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ba玄幻小說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萱草花雨-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十二囚徒看書-yackk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小說推薦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南宫剑宗!
纏情霸愛 愛情三腳貓
白马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世界的罗布泊难道在广东?怎么不止是他,连他们几个也来了?!
那两人说着话走远了,纪可言见他这副表情,奇怪的问道,“南宫剑宗的人,你认识?”
敗幹坤 戰塵117
何止是认识,我还当了两个多月的弟子呢。
但现在不是说故事的时候,白马筱拿出黄符,挥手间熟练的在正面画上传音符,背面画了远视符,“我先去探探路。”
接着又画了一张符,撕成两半,给了纪可言一半。
用驭符术驱动着这张远视传音的混合符,贴着地面飞进了地牢的入口。
纪可言学着他将那半张符纸塞进耳朵里,闭上眼便看到了移动的画面,跟无人机似的。
纪可言还是头一回用,不由得感叹,“还真是方便啊,有这技术加入菲斯多好。”
白马筱心说我倒是想加入,人家哪能看得上?
剑音和纪可言这俩菲斯新秀,灵力修为都是红灵级别的,可见这门槛有多高。
不过他一个大一新生也不考虑这种事。
画面进了入口后便顺着楼梯一路往下,不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地道一样的地方。
本以为一下去就能看到电视剧里那种古代的牢房,没想到居然是个地道。
蜜愛嬌妻:老公真威武 馬語孝
暗黑裁決者 諸生浮屠
可能牢房在很里面吧,这种地牢越深越安全,被关在这里的人也就越重要。
约摸飞了有十几分钟,已经很深了,前面忽然出现了分叉。
契約制軍婚
左右两边都是看不见底的地道,这下可陷入了抉择。
纪可言想了想说,“随便挑一个吧,我选右边。”
白马筱笑了笑,“小孩子才做选择。”
纪可言还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就见他双手结印,口中念道,“驭符术·镜花!”
话音刚落,眼前的画面忽然从中间分成了两半,就像是两个同时运作的监视器画面。
地道里那张符在一道青光闪过后,变成了两张,向两个方向同时飞去。
纪可言脱口赞道,“厉害啊!”
白马筱得意的说,“这有啥,二分四都不在话下!”
刚说完,又出现了岔路。
并且是两边通道都出现了。
乌鸦嘴!
他又将每张符变成了两张,画面也成了四分屏,这下更像保卫室里的监视屏了。
纪可言更加的佩服,没想到两个月没见,他比在东洲时又进步了!
可接下来,四个画面里同时又出现了岔路。
这下就是四分八了。
八个画面,犹如一面监视墙,纪可言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这还没玩,八分十六,十六分三十二,直到最后六十四时,已经到了白马筱目前能控制的极限。
还好只是一味地往前飞,没有太复杂的操作,否则他目前的修为根本控制不了六十四张符。
其实也不止是他的极限,这也到了远视符的极限,倒不是这符咒本身的极限,关键在人类。
毕竟人的视角就这么大,分成六十四份之后,每一个画面已经看的很不清楚了。
好在这个地牢没太过分,终于到了尽头,是六十四个牢房。
不过这种开枝散叶似的地牢结构是哪个土豪想出来的,规模也太大了吧!
白马筱忽然觉得,能被关在这种地方,也算是种荣幸,而且想越狱都容易迷路。
不过这些牢房大部分是空的,看来没关很多人,白马筱一一销毁了空牢房前的符,最后留下了三十二个画面。
不过这地牢里面一个守卫都没有,看来是因为入口只有一个,怪不得这里有二十多个人巡逻。
看到这三十二个牢房里的人,纪可言激动的说,“就是这里!我那组的二十九个同事都在!”
白马筱不可思议的说,“这么离谱的迷宫地牢,你当初怎么逃出来的?”
刚问出口,白马筱就想起来了,她的灵术可是召唤虫洞啊,想逃出来还不有的是法子?
谁知纪可言的回答却和白马筱想的不一样,“我是被救出来的。”
白马筱愣了,“谁?他在哪?”
纪可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他穿着黑色的斗篷,脸也遮得死死的,不过他那双眼睛,我总觉得很熟。”
“熟人?不会又是个撞脸怪吧。”
“又?”
白马筱摆摆手,没工夫说这个,“那个人为什么要救你?”
“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认识我。因为他来了之后,只丢给我一把匕首,然后就离开了。那把匕首我一拿起来就能感受到对面的召唤,这是‘双生虫洞’,说明他了解我的灵术。”
双生虫洞,白马筱记得她不止一次用过这招,两把匕首间可以互相感应,从而在另一把的位置上召唤连通的虫洞。
不过这名字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起,还记得她第一次用这招登场时,就是在水泉墓里,墨然给了他一把匕首,往地上一丢,纪可言就出现了。
现在回想起来,“召唤兽”这个昵称也是这么来的。
“所以,你就用这招成功制造了虫洞,逃了出去?”
“没错,另外一把匕首就在大营之外,不过我出去没多久就被他们发现,幸好后来被婆婆救下了。”
原来是这么个过程,不过那个神秘的黑衣人究竟是谁?既然他认识纪可言,为什么又不肯和她相认呢?
不过现在也没空想这些,白马筱提议道,“你有没有办法能一次性把他们全救出去?”
纪可言想了想,为难道,“这需要用到‘万花镜虫洞’,以我的目前的修为,有实体飞刀可以做载体的话,一次开通三十二个虫洞不成问题 ,不过……”
白马筱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追问道,“不过什么?”
“看目前的形式,我必须用空灵术形成虚化的飞刀,否则必须把实体飞刀送进这三十二个牢房。但是一两个还行,这么多绝无可能。”
肆夜紅樓
白马筱自信一笑,“这可难不倒我,你身上有那么多飞刀吗?”
纪可言从腰带上取下一个长布条卷成的卷轴,摊开后,上面密密麻麻的收藏着几十把飞刀。
看样子这是她的武器库啊。
“飞刀我有的是,不过怎么一次全给送进去?要不我们一个一个救吧?”
白马筱摇摇头,“今日纳罗有借口进营地见红衣使,才有机会把我们带进来的,以后可就行不通了,必须今晚全部救出来!”
道理她都懂,可做起来就很为难了,“这里面像迷宫一样,就算我们能潜入进去,三十二个牢房全走一遍,一晚上肯定不够。”
白马筱没有回应,从兜里翻出一把黄符,一张张摊在地上,一边放一边数,数出了三十二张。
看他放这么多符,纪可言便知道他有办法,静静的期待着他的神通。
白马筱割破了自己的手,将血洒向空中,用控水术将血滴落在这三十二张符上,形成了符咒。
“你把飞刀放在这些符上,一把飞刀一张符。”
纪可言照做,两人一通忙活,终于准备完毕。
大妝
接着,白马筱双手结了个手印,闭着眼睛,似乎在集中精神。
这时,牢房内的三十二张传音符又一次分裂复制,变成了六十四张,紧接着分裂出来的那一倍黄符上,通灵血所画的符号忽然发生了变化,就和白鸟翎的咒印符一样,瞬间变成了另一种符。
这些都被纪可言看在眼里,只觉得符箓术居然还可以这么用,实在是不可思议。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忽然地上那三十二张符纸爆发出了一阵烟雾,烟雾散去后,上面的飞刀全都不见了。
纪可言正惊讶着,却发现牢房前那三十二张另一种灵符,居然全部变成了飞刀!
居然,用符箓术将飞刀置换了进去!
她考虑了半天也做不到的事,居然被他瞬间做到了?!
白马筱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珠,他喘了口气,抹了一把汗水,却见纪可言正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
“看什么?轮到你了。”
“啊……”纪可言反应过来,定了定神,开始施展“万花镜虫洞”。
那些飞刀渐渐的全部变成了虫洞,只不过还没有出口。
盛寵嫡妃:毒醫三小姐 花淚
“成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制造出口虫洞,不过我的修为有限,最多不能超过一百米。”
白马筱抬头看了看营地的墙外,估算了一下,“虽然不够远,但也能出营地了。你先出去,找个尽量僻静的地方,将他们全部带出来。”
他说的有条不紊,神采飞扬,纪可言一时间觉得这个家伙,成长的幅度简直超乎她的想象。
和在东洲时简直判若两人啊。
纪可言点点头,“好,那你呢?”
“我在这接应你。你耳朵里还塞着传音符,保持联络。”
纪可言没有任何异议,她甚至觉得,这家伙部署战略的样子,就和她那一组的组长大人一样,完全可以放心的去执行他的命令。
“你自己小心。”
白马筱冲她挑挑眉,“你也是。”
做完告别,纪可言顺着阴影,往营墙靠去。
白马筱则往回走,打算混进纳罗的队伍里出去。
往分散的地方靠近,不久便看到纳罗他们,还有红衣使也在。
又靠近了些,隐约可以听到红衣使似乎在清点着什么。
这时,他听到红衣使冷冷的问道,“王子殿下,门口停着九匹骆驼,为何你们却只有七个人?”
白马筱暗叫不好,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