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yvo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戰定天下》-第四十一章:抵天門莊推薦-vpjup

戰定天下
小說推薦戰定天下
此时正下午三四点钟,阳光温煦,闲云飘渺。
走近崆峒山,扑面而来一股清凉之气,与午后的温暖之气融在一起,给人一种非常舒爽的感觉。
永明深吸了一口气,大叹道:“不愧道家仙地,灵气竟如此浑厚!”
华少道:“灵气我感觉不到,我只知道我又饿了。”
华强接着道:“是的,师父。”
永明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包子,道:“先吃点,等会去天门庄再吃好的。”
两人嗯了一声,拿起包子便大吃起来。
永明瞧了瞧眼前那一眼幽翠,背手而行,一身闲散。
到崆峒山脚下,闻水声潺潺,河水清澈见底,阳光洒在河面,金光跳跃。
绕河而上,有鸟声、风声、水声,洗耳而过,满眼幽翠欲滴,姹紫嫣红绽放,灵气也更盛,感觉整个大地像一颗巨大的肺,云是大地的呼吸,永明感觉此时胸腔中停留着的,只有一股薄荷一般的淡淡清凉,而整个人筋骨似乎都变轻了。
永明暗道:“怪不得那么多修行者都要选择名山大川,这般浓郁的灵气,其他地方怎么可能有。”
靈臺仙緣 黃石翁
無眇仙途 月影嘉木
忽闻前方有喧闹声,似聚集了许多人。永明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前方赫然出现了一大块平地,平地上树着一壮观牌楼,牌楼上写着“天门庄”三个金色大字,看上去气势雄浑。
经过牌楼,走过一数百丈宽的大广场,则是一大型饭庄,永明瞄了一眼,发现这个广场长宽均超百丈,采用名贵花岗岩铺成,一见便知是大手笔。而天门庄广场正中央是一长宽均超十丈、高近一丈的比武台,永明的灵念从比武台中感受到一股浓郁的精元气,心中一震,如此规模的比武台,竟全部以灵地精元石建成,非大基业,无以完成!永明素知,崆峒山有一雷霆谷,在西北灵地中不弱于华山万剑谷、天水凤凰山。
永明心里暗道:“比武台之精元石,必出自雷霆谷,看来天门庄财力果然不凡!”
华少道:“咦,这个饭庄竟然是五星级的,和我们火宫阁一样唉。”
华强惊道:“师父,你看你看,还有我们帝国厨师协会的标记呢!”
永明抬头一看,只见饭庄上方的牌匾上写着天门大饭庄五个红色大字,大字上面则是五颗熠熠生辉的金色五星标记,这代表此饭庄乃五星级别,而牌匾左右两边,则是两团正在燃烧跳动的鲜红火焰。
永明心里微微一惊,叹道:“厉害!”
龍嘯玄黃 一只小方舟
离火国在餐饮界有两大工会,一个是负责评星的帝国食神协会,另一个是负责评级的帝国厨师协会。食神协会由一群专业度极高的美食家组成,更多是民间色彩,只对食物本身负责,就是说,只要你做的好吃,一家小吃摊都可以被评为五星级。之前火宫阁能被评为五星级,就是因为永明的一道天火烧羊,征服了所有食客,于是便被封为五星级饭庄。永明则因在帝国西北区四年一度的食神争霸大赛中,勇夺桂冠,获得五星大厨荣誉,成为整个帝国西北区最年轻的五星大厨,名震大西北,永明的五星大厨袍如今还乖乖地躺在储物戒中。但是如果要获得帝国认证,那饭庄首先需要通过帝国食神协会评审,最低都需五星级,同时饭庄必须有至少三名以上的五星大厨,建筑规模最小不低于三百方,饭庄还需有茶肆、旅舍等配套。所以,火宫阁只有星级,而无帝国认证。
永明瞅着那两团跳动着的鲜红火焰,心里叹道:“获得那两团火,可是当年的梦想啊。”
那两团火是被法力包裹着的火焰,一经燃烧,永不熄灭,夜晚时则会照的整个饭庄都灯火通明,几里之外都能看到。
“请问几位有预约吗?”饭庄门口两位穿着红色裙子的美女问道。
永明道:“我看了城墙门口告示过来的。”
右边的女子道:“我们告示上可说明是英雄好汉哦,还请这位英雄展示一二。”
永明淡淡一笑,伸出右手,一团金色火焰扑轰一声跳出。
右边美女淡定道:“请跟我来。”
一进饭庄,一楼已经爆满,走上二楼,二楼看上去却颇显冷落,只有数十位食客。
永明瞄了一眼二楼数十人,发现每个人修为都已超越二阶,甚至有两个二阶后期的高手。永明朝其中一人走去,在他旁边坐下,只见那人一脸络腮胡,敞着胸膛,露出油油的胸毛,看到那浓密的胸毛,竟有长发飘飘的感觉。
胸毛男看到永明在自己不远处坐下,冷眼瞪去,露出一股狠意,永明装作没看见。
“嗨,小子,你丫的二阶中期的修为,有什么资格坐在大爷跟前,这里不适合你,滚开。”
盛寵皇貴妃
永明被喝的有些愤怒,而华少已经爆发了:“你丫的嚣张什么,我师父三招就能打飞你。”
胸毛男猛地站起来,吼道:“走走走,出去试试,看谁打飞谁。”
华少刚要再说,永明一把拉住,对着胸毛男道:“小孩子不懂事,还望不要一般见识,我们走开便是。”
永明拉着华少、华强往偏远处走去,华少双目圆瞪,一脸不满。
胸毛男大喝一声:“耍完二就要走吗?你把大爷当成什么了?”
永明这下是真的有点怒了,但还是忍了忍,转头对胸毛男道:“我想大家还是把力气留在后面和白晓较量吧,想打架还不容易?”
胸毛男也不算完全无脑,对于白晓的不败传说还是知道点的。
永明在一清秀少年跟前坐下,扫了一眼周围,对于自己能忍下这口气,周围还是投以赞赏眼神的。
異世槍神
極道痞子女 朝煙夕嵐
清秀少年将永明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道:“天火属性,二阶中期。呵呵,看来又来一个不知死活的。”
永明望了一眼清秀少年,淡笑道:“过来玩玩,不过看你年纪不大,却已是地火二阶后期,果然天才了得。”
清秀少年眼里流露出一丝骄傲,笑道:“谬赞,敢问年龄几何?”
永明道:“今年十五。”
清秀少年口气中有些不屑:“比我大一岁,却还是二阶中期,呵呵。”说完便不理永明。
永明心里暗笑:“原州城中,二阶后期的大队长我还杀的少吗?拓跋雄顶级武宗,不照样举手即灭!”
永明虽为双火属性,然而在表现形式上却以天火为主,人火为辅,若不发动人火,一般人根本无法探知,加之人火精魄有武皇级高手的隐逸封印,不是武皇,休想探测。
华少嫉恶如仇,听着不爽便叫道:“怪不得这些年没人能打败白晓,都这种水平怎么打败的了?”
胸毛男忽地一声又站起来,活像一只发威的猫,不知该说可笑还是可爱。
清秀少年冷眼瞅了一眼华少,冷冷道:“君贤少爷我今天就当着你们的面,打败白晓让你们看看,亮瞎你们的狗眼!”
华少还想继续说,永明一把拉住,大喝道:“再胡闹,打烂你的屁股,要怪就怪我修为太低,在乎别人说什么干嘛!”
华少愤愤道:“不说就不说。”说完便拉着华强,跑到一边嘟囔去了。
周围听到永明如此自嘲,顿时哈哈大笑。
君贤少爷冷笑道:“修为虽差,但还有点自知之明,那还不坐到一边去?”
永明忽然就彻底无语了,今天刚一登场,别说鲜花掌声,竟然被两番驱逐,这待遇实在有点太爽!
永明无可奈何花落去地摇了摇头,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气,离火国年轻一辈若对如此,还哪里有什么希望?永明始终谨记祝云的教诲:所有争斗,不为杀伐异己,只为提高自我。所遇所有艰难,都是迈向强者之路的最佳资粮,绝不可认输!所有争雄斗狠,一切争风吃醋,都是弱者表现,那些狭隘逼仄者,终与大道无缘。
永明无意于一时争胜,他的目光在大道、在大国战。然毕竟仍有很重的少年心性,说不生气也是不可能的,永明压着性子,拉着华少和华强走到一块四周无人的偏僻角落坐了下来。华少、华强看到自己师父今天这般忍气吞声,都心底愤愤,一脸难堪。永明心里也憋了一股气,在自己两个徒弟跟前,屡次丢脸,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
就在此时,空气中忽然出现一股暴戾的热流,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压迫感。永明向楼梯口瞅去,只见一身着黑火袍的神秘男子走进来。
永明暗道:“人火二阶后期,修炼的人火武技也颇为了得,是这里面唯一一个算得上半个高手的人物。”
黑袍男扫视了一眼周围,在胸毛男和君贤身上稍稍逗留,看到永明后,眼神中有些疑惑,细细打量了一番,也没瞧出个所以然。黑袍人选了个偏僻角落坐了下来,再不理会周围任何人。
黑袍人方一坐定,便听见叮叮玲玲铃铛声,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香风。除黑袍人与永明外,所有人都凝神闭气,眼光全部死盯住楼梯口。永明也在探察黑袍人,哪里管的上来者何人。
永明听到周围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感觉空气都凝固起来,只有那轻盈的莲步,像一片平湖中坠落的柳叶,泛起圈圈涟漪,永明闭着眼感受着那轻轻迈动的步子,每一步踩下,空气都泛出一缕奥妙的微波。是两个女子,一个丰满圆润,一个清廋秀丽。永明发动灵魂之力感知着两人,他们的修为自己竟然无法看清,两人之精魄都非常诡异。他们竟具备一定操控人类精神的能力,那铃铛的声响,分明让人失神,而步子每次迈出,都与人的呼吸节奏、心跳节奏相契。
永明惊叹道:“厉害,今天真正的高手!”
“请问这位少爷,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永明一怔,他从未听到过这么好听的声音,这缕妙音一出,只感觉头皮一阵阵发麻,这是什么感觉,难道是媚术?
伴随着这缕曼妙清音,永明明显探知到,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向自己钉来,这感觉,像是自己已经在他们眼里被活剐了无数次。永明心里一愣,这女人太复杂了。永明赶快提高警惕,发动精神力量,守紧心神。
永明冷冷道:“如果两位姑娘不嫌在下修为低的话,那就请坐吧。”
两位姑娘在永明对面坐了下来,华少、华强两个小子那眼珠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永明心里叹道:“丢脸啊!”
走出國企 精衛
校園龍騰
永明轻轻抬起头,眼神刚掠过眼前的两位姑娘,那本来飘逸的眼神,却顿时钉住了,怎么都移不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