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we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血煉天末 愛下-降生看書-klmse

血煉天末
小說推薦血煉天末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姚震便降临于世了。姚家是城里显赫的望族,但姚家二子姚鼎天膝下无子,其父姚霸天求孙殷切,在其的要求下连生三胎。终于生下一孙儿,其日姚家上上下下无不张灯结彩庆祝,到子时是更是翔龙冲天,天降祥瑞。
就這麽漂來漂去
丑时,正值全城安息,城墙守卫松懈的时候,一大股蒙面强盗悄悄摸进了城里,一城墙守卫忽觉得眼前一串人影走过,挣开双眼,猛地一震,是谁敢入侵邑平城,刚要张嘴喊,只见一飞镖飞过,直插入喉口。姚府,此时还丝毫没有察觉即将到来的危险,还沉浸于喜庆中,
我的變異遊戲庫 小不點愛奶酪
这是天忽地变暗了,阴暗笼罩着姚府上下。忽然,姚家族长姚霸天喊了一句,“谁”只见虚空中一人走出说道,姚太爷好久不见啊,原来此人正是姚家诚苦心培养的一弟子孙狼,随其功力日渐深厚,竟想要反叛,辛好被人及时发现,打成重伤让其跑掉。姚鼎天大声喊道叛徒你竟然还敢回来,姚家待你不薄,你竟行反叛之事,今日竟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只见孙狼说道昔日我为姚家立下汗马功劳,但老太爷宁愿把位置让给你个废物,也不给我,那今日我即来了,就不打算走了,诸位出来吧,只见其身后出现三位身披黑衣斗篷的强者,其中一人道赶紧动手吧,解决完我们好去交差,姚霸天恭声问道阁下是谁,我姚家于阁下平白无故为何要干涉我等之事,只见他道你姚家公然违抗上面旨意其罪当诛,姚霸天倏然醒悟,原来是因姚家给旧王朝做过事,王朝下令将姚家所有产业充公,姚霸天却因不合理之名拒绝执行没想到今天就已经杀到门前了,姚霸天说你们不怕这样做寒了归顺王朝了的人的心吗,江山不稳吗,其道这等小事吾等自然想到,你看看你们姚府的周围已经被重重包围,只要将你们杀绝,谁知道此事是吾等做的,尔等放下兵器束手投降,吾等还能为你们留下个全尸。姚鼎天说道姚家上下无不铮铮男儿,焉可束手投降,大家听我命令,掩护妇老儿童突出重围,为姚家留下最后一片血脉,姚霸天冲向了孙狼喊道逆贼受死,孙狼道嘿嘿老家伙,多年不见你的功力没有丝毫进步,你的位置早就该让给我了,又对旁边三人喊道来祝我诛杀这个老家伙
黑衣人道老三你去祝他一臂之力,老三便径直走到了那一边战场,姚府上下无不厮杀连连,此时姚鼎天和其护卫被十多黑衣人包围着,一护卫道少爷你快走我们掩护你,姚鼎天道我姚家男儿整么能弃战而逃,这时数十人又再一次的围攻上来,姚鼎天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只见一护卫看了一下姚鼎天又与另一名护卫对视了一眼决然的走到了姚鼎天身前道少爷你快走,这里交给我,姚鼎天正要上前阻拦却被另一名护卫打晕,最后模糊的看见一阵绚烂的爆炸,一行热泪从他的脸颊中流了下来。
霸道首席你別跑
天賦武神 蒙面大黃哥
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
財迷大小姐:賴上絕世相爺
隱婚緋聞:首長的小妻子 淺碧氏
先婚後愛:宮少有點甜
神魔練兵場
齐都城的一个小镇里,一户人家的床上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男子,一名医生在为其诊治,旁边的护卫看着自己家的少爷默默的为其祈祷着,医生诊断后对其说你家少爷伤势很重但只要按时给他吃我为他调制的药外伤很快就会痊愈但他的内伤老朽束手无策,护卫道谢过先生,医生回了一句便离开了,护卫看着少爷心里无尽感慨,一夜之前堂堂一家之主权势滔天一夜之后一无所有,这是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护卫立即站在门后严阵以待,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原来是另为的一名护卫带着姚鼎天的妻儿来这里避难,没想到事实是如此的无常,刚好来到了姚鼎天的避身之所,另外一名护卫看到少爷也是感慨了一番,护卫于妇人交待了一番便与另一名护卫来到了门外,护卫道姚家已灭我们已没有必要在追随着少爷,做到这一步我们已仁至义尽,剩下的就交给人处理吧,他们又回到了屋里与夫人说道我们二人打算去外面闯荡一番,妇人一听便变了脸色,没想到如今连护卫也要离他们而去,虽心中百般不愿,但奈何护卫的功力比自己于鼎天的功力还要高,跟何况姚家已灭确实没要理由追随自己,而且他们做到这一步确已仁至义尽,便回到道谢谢二位的庇护之恩姚家已灭我们无以回报,护卫寒暄了几声便离开了。
冷血總裁的棄婦 妖妖精靈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距离姚家灭门战已过去五年,夏庄镇的街上一位妇人带着两名儿童在街上行走着,周边不时传来朗朗的叫卖声,小女孩指着卖糖葫芦的对着妈妈稚嫩的说道我想吃糖葫芦,女子看了看小女孩便走向了小贩处买了一串糖葫芦,回来时正好看到了小男孩看向糖葫芦殷切的目光,女子撇了撇嘴便将糖葫芦递给了小女孩,只听这时身旁的小贩议论起了姚家灭门案的事件,葫芦贩对水果贩说道:你听说发生在邑平的惨案了吗?水果贩道什么惨案我整么未成听说过,葫芦贩道就是邑平城的姚家灭门案,堂堂一城门望族,竟在一夜之间被人灭口,全族连带族长无一人生还,。水果贩道律法之下,竟有人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城主府没有去查是谁做的吗。葫芦贩道,姚家乃是邑平城数一数二的强族,姚家族长姚霸天更是功参造化,功力极高,有能力在城主府的眼皮子底下,一夜之间将姚家全家灭口,更是将姚霸天灭杀的势力城主府又整么敢去查,而且我听了一些小道消息。水果贩道什么小道消息,葫芦贩指了指他说你过来,只见水果贩走了过去,葫芦贩看了看周围对着水果贩耳朵小声的说道,据别人说姚家因不听皇朝命令,皇朝派人剿灭的。只见这时一青年男子喊道谁在光天化日之下污蔑我皇朝,苍炎大帝奉上天之命,统领大夏王朝,秉公办理臣子无不拥护子民无不爱戴,尔等竟在此处污蔑皇朝、污蔑大帝陛下,该当何罪。小贩们一听急忙解释道小人嘴贱,这等事整能是皇朝做的,定是山上那些强盗做的,那些散步谣言之人定是包藏祸心。青年男子道,既然知错赶紧滚吧。小贩们一听急匆匆的推着贩车消失在人群中。人群中一对母子默默的看着这件事情,小女孩眨着双眼看着周围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男孩看着周围麻木的眼神,抬头看向了天空。原来这男孩正是姚震,姚家的小少爷,小女孩是姚言姚震的姐姐,妇女正是姚鼎天的妻子姚立玟。回到家中,姚震便来到了火炉旁。姚鼎天曾学习过锻造,如今家门已灭姚鼎天只好在镇里开了锻造铺以供开支。此时姚鼎天正在专心的淬炼火炉上的铁剑丝毫没有注意身旁的姚震,姚震仔细的观看着父亲锻造铁剑,完全浸入了其中,随着最后咚一声锻造便结束了,姚鼎天这时才发现儿子竟然在一旁观看自己锻造,他小小年纪竟对锻造感兴趣。不一会姚震从父亲的锻造中醒悟过来,姚震一抬头正好看到父亲看着自己,“回来多长时间了”父亲对着姚震问道,“刚回来没多久,父亲孩儿在街上见人议论姚府的事情您知道吗,而且听人说好像皇朝派人做的”姚震对这件事很好奇,而且听爸爸说发生这件事的同一年自己才搬到这里,生性聪明的他感觉这件事与自己家可能有关。姚鼎天听到之后脸色变得阴沉,更是握紧了拳头。“等你长大了父亲会把咱们家的事都告诉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锻炼好身体,等你下一年长大了就可以跟着我练习武功了。你要记住这是一个习武的世界,当年若是我好好习武咱们家不至于如此,你爷爷也不会~你只有武功高了你才能守护自己,捍卫你的家人朋友”姚鼎天说这些话时神色镇重,有对往事的追忆又有过去的追狠。姚震看着父亲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你不是喜欢看我锻造吗,我在给你演示一遍你好好的看”姚鼎天拿起一块锈剑就放进了火炉中,拿起锻造锤在上敲打着发出咚咚的节奏声。姚震专注的看着父亲一锤又一锤敲打的位置,看着父亲一步步将变形了的锈剑淬炼成一把锋利无比的铁剑, “你看到锻造的能力了吗,你要想要和我学,从明天开始跟着我锻炼,等你能举起锻造锤你就正式可以学习锻造了”父亲说完便走出了门外。“我愿意,从明天起我就跟着你锻炼”姚震看着父亲的背影决定一定不能辜负父亲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