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m9都市言情 《玄機道紀》-第十章 大凶之地相伴-k83lc

玄機道紀
小說推薦玄機道紀
一道幽冷的剑芒突兀地架在黑袍老者的长刀之前,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灵气波动传出,将黑袍老者震退三步!
“是谁!”黑煞惊怒交加,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在这时上来横插一脚,但是当他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的时候,脸色却是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来人是一个一袭白裙的少女,却见那少女手中提着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怒气冲冲地看着那黑袍老者,“白魔黑煞,你们两个当我太乙仙宗的人好欺负吗!”
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出,但是那声音里面透出的冷意却是毫不掩饰。
“他……他是太乙仙宗的弟子!”
黑煞老者的脸色一阵变换,他看见过这个少女,所以知道她是太乙仙宗的弟子,但是他没有想到北辰宇居然也是太乙仙宗的弟子!
“我是。”北辰宇淡淡地说道。
在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他走到白裙少女的身边,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还以为你们只能够在外围转转呢。”
那白裙少女自然就是楚月了,让北辰宇想不到的是楚月居然也跟着来到了这里,这里可是龙脉的核心,而且看上去这里似乎已经不复当初的祥瑞之地,变成了一片大凶之地!
“为什么我不能来这里,你可不要小看我了!”楚月对着北辰宇狠狠地说道。
賴上惡霸邪少爺
“对了,我之前听师兄弟说,你的修为被废除了?但是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是先天境界吧,你是怎么……”
楚月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
但是她的话还未说完,北辰宇身上的气息却是逐步地下降,最后变成了后天五重!“如此便可以了,只要你不说,再让齐兄和你的小师妹不说出去,又有谁知道?”
“那好,回头我和师弟师妹说一下,既然你要隐藏实力,那我也不会揭穿你。”楚月笑着说道。
“混蛋,把我当做空气吗!”在另外一,黑煞老者一脸怒意地站在不远处,神色狰狞。
“若是想死,我送你一程!”北辰宇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这个叫做黑煞的老者实在是太烦了。
“够了!”就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白衣中年人发出一声怒喝。
他走到黑煞老者身前,看着北辰宇,冷声道,“这一次是我们栽了,但是既然你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想必你对这里也有所了解吧,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大凶之地,这不是明摆的吗?”北辰宇随意地扫了扫不远处发出暗红色光华的十座殿宇。
“我们走!”白衣中年人狠狠地瞪了北辰宇一眼,带着黑煞老者离开了这里。
“那个,我……”北辰宇看着楚月,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就在这时,一道桀骜的声音传来。
“哟,这不是那个被逐出内宗的废物吗?怎么也来到了这里,是想将自己葬在这里吗?”一个一袭华服的少年缓步向北辰宇走来。
“废物叫谁呢!”
小商河 老酒裏的熊
“自然是叫你,你在内宗的所作所为,你自己清楚,呵呵,做人如果做到你这样,那一定是前世造了太多孽了!”
那华服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那也比你这个承认自己是废物的人要好,对了,刚才可是你自己亲口承认自己是废物的,在内宗混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吧,怎么还是先天三重的修为?真是给内宗蒙羞!”
“你!”华服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怒色,但是他最终还是恢复了脸上的桀骜之色,他斜着眼,看着北辰宇,说道,“呈什么口舌之利,我现在是内宗弟子,而你只是一个外宗的废物!”
“你可以试试看,我这个外宗的废物究竟可不可以骑在你这个内宗弟子的头上!”北辰宇向前一步,在他的目中闪过一丝寒芒。
但是就在这时,站在北辰宇旁边的楚月却是率先一步走到了那华服少年的面前,一把泛着寒芒的长剑便直指那华服少年的心口。
“石祝,北辰宇是我们太乙仙宗的同门,以他的天赋,即使现在他还在外宗,但是不久之后的外宗内比,他依然可以获得进入内宗的资格,你不要太过分了!”楚月冷声道。
“他?内宗?开什么玩笑!”石祝放声大笑,他指着北辰宇笑道,“就他这样,即使可以重新修炼又能如何?即使他再天才,修为被废了之后也会变成废材,一个废材而已,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护着他,莫非是因为他进过你的房间,还和你……”
“住口!”楚月尖叫道,她持剑的双手不禁微微颤抖,剑尖已经抵在了石祝的胸口。
但是石祝似乎并没有住口的打算,他继续说道,“怎么,恼羞成怒了?被我说穿你的心事了吧,或许这个废物就是你养着的一个小白脸!”
“混蛋!”少女叫道,她手中的长剑在下一刻刺入了石祝的胸口,但是持剑的却早已不是她,而是站在她身后的北辰宇!
“不是说了住口了吗?还这般聒噪,简直是找死!”北辰宇手拿着长剑,冷声道。
“你……北辰宇……你个废物居然敢杀我!你……”石祝震惊地看着插在他胸口的那把剑,脸上满是不甘之色,头一歪就没了气息。
他将手中的长剑一拔,顿时血流如注,石祝的身体便向后躺倒下来,在他的身后,一滩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
鳳皇在上
“你……你杀了他?”楚月似乎还没有从发生的这幅画面的震撼中缓过神来。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你看他的眼睛还是睁着的,估计是死不瞑目,你要不要帮他把眼睛闭上?”北辰宇将带血的剑尖在石祝的衣服上擦拭干净,又还给了楚月。
“所以你才会在看见我之后,那样对我?”。
史上最牛暴君
“北辰兄,原来你真的没死啊,你知不知道,在你失踪的那几天,我们可是着急坏了!”齐飞哲一看见北辰宇,就飞奔过来,给了北辰宇一个大大的熊抱。
“北辰兄,你这些天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总也找不到你?”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刚来这里的,似乎是触发了什么禁制,让我被挪移到了这里。”北辰宇笑道。
“对了,齐兄,我想问……”
但是还没等他开口,齐飞哲却是先一步开口了,“对了北辰兄,这地上的尸体是怎么回事,他似乎是我太乙仙宗的弟子啊。”齐飞哲注意到了地上的尸体,问道。
“我杀的,怎么了,不可以吗?”
“这个……北辰兄,你难道不知道宗门弟子之间是不可以自相残杀的吗?这若是给执法殿的人看见了,你不死也要褪下一层皮!”齐飞哲尖声说道。
说到这里,齐飞哲的话语微微一顿,他艰难地转过头,看见了站在一旁的楚月,与楚月似笑非笑的眼神刹那间对上了。
“小声点,这里有异变!”但是就在这时,北辰宇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面露凝重之色。
“怎么了?”楚月来到了北辰宇的跟前,小声问道。
“这里,还有太乙仙宗的弟子吗?”
“没有了,其余的弟子实力实在是太差了,所以都离开了龙脉,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片幽湖出现之后,就出现了一些通往外界的通道。”齐飞哲说道。
在幽湖消失之后,他们也在仔细地寻找着可以出去的通道。
“那就好,你们看看周围,已经开始乱起来了。”北辰宇轻声说道,他的手指微微指向边上那些修士。
顺着北辰宇手指所指的方向,众人看到了一幕十分血腥的场景。
无数的修士开始不知原由地争斗了起来,而且他们的攻击没有一个准确的目标,场面居然在这一刻陷入了混战之中!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动手,你们!”这是一个在厮打之中苟延残喘的散修,他一边躲避着来自四周的攻击,一边发出一阵吼叫,但是在下一刻,他的眼中便突然闪现出一丝煞气,在他的眼中,有一种叫做癫狂的情绪油然而生。
“你们都要来杀我,所以我要杀了你们,杀!”那个散修的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意,冲向了四周的乱战区域,但是在下一刻,一道寒芒闪过,将他的前胸对穿,那个散修的眼中闪过片刻的清明,但是随后他的眼神便暗淡了下来。
……
“这是一个大凶之地,你看四周的那些人,都好像变成了一个杀戮的机器,在自相残杀,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这里没有事……”北辰宇低声说道。
但是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雾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北辰宇的面前,在北辰宇的眼前一闪而过之后,便飞快地融入了他的身体!
重生空間之八零幸福生活
“这是怎么回事!”北辰宇在下一刻,心里突然变得烦躁了起来,一股负面的情绪在下一刻席卷了他的整片脑海。
一幅幅画面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流转。
“叶仙绝,既然你的修为已经被废,那么就好好地在家里做一个二世祖,过完你的一生,不要再想着修炼了,你和我的距离,现在可真的是天上地下了,哈哈!”
“我不甘心,我是叶仙绝,我曾经立誓,待我踏足巅峰,要让这天下仙绝,我怎么可能被废了修为,既然仙道不容我,纵然我化身成魔,又如何!”
我是自己的黑粉頭子
“叶仙绝,你这个疯子,居然舍弃了天地造化诀的上半卷,你莫非不知道此功法若是不全,将会让你堕入魔道,今日本长老便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厮!”
“魔道如何,仙道如何!待我成道,仙魔永绝,哈哈……”
浮愛
……
“待我成道,仙魔永绝……仙魔永绝!”北辰宇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随后他的浑身上下便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黑色雾气,那种雾气,是黑色的,透着妖异的气息!
“北辰兄,我发现那些修士之所以发生这些变化,是因为他们融入了一种黑色的雾气,那似乎是传说中的真魔之气!”齐飞哲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那些扭打在一起的修士之后,终于说道,“不过为什么我没看见天机谷的人,他们去了哪里……”
齐飞哲转过身,正巧看见了北辰宇浑身上下黑雾缭绕的样子,一时间,他的面色刷的一下变白了。
“北辰……兄?”
“北辰宇,你怎么了?”一边的楚月也发现了北辰宇的变化,关切地问道。
但是北辰宇似乎并没有听见他们说的话,在他的口中,依然呢喃着那八个字,“待我成道,仙魔永绝!”
在高台之外,暗红色的光华中,逐渐地涌现出一丝丝浓稠的黑色雾气,正是被齐飞哲认出来的真魔之气,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的真魔之气在变得越来越多!
安居山林當獵戶
“这可怎么办,北辰兄,你到底怎么了,给我清醒一点!”齐飞哲的脸色很难看,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若是北辰宇像那些修士一样向他们攻击,他们究竟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