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b2t精品都市小说 左欲爭鋒 起點-第七章 血流成河分享-sro8n

左欲爭鋒
小說推薦左欲爭鋒
冷颜夕回到自己露宿的地方,走出帐篷把左师给他的简筒塞入机关鸟腹部凹处,按了翅膀下纽扣。机关鸟灵动拍打翅膀,向西北飞去。
机关鸟比信鸽速度快,又准时定点目的。它的制作出自非石门,其中材料就是监石梭,凭着能感应异石的特性,才能准确飞到目的地。它机关鸟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安全可靠。每只都有独立的运用手法,若是别人就算截获,不懂密码或是强行拆开,机关鸟内部结构会自毁。
左师回到房间,看到烟雨早已睡着,坐在床头轻轻抚摸烟雨的秀发。连日奔波,左师心疼看着眼前佳人,细语自言“雨儿,我左政何德何能。这几年你真心实意为我着想,我也不是什么冷血心硬之人,也会默默感动。你已悄然来到我心中的世界,这份情我会好好守护的。你放心雨儿,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会永远保护你。”
法相金身
左师深深吸一口气,便轻轻拉起褥被钻入抱着烟雨。烟雨缓缓睁开双眼,满脸幸福的神情。刚才左师自言自语,烟雨全部听到,这是她听到最好的情话。左师并不知道烟雨已经偷偷醒了,还听到他说的话。
冷颜夕放完机关鸟,四处张望一会,随手向草地上弹射几枚暗器,便推开帐帘而入。那几枚暗器是用来防止有人靠近,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惊醒帐内之人。
“也不知道摩叁那家伙什么地方得罪了左少,连我都感觉到杀意的可怕。”冷颜夕躺在折叠椅上,边琢磨边捏着肩膀,伸了个懒腿。
寒玉城外驻扎的大营中,上广良飞气得无地发泄。因为这几日大军中的一些士兵,不知什么情况像着魔一样,身体无故发热。甚至还有许多士兵偷偷跑到城中逛窑子,传言其中有的还掠夺城中妇女。闹得人心惶惶,军医抽查过几个士兵,得出结论是中毒了。上广良飞下令搜查,可源头以无解告终。
更可恨的是城中谣传,为了大军大战之前,鼓励或怂恿手下为所欲为,城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广家毫无军德,不足以统领大军。上广良飞亲手宰了那些欺压妇女的士兵,就算他知道是敌对的阴谋也无力作为。
“将军,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还没出征就损失百来士兵,士气会掉落低谷就得不偿失了。”上广良飞手下一位副官看着地上躺着死尸说道,上广良飞收起手中剑无奈的说:“本将军何尝不知道这样,可民怨四起,我有什么办法。要不以儆效尤,树立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又何以平民怨,深得百姓爱戴。大军出征在际,由于此事影响,备粮的时期拖延至今。虽然秘密处置了带头闹事的百姓,可依然效果不佳。”
“那依将军所见,下一步该怎么做?”副官张靖同感身受般,不容乐观询问道。上广良飞望了望西边,正要说话时,一位士兵急匆匆跑来报“不好了,将军。”“又有何事,如此匆忙。”“寒玉城,不,兵乱。”“究竟何事,你给我说清楚。”上广良飞看到士兵前言不搭后语,大声呵斥。
“回禀将军,不知何故,城中出现一批伐西士兵胡作非为,烧杀抢掠。”“怎么可能,你还不赶紧把事情经过如实道来”上广良飞难以相信,抓住士兵衣领问道。
神鎮空間
原来最近士兵接连被斩的事情,闹得军心慌乱。雷虎与毒蛇联手制造兵乱现象,一方面以残害百姓为引子误导舆论方向,一方面教唆军中士兵矛头指向百姓。以讹传讹散布消息,伐西士兵不满百姓小题大做,故而抄家问斩。被祸害的百姓,士兵抬着丢入寒玉河中。而种种行为意图,上广良飞就无从得知,左师也是从少司命信函中知道了大概,才心中恼怒,左师对于毒杀百姓很有成见,这就是左师的底线,祸不央民。
当上广良飞赶到城中现场,乱兵早已离开,可他见状后背发凉。万万没想到,城中百姓看到上广良飞带着士兵来,不问是非就向他们砸去。
“禽兽不如的畜生,砸死他们。”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向上广良飞砸来臭鸡蛋。来不及躲闪,砸个正着。“放肆,拿下他们。”副官张靖看到满脸蛋黄的上广良飞,下令镇压。可上广良飞伸手阻止,用手擦脸道“无妨,副官先安抚百姓,再彻查此事。”“属下遵命,一定揪出肇事者。”副官张靖抱拳领命,不做丝毫停留走向百姓。
上广良飞走向咂他的老人,彬彬有礼得说:“这位老人家,为何如此愤慨。”“你们这帮禽兽,做了伤天害理之事,还有脸来这里惺惺作态。”上广良飞面不改色,振振有词的辩解。却更加令百姓冷眼嗤鼻,上广良飞灰头土脸的离开。
“报~”一位骑着俊马向上广良飞奔来,跳下坐骑跪地禀报。“又有何事,赶紧道来。”上广良飞郁闷至极,感觉自己流年失利。“将军,先锋大营遭到一股军队偷袭。”“什么,难道是邹刚逆军。”上广良飞意识到这是一招连环计,自己前脚刚走,后面就偷袭大营。“你们赶紧跟我回营,现在顾不上这里了。”上广良飞踏上俊马,飞快向城外大营奔去。
寒玉城西北几百里外,一处马车内。少司命收到机关鸟,左手拖着机关鸟,右手在机关鸟脚跟扭动三下,接着又按翅膀下的开关?咔咔咔,腹部凹楼处掉下简筒。少司命右手接住简筒,放下机关鸟。打开简筒,拿着信函观阅。少司命嘴角微扬,唉叹道“左哥,你这不是为难我。毒蛇也是按照我的命令做事,我又怎么好意思惩戒于他。再说,成大事者不择手段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你这般心软,到时候你和天山烟雨该如何解释。左哥,到时候可别假戏真做,老头子那里可不好交代。”
劍仙三千萬 乘風禦劍
上广良飞赶到先锋大营之时,战事已经熄灭,偷袭的军队早已离开。这让上广良飞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又是一种无力感油然心生。据手下初步统计,交战之中有好几万士兵命丧敌手。伐西大军未取下一丁点战果,却损兵折将,不是什么好兆头。
事后大军整顿,便踏上伐西之路。连日赶路,途中又有几波偷袭。上广良飞那是苦不堪言,真是无从招架,不是毒攻,就是骑兵神出鬼没用石弹枪远攻。沿途尸骸累累,烽火连天。上广良飞从来没有受到如此挫败,接下这桩事有一种不明智的感觉。
億萬總裁寵妻無度 夏晴曖
“副官,先安营扎寨,派出斥候前去探路?”上广良飞拉住坐骑,向身边张靖命令。“遵命,属下这就去办。”张靖拉起马头,向后骑去。一道军令从张靖口中传下去,大军停止前进,井井有条的安营扎寨,并设立岗哨。
“副官,你先派人侦查前面那片树林,是否有没有异常。”上广良飞指着千米之外的深林,张靖明白点头,挥挥手示意士兵前往。眼前地势分布没有埋伏的优势,可上广良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般小心。
我在萬界當客服 我有一只蠢貓
在上广良飞远处左手边是茂密深林,右手边是一天宽大河流,中间是修建的官道。上广良飞接连下达几个军令,便往自己大营走去。眼看大军快要完成各处营帐时,天空突然一片黑暗。上广良飞望去,立马抽出腰间的兵器大喊“有箭雨,赶紧去发动破箭驽。”
虽然反应灵敏,可还是第一波没有完全预防,造成不小损失。第二波箭雨再次从深林中飞来时,大军中的破箭驽发动,一只只急速旋转的长矛向箭雨飞去,长矛身上镶接着金属翅膀旋转,拍打着箭雨。这回没有漏网的箭矢,大军欢呼雀跃。破箭驽是非石门为神机营制造,就是为了攻破箭雨的存在。
霸道總裁野蠻妻 夜姍瀾
就在他们高兴之余,天空之中又飞来密密麻麻圆形石头,深林中轰轰滚来巨大火石。上广良飞见状开始不淡定了,抛石车都用上了,难道叛军想在此地歼灭他们。上广良飞向身后士兵喊到“列阵抵御,火炮向林中轰炸。”作为将军,上广良飞临危不乱下达指令。
最強相師
三辆火石象炮发动,黑不溜秋火石飞向深林。嘭嘭彭,深林中火光冲天,惨叫声不断。“杀!”从深林中传来响亮的冲杀声,先头冲来的敌军个个如狼似虎,手中还紧握长矛。上广良飞高高举起手中兵器,严肃大喊“众将士听令,拿起你们手中兵器,随我一起歼灭敌军。”
至高召喚系統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所谓阵营不同,兵戎相见。两军互相厮杀,混乱不堪。从中午打到晚上,两军依然没有疲惫,也没有分出胜负。上广良飞浑身是血,身上还有几处伤口。看着漫山遍野的橫尸,心中才体会到一将功成万骨枯。
正西方向一处山坡上,少司命负手而立。望着大战旁边的河流,自言自语“这就是血流成河,真是难得一见。”身后的苍鼠脸上不由抽了一下,腹中暗自诋毁。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因某些人的权欲而变得血色,在他们眼里万物皆为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