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ep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時間的灰燼 ptt-第十一章:外傳:哈里森鑒賞-r0hbp

時間的灰燼
小說推薦時間的灰燼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费里斯城郊外,一个小女孩的哭声惊起了栖息在树林里的无数飞鸟。在这样的夜里怎么还会有孩子在这里哭泣呢?
“好了,你别再哭了,烦死了。你要是再哭我就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你了。”一个男孩的声音喝止了小女孩的哭声,“回去后怎么跟大哥说你知道了吧?”
“知道了,呜……”小女孩低声地抽泣着。
“我再提醒你一次,别说是我带你出来的,也别说是我让你受伤的。哥哥要问起,你就说我是为了找你才这么晚回去的。听懂了吗?”
小女孩委屈地点了点头,一跛一拐地紧跟着男孩。
回到家后,小女孩“积极”地向家里解释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一个中年男子狠狠地瞪着她,静静地听着这小女孩的故事,直到最后他再也忍受不住大声地骂道:“我告诉过你几次了,做人要诚实。我是一个商人,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撒谎的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
满脸泪花的小女孩再也忍受不住,害怕地大声哭了出来,但她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哈里森,是不是你小子又闯祸了?”
後宮之妖嬈皇妃 就愛皇貴妃
“不是……我”叫哈里森的男孩支支吾吾地解释道,“今天傍晚,我看到安吉拉一个人出门了,我……我好奇她为什么这么晚了才外出,所以就跟着出去了。后来我跟着安吉拉来到郊外的果林,她……她因为爬到树上偷别人的果子不小心摔了下来才受伤的。”
“你还撒谎,别以为我不知道,恐怕做贼的人是你吧。”中年人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每个月给你的零花钱足够你买下一座果园了,为什么你还……今天我非好好收拾你。”
“大哥,不关哈里森哥哥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呜……”
“你闭嘴,别以为你就没事了。管家,先带着小姐去敷药。”
“大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看到怒气冲冲的大哥和不停求饶的哈里森,安吉拉顾不上身上的伤,直接向后院跑去,因为现在只有瓦勒莉能救得了哈里森,让他免受皮肉之苦。当哈里森因为受罚而发出哀号的时候,瓦勒莉正哄着心爱的儿子入睡,听完小安吉拉的描述,她抱着儿子匆匆地赶去救援。
極牛鬼才在異界 耗子欺負貓
“救救我,瓦勒莉,哥哥他想打死我。”
“亲爱的,你适当教训下就是了,怎么动不动就动用家法。”
“救我,瓦勒莉,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
看到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哈里森,瓦勒莉实在于心不忍,但她却没有像平常一样跑过去抱住这老是惹事生非的小弟弟,因为此时她怀里已经抱着一个。
“好了亲爱的,哈里森知道错了,你就别打他了,儿子好不容易才睡着,一会又把他吵醒。”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才放下手中的家法,气冲冲地离开了房间。
“好了,你们快带小姐和少爷去敷药。你们两个小家伙,别再到处惹事了,下次再惹你们哥哥发火,我不会再来救你们了。”吩咐侍女和两个小家伙后,瓦勒莉便抱着儿子离开了。
“滚开。”哈里森在侍女的搀扶下推开了同样想过去安慰她的安吉拉,恶狠狠地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哥哥教训,你得意了吧,少在这边假惺惺地装好人。”
上完药,吃了点东西,哈里森一跛一拐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为什么这样对我,即使我撒谎了,难道我这个亲弟弟比不过路边捡来小丫头?哈里森卧在床上,胡思乱想着。因为一直没有身孕,瓦勒莉对哈里森视如己出。从小到大,哈里森就在瓦勒莉的溺爱和庇护中长大。即使有时候惹得哥哥不高兴,但只要瓦勒莉出面,哥哥却也无可奈何。但自从可爱的侄子安德列来到这个家庭后,这个抱养来的小东西代替了哈里森成为瓦勒莉眼中的焦点。“可恶,要是你不存在就好了。”哈里森恶狠狠地想。讨厌归讨厌,哈里森却从来不表现出来,他害怕哪一天瓦勒莉会不再爱他,于是他常常把对小侄子的不满发泄到可怜的安吉拉身上。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妹妹,哈里森从来不会手软,就如这一次,他为了逃离果林里狼狗的纠缠,居然把安吉拉从树上推了下去。回来的时候虽然哈里森有那么一点内疚,但每当看到安吉拉的懦弱,一听到安吉拉的哭声,他就会莫名的火大,从而变本加厉地折磨她。
可能是药效的关系,哈里森渐渐地睡着了。夜里,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了瓦勒莉不再理他,而自己的哥哥把他赶出了家门。梦里到处充满了安吉拉和安德列刺耳的笑声。
我有無數神劍
埃德加哥哥死了!当这个噩耗传来的时候,哈里森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如果不是真的,那躺在自己面前的尸体又是谁?自认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到自己的哈里森流下了眼泪。哥哥,这个世界上他唯一至亲的人。为什么连你也要离我而去?为什么你们都忍心丢下我一个人?
合浦珠 煙水散人
自幼父母双亡,哈里森可以说是哥哥埃德加一手拉扯大的,哥哥一直是他最敬爱的人,如父如母。五年前,哈里森在哥哥的安排下和自己喜欢的女人,一个没落贵族的小姐结了婚。可是在那一年冬天,妻子产下了一个女儿却因难产而撒手人寰。如今哥哥又突然与世长辞,过去一个又一个的打击瞬间在他的脑子里重复地回放着。怎么会这样?前几天收到哥哥已经从帝都回来的消息,怎么才这么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劳瑞恩。”哈里森朝着一个年龄和自己相符,身材高大魁梧的人吼道。
“少爷,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我们刚出帝都不到半天就遇到了强盗……”叫劳瑞恩的男人哽咽地述说了当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刚说到开头就说不下去了。
“你们都是饭桶吗?哥哥平时对你们怎么样?关键的时候你们怎么没保护好他,为什么死掉的人不是你?”哈里森已经失去了理智了,他朝着低着头的劳瑞恩怒吼着。
突然间整个世界好像都暗了下来,哈里森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他摇晃的身子差点就要摔倒的时候,劳瑞恩急忙上去扶住了他。突然间,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惊醒了哈里森。不能这样子,我必须坚持住,在这种情况下,瓦勒莉一定比我还要痛苦,我必须代替她支撑起整个家,我是福瑞斯特家唯一的男人,而现在我是福瑞斯特家的当家了。“给我滚开!”一边努力提醒着自己,一边推开身边的劳瑞恩,哈里森大步地朝房外走去。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料理下哥哥的后事。
办理完埃德加的后事,应付完那一堆极其恶心的达官显贵,哈里森无力地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看到瓦勒莉的悲痛就感到难过,一看到安吉拉的哭哭啼啼就觉得火大,一看到女儿和侄子的不懂事就觉得羡慕。哈里森努力地甩开脑袋里的沉重,尽力地让自己保持清醒。为什么哥哥会无缘无故地被杀?即使是遇到强盗,多年在外的哥哥又怎么可能会应付不来?抢劫不过为财,哥哥一向把财物看得很轻,绝对不会为了钱财而去和比自己远远强大数倍的敌人产生冲突。为什么一切看来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一定有内情,这绝对是谋杀,可是又是谁干的?仇人?一向行事低调的哥哥并没有给自己树立太多的仇敌。从小和埃德加驰骋商场的哈里森冷静地分析这一切,可是却依然想不出所以然。但哈里森绝对肯定哥哥是被人陷害,而这个幕后的黑手有着一股远远超过自己的势力。“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我一定会为哥哥报仇的。”哈里森发誓。
埃德加的死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整整一个多月里,这个不完整的家庭一直沉浸在无尽的哀伤之中。一直到遗产分配的那天晚上……
“这不可能!哥哥怎么可能这么糊涂,把福瑞斯特财团的继承权给一个路边捡来的野种。”哈里森咆哮道。
“哈里森,注意你说话的口气,安德列是我儿子,同样是埃德加的儿子,你的侄子。”
“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子能懂什么,把财团交给他,哥哥一定是疯了,你也疯了。”
“安德列现在还小,是不懂得如何打理,但我们可以帮他,将来……”
框中人
“够了,瓦勒莉,我不承认,我绝对不会承认这张遗嘱上写的。”哈里森说完后容不得瓦勒莉反驳就径自离去。
愤怒充斥着哈里森的整个大脑,他甚至忘了哥哥刚死的时候自己曾经说过会好好照顾瓦勒莉和安德列这对孤儿寡母。安德列,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来到这个家后,家里就不断地有噩耗出现。先是家族产业的下滑,然后是自己妻子难产而死,现在连自己最敬爱的哥哥也死得不明不白。安德列不仅夺走了瓦勒莉,现在还想夺走属于他的一切。为什么哥哥会把继承权交给这样一个灾星,为什么对唯一一个流着福瑞斯特家族血液的人却分文不给,哈里森不甘心。我才是福瑞斯特财团的继承人,我才是这个家族的当家,哈里森的内心咆哮道。
最后,哈里森做出了一个令瓦勒莉彻底崩溃的决定。于是,他名义上的侄子,可怜的安德列被遗弃后,以病亡的理由被彻底地淘汰出财产继承名单。想起瓦勒莉撕心裂肺的哭声,哈里森实在硬不起心肠对安德列痛下杀手。“要怪就只能怪你太轻易就拥有我所期待的一切。哥哥他准是疯了,居然把继承权留给了一个在路边捡回来的杂种。”说完后,哈里森留下了一直哭个不停的小孩,独自离开了荒芜人烟的森林。
十二年过去了,埃德加的死已经慢慢地被人们淡忘了,可仇恨在哈里森心里却越来越深。十几年的追查证明了哥哥的死果然是一场阴谋,但却也仅仅只能是证明而已。越是调查下去,哈里森越是心寒。那股未知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哈里森甚至有点害怕水落石出的那天。恨,无尽的恨,对凶手夺走自己兄弟的恨,更是对自己的无能为力的恨。虽然当年采取了毒辣的手段继承了家业,但哈里森却没有过上外人所想象的生活。埃德加留下来的福瑞斯特财团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风光,反而是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課堂靈師 雅馨亦澈鈴
福瑞斯特财团确实是莱恩帝国的第一大商团,商团不仅遍布全国各个城镇,甚至在其他国家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过自从埃德加死去不久,各个地区的负责人竟然纷纷抵制哈里森的号令,利用着财团的名义巩固自己家族的势力。但哈里森并不是一个无能之辈,福瑞斯特财团至今还依然存在充分证明了这一切。哈里森费尽心思结交了帝国亲王基诺.克雷斯,在他的帮助下,福瑞斯特财团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状态。可是好累,真的好累。哈里森偶尔想起被自己丢弃在森林的侄子,总是自嘲地对自己说: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
一年前的那天,哈里森接到心腹的密报后,哈里森直接瘫倒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原来一切都是帝国亲王基诺.克雷斯在幕后操作着,一切终于真相大白了。在十二年前,基诺亲王不甘屈于人下,想要篡夺弟弟的王位。他曾经邀请埃德加加入自己的阵营,理由很简单,篡位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可是埃德加却拒绝了他,使得基诺的全盘计划付之东流。至于当时具体的情况,哈里森并没有从密探那儿得到更多的消息。基诺自然对埃德加恨之入骨,可是福瑞斯特虽然只是一个商团,但在帝国甚至整个国家都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他却也不敢马上施以报复。
终于,基诺还是找到了一个机会,在埃德加离开帝都的时候,以强盗抢劫为掩饰,杀死了固执的埃德加。不过事情并没有由于埃德加的死而划上了休止符,基诺利用安排在埃德加身边的奸细,拟造了一份福瑞斯特财产继承权的遗书,想要挑起福瑞斯特家族和瓦勒莉所在家族的内部矛盾。果然,哈里森在巨资遗产诱惑和对自己侄子的不满下痛下杀手,获得了福瑞斯特财团,也成功地破坏了和瓦勒莉娘家的合作关系。后来,基诺又煽动福瑞斯特财团在各个地区的负责人各自为政,让哈里森产生危机和不安。就在这个时候,哈里森在基诺安排的巧合下,结识了这位地位崇高的帝国亲王,同时,在亲王的帮助下稳定了福瑞斯特财团的动乱。从此,哈里森成了基诺家的狗,为他提供一切策略实施的资金。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别人的精心安排下发生了,哈里森再次流下了不甘的眼泪。复仇?自己小小的一介商人如何和掌握着帝国兵权的亲王对抗?放弃复仇?即使埃德加哥哥的死已经渐渐地失去了影响力了,可是亲王基诺让自己亲手逼死了瓦勒莉的仇又怎么能就这样烟消云散?我到底该怎么做?哈里森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可是却没能找到答案。就这样,他在痛苦中一天一天地过着。
渐渐地,基诺慢慢地吞噬着福瑞斯特财团。巨大的压力每天都压着哈里森喘不过气来,而他却只能看着埃德加留下来的产业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流失。可是,那一天,一个机会出现在哈里森的面前,王子帝拉.克雷斯带着一个称之为通讯器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看完通讯器的功能后,哈里森两眼金光直闪,他基本没考虑多久就答应了帝拉王子的所有要求来代理通讯器的出售。当然哈里森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只是他亦明白机不可失的道理,哈里森自负淫浸商场多年,难道还会斗不过这个刚出道的小家伙?
果然,通讯器的销售量如哈里森所预料的一般火暴,甚至还超过了他的保守估计。毕竟能实行远距离对话的东西实在是一个破天荒的发明,这东西引起了豪门贵族的兴趣,不到一个星期,百分之九十的费里斯贵族家里几乎人手一个。既然财神自己找上门来了,哈里森怎么会不好好的利用呢,用过财团的狮鹫运输,通讯器很快地传到莱恩帝国各大城市里福瑞斯特财团负责人那。哈里森很有自信能通过通讯器,重新获得那些老家伙的支持,从而夺得财团的整体控制权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哈里森把所有的机会都投资到帝拉王子带来的第二个发明——信号接收增辐器。
可是事情的预料却脱离了哈里森的控制。在费里斯城的各个角落都建起了信号接收增辐器后的第二个星期,所有出售出去的通讯器陆陆续续地无法使用,贵族们几乎挤破了福瑞斯特财团的大门询问原因。哈里森哪明白这是为什么,除了疯狂地道歉还是道歉。哈里森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
哈里森再次瘫倒在椅子上。贵族们的态度越来越强硬,越来越难以应付,赔偿道歉是小事,可一个月之内得罪了全城的权贵,这可如何是好。哈里森明白,商人讲的是信用,如今名誉已经毁于一旦,他已经无力回天了。为什么要这么算计我?哈里森头疼得想自杀,可无论怎么想也得不到答案。哈里森回忆着以往的总总,但却找不到哪里得罪王子帝拉的零星片段。当初答应和帝拉殿下合作是因为双方并没有仇恨,可是事情却还是往最不可能的方向发展。
“老爷,不好了!”家里管家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跑这里来嚷嚷了?又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糟的?”哈里森把一肚子的闷气都朝管家吼去。
“老爷,可能出事了,小姐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听完管家的汇报,哈里森整个人都愣住了,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栽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