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cjj好看的都市小说 武御諸天笔趣-第五十五章 丹道九轉讀書-sk9sz

武御諸天
小說推薦武御諸天
“霍家的剑诀,霍家的人”
看着霍云的身影消失不见,萧雨微俏目中柔光微闪,不由想起不久前在霍家城中刻意打听的一些消息。
“小倩,他会是那个人吗?”
她突然问道。
重生空間之田園醫女 淩七七
因为对之前随在身边的阮婆婆实在绝望,自抵达霍家城后,她就借故让这老仆遣回萧家,身边的侍女则是由萧家派出的替换人选,年纪刚二十出头的固元中期高手,专为接她归家而来。
侍女小倩轻轻摇头:
“霍云三个多月前只有炼气四层,《霍家剑诀》小成;小姐你于十万大山所遇那人同样炼气四层,却《霍家剑诀》大成;而此人虽然未曾动用真正实力、内外带伤,气机波动却有炼气五层。”
言外之意,便是一个历来被确认天赋最劣的人不可能在那般短的时间内就有如斯进步。
萧雨微目光一黯,或许是听过太多关于姨夫霍天的英雄事迹,她自小就对那位从未见面的表哥和曾经的未婚夫有着一丝隐秘的牵挂,加上某个迫在眉头的缘故,她很希望能找到霍云。
因此明明知道几率几乎不可能,她也依然不由自主地想将曾救过自己的少年与之联系到一起……
“小姐,夫人在家中等得着急,我们该走了。”
小倩突然说道。
“……嗯。”
贝齿轻咬一下娇嫩的粉唇,萧雨微目光闪过一丝坚定。她走近陆信中,轻声:
“陆执事你好,小女子想请教一些情况……”
十天后
定波城外一座独处偏僻、占地极广的豪宅中,霍云坐在稀疏林间的石桌旁,手指轻轻划过桌面的一本线装古册。
九转金丹道,通天地人神
《太上丹经》所载丹方共分九转,每一转的丹方数量不定,而丹方上面所述的效用,即便深知“是药三分毒”、“外物不可依赖”的道理,霍云也依然有着十分的心驰神往,就算早已倒背如流地记下,他也依然不忍将这书毁掉。
王子殿下的天使之吻 離殤·傾城
实在是这丹经太过于贵重,完全就是一件无上的瑰宝。
它的价值,不仅在它是众多失传丹方的集录,更在于它完整的丹道传承——须知丹药炼制,不仅仅是知道丹方和取来药材便可以了,如铸剑于匠师,必须有足够的工艺水平和火候经验,非有指点而难以入门。
如果霍云仅仅只得到丹方,那他也许把身上的所有横财耗光,再将武道修行抛到一边、全神专注地投入所有精力去试验炼丹,那也许六七年之后,他能初步炼制出第一转丹药。
这里钱财消耗还好说,但真要耗费那许多时光,就真个不值了。
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便是再有天赋,若是数天半月不思武事,那便是修为不变,他实际所能发挥出的战力也绝对会下降不少。而武道修行,从来都是敌友遍地,若是退步期间遇到敌人,结果自然讨不了好,是以大荒从未有“退出江湖”的说法。
但既然有了完整丹道传承,那便是霍云这般炼丹新手,也足以照本宣科地尝试基本炼制,只要天赋不要如武学资质那般差劲,相信用不着多久,他便能得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枚丹药了。
“应该没有错漏细节。”
霍云将丹经收回储物戒,头一抬便看到庭院中一个烟气升腾的小型香炉。
自遭遇萧雨微后,他隔天便搬出客栈,让那店小二帮着找了这间僻静的宅院住下,所看中的无非就是这个可以充当丹炉的上品香炉。至于买下的原因,不是因为有钱没地方花,只是大荒暂时还没有传说中的房地产租凭业务而已。
霍云无意引领一个时代的商业发展,一方面是志不在那,更主要是在大荒没有武力和家族支持,那一切家资都不过是为人作嫁,如他父母所留下的那许多遗产。
十日下来,他除了疗伤和潜修武道,其余时间便是陆续购入许多炼丹所用药材,因为将之混在伤药之中,是以并未惹起什么注意。
而这些药材连同豪宅,却是共耗去现银六十多万两。若不是从拓跋野身上得了一笔横财,他只能售出自十万大山所得的众多荒兽和矿物材料、灵药了。
倒不是他另有他用,而是这些材料和得自拓跋野的其他物事都有可能将他的行迹泄露,让萧雨微那妮子知道还好,若是被拓跋家的人找出蛛丝马迹,那他只能是千里逃亡,好长一段时间没办法静心炼丹、修武了。
也幸好是得了储物戒,因为空石可以自相吞噬成长的特性,那项链直接让戒指吞了干净,原本两丈见方的储物空间已经增长了四分之一,内中物事则尽数转移其中。
超異能終結者
凈靈 長夜孤燈
“嗡嗡嗡……”
烟气蒸腾得愈发剧烈,连着临时充当的丹炉也轻微晃动起来。
霍云抬头看看天,脑海中闪过丹经所载的各项炼丹相关:
庶女當嫁之一等世子妃
“时辰、温度、湿度、火候基本贴合标准,这炉‘易容丹’应该成了。”
暖婚天成 柚子木
这却是他的又一独有优势。
寻常大荒武者炼丹,包括丹经所载,基本都只着重标注了炼制手法、丹炉药材挑选,其他时刻、温差等重要实验条件则只能留下几句经验之语,而霍云却能从中总结并归纳出一套基本通行有效的准则。
福太太悠閑生活 瓜扯扯
以这般实验条件准备,炼丹成功率基本可以提升一成,也就是百分之十左右,加上易容丹最低品质只是一转下品,炼制并不复杂,是以三炉药材废掉之后,这一炉终于见到了成功的曙光。
终于,一声长鸣喷气声自丹炉顶端发出,浓密蒸汽如吐息般朝上直射出半丈有余,霍云毫不迟疑地挥袖空甩,无形气劲一下就将顶盖掀开。
清香隐隐,圆滚滚七粒拇指大小三色圆珠躺放其中,与丹经图样一比,赫然就是成品的易容丹。
霍云挥袖灭掉炉火,寻来事先准备的守宅犬,用玉勺捞出一枚易容丹喂它吞下……一刻钟后,守宅犬安然无恙。
成了。
微微一笑,霍云捞出剩下的六枚易容丹,其中五枚装入瓷瓶,最后一枚则吞入腹中,然后内气转动,但觉脸上微痒,不一会就传回异样的陌生感。
易容丹并非改变脸部的真实形态,那样只会挫伤面部神经,有害无益;它的真正效果,是经由内气震荡,将丹药之力转化于面部之上,形成一层拟真保护层,这面容愈是熟悉,则真实比例越高,仿若特殊荒兽的变色拟态。
因为丹药品质,他此时这层拟态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并且会被筑基境的先天强者识破。
不过先天大师历来少与炼气武者凑堆,他自然不会不知满足。
霍云自储物戒中取出镜子一照,那镜面所现的面容寻常,约略能找出一份清俊,却赫然是那般的熟悉而疏远——
并非霍云,而是陈轩。
他看着镜子,镜中人看着他,两人同时微笑: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