关系。
中军帐中。
“此次安国出兵,我们不得不防!”唐寅看着众人说道
众人闻言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安国不是来“分菜”的么,己方为何还要弄得如此紧张,众人纷纷盯着唐寅看
“你们看我干什么?”唐寅没好气的问道
“这个……大王!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小心了,就算越泽胆子再大,他也不敢打我们风国的主意!”上官元让道
众人听了也纷纷点头以表示同意上官元让的说法
“嗯……”唐寅也觉得上官元让说的有道理,于是转过头看着童旺
童旺见唐寅看向自己,知道唐寅是想让自己说点什么,不过童旺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众人都不会相信,毕竟以越泽胆小如鼠的性格,敢公然向风国挑衅,听起来的确是天方夜谭,而且他现在还是一个“外人”,在众人心目中说话没有那么重的份量,所以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唐寅多聪明的,拔根眉毛下来,里面都是空的,哪能看不出来童旺心中的顾虑,随即说道“没什么好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安国此次出兵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们都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战场上容不得一丝的差漏,一点点的失误,都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如果不防,或许对我方来说,将会是灭顶之灾!”
众人听完唐寅的话,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拱手道“大王英明!”
“好了,这件事就这样,在我调查出安国此次出兵的目的之前,我方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唐寅道
在众人眼里,唐寅不过是一个灵武疯子,不过总是能从他嘴里说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有以不变应万变之类的自己从没听过的话,他们那里知道,这些话,在唐寅的故乡,都快成人们的口头禅了,不过听到唐寅说自己去调查,众人皆是惊讶的看着唐寅,仿佛在看一头怪兽。
“你们看什么呢”唐寅看着众人的样子,没好气的笑问道
“大王不可亲自涉险,万一安国真是冲着我方而来,那大王此去,岂不是正合了安军的心意”众人急的跪在地上,齐声说道
“你们懂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是奔着我方而来,那我们就给他们来个将计就计!”唐寅阴险的笑道
“将计就计?”众人迷惑道
“对!将计就计!”唐寅眯起眼睛,幽幽的说道
众人虽然不知道唐寅所说的“将计就计”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唐寅脸上那加深的阴险笑容,众人心里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这好在自己不是唐寅的敌人,要不此时非得被唐寅的笑吓傻
风军突然驻扎下来止步不前这个消息对于许问枫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只有这样,己方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决后方青羽这个麻烦,唐寅不攻,他也不去找唐寅的事,于是两边就这么一直僵持着,不过他把唐寅想的有点太简单了,能有今天这一步,除了他自身的能力外,就要归功于那些曾经辅助过自己打江山的人了,所以对于这些人,唐寅打心里一个都不愿意看着他“消失”,于是唐寅一方面将大部队留下来,另一方面将暗箭,天眼,地网,还有跟着童旺一起来投靠自己的那几百“流匪”派了出去,绕道赶去西康,配合青羽一部杀出重围,被唐寅派去的那些人,没一个是白给的,不管是体力,还是意志都要比普通的精锐部队还要强。
另一方面,就在唐寅派出暗箭一众之后的第3天,安国的高要率领70万安军,便抵达了距离南羽120里的地方,紧紧的驻扎在唐寅率领的风川联军后边,唐寅也曾给过高要书信,命令他迅速抵达风川联军所在的淮扬城,三国齐力攻击南羽,击败许问枫,不过高要则是以安国粮饷物资尚未抵达做借口,迟迟没有动身,这样一来,唐寅便加重了安国出兵意向的怀疑,不过想归想,唐寅总是喜欢用行动去证明。
风川联军中军帐中。
“诸位先看看这个吧!”唐寅将高要回复自己的信,递给众人道
“大王!安军此次的出兵的确很令人怀疑,甚至末将都能感觉到,安国此次不是奔着许问枫而来,而是冲着我风川联军而来”萧慕青看完高要的信后,脸色顿便道
“大王!萧将军说的有道理,此次安国的出兵意图的确很令人怀疑,我军不可不防啊!”子婴拱手道
“恩”与子婴并排而站的梁启,齐横,聂泽等人也点点头以表示同意萧慕青和子婴的话
“区区安国何惧之有,让我率领一万精兵,足以将那些安国的渣渣杀的丢盔弃甲!”此时上官元让突然插口道。
“。。。。。。”
“不可鲁莽!行军打仗岂是儿戏!”唐寅看着上官元让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安国此次的动向所在,我们在此妄加猜测是没什么用的,就算你们猜到了安军此次是奔着风川联军而来,你们可知道他们具体的作战方案?你可知道安军的兵力部署?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去一探究竟!”此时项少杰突然说道,由于项少杰此时还并未在唐寅的手下做事,所以在这里他还是一个外人
“恩?”众人纷纷把目光挪到项少杰的身上。皆是一脸的不满,己方商议军机大事,他作为一个外人哪里有资格插嘴,尽管他曾帮助过己方顺利拿下韶瑜,不过他们再不满,也不得不考虑他的话,因为他说的很对
唐寅也看着他,说真的,其实唐寅心里也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深入安军阵营,一探究竟!
是啊,自己在这里妄加猜测,即便猜对了,安国此次出兵的意图是冲着己方来的,没有安军的具体作战方案,猜的再准都是白搭!
“恩,少杰说的有道理,这样吧!今晚由我去安军阵营里看看,看看那个高要到底再玩什么猫腻!”唐寅笑道
“啊?不可啊大王!敌军可有70万众啊!万一大王遇到危险,那么属下万死难辞其咎!”众人纷纷跪下道
“呵呵,你们放心吧!对于安军这种案板上的肉,来再多我也不放在眼里!”唐寅笑道
修真之花世
不过唐寅越是这么说,上官元让等人越是觉得自己很无能,什么危险事都要唐寅去做,这有点说不过去,弄的跟自己就像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一样
“大王可是认为末将不能为大王赴汤蹈火?”上官元让问道
众人里,也就只有上官元让和唐寅的关系最为亲近,所以他说话也从来不会去客气
“呵呵,元让你误会了,我之所以要去,那是因为我有这方面的优越条件,我是暗系修灵者,就算遇到危险,我打不过,还跑不了了?你们都是有万夫之勇的猛将,所以是我的心头肉,我可舍不得让你们涉险,因为我,死去的兄弟已经太多了!”唐寅一开始还笑着说道,说到后边连他自己的鼻子都发酸了。
是啊,以前和自己有说有笑的那些并肩而战的兄弟们,现在还剩下多少呢,一开始是古越,后来是吴广,接下来又会是谁呢?难道是青羽?虽然自己和青羽谋事不久,但还是不愿意看到那一天,众人左右看了看,纷纷笑了!他们不是在笑别的,他们笑着的是看着自己身旁的那些昔日战友,还站在自己的身旁
“我跟你一起去!”这时项少杰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把目光投向项少那里,唐寅也看着项少杰
“别忘了!我也是暗系修灵者!”项少杰冷声说道
唐寅看着项少杰良久,随即开口说道,“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就在此恭候我二人的佳音吧!对了,顺便拟定出几套作战方案!”
“是,末将遵命!”众人齐声答道
我的房客有點怪 茍之包
“恩”唐寅点点头,随即和项少杰便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盛寵豪門甜妻 三月裏
话说,唐寅和项少杰一路如同鬼魅一般闪现着,直奔着20里开外的安军军营而去。
“你的话很有渲染力”项少杰冷声道
“他们也值得我去这么做,不是么?”唐寅笑着反问道
“恩!或许吧!”项少杰道
“什么叫或许吧?”唐寅此时便开始开起了玩笑
“呵呵!”项少杰此时嘴角一挑
“你这家伙,笑什么笑?”唐寅看着项少杰问道
“追上我再说!”项少杰大笑道,随即一马当先的闪现出去
“你个赖皮!”唐寅笑道,随意也快速向前追去
距离安军军营200米处
“前边就是安军大营了”唐寅对着项少杰说道
“我能看得见!”项少杰冷声道
“你就不能笑一下么?好歹我也是一国之主,你每天这么冷声冷语的跟我说话,我表示压力很大啊!再说,你一笑听好看的!”唐寅此时也没正行的笑道
“……!”项少杰无奈的看着唐寅
“你没想过留在我的身边么?”唐寅看着项少杰问道
“或许有”项少杰盯着唐寅道
“你说话总是这么深奥么?”唐寅问道
冷血少主狠傷心 恩澤惠天下
“…….”
“有巡逻兵!”唐寅小声提醒道
“走,等会去吃点东西!”项少杰低声冷声道
“你们先转着,我去解个手!”一名巡逻的安兵对着其他巡逻兵说道
“等会,我也去!”另一名巡逻兵对着前边那名巡逻兵喊道
“刚好两个!一人一个”唐寅笑道
“恩!”项少杰冷声道
两名巡逻兵跑到距离唐寅和项少杰5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就在两人准备解手的时候,只听的身后沙沙沙的声音,两人吓得一激灵,连忙回头看着,不过他俩什么也没看到,真是有点草木皆兵了,两人想道,随即两人转过身,两人刚准备接着解手的时候,又听到身后出现了沙沙沙的声响,两人又是一惊,回过头来四处张望着,一名安兵转过身后,发现有一双绿色的眼睛盯着自己,刚准备大喊,就被那个长着绿色眼睛的一手抓住脖子,随即那绿眼怪物的手里蹿起了一团黑色火焰,顺着那名安兵的脖根蔓延至全身,不一会,只见那名安兵便化作丝丝白气飘在空中,那绿眼怪物贪婪的张开鼻孔,将白色气体吸入体内!另一名安兵见状,作势就要大喊,就在他准备喊出声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却发不出来,再看自己的脖子,被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男子紧紧锁住,那黑衣男子的掌中随即产生出一团黑色的火焰,将那名安兵吞噬,随后化作丝丝白气,被那黑衣男子“吸食“掉
“走,我们该归队了!”那名“安兵”对着另一名“安兵”道
“恩!”
“你俩拉肠子去了,这么长时间”带队的队长见那两名“安兵”回来,没好气的骂道
“今天下午吃坏肚子了,嘿嘿”
“懒驴上磨屎尿多,再有下次,你就给我小心点”带队的队长骂道
“哎哟,不干了,嘿嘿,对了张队长,我那还存了2坛酒,是我参军来的时候带的,一直没舍得喝,今晚我请客,请队长和大伙喝喝”
“算你懂事!好,就喝喝!”带头的队长马上得意的笑道
“好嘞!”其他人闻言也高兴的说道
唐寅一队在安军大营周边巡视了大概一个时辰后,便回了大营,一路上很顺利,并未受到盘查。直到走至安军大营前,唐寅发现辕门前有修灵者,以洞察之术探视进出的人员,唐寅瞄了瞄项少杰一眼,项少杰点了点头,两人随即拿出散灵丹服下
“张队长,今天这么快,该不是偷懒了吧!”门前一名守卫问道
“哎哟,刘将军,属下哪有这个胆子偷懒啊!”张队长卑躬屈膝的说道
“哈哈,好了好了,我这是和你开玩笑呢!”那个被张队长称呼为刘将军的人说道
“刘将军可真会拿属下寻开心!”张队长笑道
“呵呵,怎么,难道本将军和你开开玩笑也不成么?”刘将军笑着问道
“属下不敢”张队长闻言立即身躯一震,连忙说道
“好了,你等巡视也累了,早些回去歇着吧!”刘将军道
“是!对了,刘将军,属下想请刘将军小饮一番,不知……”张队长小声说道
“呵呵,好,等会我就过去!”刘将军笑道
“哎呀!如此就劳烦将军了!”张队长笑道
唐寅通过被他吸食的那名安兵的记忆,了解到这个刘将军名叫刘青,乃是安军主帅高要的门客,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好在张队长帮了己方一个大忙,那就是邀请刘青去喝酒,至于其他唐寅想要了解到的事,只要“吃”了刘青,就真相大白了!
“队长真是有威严啊!连刘将军都要给队长面子啊!”唐寅恭维道
“呵呵,那是,我说的话,就算是兵团长也会听我的!”那名队长听到唐寅的赞美之言,得意道
“是啊!队长以后一定会在军中平步青云的!”唐寅笑道
“哈哈,好小子,说话很中听嘛!”那名队长拍着唐寅的肩膀笑道
“哎呀,只要队长以后高升不要忘了属下就好了”唐寅恭维道
“哈哈!好!”张队长越来越得意的笑道
随后众人便进了安军大营,唐寅一路上这看看那瞅瞅,然后闭目冥思,将所看到的东西全部记到脑子里,不管是安军的营帐摆设,还是具体的兵力部署,无一遗漏
唐寅一众回到营帐后,唐寅立即从那名被他吸食掉的安兵床下,拿出了2坛酒,笑嘻嘻的跑到张队长面前,像是邀功一样的将酒递给那名张队长,“队长,酒来了!”唐寅献殷勤一样的笑道。
“好,等刘将军来了,我们就开始喝!”张队长笑道
“好嘞!张队长,我这不争气的肚子又…….你看”唐寅不好意思的干笑道
“去吧!去吧!”张队长道,怪不得,那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此时张队长的态度也不像刚开始那样
“队长,我也去!”项少杰道
“你们俩怎么上个厕所都要一起啊!”张队长此时有点不满道
“张队长误会了,队长和将军喝酒,不能没有下酒菜吧!小人去命人弄点!”项少杰解释道
“哦,这样啊!那你去吧,快点啊,刘将军马上就要到了”那名队长叮嘱道
“属下遵命!”
随后两人出了营帐,便快速没了踪影
安军军营某个角落
“你那怎么样?!”唐寅问道
“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安军此次的动向有很大的可能是针对风川联军”项少杰答道
“恩!我们还要查下去么?”唐寅问道
“你问我干什么?你是堂堂风王!”项少杰没好气的说道
“。。。。。。。”
“反正来都来了,我的肚子也饿了!吃点东西再走吧!”唐寅道
项少杰点点头,以表示同意唐寅的观点,随即两人身形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等到两人回去的时候,张队长和刘青已经开始喝起酒了
“你们俩怎么才回来”张队长问道
“小人刚刚才方便完!”唐寅笑道
“哦,坐下吧!就等你俩呢!”张队长道
“是!”唐寅和项少杰两人齐声答道
“对了,你不是去弄菜去了么?菜呢?”张队长盯着项少杰问道
“张队长,你可要替我做主啊!”项少杰说着,便哭了起来,项少杰突然来了这一下,唐寅差点没把口中的酒喷出来!
“恩?哭什么,说,发生什么事了!”张队长问道
“我去找后厨,让他们给队长您做点菜,谁知道他们竟然说什么一个小小的队长,居然敢命令他们做菜!结果属下不服,就跟他们吵了起来,他们仗着人多,还把属下给打了!”项少杰也演得够逼真了!
“什么?妈的,反了他了!”张队长怒道
“队长要给属下做主啊!”项少杰道
“哼!走,跟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能耐!”
自己的手下被小小的伙夫打了,而且刘青此时也在场,这让张队长脸上很是挂不住,这还了得,自己的手下被打,而且是被伙夫给打了,自己若不替手下出头,以后在军中岂不是被人笑死。
话说唐寅和项少杰在张队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后军的火头营,人未至声先到“刘帅,你给老子滚出来!”一边骂着,一边气势汹汹向着火头营的营房走去
里边的人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只见好几十号人冲进了自己的营房,“张队长,这…这是什么意思”那名名叫刘帅的火头军头头问道
“什么意思?老子告诉你什么意思?来人,给我打!”张队长对着手下的人吼道
底下那些人可不管谁对谁错,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自己的队长让动手,每一个迟疑的,挽起袖子就冲了上去,可怜那10来名伙夫,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遭到了一顿暴打,不过话说回来,斗殴归斗殴,可没人敢动家伙,大多都是拳脚上的比拼,唐寅看了看项少杰一眼,示意他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项少杰马上领会到唐寅的意思,于是慢慢的退了出来,正在双方打的正嗨的时候,只听张队长带来的这一队人里有一个人大喊道“啊!不好了,火头营的人动家伙了,出人命了”,众人闻声朝声音来的地方望去,可不是吗?一名安军平躺躺的躺在地上,腹部还有一把菜刀,不见还好,一见自己人被杀,那名张队长马上就控制不了了,也不管什么军规军纪,对手下人大喊道“妈的,来人,给我往死里整!出什么事算我的!”自己平日的战友,就这么被杀了,而且是被那么狗血的火头军给杀了,众人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一个个咆哮着,手持朴刀,冲上去对着火头军就是一顿乱砍
这边动了手,此时火头军要是再不还手,恐怕己方这点人今天全部得交代到这,而且己方的人无缘无故被打被杀,这件事放在谁身上也受不了,刘帅此时也顾不上什么军规军纪了,命令手下的人抄起家伙和张队长带来的人混战在了一起,有拿菜刀的,有拿斧头的,有的没有东西拿,直接抄起的扁担,甚至还有拿木棒的,火头军,让他们切切菜或许还差不多,和正规军交手,恐怕再多来几倍也不是正规军的对手,场上的局势完全成了一边倒,火头军被压制的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就在双方火拼的时候,场外立即传来了一声“住手!统统住手!”不过此时场上的局势已然无法控制,那名喊话的安将见状,火一下就上来,随即命令手下人,凡是抗命不尊的,杀无赦,命令一下,就有不下5人被杀!其他人见状也随之停手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那名安将咆哮道
“赵将军!”刘青此时拱手道
被刘青称做赵将军的那名安将名叫赵鑫,乃是主将高要的谋士
“刘将军,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赵鑫厉声问道
本想通过这件事把高要引出来,没想到竟然只引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参军,这让项少杰心里可惜,不过也罢,作为高要的参军,肯定知道此次安军出兵的意向,吃了他就行了,随即项少杰悄悄服下了一颗聚灵丹,不过他并没有把灵气汇集起来
“禀将军,是这样的,我家队长本想请刘将军喝酒,于是命令小人到火头营为刘将军做些小菜,谁知道火头营的人,非但不做,而且还出言不逊,中伤我家队长和刘将军,小的不服气,就与其争吵起来,谁知他们仗着人多,将小人暴打一顿,我家队长本想与其理论,谁知他们竟然杀了我方一个兄弟,所以双方才打了起来!”项少杰拱手说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将军说话!”赵鑫怒道,也难怪,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这么多人被杀,自己总该要给高要一个交代,事情是由项少杰引起的,赵鑫自然也要把他绳之以法,不然他没办法向高要交代
“哼!这件事全部是由你引起的,诸如此类,留着何用?来人,杀无赦!”赵鑫怒道
“我听你在放屁”项少杰冷笑道,随即聚集灵气,施展出暗影飘逸,闪现到赵鑫的身旁,提手就是一刀,赵鑫不过是一个谋士,手无缚鸡之力,让他出谋划策还差不多,动手简直就跟废物差不多,更何况是和项少杰,身旁的人想救都来不及!可怜赵鑫本想将项少杰杀掉,结果却被项少杰杀了,刀尖上的黑暗之火将赵鑫吞噬,变成白色的雾气,被项少杰吸入体内,随即项少杰恢复本来面目
“哼哼!再见!”项少杰冷笑一声,随即消失在众人面前。
毋庸置疑,刚才那名安兵就是被项少杰杀得,然后栽赃给火头营,引起双方火拼的导火线,原本项少杰是要把高要引来,然后将其杀掉,不过没引来高要,反而把赵鑫这个倒霉蛋给引来的,自己做那么多努力,不就是为了得到安军出兵的意向,吃掉谁都一样,原本项少杰本想和唐寅继续潜伏在安军大营里,出了这样的事,自己也没办法继续潜伏了,于是项少杰留下唐寅一个人继续潜伏,自己先回己方大营。
安军这边像炸了锅一样的,四处寻找行刺赵鑫的刺客,哪知项少杰此时早已跑回风川联军大营。
项少杰回到风川联军大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众将
“大王呢?”其他人见在场少了唐寅,齐声问道
“你们放心吧,你们的大王还在安军大营里继续潜伏呢”项少杰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项少杰,***的把大王一个人留下了?”聂泽咆哮道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项少杰已然不紧不慢道
什么?这叫什么话,敢情这不是你自己在安军大营里,你在这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王出现什么意外,谁能担待的起
“好了,你们的大王让我回来告诉你们一件事!”项少杰道
“什么事?”众人问道
“安军此次的意向在于风川联军!意图很简单,和许问枫合力击垮风川联军!”项少杰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众人问道
“我“吃”了安军的一名参军!从他的记忆里了解到的”项少杰道
众人知道项少杰和唐寅一样都是内宗暗系修灵者,所以也都理解。
“那既然这样,你为何还要把大王留在安军大营里!”上官元让问道
“潜伏!”项少杰道
什么?那你自己怎么不潜伏?众人惊讶的盯着项少杰
项少杰知道众人向表达什么意思,于是将自己在安军大营里,如何制造混乱,又是如何将安军参军杀害,暴漏踪迹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众人听完这才点点头
“还有!萧将军,你们大王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做!”项少杰道
“什么事?”萧穆青问道
“立刻给镇江传去书信一封,大概内容就是让镇江那边请天下下一道懿旨,就说安国背信弃义,背叛盟国,公然与叛贼许问枫勾结,向风军和川军发起攻击,再授意风川联军,将其合理围剿”项少杰道
“是!末将遵命!”萧穆青正色道
交待完这些事,项少杰这才离去,其实传信镇江这件事,不是唐寅授意他做的,而是他自己想到的,毕竟内宗暗系修灵者在其他国家都是很少见的,军队里更是没有,只有在风国的军队里才有,而且唐寅就是一个,所以这件事一旦传到安国,首要的怀疑目标就是风国,到时安国以此借口来诋毁风国,虽说没多大影响,但是在民众心里,风国的形象还是会大打折扣!所以项少杰首先让人给镇江传去书信,以安国背信弃义为由,让天下征讨令,己方也就变成正义之师了!
风川联军这边部署的不亦乐乎,安军大营那边也忙的不亦乐乎,自从上次赵鑫被人行刺,安军大营里像炸了锅一样的,不仅仅四处搜寻刺客,而且高要还下了死命令,日后再有奸细混入大营,所属兵团兵团长按窝藏之罪处置,这一道命令让手下的那些兵团长,千夫长,队长也变得警惕不已,因此一定程度上让唐寅的刺探变得困难重重
且说另一方面,上官元吉收到萧穆青的来信后,立即与邱真商量了一番,两人没耽误多久,就将信中的内容拟成奏折上递给了殷淳,而后者得知安国背信弃义,公然与反贼许问枫勾结,敌对风国的消息时,也是勃然大怒,不过他的怒只是在邱真和上官元吉面前做做样子
上官元吉和邱真可不管殷淳是怎么想的,他俩在乎的无非是殷淳下发的旨意,而后者也没让他俩失望,立即下了一道圣旨,大致内容就是,安国弃信誉于不顾,背叛盟国,且与反贼许问枫勾结,公然造反,另外还提到,授意风川联军将叛军围而歼之。
上官元吉和邱真得到殷淳的圣旨后,立即向风川联军传去回信,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后,差役才将镇江这边的消息送达到萧穆青手里,萧穆青得到镇江方面的回信后,立即找到灵霜、唐凯等人。
“禀王妃,镇江方面的回信已经过来了!请王妃过目”萧穆青毕恭毕敬的拱手向着灵霜说道,随即将书信呈给灵霜
灵霜看了后,眉头一皱,久久没有说话,这把众人急的,一个个踮脚仰头都看着灵霜,想要知道殷淳到底下了什么旨意。
“你们自己商量吧!”随即灵霜将书信往议案上一放,转身走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众人不解的互相看着,“先看看圣上的旨意吧!”上官元让道,众人闻言,这才镇定下来,纷纷看着上官元让!
“写的什么啊?”众人问道
“圣上让我们将反贼诛灭!”上官元让道
反贼?原本己方只是要殷淳下道圣旨,以背信弃义之罪,让己方有足够的理由去进攻安军,现在居然被殷淳扣上了谋反的罪名,这是众人始料不及的,不过以这个罪名进攻安军,倒也更加合理,尽管殷淳现在君主的权利被架空,但他始终是昊天帝国的皇帝,他的话在民众心里更加容易被接受,殷淳说越泽谋反,那越泽将会被天下百姓所不耻,失民心失天下,这么简单的道理,众人又那里不会明白呢。
且说安军在驻扎了长达半月之久后,开始向风川联军所在的南羽进发,70万的大军,走起路来,那叫一个气势,尽管安军的战力说真的不怎么样,但是迈起步子,还倒挺壮观,轰隆隆的脚步声环绕良久,听的人热血沸腾,看气场气势如虹,到了战场上就变成待宰的羔羊,这就是安军,不过话说回来,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安军不是兔子,而是人,安军之所以战力弱,那是因为安军的安慰日子过的太久了,没怎么经过战争的洗礼,不像风军,打唐寅执政以来,几乎没有打仗的时候,所以两军战力上的差异,也就显得特别明显
安军在距离风川大约2里的地方驻扎了下来,按理说,以安军胆小怕事的性格,躲风川联军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把大营驻扎在距离风川联军这么近的地方,其实高要当初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李文强的建议是,将军队驻扎在距离风川联军越近的地方,越容易和许问枫一部前后夹击,让风川联军首尾不能相顾
安军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以风川联军现在150万的兵力,完全可以分出一半的兵力去抵抗许问枫,然后将另一半军力抽调出来打击安军,75万骁勇善战的风军,对战70万战力空空的安军,其结果是没有悬念的,所以李文强在赌,赌的就是风川联军不会分出兵力,还真让他猜对了,风川联军的确没有分出兵力去两栖作战,并非是风川联军想不到这点
在探子将安军驻扎在风川联军大营2里处的消息,回报给唐凯一众的时候,唐凯和众人也商议了一番
“据探子来报,安军将大营驻扎在距离我军2里的地方”唐凯将探子回报的消息,告诉了众人
“嗯?安军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如果是为了和许问枫更容易联合夹击我军,那他就想的太简单了,以我军目前的150万军力,完全有能力分出一半的兵力两栖作战!可是安军不会想不到的,那么他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呢?”萧慕青道
众人听完萧慕青的话也大点其头,要说安军此次如此冒险的把军队驻扎在距离己方大营如此近的地方,确实有点反常,不像是安军一贯的作风。
“管他是为什么,凭他战力如此不济的安军都敢如此嚣张的将军队驻扎在我军附近挑衅,就这一点,都够让他死一百次了”上官元让道
“上官将军不可鲁莽”唐凯道,唐凯和上官元让同为风国四大猛将,且受唐寅的直接指挥,而且四大猛将中,也只有唐凯一人文武双全,所以唐寅不在,自然是由唐凯做主
“那唐将军认为?”萧穆青问道,说起萧穆青,他对唐凯可谓是尊敬的很,自从上次长孙渊宏一事之后,萧穆青对唐凯的态度更是尊敬
“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唐凯道
啊?这叫什么话,难道要等安军打过来再部署么?
“不动?”众人迷惑道
“呵呵,对,不动!”唐凯信誓旦旦的说道
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不过看他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众人也不多说什么
事态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谁也没想到一向胆小的安军居然在驻扎下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对风川联军发动了突袭。而这次偷袭的策划者不是别人,正是李文强,他的理由很简单,以风川联军对安军的认识,绝想不到安军会突然对己方大营发动突袭。
当他的建议提出来的时候,首先就遭到了曹童的反对,曹童的理由听起来就令人生气,他的理由是,风军不比其他国家的军队,就拿己方想要偷袭风川联军大营这件事来说,风军不会想不到,也就不得不防,第二,一旦偷袭不成功,必会遭到风川联军的报复,若是遭到风川联军的全力反扑,以己方70万的兵力,根本挡不住对方150万兵力的冲击。
起初高要听完曹童的话,也觉得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他说的话有点让人接受不了,只好把目光投向李文强那里,李文强看了看高要一眼,随即开口说道“曹将军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曹将军应该忘了,在风川联军的后方还有许问枫与我军相互照应,就算我军偷袭不成功,风川联军也断然不会出兵,第二点,风军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躯,以将军之见,可是认为我安国军队不如风军?”
这个玩笑开大发了吧?风国的战力在昊天帝国里算是首屈一指的,自己只是实话实说,按李文强说的,那自己岂不是莫名其妙的被扣上了一个扰乱军心的罪名?
“不。。不。。不 ,我的意思是。。。。”曹童此时已经慌得语无伦次,连忙看着高要解释道
“大胆,曹将军就是这么跟自己的上级说话的吗?”李文强逼问道
“不,不,高将军,末将不是不尊重您……”曹童连忙解释道
“哼,曹将军,那你可是认为我军不如风军?”李文强厉声道
“不。不!”曹童黄道
“那你说说,我军偷袭风川联军大营有何不妥?”李文强冷视着曹童问道
“没有,没有不妥!”曹童此时都忘了自己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完全被李文强的严词正语吓懵了,毕竟扰乱军心这个罪名可不是小事吗,尤其是大军当前,就算自己的父亲是左相,被安上这个罪名,自己的父亲也不一定能保住自己
“高将军,末将以为曹将军大敌当前,说出此等扰乱军心的话,若是不能给三军将士一个交代,恐怕难以服众!”李文强拱手向高要说道,也就是在给高要说,该解决曹童这个麻烦了!
曹童闻言,就像被蝎子蜇到手了一样,猛地一惊道“高将军饶命啊!末将知错了!还请高将军看在同军之谊,饶了末将吧!”
“这个嘛!曹将军,你要知道,扰乱军心这个罪名是很大的!”高要此时满是感慨的说道
“高将军,末将认为曹将军虽有过错!但也不是非死不可!”此时李文强又转口道
李文强此时突然变卦,弄得高要都迷迷糊糊的,这到底是杀还是不杀,高要此时惊讶的盯着李文强。
“多谢李将军求情!”曹童此时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
“诶?曹将军且先别谢,曹将军扰乱军心,这对行军打仗是极为不利的,事关所有将士的生死,若是说饶就饶,恐怕三军将士会有所不服啊!”李文强道
高要闻言暗道一声聪明,李文强这是要把偷袭敌军大营的任务丢给曹童啊,借风川联军之手除掉曹童,这样一来,自己就能把这件事撇的干干净净了,要说曹童扰乱军心这件事,不管多大的罪名,由风军解决总比自己解决的好!
“嗯,是啊!曹将军,就这件事来说,若是不能给全军将士一个交代,这让我很为难啊!”高要假装为难道
“只要将军能饶了末将,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末将都万死不辞!”曹童连忙叩首道
哈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诶?曹将军此话言重了,你我同朝为官,若是这么说,你就折杀本帅了!”高要客气道
“末将不敢!”曹童道
公子變敗家子
“这样吧!如果曹将军若真有心悔改,那总得让全军将士服气啊!不然就算本帅有心原谅你,这在别人面前也说不过去啊!”高要道
“是,末将明白!”曹童道
“那这样吧!今晚夜袭风川联军大营的任务就交给曹将军了!”高要道
什么,偷袭任务让自己去做,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曹童在心里把高要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脸色一会白一会青的
“曹将军不必担心,本帅会派李将军接应你的!就算任务失败了!有李将军接应,本帅也会保证让曹将军全身而退!”高要道
虽说高要保证了会让自己全身而退,但曹童心里还是没底,在他看来风川联军大营就是龙潭虎穴,九死一生之地,自己退避三舍还来不及,高要就这么把这个屎盆子扣自己头上了,曹童打心里恨死高要和李文强这一对了,不过他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自己的生命握在人家的手里
“末将愿意前往!不过末将有个请求!”此时曹童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一开始那么横了、
“曹将军有何请求,旦说无妨!”高要道
“此战之后,还请将军准许末将卸甲弃军!”曹荣道,此时曹童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件事根本就是高要和李文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而自己被他二人耍的团团转,看来高要和李文强是想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啊!
高要闻言后,想都没想就批准了!在他看来,只要曹童不再和自己做对,杀不杀他都没什么关系!所以也就没多想就批准了
夜袭风川联军大营这个计划就这么定下来了,而就在临近晚间的时候,安军这边从各个兵团里抽调人手,着手准备偷袭计划
就在高要准备放弃除掉曹童这个想法的时候,李文强突然找到高要
“你决定放过他?”李文强问道,对于高要来说,他还是很依赖李文强的
“既然他已经打算不在军中继续发展下去,对我来说也就没有威胁了,我也就没有必要除掉他了!”高要道
“你想的太简单了!”李文强冷声道
“哦?这话是什么意思?”高要不解道
“你认为曹童真的会想的那么开?我想他已经发现我们要除掉他这个计划了,之所以他要卸甲,是以退为攻,借他父亲的力量和我们做对,所以不管他是否打算卸甲,此人留不得!”
“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了!”高要道
“我不知道啊!”李文强道
“你的意思是?”
“曹童扰乱军心,罪大难赦,高将军望其同朝为官,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率兵偷袭风川联军大营,他竟然半路潜逃,后被敌军追上,惨遭杀害!”李文强一字一句道
这也太过莫须有了吧,不仅仅给他扣上扰乱军心的帽子,还给他安上逃兵的罪名,那就算自己动手除掉他,相信不仅曹童会死的很惨,连曹童的父亲曹荣也难逃其咎,这可是一箭双雕啊,不仅除掉了曹童,更让高家在朝中的实力完胜曹家,那么高家以后在朝廷可就只手遮天了。
“那你的意思,是不仅仅除掉曹童,就连曹家也要为此遭受牵连?”高要惊讶的问道
“嗯!曹家在朝中的势力一天不除,对你对高相始终是个威胁,正好借此机会,好好的压压曹家的气势!”李文强道
“嗯…….”高要若有所思的想着
且说另一方面,安军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夜袭计划,而风川联军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当然这些情报皆是来自潜伏在安军大营里的唐寅,唐寅给的命令是顺其自然便可。
就在凌晨大约3点钟的时候,安军这边开始行动起来,这个时间是人体最为困乏的时候,安军悄悄摸摸的行动,反观风军大营这边,塔台上的哨兵抱着长枪打着瞌睡,门口的守卫早已没了踪影
曹童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心里大喜,看样子己方不仅能偷袭成功,而且还能全身而退,随即曹童下令全军,撇下战马,全军加快行进步伐,但是前提是必须尽量动静小点。
曹童一众很快遍来到了风川联军大营辕门前,曹童命人解决掉敌军哨兵后,率领全军继续往敌军深处前进,一路太顺利了,就算曹童再怎么愚蠢也不会看不出来,己方好像有点太顺利,这种顺利感,就像是中了敌军的圈套,于是曹童继续命令全军前进,而自己在几名副将的带领下悄悄跑了
且说剩余的安军在继续深入不久后,就遭到了风川联军的埋伏,结果全军覆没,而令唐凯好奇的是,敌军尸体里居然没有曹童的影子
曹童带着几名偏将跑出风川联军大营后没多久,就碰到了一对人马,清一色的风军装束,不过曹童定睛一看才发现,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高要派来接应自己的李文强,“李将军!我们中计了,兄弟们都死了!”曹童看见李文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来人”李文强对着手下人道
“末将在!”一名偏将答道
“带曹将军和他的手下“下去休息!””李文强道
“末将遵命!”
这次的偷袭其实完全是李文强一手策划的,目的不是为了打击风川联军,而是为了借风川联军的手除掉曹童,不然他也不会只给曹童5000兵马去偷袭风川联军大营
另一方面处于风川联军后方的许问枫,派人给高要送去了一封书信,大致内容是希望安军方面能尽早将一切事宜处理妥当,并且询问何时与己方合力进攻风川联军!高要看到许问枫的来信后,立即叫来李文强,询问他的意见,而李文强的意见很简单,三天后合力进攻风川联军,由许问枫一部率先发起进攻,然后将己方兵力一分为二,从两侧插入风川联军,将其分化,不得不说李文强的意见还是很有可行性的,不过他忘了三点,应该说他没有考虑进去的三点,首先风川联军大营内的守军有150万,就算成功的把分出来的两部分成功插入风川联军,将其分化,所产生的效果也是很不明显的,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使得穿插进去的部队腹背受敌,这样是很致命的,第二点,己方的战斗力根本不足以和风川联军对抗,将风川联军分化成三部分,就是每部分50万人,许问枫方面有50万,勉强算得上可以匹敌,安军这边总共70万人,分成两部分就是一部分35万人,35万对抗50万,而且战力根本就是天壤之别,这样的部署能赢才怪呢!最后一点就是一直藏身在安军大营里的唐寅。
以李文强那么聪明的人不会想不到前边两点的,如果说他为何要给高要提出这样的建议,那就很简单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打给高要当了副将开始,李文强就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以高要那种灵武和谋略皆差的没底的人却偏偏比自己爬的还高,他靠的还不是自己的父亲高斯,本来凭自己在五国战争中,他凭一己之力铲除了桓国三名灵武境都在灵天境往上的将领,足以让他一战成名,位列中将军,不过安国是老牌封建世袭制,这个世界可不是那么公平的,英雄不一定爱美女,奥特曼还会爱上怪兽,金子也不一定会发光,枪打出头鸟,为了赢得高要的信赖,给自己足够大的权利,他索性将那三名桓将的功劳全给了高要,成全了他上将军的权利
许问枫谋反,而安国又突然参战,对李文强来说是个契机,可以说高斯之所以会支持安王越泽,全靠李文强和高要的关系,再由高要向自己的父亲说明其高家将会得到的好处!从安国同意帮助许问枫开始,李文强的覆国计划已经开始,从那时开始,李文强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和兵马,此次出征的70万安军里足有15万是李文强的手下,另外加上安国本土内30万留守军队中接近半数的兵马,李文强自己的势力足足30万人!而这次李文强这样安排的意图也见变得很明显,借风川联军的手,尽可能多的消耗掉安国的有生力量
对于李文强的意见,高要一直都不会多想,随即便同意了李文强的进言,给了许问枫回信,说明己方将会在三日后与其配合进攻风川联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