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me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河洛傳說 起點-第33章力戰佛祖展示-ev6jc

河洛傳說
小說推薦河洛傳說
西天灵山的大殿上,齐天跪拜佛前:“万望我佛祖垂恩,大发慈悲之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佛祖救救紫霞仙子。”
如来方开怜悯之口,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去救她一救。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说罢与齐天一道向着葫芦谷飞去。
一去一来的时光,葫芦谷中已然变幻了另外一幅景象。
巫祖立于祭坛中央正襟危坐,十一位生肖围绕着祭坛一一入座,只空余一个方位。
眼见佛祖与齐天到来,巫祖笑道:“恭迎佛祖大驾光临。”
佛祖笑道:“你千方百计引我来到此地,想必已经如你所愿了。”
巫祖笑道:“想不到佛祖果真神通广大,看来这一切还是逃不过你的法眼。敢问佛祖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佛祖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巫祖惊异道:“难道佛祖对三界之事早已了然于胸?”
佛祖道:“三界之中只要我想知道的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不知你有否听过上古四大法宝之一的旱天铃?”
巫祖惊诧道:“能知过去未来的旱天铃?原来在佛祖手中,难怪佛祖能通晓过去未来。”
佛祖安然一笑,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縹緲尋仙途
齐天见紫霞仙子的那团紫气开始慢慢消散,便飞身上前以毕生法力阻止紫气继续扩散,齐天全神贯注的搭救紫霞仙子,对巫祖便没有了丝毫防备。只见巫祖大手一挥,齐天后脑中招,瞬间便失去了意识。巫祖随手一指,将十二都天都煞大阵之中,十二祖巫留存下来的最后一滴精血送入到齐天嘴里,齐天瞬间双眼布满血丝,眼放红光,似乎着魔了一般,如同其他生肖一样在十二都天都煞大阵的一方安坐了下来。
無敵快刀
佛祖道:“天魔血咒乃是巫族的不传之咒,当年巫妖之战,巫族覆灭,此咒从此失传。你又是从何处习得此咒?”
巫祖道:“如今我已经得到十二都天都煞大阵,也知晓了三百六十五周天星斗大阵的秘密,三界之中再也无人可惧。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雪前耻,将我巫族发扬光大。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复兴巫族。佛祖既然识得此咒,我也无需隐瞒。天魔血咒与九天招魂大法原本是我巫族的镇族之宝,只因魔性太重故而一直被我巫族用冰河龙珠所冰封。想当年妖族为了统治三界,竟然想抢夺我巫族的这两样至宝,他们卑鄙无耻以九阳之力化解了冰河龙珠的封印,我巫族虽然拼死一战,保存了天魔血咒与九天招魂大法,可是冰河龙珠却被妖族以河图洛书之力盗走。当年我为了夺回冰河龙珠,便引诱妖师鲲鹏,也就是佛祖你的娘舅,逼他交出冰河龙珠。我迫不得已以毕生的法力开启了东海龙宫的天魔之眼,让海水源源不断的从天魔之眼流走,造成地界大旱。从而逼迫妖师鲲鹏盗走河图洛书,并以河图洛书之力操纵冰河龙珠,封印了东海龙宫的天魔之眼。”
佛祖道:“想当年天生十日,以致地界干涸,于是你便引得大巫后羿射杀了九只三足金乌,从而引起了巫妖大战。”
都市戰王
巫祖道:“若非妖族咄咄逼人,抢走我巫族的冰河龙珠,我何以出此下策!只可惜因为我开启了东海龙宫的天魔之眼,被双子神龙、紫金双凤、冰玉麒麟和妖师鲲鹏六人合力攻击,我虽然杀了他们其中四人,最后还是被冰封在天河龙窟之中五百年。由于我未能参与十二都天都煞大阵,以致于巫妖之战巫族惨败,从而导致巫族覆灭。而我九死一生,侥幸逃过一劫。此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誓报此仇!”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納蘭靜語
佛祖道:“想不到你竟然能抵御双子神龙、紫金双凤、冰玉麒麟与妖师鲲鹏六人的合力攻击。难道你便是十二祖巫之中的烛九阴,天生有九条命,不然你又何以九死一生?”
弒神之王 明月驕陽
巫祖笑道:“不错,我便烛九阴。我忍辱负重上千年,今天也不怕被你所知。想当年妖族何其歹毒,纵使我有百条命千条命,他们又何尝不想赶尽杀绝。幸亏我装死逃过一劫,被他们冰封在天后龙窟之中,这才得以捡回一条命。”
佛祖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所习的天魔血咒虽然威力无穷,却要以鲜血为祭来布施此咒,实则是先伤己再伤人。血魔在你体内一天一天成长,嗜血也会越来越多,嗜血越多威力便越大,也越来越难以受你所掌控。你千方百计的引我来此,想必已经到了无法压制住血魔魔性的地步。”
巫祖道:“我巫祖法力高强,血魔魔性又何足为惧?”
佛祖道:“施主千万年的法力修为,小心让魔性控制住了你的心性。天魔血咒会让人变得似人非人,似魔非魔。一旦魔性控制住了人性,到时便会身不由己。以施主如今的法力,三界之中恐又将带来一场浩劫。就让本尊来为你解了此咒。”
巫祖笑道:“你也未免太大的口气,若能让你轻易解了此咒,我千百年的苦修岂不就此白费。别怪我太坦白,要解开天魔血咒,就必须放弃自身的法力修为,以全身的鲜血灌注到我体内的天魔血池之中,血尽人亡,不死也会被石化。真可谓无人能解!今日就算我告诉你天魔血咒的破解之法,想必你也无可奈何!我绝不信你会舍生成仁,甘愿放弃自己千万年来苦苦修炼得来的法力修为。”
佛祖只身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巫祖突然怒道:“少说废话,千百年来我忍辱负重,无非是想早日报得灭族之仇。以我如今的法力又何惧血魔的魔性?经过封神一役,如今三界之中属你最盛,今天就让我开启十二都天都煞大阵,扫清你这个三界的绊脚石。”说罢巫祖一声怒吼,令十二生肖以河图洛书之力同时开启十二都天都煞大阵和三百六十五周天星斗大阵。
想当年巫妖之战后,十二祖巫被灭,只留下十二滴精血,如今被十二生肖所食,十二生肖的法力已经更上一层楼。
巫族与妖族原本同根,十二都天都煞大阵与三百六十五周天星斗大阵本有异曲同工之妙。如今巫祖让十二生肖同时开启这两门阵法,整个葫芦谷已经被笼罩在阵法之中。
佛祖虽然佛法无边,但是十二生肖论单体法力都被增强了无数倍,足以与佛祖一较高下。
十二生肖之中以齐天魔性最盛,如今他得到十二祖巫的精血,顿时狂性大发,追着佛祖一通乱打,此时齐天拳脚之中全无章法,只是凭借着强大的法力,与佛祖斗个鱼死网破。其他生肖也一哄而上。葫芦谷的谷口早已被巫祖用阵法封印住。佛祖虽然法力高强,依然抵挡不住十三大高手的连番攻击。
自从封神之战以后,佛祖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阵法,正不知如何突围,只见齐天发狂似的攻击过来,佛祖拼尽全身之力,一记如来神掌,犹如一座山撞在齐天胸口。
齐天顿时只觉得整个胸口疼痛欲裂,体内瞬间激荡出一股暖流,异样的舒服,似乎在抚平伤口。原本齐天体内潜藏着五彩神石的法力修为,此刻就好比一口硕大的水缸,被一掌震碎,从而将齐天体内潜藏的法力全部激发出来。这一瞬间齐天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将胸膛撑到爆满,却无法爆发出来。
齐天心烦意乱,耳边就如指尖划过沙石那般吱吱作响扰的人心神不宁,此刻恨不得毁天灭地。齐天几近狂怒,一声狂吼,心中的愤怒瞬间迸发出来,响彻整片山谷。
山谷中余音袅袅,久久不能平静。愤恨过后齐天体内一切恢复平静,慢慢的开始神智清醒。
眼见佛祖被追打的无处可逃,巫祖狂妄大笑。齐天别无选择,突然想起紫霞仙子。
小白經紀人pk惡魔天團
每到生死关头齐天便想起了紫霞仙子,也许再也见不到她最后一面,哪怕一个浅浅的微笑,一个转身的背影,再也无法见到紫霞仙子。
齐天一声轻叹,趁着巫祖毫无防备,化为一道烟霞钻入巫祖体内,将全身的鲜血灌注到天魔血池之中。
巫祖万万没有想到齐天居然逃脱了自己的掌控,更是舍弃自己苦苦修来的法力,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天魔血咒瞬间破解。
巫祖还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只见十二生肖瞬间停歇下来。巫祖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佛祖一记如来神掌打的魂飞魄散。
齐天从巫祖体内破体而出,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慢慢石化。
齐天跪拜佛前,朗声道:“佛祖,我求你最后一件事,一定要救救紫霞仙子。”
佛祖道:“天魔血咒威力甚大,我也无能为力。不过紫霞仙子有鸿蒙紫气附体,施主大可放心,我定当竭尽全力救她一命。”
齐天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缓缓道:“有佛祖这句话,我也死而无憾!”
穿越之最強武松
美人蛇蠍
肥仔球王 宏峰
明月当空,一位白须道人矗立在花果山之巅,灵光一指,夜空中一道白光划过,光束击打在石头上星光四溅。
“没想到道祖如此割爱,竟以造化玉蝶之功让这猴儿有破石重生的机会。”
“准提道人来此似乎也为这石猴而来。”
“准提愧对女娲娘娘所托,正踌躇不知所措,既然有鸿钧道祖出手,老道也安心了,总算不负女娲娘娘所托。”
花果山上,两道光芒冲天而起,慢慢的消失在漆黑的夜空里。
星空流转,日月变化,时光便如流水般的逝去。
沉寂的山林,宿鸟惊飞,偶尔传来猛虎的阵阵吼叫。长久的日晒雨淋,石头边已长出了些许青苔,四周杂草丛生,孤独的矗立在花果山的山顶上。
“五百年了,我终于修炼成妖了,而你却化作了石头,为何不等我与你一较高下?我绝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臣服在我的脚下,叫我一声‘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