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9vh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道眼神童 線上看-好孩子請記住絕對不能在別人的褲襠里約架哦閲讀-l3ewd

道眼神童
小說推薦道眼神童
好孩子请记住绝对不能在别人的裤裆里约架哦
不过,尹春堂鼓鼓的口袋自然不会就只有这两张纸条。经过一番猥琐的动作之后,尹春堂又从口袋里拿出第三张纸条,这张纸条依然是搓衣板爱护同好会写给他的。
搓衣板爱护同好会的纸条:“喂,35E崇拜者隐修会的混蛋们,我看到你们的纸条了哦,什么叫搓衣板是无聊的事物?你们这些白痴的就根本没有鉴赏美的能力,竟然崇拜**这种庸俗的东西,你们是小时候没吃过馒头吗?”
又一番猥琐的动作,尹春堂从口袋里拿出了第四张纸条。这张显然是35E崇拜者隐修会回复搓衣板同好会的纸条。
35E崇拜者隐修会回复:“你们这群喜欢搓衣板的人才是完全不可理喻吧,知道人的手为什么会有关节,为什么可以弯曲吗?就是为了感受馒头的弧度啊(哪有这种解释啊混蛋,生物老师会很伤心的)。你们这群人上辈子一定是狗,摸硬邦邦的骨头永远摸不够是不是?”
第五张纸条,搓衣板爱护同好会的回复:“你们这种不被学校承认的三无协会竟然敢这么嚣张,还胆敢如此对我们心中最神圣的搓衣板出言不逊,你们是想打一架吗?”
第六张纸条,35E崇拜者隐修会回复:“比起你们这种以干杂活为幌子才能存在的协会,我们这种虽然没有正规名义,但坚守心中至高理念的同好会实在要好太多了。从知道你们这个协会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们迟早会有一战,搓衣板和3E只能有一个是至少无上的美,今天既然你们已经提出来了,我们当然欣然接受,我们要让你们知道,我们35E的崇拜者都不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家伙。”
第七张纸条,搓衣板爱护同好会的回复:“正和我意。放学之后在学校门口的垃圾桶旁边,要是敢不来的话就把你的屁股打成35E哦。”
第八张纸条,35E崇拜者隐修会回复:“谁会怕啊混蛋,你们要是敢不来就把你们打成搓衣板哦。”
重生之名門毒秀 朱七慕九
看完所有的纸条之后尹春堂完全傻了,满脸全是黑线。“可恶,你们这帮家伙,竟然在别人的裤裆里约架,把我的裤裆当成百度贴吧了吗?有考虑过别人裤裆的感受吗?”尹春堂双眼冒火,气急败坏地将所有纸条都撕成了碎片。
难怪我出学校的时候看见有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在学校门口的垃圾桶旁边,互插鼻孔和菊花。一定就是写纸条的这两个蛋疼物吧,说的好像要打世界大战一样,结果还不是一方就只来了一个人而已。
真是没有想到,郭樱的家竟然是一栋超级豪华的二层别墅。客厅宽阔得像学校的操场一样,墙上挂着我完全不认识的抽象画,巨大红木的餐桌,双螺旋楼梯,每一样东西看上去都足够我一年的生活费了。柔软的地毯让人真想躺下来,当然,如果能抱着郭樱同学躺下来就更好了。
鄭淵潔童話故事集 鄭淵潔
“哇,郭樱同学,你们家布置得真实好梦幻啊。”铃小鹿以我从没听过的嗲声嗲气的声音说,没出息的尹春堂立刻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的。“让我感觉我真像一个公主。”
“醒醒吧,别做梦了,哪有头发会剪成大便形状的公主啊。”我提醒她,肚子上马上又挨了一拳。我说的没错啊,哪有头发剪成个大便形状还会天马流星拳的公主啊。
两个人又跑去看郭樱的卧室,“哇,你的房间竟然里有这么大的浴室啊,比我家的大多了,里面还有浴池!真是漂亮。”
逆天絕寵:邪帝的殺手妃 雪妖蘿
“我倒是觉得和你房间的浴室差远了。”尹春堂说。
“你见过我的浴室?”铃小鹿斜眼看着他。自己说着说着说露馅了吧,这种脑容量就不要去干偷窥这样的事了吧。
“额……我听马鹿说的,他不是偷窥过你的浴室吗?”尹春堂指指我,开玩笑,这么明显的谎言你也说得出口,不可能有人相信的啦。
“啊,马鹿同学竟然是这种人吗?真是难以想象。”郭樱摸着脸说。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你稍微给我怀疑一下好不好。
“可恶的马鹿,你竟然还将偷窥我的事情到处去说。”铃小鹿说着向我伸出了罪恶之手,什么啊,这件事最初还不是你自己意淫出来的。都说胸大无脑,35E的郭樱同学傻一点还有情可原,你个搓衣板也跟着犯傻是怎么回事啊。
子虛
经过一番解释之后,总算是让郭樱同学相信我不是偷窥狂了。虽然她还是一脸狐疑的样子,还把浴室的门紧紧关了起来。
最強炊事兵
大致在别墅里参观了一遍之后,郭樱同学把我们请到大的实在不像话的客厅坐下,然后为我们泡了一壶很精致的花茶。
“郭樱同学真是厉害啊,人长的漂亮,茶泡得也这么好。”我不禁赞叹道。
“是啊,比马鹿泡出来的东西强多了,马鹿弄的那叫什么玩意啊……怎么说呢,云南有一种很有名的茶叶叫什么来着。”铃小鹿问道。
“是普洱茶吧,那种茶叶味道可是香得很呢。”郭樱说。
“是的,就是普洱。马鹿泡的茶叶就味道就像是种普洱茶所用的天然肥料的味道一样。”铃小鹿咂咂嘴说。
“什么叫天然肥啊,你直接说我泡的茶叶味道像屎一样好了。再说我用的可都是你们家的茶叶啊,明显是你们家的茶叶馊了吧。”我说。
“你竟然敢让我的女神喝屎,绝对不可原谅。”尹春堂大叫着朝我扑过来,喂喂,你自己还不是做出像屎一样的章鱼烧想给铃小鹿吃,而且她的头上不是就顶着一坨屎。不过这关你什么事情啊,你这么生气干嘛?
“为什么你这种人居然可以光明正大地到小鹿女神家去做客?还能喝屎一样的茶,我却只能藏在衣柜里,实在太令人羡慕了。”尹春堂说。原来你是在生这个气啊。
喝屎一样的茶有什么好羡慕的啊?而且你自己又把去偷窥的事情说漏了吧。
在屋子里查看了一圈之后,我觉得,郭樱同学遭遇的事情,基本上排除了鬼魂作祟的可能,因为我没有感觉到有任何鬼魂存在或者是怨念的气息。
传说人死后,因为脱离了肉体的限制,会获得一些生前没有的能力,或者说特异功能。通常情况下,人和鬼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有些怨念过重的鬼魂,则可能会缠着人不放。
因为我有见鬼的能力,久而久之也能够感受到所谓的怨气,但是在郭樱家,我丝毫感觉不到有这种东西存在。
难道是因为鬼怕恶人,所以看见铃小鹿来了它们提前都跑掉了吗?
开玩笑的啦。
離婚總裁別撩我 輕霧
坐了一会,天已经有些黑了。郭樱却没有将客厅的灯打开,而是从房间里面拿出一盏烛台,点燃了。
“怎么,停电了吗?”我问。
郭樱摇摇头。“只是习惯而已,小时候家里穷,爸妈和我都挤在一间小屋子里,晚上就点上一盏蜡烛,虽然没有多亮,可是却感觉很温馨。现在爸妈都忙,可是点起蜡烛,就总觉得能回到小时候一样。”
人都是这样吧,总是幻想着未来的生活,可是当未来真的来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最怀念的,还是过去。
郭樱将蜡烛放在茶几上,烛光刚好能够照亮我们四个坐着的范围。烛光亮起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郭樱所说的一样,不光是感觉身边被照亮了,那一瞬间,好像真的有一个老朋友来到我的身边坐下。甚至感觉只要回过头,就能看见他,当然,事实上,这个人并不存在。
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放在茶几上的蜡烛,这好像并不是普通的蜡烛,洁白的烛身,一点都没有蜡油滚落的痕迹。
“这根蜡烛是不是特制的?”我问郭樱。
“是的,我爸妈说,这是家里的一个亲戚送的,据说是他们祖传的手艺,从前是给皇室做长明灯用的。这跟蜡烛我们家点了十几年,都没用掉多少。”郭樱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蜡烛最近烧得越来越快了。”
我知道这种蜡烛,是用一种千年古树的树油做的,因为密度极高,所以能燃烧很久。但通常来说,这种蜡烛的密度应该都是均匀的,不太可能出现燃烧得越来越快的情况。我怀疑最近郭樱家出现的灵异事件可能就与这根蜡烛有关,但具体原因还猜不出。
“对了,你说你最近梦到那个人了,是怎么回事?”我问郭樱。
郭樱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温馨的事情。
相爺良不良 天涯雪
她所梦见的,一定是她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吧。
十年之前,落松小学门口,这只是一所很普通的平民小学。
杨照明和郭樱慢悠悠地从学校里走出来。虽然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但实际上他们都只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由于女孩发育的比较早,郭樱甚至还要比杨照明高一些。
“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杨照明总是这样说。这是他的父母告诉他的。
“好好好!”郭樱微笑着答应着,她不明白男孩子怎么总是会介意这种事情。
杨照明也有不懂的事情,他不懂的是,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跟这个很麻烦又比他高的小姑娘一起回家,他只知道,如果他不怎么做的话,他就会被父母以照顾不好邻居家的小妹妹为由狠狠地揍一顿。
在少不更事的时候,我们也难免不被成人世界的规则所束缚。那时候也许并不懂为什么,只是迫于大人的威严这样做了,日子平淡如水的流逝,我们要很久以后才会明白,并且发现,那段懵懂的时光,究竟是有多么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