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9af精彩玄幻小說 獵靈記事之落筆 愛下-第三章,前塵·貳看書-emh5z

獵靈記事之落筆
小說推薦獵靈記事之落筆
苏承默跟在他身后,从村头走到村尾,夏夜的傍晚,村民几乎都拿着蒲扇在自家门前大树下乘凉,看见苏承默独自出来,都会笑呵呵地询问去处。他停下乖巧地说是家里缺盐,他去买盐。
重生星際之甜妞
后来还是苏钧堂受不了了,挥衣袖将他放在自己背上。
“啧,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不知死活的人,还是这么健谈。”
苏承默像是趴在空气中,听着苏钧堂温软的声音絮絮叨叨的说着之前遇见的事,只不过是一瞬间,他却已经感觉到了苏钧堂背上的体温。
苏钧堂如果是个活人就好了。
苏承默抬头看着墨蓝色的天,还是没忍住叹了一口气,等他将心里失落都吐出,才注意到漫天繁星,微风吹过,耳畔是夏蝉不知疲惫的鸣叫声。
“这才是活着,像你死了这么多年的人肯定是不明白的。”
苏承默忽然开口这么说,倒是让苏钧堂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此时的少年,眼中闪着的光芒是他永远也不懂的,他一直以为眼前沉默的少年只是一个木讷、不懂得人情世故,谁知……倒是他小瞧了苏承默。
有趣,以后的他大概不会再被寂寞纠缠了。
“是吗?”苏钧堂来到一个座荒山后,就将苏承默放下,整理好微皱的衣服,才慢悠悠地开口,问:“那你活着有什么意义?”
“意义?我不清楚。”大概是害怕死亡,亦或者在他母亲失去气息那一刻,他就开始厌恶。
“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不愧是我挑选的人。”
苏钧堂忽然发觉,如果当年他的大哥像苏承默一样,他也许就不会英年早逝,至少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选择维护自己。
他变小悄悄地趴到苏承默的肩膀,百无聊赖地伸出手揉捏着对方软软的头发。冰冷的如同空气的触摸,以及温润的声音逐渐融化了苏承默心中莫名生起的抵触。
雙面邪王拐嬌娘
“苏承默,你爹对你真好。”
法象仙途 我是宅子
“嗯。”听到苏钧堂夸自己的父亲,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忍不住露出了属于少年独有的傲气。
“好了,先办完正事,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已经画好了阵法,到时候你引出那个女鬼就行。”
“你不是说是我母亲吗?怎么变成了女鬼。”
無歡之癢 醉我
“傻,骗你的出来话也信,不过,你早点干完说不定还能再见你母亲最后一面。”
他拍拍袖口,潇洒地跳下了苏承默的肩膀,那一秒他仿佛听到来自灵魂中的声音。
“逃,快逃。”
等他反应过来,苏钧堂已经不见鬼影,只能听到风吹动树叶时的沙沙声,血红的月亮挂在天边。
苏承默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坟地里爬出来的尸体和那些盘旋在半空中的血鸦,在惨淡的月光照耀下露出尖锐的利齿,一步步向他走来。
苏承默仿佛听到起身的召唤。
網遊之白骨大聖
唐朝小官 上山打老虎額
巨星重生之王牌影後 茶靡月兒
“卧槽,苏钧堂等你出现我绝对要尝一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看到这么惊险的一幕,一向以沉默沉静示人的少年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冷汗从他额头滑下,单薄的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背上,苏承默仿佛能够想象得到,自己惨死的那一个画面。
“咯咯咯,小弟弟我们又见面了。”
正当苏承默为自己的默哀时,却听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怎么,小弟弟这是不想看到我吗?”
他猛然抬头看着从骷髅里出现的老婆婆,一身红嫁衣,脸上层层掉落的**也挡不住她干枯的脸皮,只见她一手拿着化妆品,一手还在扑着粉。
和那天见到的年轻女鬼判若两鬼,他忽然觉得失落,又隐约感到一丝细微的兴奋,不知是为自己母亲死亡因为她死掉而难过,还是因为能有机会亲手解决这只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鬼。
说到底,这个女鬼已经是他心中的结,她一天不魂飞魄散,他一天都不会活的安心。
“嗯,你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
紅樓之薛家次女的打醬油生活 南極磷
“咯咯咯,姐姐我自然是喜欢上你。”她丢掉手里的粉底,冲着半空中盘旋着的血鸦勾勾手指。
一群一群的血鸦争先恐后地落在她指尖,不到片刻便只剩下一地枯骨,被风一吹便风化成灰。而那个女鬼则变成了他印象最深的模样—嫁衣如血,面若桃花。
“跟姐姐走吧,我能让你长生,不老不死。”
她离苏承默只有几步远,透着邪气的双眼,一直盯着他,她伸出纤细的右手,放在苏承默面前。
“你能告诉我名字吗?”
苏承默垂着头,目光落在刻在地上的阵法,口中的坚定让她没办法去怀疑这是一场局。
她太想完苏承默的陪伴了,无关情爱。
“沈容,我的名字,知道了我的名字这辈子你都逃不掉了,咯咯咯。”
沈容像是不知道苏承默面前是专门克制她的阵法,慢慢走到他面前。
“苏钧瓷,我回来了。”
沈容看着眼前沉默的少年,她越过千年的时光,忍受容颜易老的折磨,只是为了再次与他相伴。
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苏承默,就在强大的阵法下化成细碎的光芒,嫁衣破碎时,她也只是像往常一样。
叛逆的征途
“年轻貌美的女鬼是我,白发苍苍皮肤干枯的老婆婆也是我,也许某一日你回首看到的笑吟吟的青年也是我。这辈子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要你生生世世都活在我的恐惧中,都在我的追杀中逃亡。
没有人会喜欢你,甘愿一直陪着你,因为她们都会死,就像当年你的母亲和弟弟一样,咯咯咯苏钧瓷你逃不掉的。”
那些骷髅在失去掌控者之后,萎靡地倒在地上,清脆的断裂声此起彼伏。
我不是公主:惡魔的依戀
苏承默等沈容完全消失后才松了一口气,他母亲的仇终于报了。
“原来,我错怪了大哥。”
苏承默听到他的声音,回头看着他,说:“苏钧瓷是你的大哥?”
“嗯,沈容就是我的未婚妻,没想到我大哥也是受害者。”
苏钧瓷看着一片狼藉的荒山,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