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2hs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血月凌空 賀蘭紫玉-第三十七章 尾聲-cznq7

血月凌空
小說推薦血月凌空
“小凤你的朋友脑袋没毛病吧?”
空間重生之絕色獸醫
“没有啊!”
“那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没怎么回事儿啊,你们是他的亲人,是他和他爹,还有我娘苦苦寻了三年的家人啊,怎么你们好像不认识他似的?是高兴过度了吗?”
“开什么玩笑,我们姊妹俩一直都是生活在这个谷里什么时候出去过?月儿姐姐怀孕是受了谷里的阴阳之气才会如此的,怎么会冒出这么大个儿子?”
“鱼儿姐姐,不对,应该是殷圆姐姐才是,你们真的不知道你们自己是谁了?也不认识他是谁?”
“我们就是鱼儿与月儿啊,他是谁与我们有关系吗?”鱼儿说。
大唐行鏢
小凤心想这可怎么办啊?对了,把在外面寻找的母亲和金桂都找来,母亲与他们有着扯不断的渊源一定有办法。小凤用嘴叼下唤翎,摇了摇说:“娘,我和哥哥已经找到姨娘和嫂嫂了,只是姨娘和嫂嫂不认哥哥,她们好像也忘了自己是谁?您和姨夫快点来。”
凤凰对儿子说:“我感知不到你们的所在,你们在哪?”
至尊武魂
“我们在牛首山靠西的犄角通道下的一个谷里。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谷。”
凤凰说完带着金桂如箭般飞入犄角通道,凤凰看洞口太小,翅膀一挥一个一人来高的洞口出现在眼前。
凤凰来到谷中,用凤眼看到此谷的前世今生,对金桂说:“此谷是绝情谷,溪水为忘情水。是创世之神伏羲与女娲曾经生活过,却又在此分别的地方,忘情水就是两个人的眼泪汇聚而成,彼此怕还会有对情爱的牵绊,将眼中泪流干,从此不再有情欲。她们三年中从没离开过此处,吸的气,喝的水,都已经变成了她们身体里的一部分,此生此世都不会再有男女间的情爱了,永远也不会想起自己是谁了。”
“我不信,我不信我的爱不能暖化她的心。”金桂看着常娥坚绝的说。
“我也相信人世间最伟大的事,莫过于人与人之间的爱了。”金世缘也铿锵有力的说。
“她们对友情,对亲情还是有感觉的,你们可以从这些方面突破试试,只是我觉得你们的希望还是很渺茫,要有心理准备。”
凤凰对殷圆与常娥催了眠,一行人回到了招摇山。
金桂对常娥照顾的无微不至,却依然无法打动她,她对金始终保持着距离。金世缘却得到了常娥的疼爱,一口一个娘,常娥开始虽是不好意思,渐渐的却觉得有时看不到金世缘或是叫她那一声娘,她会觉得空落落的不习惯了。
殷圆只是觉得金世缘是不仅长得帅气,还会疼人,觉得是一个好哥们,仅此而已,看到紫铃还会生拉硬扯的把他们俩拽着一对儿,弄得紫铃姊弟俩哭笑不得,紫铃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会躲得远远的,很少过来。
半月后的一个星棋密布的夜晚,殷圆与金世缘坐在山顶看着天空的繁星,金世缘转头看着身旁的殷圆想,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们就这样过一生,也很好。
此时的家里,常娥已经晕了过去,药兽来到常娥身边,用阴阳眼看到常娥的肚子里并非是人,而是一个肉球,金世缘着急的问药兽母子可平安,但药兽说什么他却听不懂,只听到药兽哞哞哞个没完,金世缘只得用传音叶叫来紫铃,让去找寻金世缘与殷圆,只要来一个就好。
紫铃风一样的来去,带回金世缘与殷圆,药兽说:“世缘,夫人肚子里的并非人类,而是一个肉球,所以生不下来。”
“那怎么办?有什么药没有?我去采。”
“这个,我从来没遇到过此种情况,我记得李靖天帅的三儿子哪吒生下来就是肉球,不如去找找他吧。”
“他是天帅,而且在天上,我们非亲非故,怎么可能帮我们呢?即使是凤凰也很难把他请来吧。”
金桂听完殷圆的翻译,让金世缘吹起驭凤箫,大小两凤都飞了来,金桂骑凤飞入天庭,直接来找玉帝。金桂避开王母,将情况说与玉帝,玉帝想起过去种种还算有几分情份,叫来医神与药仙一起下凡救治,毕竟也是他的血脉。
劍丹 公子玨
医神与药仙在常娥晕迷时,又点上了迷香,以免常娥因疼痛醒来,医神将常娥肚腹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从肚子中取出肉球,药仙拿出神药让殷圆在常娥的肚腹间涂抹,涂抹处的肚腹瞬间弥合。
肉球在地上滚了几圈,撞到房间内的椽子上自动打开,里面飞出一轮带血的明月,明月变换出人脸,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笑着说:“母亲,我们该回去了。”
最佳寵溺獎(娛樂圈) 六盲星
血月将还未醒来的常娥装在自己的身体里,带着常娥凌空而起,由缓缓的上升,到迅急的飞离,越向上升,月亮的身体就摆脱了血色,变成一轮皎洁明亮的玉盘。回归到了曾经的位置。
常娥醒来看到自己被困在月宫中,甚是寂寥与无耐。
金桂勤修苦练,终于在五百年后飞升到月宫,玉帝下旨,金桂只要留在月宫一日,就终不得幻化成人形,金桂只要能日夜守护着心爱的人,也就不再乎自己是何形象。这是后话。
人间姻缘大乱,玉帝找来和合二仙,命其七日内将月老复原。
鬼娃筆記 慕蓉小傑
和合二仙把姻缘镜拿到手,将殷圆与金世缘封印在镜中,带到天池,召唤池中阴阳鱼,一半黑一半白的阴阳鱼凌空而起,将自己的头与尾接触团成了一个太极图,和合二仙将昏迷中的金世缘与殷圆放在池面上,阴中有阳也就是黑身白鱼眼的那侧,鱼眼放出的白光将殷圆吸到了眼中,阳中有阴的那一侧鱼眼放出黑光将金世缘吸到了眼中,和合二仙同时向鱼眼处发出两道黑白光,太极图在半空中越转越快,越转越快,转了六天六夜,和合二仙也坚持向太极图输送了六天六夜的法力。
第二日两人都醒了过来,金世缘与殷圆在太极内抱在了一起,金世缘说:“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了,今生能与你爱一场,值了。”
殷圆说:“我好像都想起来了。你能再对我说一遍我们的誓言吗?”
“天不老,情难绝,只愿君心似我心,执手从此不离分。”
“天不老,情难绝,只愿君心似我心,执手从此不离分。”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并不是很多,但每一个片断都将让我记忆犹心,如今我们即是分离,也是合为一体,但愿我们的记忆能够长久不灭。”
“我们的长情,就是我们合二为一,永远在一起。世缘,你的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让我再多看你一会儿。”殷圆微笑着抚摸着金世缘的脸颊泪水却不听话的滴滴滑落。
“圆圆,在这最后的几天中,我们就这样抱着彼此,看着彼此,享受着这最后一刻的爱,好吗?”两个人静静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时而微笑,时而泪流。
第七日子时,太极图消失于无形,月老躺在了水面上,和合二仙也筋疲力尽的躺在了水面上。
从此,人间姻缘又恢复如初,当爱与情又滋润着人们的心田,人间又开始变得美好,玉帝也很满意。月老时常下界倚在合欢树下,将酒葫芦倒入自己口中,回想着在人界时的种种,虽有遗憾却也不枉此生。他有时看着人界的芸芸众生,因为自己而有情人终成眷属,也很是欣慰,月老庙因为他这位真神常来常往,比其它庙宇的香火更旺盛了几十倍,他还故意将自己的故事散播出去,在人间的茶楼里,戏台上到处都能看到常娥与月老下界历劫的种种评书与戏文,他觉得这样才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