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uor小說 天途逆武 劫天笑-第一章 青天之眼-ehmiu

天途逆武
小說推薦天途逆武
“走!”暗月峰之下,一位中年人身着灰袍,手提沾满鲜血的黑刀,仰首而立,背对一位遍体鳞伤的少年喝道。
中年人此刻已是伤痕累累,右肩上血红一片,提刀时都有几分颤抖,在其身前几百丈的地方,站立七八位黑衣人,双手萦绕着红色灵气,凶神恶煞,一步步逼近少年与中年人。
“可……”
“没有可是!你身上带有我青木墟最后的传承,你若未死,我青木墟就不会灭亡!”中年人打断少年的话道,“你难道想让我青木墟众人白白死去吗?你可以对不起我们,但你对得起栽培你多年的师傅吗!”
弟,給哥親一個 若竹
黑夜已至,周围漆黑一片,静得让人绝望。
少年想到为掩护自己而被惨遭屠杀的师傅和长老,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眼红红的,坚定地大声喊道:“墟主,假以时日,我定会以这群人的狗头来祭奠你们!”随即,磕下三个响头。
妾本布衣:王爺,別放肆 橘輕
“哈哈,好!我们等着,待到那时,可要为我多准备几坛上成的好酒”见少年答应走了,中年人也是释怀的一笑,说道。
“嗯!一定!”少年从地上站起,双手紧握成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变得怪怪的,泪水哗哗的落下。
少年抹干眼角的泪水,身形一转,以灵力为基础,幻化为一股淡青色气体向远处掠去。
中年人见少年走后,呼出一口浊气,心中的那颗石头已然落下,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歇一歇了。
他将黑刀搭在肩上,一直仰着的脑袋放了下来,眼神闪过一抹精光,左手对着黑夜人所站立的方向微微举起,在其手上,缓缓地竖起一根中指,说道:“渣渣们,来啊”
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化作一股黑色能量,向黑衣人所处的地域掠去。
“轰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黑衣人所处之处被炸出一个巨坑,七八名黑衣人全部身负重伤。
“可恶,这家伙居然自爆灵气,让那小子给跑了”其中的一位黑衣人恶狠狠地说道。
“无妨,逃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我就不信那小子能翻天了”为首的一位黑夜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可是上面问下来,怎么办?”略矮几分的黑衣人,一脸担心地问道。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你们不必担心”为首的一位黑衣人再次说道。
夜又静了几分,恐怖的气息也又浓了几分,让人感到不安。
地獄美術館 紫金雨林
―――――――――――――
在距离暗月峰几万里的一片竹林,一位少年在其中徒步而行。
他为了逃离暗月峰,将全身的灵力灌输灵行之中,灵行本就是极为耗费灵力的秘法,天灵境巅峰的人的极限都只能够施展三个小时,他却是拖带负伤的身体,强行将秘法施展的时间延迟了几个小时。
以至于现在他全身灵力耗尽,伤及本源,导致修为倒退,只能够徒步而行。
他太虚脱了,一步一踉跄,遍体鳞伤,浑身溢血,身上的疼痛和疲惫将他麻木。
终于支撑不住,哐的一声瘫倒在竹林地上,眼前一片黑暗,仿佛进入了混沌之内,慢慢昏厥过去。
他名为弓余,十四岁,青木墟大弟子。
青木墟内修武天赋最为了得的一人便是他,五岁通灵境,八岁聚玄境,十岁武藏境,四岁便修练至天灵境巅峰,这种修练速度不可谓不可怕,稳稳地坐在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弟子位置上,没有人敢说不服
在青木墟被灭墟之前,是大弟子,灭墟之后,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练武者。
青木墟被灭墟,与他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
棋神傳說 聽風居士
几个星期前,他进入青木墟青左秘境内,取回了青木墟镇墟之宝――青天之眼,并与弓余完全融合入体。
镇墟之宝可以带领青木墟走向复兴,这只是时间问题,尽管青木墟极力向世人掩盖青天之眼的存在 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也因此引来了天噬大陆不出世势力的觊觎,为青木墟引来了灭墟之祸。
全墟弟子长老以及弓余的师傅,为保护弓余离走,皆与世长辞,只剩最后的墟主护送弓余至暗月峰,却也难逃一劫。
全墟,共九万五千四百八十二人,只剩弓余一人,而对方却是仅仅来了十来人。
青木墟在天噬大陆或许算不上顶尖的势力,可以说是中上阶势力,实力不如很多顶尖势力,却也不是好惹的。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青木墟传承自远古,底蕴极其深厚,蕴含着许多秘密。
弓余昏厥两个小时之后,弓余的右眼突然冒出一闪青光,一丝丝淡青色的气体自弓余的右眼中涌出,将弓余慢慢的包围,弥漫在弓余的伤口之上。
十几分钟后,弓余的血口慢慢缝合,待外伤彻底痊愈后,青气又回到了弓余的右眼之中。
时间悄然而逝,又是三天过去了。
與柒白頭 淺笑蝶
躺在黄泥地上的弓余缓缓的睁开了犹如千斤般重的眼皮。
“我还没死?”弓余惊讶的说道,旋即想起了什么,酸泪又控制不住哗哗直下,流落在地上。
不过他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说道:“放心吧,师傅、墟主,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等着那一天”
戀戀終成歡
青木墟这种大势力都一夜之间覆灭,那得有何其强大的实力,才可做到,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想要复仇,那就得有足够的实力。
雨雪未期:連少,等我長大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强则强,实弱则弱,这是一句老生常谈了,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
弓余盘坐在地上,查看自己的伤势。
弓余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沟通不到天灵之气,令他纳闷的是,不仅沟通不到天灵之气,而且他的修为也跌落下来,徘徊于通灵境后期。
“得先把伤治好才行”弓余呢喃道。
青天之眼只是帮弓余将外伤痊愈,却无法渗入弓余的本源,内伤依在,必须依靠药物治好才行。
所以,弓余想先打听打听哪可以弄点药灵。
弓余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朝竹林外走去,不经意间,眼睛扫过一棵翠竹,顶天立地,其中缭绕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先天天灵之气。
如果是普通人至此,定不会发现这些先天天灵之气,但弓余不同,自从他融合了青天之眼后,总能够看见一些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令弓余也很诧异。
“这些翠竹有点奇怪,竟蕴含天灵之气”弓余感到很疑惑,不过马上就释然了。
超級異能低手
他想起了在古典中曾见过这种翠竹,名为倚天竹,先天成长,先天蕴含灵气,这是天灵倚天竹,所以蕴含的是天灵之气。
“应该可以帮我储蓄一些灵气,恢复几许实力吧”弓余摸了摸下巴,说道。
先天天灵之气与天灵之气不同,先天可以治疗伤势,还能提升自己的实力,而天灵之气,是人所凝聚的,无法像先天之气一般。
傾國傾城之特工醜妃 冰慍
弓余打出一个手势,将青天之眼开启,眼瞳慢慢地变成青色,青光肆射,透出淡淡的青色气体。
魔妃太彪悍:天才靈氣師 錦溪流月
霎时,青色气体将这片竹林包围,渗入天灵倚天竹内,过了几秒后,青色气体回到弓余的眼瞳之中,待看那些天灵倚天竹,已不在那般璀璨,就像一片普通的竹林一般。
“想养活一个青天之眼还真不容易,全部的先天天灵之气都被这玩意儿给吞了,只给我留那么一丝”弓余欲哭无泪的说道,“这点先天天灵之气,帮我恢复到通灵境巅峰应该是没问题的”
弓余虽然只获得一丝先天天灵之气,但这也足够了,他现在的修为跌落至通灵境后期,可能会因为无法炼化这么庞大的先天天灵之气而将这宝贵的先天天灵之气浪费了,青天之眼炼化了总比浪费的好。
况且青天之眼每次吞噬灵气,还会回馈少许青天之气为己所用,吞噬越多回馈越多,他已经试过几次了,所以弓余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亏
先天灵气与普通灵气不同,如果离开本体,几个时辰之后便会消失,在这几个时辰内没有吧这些先天灵气炼化完,那它将会分解成细小的先天微粒,融入空气之中。
就在青天之眼吞噬了磅礴的灵气之后,弓余的右眼慢慢发生了异变,瞳孔慢慢从淡青色化为深青色,青光肆意,照亮四周,整个天空都变为青色,风卷残云。
“啊!”弓余仰头长啸,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一股强大的青色能量自弓余的右眼射出,直冲云霄,虚空苍穹都被其震碎,恐怖的能量向四面八方扫去,方圆百里顿时化为一片废墟。
这种奇观只维持了几十秒便停了下来,能量柱溃散成一丝丝淡青色气体,萦绕在弓余的身旁。
弓余双眼紧闭,感受着青天之力慢慢的将自己渗透。
又过了少许时间,弓余猛然睁开眼,一股能量再次自弓余的体内向四周散开,风起沙扬,感觉全身都得到一次质的升华。
“奇怪,以前得到回馈时好像没有这次这么多,这是怎么回事”弓余皱了皱眉头说道,“不管了,此处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
弓余运转灵力,捏出一个奇特的手决,在其脚下顿时升起一股青色气体,脚下生烟,以极快的速度向外围驶去。
刚刚的异象一定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过不了多久,定会有人过来巡查,所以弓余在吸收完青天之力的第一时间选择了离开这片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