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mjz熱門玄幻小說 飆車公主之月夜的簫聲 線上看-051熱推-st48y

飆車公主之月夜的簫聲
小說推薦飆車公主之月夜的簫聲
每一个人都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
是的,苏洛雅离开了,他们就少了一个让他们揪心的人。
少了一丝的关心……
什么时候,人们都变得如此冷漠了……
或许,很久,很久,很久之前把……
“翌,你还在想她么?”雨墨尘转动着手中的酒杯,望着远处,问道。
此时的他,已经不在只是十大天才了……不,应该是九位天才,不对,应该是八位,因为独孤落也死了……
“明知故问啊……”北冥翌轻松的笑了笑,毫无波澜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惋惜。
“已经三年了,如果能再遇见她一次该有多好!”雨墨尘感叹道。
三年来,不管是谁都变了一个样子了……
海缪凝变得痞痞的,经常有事没事的就去打架。
宫漠寒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忽冷忽热,但是似乎越来越冷酷了。
暮雪景恢复了女孩的身份,以偶像出道,悲情系的治愈歌曲……
“撒旦”依旧是赛车手,百战百胜,只不过少了胜利时的快乐。
斯洛也在赛车界脱颖而出,不过被八位天才排挤,也被“撒旦”挑刺。
思音和还是和以前一样笑的很温和,只是暗藏锋芒。
钟离殇也早已不再可爱,变得霸道起来。
千芫奡呢,变得花心,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年来,改变了很多,很多……
每一个人,都有很大的变化,因为,她不在……
“那也只能在梦中吧。”北冥翌苦笑一声,不再说话了……
苏洛雅,我究竟该何去何从?
“翌,你今天不是约了艺人吗?”雨墨尘想到了什么,说道。
“对哦……差一点忘记了,我现在代替了苏洛雅成为紫了。”
北冥翌拍了拍自己说道。
“那我走了。”北冥翌说着,起身走了。
北冥翌刚刚走出房间就撞到了一个人。
北冥翌缓了缓神,仔细的端详起了眼前的这个人。
一种熟悉的感觉弥漫上心头,那么相似。
甚至是外貌,服装特点还有散发出的气场。
“抱歉啊,一不小心撞到你了。”苏洛雅弯起一个笑容随后打开了北冥翌身后的门。
“翌,又怎么了?”雨墨尘懒懒的声音传进了苏洛雅的耳朵里。
“尘少,你叫错人了吧!”苏洛雅灿烂地笑着,危险地看着雨墨尘。
雨墨尘慢慢地转回身来,看到的是熟悉的脸庞。
还有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看到苏洛雅,雨墨尘和北冥翌一样,都愣了好久。
“怎么,看到我都愣住了?”苏洛雅倚在墙上,看着雨墨尘的惊讶的面容,笑出了声。
【原来,你们都没有忘记我……真好……】苏洛雅甜甜的想着,也许,这就是一种被人牵挂的感觉吧。
“你真的是雅?苏洛雅?”雨墨尘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如假包换。”苏洛雅此刻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天使一样。
重生了,可是却依旧甩不掉恶魔的气质。
“你回来了,你还记得我们,你……不会就是翌约的艺人吧!”雨墨尘激动的问着。
“当然了,我怎么可能不会回来呢,不过翌约的艺人却不是我,应该是我的妹妹。”
苏洛雅笑着解释道。
而此刻愣在门外的北冥翌的眼前也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你就是北冥翌吗?”苏沫寻望着北冥翌,眨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水灵灵的大眼睛。
“嗯!是的。”北冥翌摇了摇头,回过神来。
“翌,你以后做我的助理好了,还有沫寻由我亲自负责。”苏洛雅坐了下来说道。
“好!”北冥翌连忙答应了。
看到思恋许久的人回来了,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羅衣對雪
“翌,你还记不记得上一世,我和你说了什么?”苏洛雅藏着笑意,问道。
“你转世了……而且还是带着记忆转世的?!”北冥翌不敢相信。
“是的!”苏洛雅毫不忌讳。
“我当然记得你上一世和我说过什么。”北冥翌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我当然记得你说了什么,因为,我要让你来实现这个诺言呢,要不然怎么能行呢?……】
“不行!雅你的心中也要有我!”雨墨尘不高兴了,撅着嘴,卖萌。
“卖萌可耻!”苏洛雅说着敲了一下雨墨尘的头,她现在就是接受不了卖萌!
“好热闹啊!”刚刚拍完电影的暮雪景路过这儿,看见如此热闹就进来了。
看到带着笑意的苏洛雅她惊讶了。
雅,她怎么回来了?他不是……
“我转世了。”苏洛雅一眼就看穿了暮雪景心中所想的。
“蛤?那这个女孩是……”暮雪景又将矛头指向了苏沫寻。
“我认的妹妹,苏沫寻。”苏洛雅解释着说道,说着还摸了摸苏沫寻的头,苏沫寻,才不是她认的妹妹!只不过,要是说出来的话,身份太劲爆了,所以只能这样说了……
“哦哦哦!”暮雪景表示明白。
“不如,我们开一个欢迎会吧,欢迎雅重生!”雨墨尘提议道。
“好主意哎!还有还有,雅你应该还可以神化吧!”暮雪景想到了。
“神化当然可以了!威力和能力都没有变!”苏洛雅理了理自己的秀发,骄傲的看着暮雪景!
“鄙视你啊!还可以神化,威力也还没有变!”暮雪景说着就要追着苏洛雅打。
“姐姐,我不想签约……”此刻苏沫寻拉了拉苏洛雅的衣服可怜兮兮的说道。
“为什么啊?”苏洛雅偷偷地笑着。
你越是不想签约,我越要让你签约,谁让你上一世那么暴力!【米娜桑可以猜到他是谁了吧!】
“因为……因为……因为……”苏沫寻想了好久,就是找不到理由,也就只好放弃。
“翌,沫寻在集团签约30年~”苏洛雅看着苏沫寻一点一点变成青色,然后,又变成紫色的脸,笑出了声。
“雅,笑什么?!”雨墨尘看着笑的有些不顾形象的苏洛雅,不解的问道。
“以后告诉你……”苏洛雅捂着肚子,憋着笑,不得不说,这真的很好笑啊!
“不要嘛~现在告诉我嘛~”雨墨尘说着咬了咬白手帕。
【观众:你的白手帕是哪儿来的啊!!!
尘少:导演这样安排的,我哪儿知道啊!(这货不甘!)
观众:导演呢?给我们出来!
导演:叫小人所为何事啊!(这是跑龙套的!)
观众:尘少的白手帕是哪儿来的!!!
导演:我哪知道啊!这是编剧安排的啊!(死编剧!你死定了!)
观众:编剧呢?死哪儿去了?!
编剧:(推了推眼镜?)找我干什么?
观众:尘少的白手帕是哪儿来的!!!
编剧:剧情需要来的……(问着个干毛啊!鬼知道!死作者,写这个死东西!!!)
某作者:(邪笑着靠近)编剧君~(←温和的!)(暴怒了→)想死是吧~!(注意,只是某作者原性格……)
编剧:不是不是~
观众:什么情况……鄙视……】
“想死是吧~!”苏洛雅眼睛微眯着,危险地看着雨墨尘。
随后,某尘少立刻恢复……【尼玛这什么倒霉速度!】
“翌,那啥,赤橙黄绿青蓝都死哪儿去了?”苏洛雅一边虐待着雨墨尘,一边笑着问话。
“有人找我?”门外探进一个脑袋。
“死青,过来!给我玩玩~”苏洛雅坐在位置上,命令道,肿么感觉像极了那个什么地痞流氓……
“额,紫,你什么时候转性了。”青扯了扯嘴角,这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还有,就算就算牵强一点她转世了,也不必要转性吧!
“去死。”苏洛雅丢给青一个卫生球。
“小青青~蓝又去哪儿鬼混了?”又素一个声音……
苏洛雅的脸黑了下去“mm什么时候你的声音能不这么BT啊~!”
“哟!紫回来了!”没等黄说话,就传来某个那啥,绿的声音。
小股民修仙傳
“绿酱看上去好有活力。”苏洛雅奸笑着,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话——“是不是昨晚去做有氧运动去了?”
“去死!”某绿和某黄同时给了苏洛雅一个爆栗。
凰醫廢後
“最近是不是皮痒了啊?”苏洛雅邪笑着靠近。
“彭……”门打开了……
“蓝?好久不见啊~”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橙微笑着,打招呼。
“你死一边去~!”苏洛雅拍了拍橙的头,然后拖着海缪凝走了出去。
火星殖民
“干什么?”海缪凝失去了往日的温柔,自从苏洛雅离开之后,他都改变了。她的温柔早就消失不见了,他变得玩世不恭,他变得不再是哪个好人了。
“当然是来索命的啊~”说着苏洛雅做出了僵尸的样子。
“没事不要来找我。”海缪凝打掉了苏洛雅直立的手,面无表情。
“哎?”苏洛雅看着他go away,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理他了。”北冥翌拍了拍苏洛雅的肩膀,望着那个走远的背影,无限的孤寂传来……
然,何必这么伪装自己。
“你知不知道一个故事?一个关于蒲公英的故事。”苏洛雅歪头问道。
“不知道。”北冥翌诚实的摇了摇头。
“从前有一对非常要好的蒲公英,再大的风都吹不散他们,后来有一天,一阵风带走了其中的一个,因为那个蒲公英喜欢上了风,就和风一起走了。
可是呢,风却不喜欢它,那个蒲公英伤心的哭泣着,他重新找到了一片土地,在那儿扎根,但是少了同伴的陪伴他感到很无聊,感觉到生命是去了颜色。
而,另一朵蒲公英,因为他的好伙伴被风带走了,所以伤心了好久,然后,他也和风一起走了,为的,就是能够找到她的同伴。
他找了好久好久,都没有找到他,可是呢,后来,一次不经意的休息看到了他昔日的伙伴。她开心的奔向她昔日的伙伴,可是他的伙伴早已不再认识他了。
他伤心地走了,可是并没有走远,只是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静静的观望着,他一直默默地看着他,一直到老……”
苏洛雅静静的诉说着这个故事,北冥翌不知道,这个故事和海缪凝转性,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这和海缪凝转变性格有什么关系吗?”北冥翌不理解。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那个默默注视的蒲公英原本是一个非常活泼开朗的蒲公英。
苏洛雅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话……
如果,北冥翌听到这句话应该就会明白的了吧。
是的,因为自己身边的人走了,我们就会变一种方式,默默的关注他,不再说话,假装不在联系,因为不想让他太在意我们自己,所以忽视了自己。
恩,是的,没有错,就是这样的,只不过,北冥翌没有听出来,仅此而已。
“我先走了,我去准备你妹妹苏沫寻的合约了。”北冥翌说着,转身要走。
而,苏洛雅一把拉住了北冥翌的胳膊——“帮我也带一份,我也要出道,和景一起,而沫寻就让他自己一个自身自灭吧,也该锻炼锻炼他了。”
“好。”北冥翌单的回复了一个字,他的心滴血,不是说好了这一世他是最重要的吗?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在意苏沫寻的事情。
她想要锻炼苏沫寻的心里,是个人的,都能感受得到。
“景,我打算和你一起出道,还有,就是那个什么欢迎的party就不要举行了吧、”苏洛雅交代道。
“出道无所谓,只不过你真的不办party吗?”暮雪景似乎并不赞同不办party的事情。
“恩,不办。”苏洛雅淡淡的语气,让暮雪景竟然有些失望。
“那我去忙了,你还是好好的看看你的那个青梅竹马宫漠寒吧。”暮雪景善意的提醒道。
自从苏洛雅离开过之后,宫漠寒就再也没有开心的笑过。
“寒……?”苏洛雅掐断了电话,然后望着远方的空白发呆,寒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接受不了他离开的事实?
算了……算了吧……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现在只要好好的面对自己身边的人就好了!
可是,这真的平静了吗?一场阴谋,在悄然接近,或许,这是谁也想不到的阴谋,一切,或许都会消失不见。
“雅,你回来了?”宫漠寒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欣喜地声音无法掩盖。
“恩。”苏洛雅勾笑,现在你不会再伤心了吧。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宫漠寒急切的说道,他现在很想要见到苏洛雅,特别,特别,特别的想。
“我在你家的门口。”苏洛雅还是一样的淡然。
宫漠寒冲到门前,打开门,看到的是,拿着手机微笑着望着她的苏洛雅。
他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震撼着她的心。
宫漠寒拥住苏洛雅,泪水,夺眶而出。
她的小雅回来了,现在,她不会离开了……真的,不会离开了,永远,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了。
心里,满足的笑了笑,他是如此的开心,喜极而泣。
“不哭了。”苏洛雅放下手机,拂去了宫漠寒的泪水,微微一笑。
她的笑容不再像以前那样,恍惚,让人摸不到。
现在的笑容,是那么真实,虽然,淡淡的,可是却是发自内心的。
看到她的笑脸,宫漠寒不再哭了,他听她的话不哭了。
是的,现在很美好,就算接下来再有什么样的风浪,都抵不上现在的美好。
远方的路,是很坎坷的,但是,我们却坚信,我们可以走过去。是的,没有错的,因为,我们心中有爱。
只要,心中有爱,怎么样都是好的。
“雅,你不会离开了对不对。”宫漠寒坐在雅的身旁,依恋的眼光看着雅。
“对,我不会离开你们的了!”苏洛雅微笑着。
宫漠寒拥住了苏洛雅,喃喃自语的说到:“真好。”
眼睛轻轻地阖上了,他睡着了,这三年来,他第一次水的这样安稳。
从前的每一次睡眠,他从是在抽泣度过的。
她回来了,现在,就都好了。
苏洛雅无奈的看着睡着了的宫漠寒,噙着一丝微笑摇了摇头,然后,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窗外,阳光正灿。
这样的一幅温馨的画面,没有人愿意去打扰。
夕阳的余晖轻轻地探进房间里,两个人都沉浸在梦想中。
宫漠寒睁开双眼,两眼望着周围,有些迷惘,但是在看到苏洛雅的时候一抹笑意爬上脸庞,看着苏洛雅睡着的模样,笑了。
他的雅睡觉的时候真美。
苏洛雅眨了眨眼睛,无辜的望着正在欣赏她的睡容宫漠寒。
“醒了?”宫漠寒问道。
“恩,饿了。”说着苏洛雅嘟嘟嘴,表示不满。
宫漠寒在苏洛雅的脸上“啵”了一口,然后揉了揉她的头发,温和的说道——“我出去买菜,乖乖地呆在家里!”
“好!”苏洛雅欣然答应,此刻的他们像是一对小夫妻。
苏洛雅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这里的装饰风格,完全是他的风格,而不是宫漠寒的风格啊,但是转念一想,什么都明白了,傻瓜,何必这样怀念她。无聊的躺在宫漠寒的床上,后知后觉的又睡着了,她的确很困,刚刚转世就来到了人间,而且还很少休息,她的身体,暂时禁受不住这样的路程。
没过多久,雨墨尘就“咚咚咚”的瞧着宫漠寒的门。
正在睡觉的苏洛雅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话就又继续睡觉去了。
摸骨匠
在门口的雨墨车见门没开就以为宫漠寒睡着了没听见,直接开门进来了。
而看到的是正在睡觉的苏洛雅。
看到熟睡的苏洛雅雨墨尘愣了好久,然后半天冒出一个问题——苏洛雅怎么会在宫漠寒家里?
然后,门一开一合,宫漠寒回来了。
“彭”的一声,宫漠寒手中的菜没拎好直接扔了出去,刚刚好两袋子的菜一个砸在了雨墨尘的头上一个砸在了苏洛雅的头上。
当然当事人宫漠寒也摔了一个大大的狗吃屎……
“宫漠寒!”苏洛雅和雨墨尘同时看向宫漠寒,冲着宫漠寒吼道。
新編輯部故事
“息怒!息怒!”宫漠寒陪着笑容说道。
“你TMD给老娘去死!”苏洛雅说着就要拍向宫漠寒,可是,忽然被眼前冒出来的小虾子吓到了。
“别别别!”宫漠寒看到雨墨尘扭动着手腕,一脸怨气的向他走来,就知道,大事不好了。他的小命估计要玩完了。
“尘,你说我们这一次玩曼珠沙华呢还是蓝色鸢尾呢?”苏洛雅站在一旁笑得格外灿烂,话中有话。
“我觉得用蓝色鸢尾比较好吧,你呢?”雨墨尘一目了然苏洛雅的话中话。
“我也觉得蓝色鸢尾比较好呢!”苏洛雅笑得那叫一个妖娆,让宫漠寒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的不好的预感是对的!
眼前这两尊大佛就是两尊惹不起的恶魔啊!
“那么开始吧~”雨墨尘会意。
宫漠寒咽了咽口水,随后,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娃子,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多少层楼……】
苏洛雅扯了扯嘴角,“孩子他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多少层楼?”苏洛雅转身问着身旁的雨墨尘。
“估计是的,等着看人肉馅饼吧……”雨墨尘也一样无奈,这个宫漠寒什么不好,就是太爱跳楼,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有危险一定会跳楼的……
随后传来一声惨叫。
“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寒少的声音啊!”苏洛雅仔细辨别着声音然后说道。
“当然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雨墨尘的声音变得魅惑起来。
苏洛雅给了他一个爆栗,然后冷酷的瞟了他一眼说道:“你特么的别想要勾引老娘!”
惑國不殃民 寒江雪
“~~~~(>_<)~~~~ 你欺负银家!”雨墨尘卖萌到。【去死,你什么时候是萌属性的了!】
“去死吧,下去看看寒少。”说着苏洛雅从窗户上跳了出去。【危险动作,切勿模仿】
雨墨尘拿出手帕擦了擦额角上的汗,然后,默默地滚到电梯口去了。
而此刻,楼下……
“苏洛雅你特么死下来干什么!”宫漠寒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
“当然看看你死了没有啊!”苏洛雅丢给他一个卫生球然后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活人都被你压死了。”宫漠寒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忘记了之前被他压倒的倒霉的大叔……
“救……救……救……救命……!!!!”某位大叔,竖起一个手掌,半死不活的说道。
“不用管他的,我们去找小景玩去!”说着苏洛雅拉起了宫漠寒的手,向着远处奔去。
宫漠寒看了看自己被苏洛雅握住的手,第一次,苏洛雅主动牵起他的手。脸颊上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
然后,停住了脚步,拉着宫漠寒的苏洛雅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苏洛雅疑惑的望着宫漠寒不知所措。
“雅,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宫漠寒轻柔的问道。
“12月24啊!”苏洛雅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但是很快又惊呼道:“都已经12月24日了!今天就是平安夜了!明天就是圣诞节哎!”她红润的小脸上带着一丝兴奋,这么多的节日中他最喜欢的除了圣诞节就是万圣节和复活节了!
“是啊,今天晚上我们去买圣诞节的礼物好不好啊?”宫漠寒温柔的笑了笑,原本苏洛雅被拉住的手,紧紧地握住了苏洛雅的手。
“好啊!”苏洛雅欣然答应,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好开心哦!
苏洛雅的嘴角在不知不觉中上扬,再看看周围的商店,都已经装饰起了圣诞节的圣诞树、铃铛……
宫漠寒看到如此兴奋的苏洛雅感到一丝快乐,有她陪在身边真好!
“你看你看这个小店的装饰好特别哦!进去看看好不好?感觉好温馨!”苏洛雅摇着宫漠寒的手臂,一丝悦雀跃然脸上。
“好啊。”宫漠寒宠溺的摸了摸苏洛雅的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只是,黑暗总是来得很快。
天空黯淡了下来,所有的神士都感觉到了不一样。
原本在楼底下抱怨的雨墨尘也感觉到了不一样。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智慧女神雅典娜。”——苏洛雅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天空之神乌尔拉斯。”——雨墨尘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神使赫尔墨斯。”——宫漠寒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地神盖亚。”——钟离殇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战神阿瑞斯。”——海缪凝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冥王哈迪斯!”——北冥翌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死神塔纳托斯。”——独孤落
“开启神之命运,召唤沉睡的光明之神阿波罗!”——思音和
“开启神之命运,唤醒沉睡的海神波塞冬。”——暮雪景
只有千芫奡没有神化,因为,在苏洛雅离开之后,他就失去了神化的力量,即使现在苏洛雅回来了也没有用了。
“落?”当看到神化之后的独孤落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有点吃惊。
“欧里西斯。”北冥翌黑色的大衣在风中飘舞,手中的镰刀闪着令人战栗的寒光。
“嗯哼?”欧里西斯歪头。
“你又何必挑起这场战争。”这一次是苏洛雅。
欧里西斯宛然一笑答到:“当然是看着你们毁灭了。”
随后手中出现一盏幽冥灯。
“果然是这样吗?”苏洛雅的眼神黯淡了,真的,不准许她轮回的吗?
凄美的笑了笑,握紧了手中的法杖,指节处显出隐隐的苍白,最后一个圣诞节她也不能度过了啊……
苏洛雅的身后开出了血红色的曼珠沙华,这朵妖艳的曼珠沙华保护着所有的人。
她在等,等待平安夜的钟声敲响。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温和的思音和暗藏锋芒,痞痞的海缪凝多了一丝严肃,花心的雨墨尘心中有一份隐隐的担忧,冷酷的北冥翌的眼神一点一点的涣散,微笑的暮雪景低落了泪水,暴力的独孤落失去了嚣张。
他们,也在等,等待着,冲出这朵曼珠沙华的时刻。
“咚……!咚……!咚……!”平安夜的钟声敲响了,苏洛雅凄惨的笑了笑。
她的法杖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她自己的嘴角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北冥翌击溃了那多曼珠沙华,那一瞬间,玉石俱焚,曼珠沙华消失了,苏洛雅也化成了泡沫。
一切结束了,没有战争,只剩下了苏洛雅鲜红的血迹,一切,结束了……
这个世界失去了喧闹,时光悄悄流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