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ite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明朝狠人 寂寞一刀-第四百八十章 要權閲讀-jznhh

明朝狠人
小說推薦明朝狠人
李德海也不好怎么接话,小心翼翼地请示道:“尚书大人,那刘主事之事该如何处置?……”
閃豹俠威震長安都
大明正德秘史 繞地球一半
王佐挥挥手冷笑道:“就按郭大人的吩咐去办吧,既然他愿意当恶人,老夫又何必拦着呢!等他寸步难行的时候自然会来求老夫了……”
李德海其实倒是觉得郭致远这样做没有错,像刘清水这样的工部中层官员很多,总以清流自居,眼高于顶,对他们这些品级较低的底层官吏呼来喝去,就是对王佐他们这些上司也没有多少敬畏之心,就更别提对那些来京城办事的地方官员了,导致整个工部衙门办事效率十分拖沓,是该有个人来管一管他们了。
王佐作为工部尚书,自己不作为也就算了,还想让郭致远来当恶人,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工部衙门有这样主官怎么搞得好呢?
当然李德海人微言轻,自然不会傻到在王佐面前帮郭致远说话,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按照郭致远和王佐的吩咐去办刘清水停职审查的事去了。
郭致远在签押房看了一上午资料总算是看完了,让他对工部的基本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越发觉得自己的立威之举没有错,整个工部衙门人浮于事,宛如一潭死水,自己要想在工部有所作为,就必须下猛药才行!
不过郭致远也知道自己这样做肯定会遭到工部官员的集体抵触,这一点他已经感觉到了,他在签押房坐了快一上午了,愣是没有一个工部官员主动登门向他汇报工作,这个问题确实有些麻烦,他要有所作为总得有几个能办事的下属,总不能当光杆司令吧。
郭致远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站了起来,他决定去见见王佐这个上司,一方面这是起码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分管工作,这样接下来才好开展工作。
權路巔峰 鳳淩苑
来到工部尚书的签押房,王佐正和一名稍年轻些的老年官员在说话,见到郭致远进来两人立刻住了嘴,王佐站起来指着那么老年官员打着哈哈道:“郭大人,你来得正好,老夫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左侍郎姚思仁姚大人,老夫老矣,这工部衙门事务以后可就全靠你们两位了,你们好好亲近亲近……”
说着又指着郭致远准备向姚思仁介绍,姚思仁却摆了摆手道:“尚书大人不必介绍了,郭大人如今可是风头正劲,今日一早又在衙门门口大展神威,谁人不识啊,尚书大人你们慢慢聊吧,下官先告辞了……”说完就理也不理郭致远扬长而去了!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夏涼涼
郭致远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王佐却是浑不在意地打着哈哈道:“姚大人就是这样的性格,以后你们慢慢熟了就好了,郭大人,坐吧,你来找本官有何事啊?……”
郭致远也懒得跟王佐虚伪地客套,直接开门见山道:“王大人,下官初来乍到,一时间还摸不着头绪,尚书大人能否确定一下下官的职司,好让下官不至于太闲……”
拳道永生 大周太祖
王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心说你也太心急了吧,才能就急着要权,嘴上却是继续打着哈哈道:“好啊,好啊,郭大人勇于任事自是再好不过了,老夫也能轻松些,这样吧,我工部下设四司:营缮司,掌宫室官衙营造修缮;虞衡司,掌制造、收发各种官用器物;水部司,掌水利,估销工程费用,主管制造诏册、官书等事;屯田司,掌陵寝修缮及核销费用,支领物料及部分税收……营缮司和屯田司目前是姚大人在管着,不如郭大人就管理虞衡司和水部司吧……”
豪門殤ⅰ前夫請簽字!
王佐这么爽快地把虞衡司和水部司交给郭致远管理自然没安什么好消息,四司中营缮司是油水最充足的,这很好理解,管基建的放在现代也是非常油水丰厚的部门,至于屯田司,却是权力最大的,工部所有的费用都要屯田部核销,还管着物料支领和部分税收,权力大不大可想而知。
至于虞衡司和水部司则是工部官员最不愿意去的部门,受气不说责任还大,纵使有些油水那也是冒着被砍头的风险的,所以王佐表面上不偏不倚,实际上却是把郭致远完全打入了另册,有心看他的笑话呢!
他却不知道,这也正是郭致远想分管的工作,郭致远想改善明军的武器装备质量,而虞衡司下属的军器局正是负责制造盔甲、腰刀、长枪、铳炮等军用武器器械的,而水部司掌水利工程,也正是郭致远势在必得的部门,所以哪怕王佐不这样安排,郭致远也一定会努力向他争取,把虞衡司和水部司纳入自己的管理范围。
盜墓者傳奇之驚魂六計
现在瞌睡有人送枕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郭致远脸上却装作十分为难地道:“下官初到工部任职,怕难当此重任,恐辜负了尚书大人的信任呢……”
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 沈落木
日出厓山 白勝雪
道奴 伽藍雨
王佐摆摆手哈哈大笑道:“郭大人过谦了,郭大人能用数年时间将东蕃从一座荒岛建设成堪比苏杭的繁华之地,管理工部区区两个司还不是小菜一碟?老夫已到致仕之年,怕是用不了多久,这尚书之位就要交给郭大人了!……”
郭致远当然知道王佐是口不对心,故意试探自己的,连忙道:“王大人这是哪里话,王大人老当益壮,乃国之柱石,唯有王大人坐镇,工部才能得以正常运转,谁能接替王大人这尚书之位啊?大人让下官管理虞衡司和水部司,下官自当尽力而为,不过下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人能授予下官人事任命之权,否则下官实难担此重任……”
王佐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这个郭致远也太过分了,这刚来就伸手要人事权了,不过郭致远毕竟是工部侍郎,自己要是一点权力不给他,又要他管理虞衡司和水部司,的确有些说不过去,想了想道:“可以,不过仅限于六品以下官员,同样需要向吏部报备,至于六品以上官员便是本官也不能随意任免了,另外本官也希望郭大人不要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还是要以大局稳定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