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ujvc超棒的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漫西-第346章:不願意?閲讀-h2bz5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流云刚刚汇报完,萧管家也紧随其后地折回到他们桌前。
萧管家表示,先生让商郁去议事堂。
商郁端着茶杯浅抿,深邃的视线微垂,表情高深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黎俏臂弯搭着桌沿,手指轻轻扣了两下,转首问道:“温时在哪儿?”
流云上前,低头回答:“后院天宸居。”
闻此,黎俏了然地点头,收回视线看向商郁,朝着门外努嘴,“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男人缓缓抬了抬眼皮,目光落在她的蓝牙耳机上,薄唇微勾,“下午的宗族会如果不想参加,可以在房间等我。”
黎俏挑眉沉吟片刻,浅笑,“好。”
她确实不想参加这种家族讨论会议,也正好可以趁机做点别的事情。
商郁撑着桌角缓缓起身,墨黑的身影挺拔颀长,他侧身向前,走了一步又顿住身形,揉着黎俏的发丝,尔后挑起她的下巴俯首啄了下她的唇,“我去去就来。”
黎俏点头回应,眼里噙着笑,催促他快走。
这边,商郁和萧管家离开后,黎俏也在流云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
天宸居附近,绕过幽静的长廊,前方是独栋花园小洋房,门前还伫着多名保镖。
纏愛——至上男妻 塹塵
且每个人的尾指都带着黑金鹰嘴戒。
黎俏多看了几眼鹰嘴的标志,似乎有点眼熟。
但暂时也没什么头绪,她移开视线便走进了洋房休息室。
……
房间里的布局简单,古朴的风格中又透着现代化的简约。
此刻的温时,被绑在太师椅中ꓹ 下巴肿着,眼睛猩红ꓹ 像个没了斗志的行尸走肉,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落雨正站在他身后守着,看到黎俏走进门ꓹ 低头唤了声黎小姐。
黎俏走到一旁坐下,手指敲了敲耳朵上的蓝牙耳机ꓹ 里面立时传来了云厉的嘲讽声:“下次你们俩调情的时候,能不能先把电话挂了?”
显然ꓹ 他听到了黎俏和商郁在会客厅里的那番对话。
而蓝牙耳机也一直保持着通讯状态。
黎俏揉了下耳垂ꓹ 翘起腿晃了晃,“寰宇那边进展如何?”
雙羽 若葉
羅浮
流云和落雨茫然地面面相觑,什么寰宇?
两人刚要询问,却发现原来黎小姐是对着蓝牙耳机说着话。
这时,云厉吐了口气,翻了翻理财师的报告,“她的虚拟货币崩了ꓹ 接下来是黄金市场。”
黎俏摩挲着指尖,眯眸道:“她的黄金交易ꓹ 做多还是做空?”
云厉冷笑一声ꓹ “大部分都是做多。”
果然ꓹ 商芙这种会在虚拟货币市场投机取巧的人ꓹ 黄金交易也必定会选择投机方式。
“嗯,让理财师加个杠杆ꓹ 看看她公司那边会不会有反应。”
交代完这些ꓹ 黎俏按了下额角ꓹ 尔后就看向温时,扯唇道:“你帮着商芙做了这么多事ꓹ 到现在她怎么还没来救你?”
温时目光颤了颤,喉结滑动,抿着唇有些倔强地一言不发。
黎俏看着手边的茶杯,顺手拿起来,用杯盖拨了拨茶叶,戏谑:“对她这么忠心耿耿,那今晚过后,你们俩说不定能凑成一对难姐难弟。”
话落,温时终于有了反应。
他动作僵硬地看向黎俏,被捆在扶手上的双臂挣扎了两下,眼睛愈发赤红,喑哑地开口:“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真听不懂?”黎俏撇撇嘴,手指一松,杯盖清脆地砸在了杯沿上,挑着眼皮看温时,表情耐人寻味。
或许是从没见过这样的黎俏,温时不免愣住了。
印象中的姑娘,总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仿佛对一切不以为意,也甚少有人能走进她的世界。
相识那么久,他从未见过黎俏这般邪肆张扬的模样。
他深深呼吸,压下心里诡异的感觉,沙哑地喃喃:“小黎,绑架唐弋婷是我一个人做的,和别人无关……”
直到此刻,温时还在袒护着商芙。
黎俏兴致缺缺地把茶杯放下,斜倚着扶手撑着下巴,“都自身难保了,还维护你的好姐姐呢?
当年你父母的死因,是商芙告诉你的吧?好歹你也成年了,自己不会调查,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温时目光凝滞了几秒,突地哑声笑了。
他的笑声很难听,似乎声带受损,音调不免刺耳,“黎俏,你说这么多,是不是想给商少衍脱罪?早知道你是非不分,我当初在南洋就不该对你手下留情。”
黎俏低头看了看指甲,不耐地扯唇,“大言不惭。”
温时一时失语,瞪着黎俏的眼神里也充斥着难掩的愤怒和讥诮。
“看着他,我出去走走。”
黎俏懒得和他多费唇舌,起身丢下一句话,径自出了门。
落雨和流云交代了一句,随即也跟了出去。
……
时间还不到一点半,老宅各处都散落着旁支的家属。
这片休息室附近,相对安静。
黎俏脚步慵懒地穿梭在回廊之中,看着每一间休息室门上挂着的门牌,问落雨,“苏华阁在哪儿?”
商郁说过,旁支十一家的休息室是苏华阁。
落雨对着前方右手边示意,“那道拱门后面就是。”
黎俏顺势一看,有些玩味地挑了下眉梢。
名门望族里,还真是习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商芙和商琼英的专属休息室,居然是整个后院最潦草狭窄的一间。
“看起来……风景不错。”
黎俏煞有介事地给出评价,落雨睨她一眼,没吭声。
黎小姐您真爱开玩笑。
两人不紧不慢地在回廊下漫步,转眼就来到了苏华阁附近。
我曾愛你,至死方休
奴隸異界破巔峰:魔吞天下 飄渺無心
黎俏余光扫着那边的动静,尔后懒洋洋地坐在了凭栏旁。
落雨安静地站在她身后,眼观六路,严阵以待。
苏华阁附近同样也有其他旁支的休息室,而黎小姐出现在这里,无疑是把自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她担心会有人上前挑衅。
正想着,一道急促的高跟鞋踏着石板路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女官私奔記 楚若夕
侧身靠着凭栏赏景的黎俏,幽幽笑了。
她没动,状若未闻。
蓦地,高跟鞋的声音停在了回廊台阶下,商芙神色紧绷地站在鹅卵石小路上,望着黎俏眯了眯眸。
她很快调整好情绪,收敛了眼底的焦躁,拢着发丝踏上了台阶,“什么风把你吹到这来了?”
黎俏回眸,神色淡淡地看着商芙,“商大姐的意思,我不能来?”
君心可曾似我心 心舞帆薇
商芙表情微妙地变了变,捂着嘴角轻笑,也借势挡住了自己眼里的厌恶,“能,当然能。你可是家主亲自引荐的贵客,这老宅里你自然能畅通无阻。”
“嗯,你知道就好。”黎俏平淡如水的视线波澜不惊,哪怕商芙的话透着些轻慢,她也丝毫不在意。
呀!這受無節操 京城男寵
商芙呼吸一窒,眼神里透着明显的不满,真是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她高傲地昂着下巴,不禁挖苦,“虽然有资格参加商氏宗族会,但也别骄傲。
你出身小门小户,可能不了解商氏继承人娶妻的规则,那可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黎俏手指轻轻抚摸着栏杆,从善如流地附和:“商大姐说的对,这明明是两个人的事。他想娶,也要我愿意才行。”
商芙胸腔起伏着猛地倒吸一口气,对黎俏这般云淡风轻的口吻痛恨至极。
她眼神漆黑,轻蔑一笑:“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自信。”
黎俏望着假山,不以为意地弯唇,“借你吉言。哦,对了,商大姐与其和我唇枪舌战,不如抽空去天宸居附近转转,没准会有意外收获。”
闻此,商芙蔑视地瞥着黎俏,甩了下波浪长发,“不好意思,没空。”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就匆匆走了。
不能再和黎俏浪费时间,因为她还要去找小姑商量商量对策。
虚拟货币出了问题,这件事若被监管部门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黎俏瞥着她急切的步伐,眼睑微垂,嘴角笑意渐深。
她给了机会,可惜……商芙没抓住,那就玩点大的吧。
正想着,另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回廊拐角传来。
黎俏循声扭过头,还没看清来人,眼前光线一暗,独属于商郁的醇厚嗓音顺势窜入耳畔,“他想娶,也要我愿意才行?嗯?”
商郁来了,而且很突然。
黎俏还在思忖这句耳熟的话,听筒里的云厉叽歪了一句,“操,挂了。”
落雨默默地后退了几步,把这方天地让给他们两个人。
此时,黎俏的视线落在商郁的领口处,仰头清了清嗓子。
那句话他听见了?
商郁眸光沉沉,单手撑着黎俏身后的栏杆,另一手抄着口袋,就这么俯身和黎俏对视,“听起来,不愿意?”
黎俏余光扫着商芙离开的方向,给她的教训还得再深刻一点才行。
这后院都差点因为她起火了。
黎俏搓了下脑门,抬起手臂搁在了男人的臂弯上,强行转移话题,“那倒不是……你忙完了?”
商郁看着她得小动作,压了压薄唇,“嗯,怎么不在天宸居等我?”
“这风景挺好。”黎俏环顾四周,睁着眼说瞎话。
商郁睇着她闪烁的眼神,也没拆穿,手臂用力就把人从凭栏边拽了起来,嗓音卷着意味不明的笑,“有一个地方,风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