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y6v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靈武神州-第四十章 邪月教獗姈鑒賞-menzm

靈武神州
小說推薦靈武神州
“白蕴哥哥,你说姚璇可是好看。”
網遊之無良方士 亂山殘雪
姚璇嘻嘻笑道,不过这溶洞内漆黑,白蕴哪看得见姚璇,就是刚才打斗亦未能看清其貌,叫白蕴如何回答。
“恩,好看……啊!”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夢映漣漪
当白蕴附和着姚璇时,飘则在另一边捏着白蕴皮肉,这疼痛只有白蕴知道了。
娶個天仙開超市 蝶天燼
“白蕴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
白蕴打着哈哈,蒙混了过去,不过这却让飘捏得更用力了。
“你们这样一起走,会很危险的。”
虞凝终究看不过眼,上前便拉过姚璇和飘,不让两人再缠着白蕴。白蕴感激,心底里暗赞着虞凝替他解围。
“还有白蕴你,觉得不舒服就应该说出来嘛。”
虞凝生气,也将白蕴一并斥骂,瞄眼掠过白蕴,看其反应,不过都看不到对方什么表情便是了。
“怎会不舒服?”
姚璇不解,遂问起虞凝来。
“我听同门师姐说过,这男子大多喜欢女子亲昵,白蕴哥哥就是因为舒服所以才不让姚璇放开的。”
姚璇的解释不无道理,不过这却更让虞凝气愤,难道说白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惯着两人吗?动机不纯,令人不齿啊。
量子意誌 十裏桃花
虽是看不到虞凝生气的表情,但感觉到她的气息急促,估计是生气到极点了。白蕴有心解释,不过想到虞凝应该不会听,只得愣在原地,等候发落。
“女子矜持,岂可随便挨近男子,更不能穿着暴露,裸身肌肤,应安分守己才是。”
白蕴的事先放一边,现下姚璇不懂保守之礼,就让自己细细为她道来。
“这女子曼妙身躯,若不是展示其魅力,不予人观看,那长得再好看,包裹衣物,又是作甚。”
姚璇思维开放,让虞凝和飘吃惊。虽觉得有点道理,但又觉得羞耻,毕竟这和自己师傅教导之事不同,或许是先入为主的思想掌控了自己,所以才会觉得如此不堪。
“那自然是让那命中注定之人看了,女子时刻保持纯洁,便将一切交予那人,长相厮守。”
虞凝也想遇到此种邂逅,顿时陷入幻想中。守身如玉,男女双方亦是,与那倾慕之人,平等相待,共结连理,便是想想都觉得幸福。
召喚師的愛情路 柔の千舞
“那白蕴定是我命中注定之人,莫不是这躯体是要予他看的。”
姚璇想了想,随后高兴说道,但这就让三人同时惊讶得说不话来。姚璇尚幼,说胡话可以理解,但这番胡话却不知有几分是真心的。
“什么……说什么不知廉耻的话呢。”
虞凝脸红耳赤,差点就接不上话来。虞凝也没想到姚璇居然如此直白,爱恨分明,比自己随心得多。但听说魔教女子都会魅惑之术,姚璇莫不是在勾引白蕴。
“这也不对吗?”
姚璇歪着头,一副想不明白虞凝在想什么的表情。
惡魔校草是我哥 冰櫻雪舞
所处环境不一样,所想事情自然也不一样。魔教女子只是习惯这种打扮,色迷之人定是难控其心,落在神州女子眼里,就是色相勾引。虞凝所说,其实魔教女子亦向往,只是她们觉得这和衣着暴露关系不大。
而且直言喜欢之人又有何不可,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洒脱得很,不像神州女子,保守等待,却不知道待到何时。双方各执一见,却又没有交流,其中误会,难以道清。
“……”
突然,白蕴像是有所感觉,一股“暗灵”悄然而来,却是一阵微弱声音。声音很快掠过,若不是认真去听,倒是听不清楚。
“哒……”
而后三女向前奔去,只留下白蕴一个,却不知要去哪里。
“飘、虞凝、姚璇,你们这是要去哪?”
白蕴大声叫道,却没得到她们回答。心想之下,暗觉事情不妙,顿时追了上去。
由于刚才和姚璇战斗已虚耗过多,白蕴本想留余体力,却发现三人速度飞快,自己勉强可以跟上,却是无法缩短距离。
白蕴再次呼唤三女,却依然得不到回应。心想莫不是刚才那声音,夹杂“暗灵”而来,让三人着了魔。但若如此,为什么自己会没事。
多想无益,白蕴再次使用“光瞳”,一道白光闪过,瞬间来到三人面前,张开双手,拦住去路。
“停下!”
白蕴大喝一声,震耳欲聋,若是被声音迷了心神,那便用声音制止。
原理是对的,不过白蕴不懂这其中之道,只用普通声音是不可能驱除的。现在三人继续前行,挡在前面的白蕴就如似不认识般。
突然,一道强猛之箭射来,白蕴却没想到虞凝竟然会出招伤人,加之距离甚近,白蕴一个翻身,勉强避过。待灵箭飞过,白蕴迅速向后退去,拉开距离,恐防虞凝攻势再续。
“砰!”
白蕴身后爆响一声,自然是灵箭贯穿墙体引起。随后一抹光线照射进来,不强但对于漆黑的溶洞来说已然足够。白蕴也没想到身后就是出口,而且是直通地洞天之内。
三女脚步依然不停,而且手上皆持有武器,似是挡其者死。即便如此,白蕴也是不肯相让,誓要阻止三人继续前行。
“轰!”
地裂落地,震响四周,冲击四方而来,随后又汇聚到白蕴处,竟是毫不留情,要致其于死地。
白蕴硬是接受,随后踏地一震,将冲击力全卸至身下,令地面凹陷。此招乃是从流浪处偷学而来,现在运用,还是得心应手。
随之而来,又是虞凝的“碎日”散射,数十灵箭,密不透风而来。白蕴顿时运起灵力,现出数十匕首,准确无误,将灵箭一一击破,这需要相当集中力方可。
但最后,飘竟是使用翡翠扇神能,扇出一阵巨强龙卷风。此风巨大,竟将岩石如纸糊般吹烂,凶猛袭来,便是白蕴也不会相安无事。
不过白蕴运起内力,将脚插入岩石之中,犹如老树盘根,纹丝不动。但这衣服只是物体,受风刃所刮,不断裂开。
而在龙卷风之中,白蕴又感觉到一股灵力袭来,虞凝“破日”再起,直取白蕴头颅,这可是真心想杀死白蕴。
白蕴了得,双手捉住来箭,但箭头只差丝毫,却是危险万分。破日灵箭威力甚猛,白蕴将灵力聚于手上,勉强算是止住来势。
只是此种机会,对方哪里肯等,姚璇举起地裂,转身一投,竟是将地裂抡了出去。地裂重有数百吨,再附上灵力,此招比破日灵箭更凶更猛。
攻势即至,白蕴立即制造灵力巨盾,显出三块,挡在前头。不过地裂厉害,便是三张巨盾也难挡其威,只一瞬间便被冲破。
白蕴自知无法再挡,张开巨盾是减缓冲击,效果是收到了。白蕴看准时机,将破日灵箭强行调头,使其冲向地裂。结果便是破日灵箭抵受不住,化为灵气消失。
只是白蕴没想到,地裂还是直冲过来,狠狠的砸向了他。一口鲜血喷出,白蕴终究抵挡不住,顺着龙卷风被吹了出去。其主虚弱,“光瞳”无法支撑,附在白蕴身上的白光亦随之消失。
白蕴被吹飞到地洞天内,上方可以看到天空,不过洞口却很小,只不知这里已是多少米深,竟将一千多公顷的洞口看得窄小。
白蕴在空中翻滚,亦可看到地洞天下方深不见底,根本无法看清内里,犹如无尽深渊,正不断吞噬光芒。
时间渐渐流逝,白蕴的视线却停留在每一秒上。而最后,白蕴看到三女从洞口跳出,竟毫不畏惧地往下方冲去。这一刻,白蕴算是醒了过来。
白蕴硬是提起灵力,“光瞳”再续,在空气中借力,迅速冲去。无法着地,难以借力,在空中自然战斗不能,如果三女看见自己,再次当作攻击对象,那将会是最坏结果。
所幸的是,三女此刻只注视下方,没有察觉身后的白蕴已追来。白蕴心想是好机会,遂再次提劲,速度再升,一瞬间便来到三女身边。
而当三女注意到时,白蕴伸出数段灵力白绫,将三人一并缚住,随后张起灵力,制造出一块更大的白绫,利用上升气流,勉强是减缓下降速度。
虽然手脚被缚,但飘依然能唤出翡翠扇,随后向扇子吹出一口气。一阵飓风袭来,将白蕴的白绫吹烂,四人再次向下坠落。
为了不让飘再使用翡翠扇,白蕴来到三人面前,使用灵力白绫,将三人缚得更紧了。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白蕴在高处勉强看到下面有东西。由于速度过快,转瞬即至,白蕴这才看清,这居然是粗巨的铁链。而且不止是一条,还有数百条,分布横跨整个地洞天,估计在这下面会有更多。
但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白蕴发现在三女身下,就有一条准备碰上。由于事先不知,现在要避开太难。但即便如此,白蕴还是想到了三女。
白蕴拉起白绫,将三女抛至空中。而就在这番动作之后,白蕴与铁链其中一个环上的一边撞上。一声清脆响起,即便是用灵力强化了身体保护,但由于下落速度过快,这样相撞,就是白蕴也断了不少骨头。
闖進命案現場的小蘿莉 布小妖
由于反弹力,白蕴弹至空中,通过白绫拉起三女,让她们避开了与铁链相撞的厄运。不过白蕴知道这只是开始,一切尚未结束,于是拉过三女,将之扛在肩上,随后继续向下。
重伤在身,但只是避开铁链,白蕴还是自信有余。同时一边用灵力回复受伤之处,虽然缓慢,但能恢复多少是多少。
由于白蕴一路向下,三女也安静了些许。果然,三女是被什么控制,必须要去到地洞天底部,而白蕴只要顺着其意就行。继续阻拦已不是办法了,只有将控制三女之物打倒,才能唤醒她们,这一趟是必去无疑。
在这期间,白蕴也不知道自己下落了多少米。只知道天上的洞口越来越小,经过的铁链越来越多,而下面的深渊也越来越暗,总之就是无止尽的下落,犹豫没有尽头。
而经过一刻多时,白蕴总算是感觉到了地面。身形一转,来到墙边,借力卸劲,这落地缓冲便完成。脚下着地,总算是安心了点,白蕴也因此伏在地面上,尽力休息喘息。
同时白蕴亦感到不安,利用剩余不多的灵力感觉周围情况,却发现此地白骨居多,生命气息全无,愣是一只小虫也没有。
“终于来了,我的风之灵晶。”
突然一股幽怨的女声响起,令白蕴再次警惕。慌忙爬起身来,面对声源处。不过附近太黑,根本无法知得前面有什么人在。
“是谁!”
白蕴大声叫唤,在气势上不可输人,即便是已身受重伤。
“我?”
女子稍感意外,却没想到会被人问及,要知道,这已经是多少年没与人交流了。
“我乃邪月教獗姈。”
此话一出,吓倒白蕴。此前孤宏便说过这地洞天便是獗姈与莺梦所开,但那都是千年之事。对方自称獗姈,难道是那千年前尚存活之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