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kfr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玄荒問道-第三章 十萬精銳分享-j6kd0

玄荒問道
小說推薦玄荒問道
“肖亦安!”当天清晨,天刚刚方亮不久,刚入梦乡没多久的肖亦安便被一声河东狮吼唤醒。
女鬼成災 深湖
“谁啊!”肖亦安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揉了揉眼睛,微睁开眼睛扫视了一眼床榻之前站立的模糊身影,怒骂,“滚一边去!再聒噪,老子斩了你!”
说完,一拉被子,把自己改好,翻身接着睡去。
“嗯?”肖亦安刚刚翻过身来,就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一只柔软却有些冰凉的手抓住,下一瞬间,便传来一股巨力,将肖亦安拽出被窝。
冷公主與淡漠王子的愛戀 沐靈蕓
之后,只见身无寸缕的肖亦安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而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的老大是基佬
“咳咳”
肖亦安只感觉胸口仿佛被大锤重击一般,一下子呼吸不畅,气脉受阻,干咳了几声,而后便听到一声尖叫:
“啊!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
有能力而且有胆子敢独闯太子东宫,在太子寝殿凌虐新皇的人,在整个乾国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号称乾国梁柱的大将军,赵乾的大伯,先皇的哥哥——肖峰。
另一个,便是肖峰的独女,肖亦安的堂姐——肖湉。
一听这女声,肖亦安便知道此人定是肖湉无疑了。只是,这堂姐从小到大哦欺负自己无数次,扒光衣服的次数少说也有几百,怎么如今如此的腼腆。
肖亦安有些诧异,而后正准备回头打个招呼,刚一转头,便看到自己的被子呼啸着朝自己飞来,下一瞬间便将自己盖住。
“你快穿衣服!我在升龙殿等你!”
而后,肖亦安只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整个寝殿之中便再无声息,鸦雀无声。
“嘿嘿!”肖亦安披着被子,坏笑着站起来,“这次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
肖亦安想起从小到大这堂姐一向强势无比,这次终于露出软弱的一面,心中一阵窃喜,颇有一雪前耻的感觉。
“肖湉回来了!那岂不是柱梁大将军肖峰也回来了!”肖亦安想到这里,突然面色剧变。
柱梁大将军相传当年可是和自己老爹肖凌争夺皇位的主儿,当年朝中支持老爹肖凌的人是屈指可数,几乎所有人都支持肖峰,只是先祖皇最后把皇位传给了肖凌。
肖峰自从当年争夺皇位失败以后,被先皇发配到万兽山脉外围镇守,这十几年来别说回宫了,就连回乾京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位面之時空之匙 久貓
而且相传肖凌当年曾亲自去过肖峰驻守的地方,两人曾密谈一夜,内容无人知。
只是在肖凌返京后,肖峰大发雷霆,亲自进入万兽山脉屠杀七天七夜以泄愤,可想而知其恨意之浓重。
这次回来,若是其想趁乱夺位,凭借他在朝中的威望以及这么多年的军功资历,想必自己绝不是对手。
“也好!正好乐得清闲!”肖亦安想到这里,安慰自己道。
因为他自己本来就不是个对权力很热衷的人,而且以自己先皇独子的身份,随便封个王,是没什么问题的。
“哎呀!我穿什么?”肖亦安在殿里四顾,发现新皇的龙袍还没送来,有些诧异。
虽然肖凌死的时候,看起来像一个耄耋老人,苍颜白发,但是实际上只有四十多岁,正是壮年。
谁都没想到肖凌就这么突然死了,肖亦安虽然是皇太子,但是毕竟只有十几岁,所以新皇的一切都没准备好。
所以,现在尴尬的事情就是肖亦安只得依旧穿着原来的太子蟒袍。
“唉呀!”肖亦安穿好衣服以后,摸着黑色长袍上的金色蟒纹,喃喃道,“本来想让你跟着我一辈子的,我当一辈子太子,多好!只是现在不行了!”
说到最后,肖亦安有些怅然若失,因为他对皇位是有些抗拒的。
又想起这十几年来,自己每日看着先皇肖凌,忙于政务,宵衣旰食,夙兴夜寐,十分辛苦,他是真的不想当皇帝啊!
若不是肖凌只有肖亦安一个儿子,肖亦安连太子都不想做,乐得清闲,每日饮酒赏景,品茶修道,软玉温香,岂不乐哉!
肖凌的骤然而逝,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继承大统,意味着以后软玉温香的生活,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他可不想乾国历代先祖从一无所有,筚路蓝缕白手起家,打下的现在这偌大的基业毁在自己手里。
更何况肖凌,是为了开拓乾国疆土,甚至统一整个大陆,让自己能做一个太平皇帝,才冒险进入那处遗迹的,可以说,肖凌的死和肖亦安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肖亦安可不能让历代先祖的基业毁在自己手里,所以,拼爹是不可能了!生活所迫,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思索之间,肖亦安已经到了升龙殿外,说实话,肖亦安是真没见过肖峰几次,每次见肖峰,肖峰都得好好“培训”肖亦安一翻。
阿Q正傳 魯迅
想到这里,一股凉意从肖亦安的后背升起,而后肖亦安打了个寒颤,随后,想到自己没有退路了,心一横
仙路風雲
“死就死吧!”肖亦安心一横,硬着头皮迈步走进了升龙殿。
“臣肖峰,拜见陛下!”
肖亦安一走进大殿,一个身形挺拔,英气逼人的国字脸壮汉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公父!”肖亦安见状,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快步走上前,双手扶起肖峰,说,“公父行如此大礼,折煞孩儿了!”
“君上谬言!”肖峰摆手说道,“此乃君臣之力,如今你为乾国君王,我是大将军,乃乾国臣子,此理行得!”
肖峰十分固执,加上自身修为又高,若失他自己不想起来,肖亦安根本奈何不得,也更无法撼动其身躯。
“此礼行得!此礼行得!”肖亦安见奈何不得肖峰,只得屈服,说,“一切都依公父之言,大将军快快请起!”
听到肖亦安如此,肖峰才缓缓站起身。一旁的肖湉也是一脸郑重。
看来公父此来,不是为争夺皇位!肖亦安看着刚刚肖峰那一脸真诚的样子,又对君臣之礼如此在意,不像是一个乱臣贼子能做到的,随即心里安定很多。
“公父!”三人各自落座之后,肖亦安率先抱拳,而后身体微微前倾,问道,“不知公父未接王召便入宫面君,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臣昨日接报,听闻先皇骤然而逝,八王叛乱,率兵进攻乾京,现一兵临武城郡!臣遂星夜启程,从万兽山脉赶来京师勤王!”肖峰郑重道。
“公父心意孩儿心领了,只是这叛贼还未到京师,不急!”肖亦安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幻山
“陛下真乃人中龙凤!只是依微臣愚见,等到叛军兵临城下,恐怕为时晚矣!”肖峰一脸凝重,拱手说。
“公父言之有理,只是现在朝中加上禁军也只有几万,而且无人统兵!”肖亦安有些为难道。
“啧,这倒是难事!”肖峰有些为难,毕竟乾国十数年没有战事了,他虽然是镇守万兽山脉也有十几年了,但是防御妖兽和与人交战完全是两回事。
“臣认为北山王,邓冲邓九公是个合适的人选!”肖峰思虑片刻,而后对肖亦安说。
“嗯,孩儿已经下诏,请九公入京面见圣!”肖亦安点头。
“只是不知这九公愿意出山否!”肖峰突然想到什么,眉头紧蹙。
“公父大可放心,九公乃乾国忠臣,若是身体无碍,定会出山,力挽狂澜,为大乾平乱!”肖亦安想起昨晚在皇陵中看到肖凌留下的字,眼中闪过自信的光芒。
“若是九公愿意出山,此事倒也着实不急!”肖峰点点头。
“只是,叛军尚有数十万,而且他们既然有胆反叛,必然预谋已久,京师中的禁军也只有几万人,加上武城郡的守军!”
“若是依武城郡坚守,倒是可以守住,只是退敌平乱不太可能,而且若失此时他国来犯,乾国恐社稷危矣!”肖亦安又说。
作为太子数年,对于乾国的国事,即便肖亦安是无心了解,也大概知道一些。
“此事君上倒是不必担心,臣昨夜启程之时,已下令,命十万镇妖军的精锐也随之启程,急行军,三日便可抵达乾国京师!”肖峰道。
“哦?”肖亦安有些惊讶,没想到肖峰居然还带来了十万精锐。
镇妖军可不是其他军队可比,镇守万兽山,数量庞大,要求极高。
自从十数年前,乾国周边大定,防御重点便是万兽山。每年入伍新兵之中,资质最好的,优先送到镇妖军中,其军士全都是有修为的。
重生之錦好 一粟紅塵
而且,作为镇妖军中之精锐,起步也是脉境六重,和肖亦安这个太子修为相当。而且饱经战火洗礼,作战经验丰富,远非乌合之众可比。
先皇肖凌能以一己之力弹压八位异姓王,其中镇妖军便是最重要的底牌之一。有了十万镇妖军精锐,要解决八王叛乱倒是容易许多。
“只是,这镇妖军来了十万精锐,如何镇压万兽山脉!若是其中妖兽作乱,岂不生灵涂炭!”肖亦安说。
“此事陛下大可不必担心,几日前,万兽山脉中的妖兽便莫名的偃旗息鼓,臣派人进入其中打探!”
“得悉乃是妖王下令,万兽山脉中的妖兽不得作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