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bx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神話版三國笔趣-第三千七百二十六章 絕地反撲推薦-j08ah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本次试炼,皇室和袁氏同时赞助博彩业,有兴趣的请尽快下注,大家都是体面人,说个数就行了,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是不会赖账的。”韩信和关羽一行落地之后,袁术在第一时间开口说道。
“啊,这种博彩业都有?”贾诩手上出现一沓钱票,毕竟是在梦中,作为精神天赋拥有者,制作一些小东西还是能做到,“我压淮阴侯获胜,子川,给我借点钱,打完就还你。”
陈曦看了看两眼,赚傻子的钱,陈曦也挺喜欢的,毕竟能分清公私的话,最好还是分清一些比较好。
“给,到时候赢了,大家平分。”陈曦直接在梦境之中生成了一张两亿的钱票,最近正在结算,陈曦也不好动用太大额度的钱款,不过像这种稳赢的事情,陈曦还是愿意拿出最大笔的资金。
“好的,好的。”贾诩很是满意的跑了过去,然而等贾诩过去的时候,刘璋举了一个牌子,上面注明了押注范围,很不幸,没有韩信打赢这个选项,只有关羽几次突破韩信战线,支撑多久,战争持续多长时间结束,关将军能打出多少的损失等等。
瞬间贾诩就对于这种考验眼力的博彩业没了兴趣,揣着钱票回来,还给陈曦,反倒是刘备有些兴致勃勃的想要压关羽斩敌破十万。
“我之前还奇怪为什么淮阴侯不见入梦,原来是在未央宫?有活动范围限制是吧。”周瑜也算是终于记起来将自己的智障光环给下了。
“嗯,你住的太远了ꓹ 淮阴侯被老天爷限制了,不能超出跑路范围。”陈曦点了点头说道ꓹ “这一战,你觉得如何?”
周瑜盯着落入冀州的关羽一行,在换装整肃完毕之后ꓹ 关羽直接带着周仓、王平等五人,率领万余骑兵直扑雍州而去默默地点了点头。
“别的不说ꓹ 关将军的选择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和淮阴侯动手ꓹ 绝对不能拖ꓹ 我们在军团的发育和训练上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周瑜认真的说道,而一旁的白起则是挑了挑眉,看向关羽直扑而去的方向,面上甚是有趣。
关羽的神修统帅方式,在别人看来可能是邪道,但是在白起看来,毫无疑问是正统ꓹ 依靠云气体系,绝对不可能击败韩信ꓹ 哪怕是白起亲自上去ꓹ 都不可能获胜ꓹ 这就是出题老师的身份压制。
反倒是关羽现在的做法ꓹ 在白起看来还有一些渺茫的胜利可能,没错ꓹ 不管是多么的渺茫ꓹ 至少都是有可能的。
“黑山军的统帅是活人?”周瑜盯着黑山军的方位ꓹ 盯了好久之后缓缓地开口说道,陈曦这家伙果然是个坑货ꓹ 总是给你搞点新花样。
重生之冷魅狼君請溫柔
“是张燕,张将军。”陈曦笑眯眯的说道,“而且和另外两个需要练兵不同,张将军的黑山军,可是成型的精锐,而且本部营地是禁卫军,只是无法交流,外加也不知道冀州和雍州是谁。”
“也就是说,现在黑山军全军出动,说不定能扫了一方是吗?”周瑜一挑眉开口询问道。
“一个都扫不了。”白起摇了摇头说道,“淮阴侯那边就不用说了,依靠黑山地区地形,淮阴侯兵少,短时间没什么好办法,但也不是黑山军能拿下的,至于关云长这边,有点意思。”
周瑜在眼力上和白起还是差的有些远,毕竟周瑜学的都是云气指挥体系,和关羽走的路线并不同,而白起的路线虽说和现在关羽展现出来的路线不一样,但毕竟是一脉相承,所以白起看的很清楚。
【虽说粗糙了一些,但这种做法,韩信那个家伙搞不好要吃一个大亏,居然以自身的信念和天赋承载了所有的士卒,这样一来,上限虽说不高,但在这种规模下,倒也足以和我等一战,速战速决,胆魄确实是惊人。】白起看着从冀州西行,并未南下,从己方势力内部通过,而是选择走壶关,沿太行南下,直刺洛阳,不由得暗自叫好。
不说别的,光是这胆魄和决断就超过了之前的张任,若是寻常的将校,能不能当机立断的出手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在于,概率不会选择走壶关沿太行南下,而是走邺城,南下沿黄河出击。
后者这条路稳,但在白起看来,稳也要分时间,和韩信战斗,争分夺秒是必须的,你拖得时间越长,死得越惨。
实际上看着这么一幕的汉室将校,也都窃窃私语,有人认为关羽激进冒险,孤军深入,很可能被韩信抓住破绽,一波带走;也有人认为关羽过壶关,一路突破,积累气势,迅速决战也是选择。
“子健,你的话,该怎么打?”甘宁站在台上,看着下面的迅速变化的战局,看着韩信那疯狂拉壮丁,滚雪球的操作神色凝重,连装二哈都装不下去了,这个对手强的太离谱了。
“壶关,上党,一路南下直扑洛阳。”华雄看着韩信那疯狂滚雪球,已经滚到四万人的操作,脸皮都抽了起来,但甘宁询问了之后,华雄也给出了判断,“但我估计我这么干,大概率损兵折将。”
冷宮虐妃 金多多
李优看了两眼华雄,其实挺满意的,因为华雄对于自身的定位很明确,打不过归打不过,但这确实是目前最正确的遏制对手的手段。
皇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打不下,淮阴侯的兵力滚得太快,就这已经四万多人了。”周瑜连连摇头,他以前和韩信打,只打过几次大地图,每一次都被对方围死了,对方的兵就跟草一样,好不容易用孙策脸帝属性锤爆了,对方就像是丧尸围城一样,又来了一波。
“你打不下,不代表云长打不下,至少洛阳城下是没问题的”郭嘉笑眯眯的说道,他给关羽当军师当了好多年,故而他很清楚关羽现在是打算干什么,“云长的指挥方式和你的指挥方式完全不同。”
“拭目以待。”周瑜点了点头,也没问为什么看就是了。
关羽过壶关,直扑上党抢了粮食之后,就跟华雄的想法一模一样,直扑洛阳而去,兵贵神速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随着关羽一路突破,麾下士卒的士气也在不断地攀升。
有效的进攻,最能拔升己方士卒的气势,而关羽现在做的就是这件事,韩信在关羽下壶关的时候,就收到了情报,不过他没怎么在意,对方看过自己和张任那一战,心理肯定有点数,二百多万大军自己都能指挥过来,关羽不傻肯定会尝试一波千里奔袭。
毕竟上一次的情况,已经证明了,拖那是必死无疑的事情。
“好家伙,我除了好家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白起捂着脸,在关羽过了箕关,一路阵斩敌酋,士气迸发至极限,在关羽军团天赋的催动下,万余士卒因为对于关羽实力的坚信,自身气势不断地转化为真实不虚的战斗力,直扑洛阳而来。
本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等看着洛阳城下一场大混战,毕竟现在韩信也就六万来人,虽说规模已经相当庞大了,但韩信只是在招兵,没有时间练兵,以关羽现在展现出来的气魄绝对有一战之力。
虽说所有人都认为以关羽现在的气魄,就算是发挥到极限,占韩信士卒组织力不够,训练不足的优势,最好也就打个惨胜,可这可是淮阴侯,国士无双兵仙韩信啊!打个惨胜,都能吹一辈子了。
然而所有人都想错了,关羽过箕关,韩信就开始收缩战线,等关羽冲到洛阳五十里的时候,韩信已经完成了坚壁清野,人都收到了洛阳城里面,等看关羽的笑话。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有些懵,就连白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都没想过韩信会选择守城,你可是兵仙韩信啊,上,碾碎对方啊。
可实际上在韩信退回洛阳城的那一瞬间,所有人又都反应过来了,这真的是最能气死人的手段,关羽轻装奔袭而来,全骑兵,现在韩信坚壁清野,全骑兵的关羽连攻城都做不到,而调头离开也没粮草,怕不是得饿死……
“这家伙,有时候确实是会严格的让人无话可说。”白起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是兵棋切磋,白起面对不同人的,态度也不同,大多数时候很难拿出全力,就算是面对诸葛亮的时候,白起也只是以巅峰之姿立于绝巅之上,等诸葛亮来挑战。
反倒是韩信这一手,在白起看来,才是最正常的,所谓的兵法不就是让对手想要做的事情,一个都别完成吗?
“这个咋整?”张飞一群人这个时候也懵了,韩信坚壁清野根本不和关羽打,坐看关羽饿死,这输法也太惨烈了。
人魔 法施
准确的说,这已经不是惨烈了,而是输的让人不忍直视了,张飞可以接受自己二哥打不赢对方,但是输的这么过分,张飞真的忍不了,但这事真的不能怪对方,对方的做法符合所有的现实。
全场窃窃私语,所有的人都没想到刚刚开场才这么点时间,战局就走向了陌路,虽说没看明白什么东西,但他们真的觉得很有意思。
“云长就这么败了?”刘备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很是窝火,这都是什么事,可他还没办法发泄,韩信这还真不是针对,这也是战略战术测评的一部分,很明显这要是输了,那只能说是输在了态度上。
“不,还没有。”郭嘉摇了摇头,哪怕局势看起来很明朗了,但在郭嘉眼中,这距离所谓的明朗还有很远的距离。
陈曦同样摇了摇头,这还有的看,毕竟从过壶关开始,关羽一路就没有再出手过,截止目前引而不发,见证过邺城城墙裂口的陈曦清楚,关羽有时候做的事情,真的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
周瑜饶有兴趣的抱臂看着这一幕,而刘备麾下的将校,则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看向下方的关羽队伍,胜败,搞不好,真就在那一下了,成了,不说翻盘,至少能打出来一个绝地反扑,而败了,那这局兵棋推演就可以结束了。
“还有最后一个机会,温侯做好定住梦境的准备。”郭嘉看着洛阳城的远方出现的关羽,看着对方那完全没有波澜的眼神,就知道关羽想要做什么,从一开始关羽就做好了面对洛阳城墙的准备。
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关羽缓缓的加速,身后的士卒近乎将所有的信念都寄托在关羽的身上,朝着洛阳城北门的方向冲了过去,城墙上的箭雨攒射了下来,关羽没有丝毫的闪避。
左臂的钢制臂环再一次帮关羽挡住了不少射向自己左臂的箭矢,说起来也奇怪,关羽的左胳膊总是被箭射中,哪怕是加了臂环,那些箭矢也依旧往那个位置射去。
关羽冷漠的看着洛阳北城门,从壶关到箕关,从箕关到洛阳,这巅峰的一击,本是为那名破界所准备的礼物,但现在,洛阳城门,你不开,我给你砸开!
王平和周仓的两箭射断吊桥的绳索,骑着卷毛的关羽高高跃起,踩在吊桥上,这是最后的机会,也是从壶关压到现在的绝杀,刀出,天地失色,洛阳北门碎!
伴随着一声脆响,洛阳城北门的半扇包铁木城门直接飞了出去,城门洞子上出现了一道巨大得破痕,然后关羽怒吼着一刀战线,青色的刀光,直接让城门口面对这一幕目瞪口呆的韩信士卒当场升天。
“杀进去,斩了对方!”这一刻关羽本部气势如虹,跟着这样的将校敌人又有何畏惧?杀便是!
这一刻在外界观看视频的老头们,看着这一幕也有不少人直接站了起来,而后诸如陈纪,荀爽当场入梦观看,刺激,实在是太刺激!
我在東京克蘇魯 一鍵三連
“呼,果然淮阴侯自己态度也有问题,城门洞里面没堵。”郭嘉侧头看向白起说道,而白起面皮抽搐,他觉得这真的不是什么态度问题了,鬼能知道关羽能一刀下去将北城门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