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czs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淚神龍吟笔趣-第十章 尾聲分享-88nwj

淚神龍吟
小說推薦淚神龍吟
血腥的气息弥漫了整个京中,尸横遍野,完全没有了人界的样子。
句芒怒气上涌,目光死死盯着沧月坠。沧月坠已经用自身的妖力将句芒的土地灵束解开了,二人有打斗在了一起。
天色转暗,句芒下意识抬起了头,沧月坠趁机以致命的妖术击中了句芒。
赤血,终究还是回来了啊……
句芒的身体被烈火灼烧着,渐渐成了碎片,随风而去。
“王上,属下尚未请求,您怎么……”
“住口!本王想去哪就去哪,犯不着你来管!”
“是,末将该死。”
橫刀奪愛 無影有蹤
“你也明白啊,”暮雪冷冷道,“既然如此,本王便随了你。”
毒气围住了沧月坠。
鬼面夫君(傾盛)
“王上……您……变了。”
皇甫鸱打量半晌,确认无误后方大呼道:“小腾!”
暮雪听到呼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了皇甫鸱跟前。皇甫鸱望着暮雪殷红的双目,阿翔,小腾……仅仅在这一日,仿佛就经历了千年。
“小腾,你……”
皇甫鸱只觉脖颈一痛,血色漫上双眼。“不要叫本王小腾!”
“暮雪!住手!”
金银光束落定。
“天一阶一齐出现,纯儿姐,劳您费心了。”
纯儿知道,现在,无论在情感上还是在实力上,自己不敌暮雪十分之一,陌无双等人亦然。见纯儿犹豫不决,桃翕率先发起了攻势。
老婆,乖乖讓我寵 蘇謹兒
暮雪嘴角一扬,一只虎头象身的巨兽,从身后冲出。召唤凶兽本是噬天中最次的招式,但也已是凌驾于六界之上,当然,除了赤血。
桃翁挥剑向巨兽砍去,却被弹开了。巨兽怒吼一声,朝桃翁冲了过来。桃翁弃剑,以发力为绳,锢住了巨兽。
“无双公子!”
豪門孽戀:高冷老公,再見
陌无双看准时机,聚风起刃,穿过巨兽,刃锋直逼暮雪!
“等等!”
“嘿,你分心了。”
暮雪手臂刺入了陌无双的身体!
契約女靈師 暗夜蕭然
“你……怎么会……杀了多个……天一阶……”陌无双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归天?没人伤的了他,赤血也不行。
桃翁回头示意,楚予长鞭在手,飞身而出。纯儿终于回过神来。三人围攻魔王。
“还是,都来了啊。”
“吼吼。”两个巨人应声而起
“不要!楚予!你斗不过的!”
对,她斗不过,因为挡在前面的是蚩尤与共工的幻想。可想而知,暮雪妖力更在赤血之上,如此,就在任何人之上!
“哈哈哈哈……”
烈火如山般拔地而起,楚予拿出天水晶,天水晶居然没有用!烈火熔了天水晶,也熔了楚予。
“纯儿,你为了天界杀我一次,如今,你为了人界,又要杀本王吗!好!本王让你带来的人,一个个死在你面前!”
“暮雪……”
“纯儿姐,别和他多费话。对魔,不值得怜惜。”
幻象双掌合十,楚予正被夹在中间,难道,真的斗不过他吗?纵然使出全部力气,完全不能与之抗衡。
“楚予!”
“桃翁,你也要一心求死吗?纯儿姐,你可看好了,不是本王逼他们的。”
另一个幻想扑向桃翁,巨大的幻象劈头而下,来势有如山倒,桃翁举手格挡,虽挡住了幻象,却是被妖力禁锢而不能移动。
“纯儿姐,你还在等什么啊!”
“起!”幻象避开,一股妖力向楚予激射而去。
“不!”
“姐姐,你还不杀我吗?”
“我……”
“你不杀我,我便诛杀六界!这正是如月想要的啊。”
纯儿挥起红雨,其下,又施了“天一阶·万往生”,向暮雪飞步冲了过来,所到之处,万物化晶,悠悠飞上天去,红色的雨滴当头而下。或说,那雨滴,成了金色的刀刃,周围场景飞速变换。
“纯儿!”
化自身神血为刃,这绝不是保护六界,而是同归于尽!
“终于,还是来了。”暮雪闭上双眼,幻象消失。
金刃反射着奇异的光。纯儿微棕色的头发在金光中显得十分好看,秀发在半空中飞扬,金光照射着秀发,仿佛透明一般。一袭白色长裙,微微反光,从远处看就像是天使。她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一顾倾人城”大概也不过如此。她的目光依然淡静如海,神秘而纯洁,令人恨不得将世间所有美好都捧在她面前,只为博她一笑。
飞冲至暮雪处,身形张开双臂,拥住了魔王。
今世,我只是你身边掠过的一道影子,而你,却踏着盈盈一水,走进我的心,走进我的梦。月影暗去,相思无痕,弱水三千,我却枯涸。如果可以,你是否会让我陪你执手千年,让你为我雨巷撑伞?如果可以,我愿倾我一世之笑换你一世怜惜,陪你青丝染霜,陪你年轮敷面。一曲红尘离歌,无奈地画上了凄美的断章,蓦然回首,走走停停的岁月。值得一生去恋守?依旧喜欢,望你一切灿然;喜欢,看你衣袂飘飘。看你投足你的风采,痴了心,却无以自拔。而你,是否知我相思浓浓?此生,若能有你相伴,那么,我的心田里还会滋长荒芜吗?多想与你长相撕守,一生不言离殇,怎奈,你我此岸彼岸遥遥对望,纵我有千般情爱,也无缘今生相见。无语,我泪眼婆娑。若,红尘是梦,我愿在梦中沉睡千年,永不醒来,为你唱一曲恋歌,默默相守,附在蓝桥,牵手月下,生死相许。
女人不哭
她的唇覆上了他的唇。
如果可以,可以陪你千年不老,千年只想眷顾你倾城一笑;如果愿意,愿意陪你永世不离,永世只愿留恋你青丝白衣。你的容颜在我心中如莲花的开落,残阳徽墨,细语微澜,几首仰天,一瞬间开遍漫天的烟火。你是否还端坐在一里的长亭,芊芊玉指,卷着和风的温润,画青天一角,起湄水之滨。
“清月,对不起。”
落雪了。
在这白茫茫的一片大雪中,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眉清目秀,却不知为何会躺在这冰天雪地中,少年全身发热,张开双眼,伸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周遭却是一片虚空。
远处,雷声轰轰响起,每一寸雨丝竟然都夹杂着渗人的寒意。大雨倾盆,大地马上冰封……
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两个身影相伴而行。
路边,处处可见的,是残破的宫殿和巨大的龙骨。
小男孩躲在少女身后。
“阿暮,别怕,有姐姐在,不会有人欺负你。”
“姐姐,这是哪里啊?”
“这是……好像叫不周山吧。”
“我们……我们去什么地方?”
“回家。”
夕阳西下,少女长发飘飘,宛如仙女一般。
千年缘,千年恋,为你守了千年,只为你曾今的承诺。
醉相忘,何当缠眷;堪怜寂夜,疏影话凄凉。千年缘识,今生情惆;载不动,许多愁,欲语泪先流。在不老的夜里,串起你温润的片言碎语,折叠成唐宋,铺衬今夜的文字。一种情缘只能遥寄梦里,而我,化成梦里的蝴蝶,在瘦长的月光下,共舞。
当魂归故兮,适彼周图。
鬻鬼神孓兮,聊另吾生。
浮生若寂 昆侖士
往而手倩兮,今者尽失。
涅槃浴火兮,始于无形。
寤生交质兮,身后国攴。
正青春
公孙鋈祸兮,眼前世刈。
超級探囊取物 漫步的烏龜
千古流芳兮,早春泰甲。
重生之玩轉國際米蘭
一己之力兮,晚冬无恶。
清风舞明月,幽梦落花间。一梦醒来,两眉间,相思尽染。只身天涯,独醉贪欢。揪心思绪无边无沿。独依窗前,任风吹,看花落,黄花树下,你是否又在轻拂玉笛,醉拔情弦?遥望千年,繁华散尽,我却痴心未改。可惜几度徘徊,走不出的,仍是那梦里花间的蜜语甜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