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0ys優秀都市小說 九星霸體訣笔趣-第四千零三十六章 殺意沖天推薦-9519d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
“你能杀了廖本仓,真是令我感到震惊,可惜,你终究逃不过恩普达殿主的布局。”东方子初看着龙尘,摇摇头道。
“什么?”
当东方子初的话一出,在场的强者,不论敌我,脸上都浮现出震骇的神色。
龙尘竟然杀了廖本仓?九幽殿主廖本仓?那可是超级恐怖的强者啊,哪怕境界只有界王巅峰,但是三花级地尊强者内,恐怕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即使是击败他,就已经难比登天了,而龙尘竟然能击杀他?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龙尘没有说话,他愤怒得已经不想再说,他在暗中积蓄力量,快速恢复。
龙尘是杀了廖本仓,但是实际上杀死廖本仓的人是恩普达,或者说是恩普达和东方子初二人。
很显然,这个计划是恩普达和东方子初布局的,他们将廖本仓的死,推到了龙尘的身上,或许,这是为了推卸责任。
但是龙尘已经不在乎了,也懒得去辩解,他也知道,恩普达和东方子初不动手,他们是在等,等那两扇大门开启。
而龙尘也在等,他在等待自己的力量恢复,时间对他有利,同样对敌人也有利。
冏冏有神 雲外天都
龙尘的眼睛,带着冰冷的杀意,死死地盯着东方子初,东方子初竟然被龙尘盯得有些头皮发麻。
不过他却依旧淡然自若地道:“本来恩普达殿主这样布局,我还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錯嫁驚婚:總裁輕點愛 柚子糖
看来,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还是恩普达殿主。
不过,你击杀了廖本仓,打破了冥界之门的平衡,结果冥界之门的能量,都被这里的地狱之门给吸收了。
这将加速打开地狱之门,地狱之门一开,我的爱徒就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啦,想想,真的令人心痛啊,毕竟青璇是我一手带大的……”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龙尘忽然爆发出震天怒吼,东方子初这是故意在刺痛余青璇,龙尘的面目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宛若狂暴的猛兽。
“呵呵呵,没必要这么愤怒吧,你知道吗?青璇的命很苦,她生下来,脚心就带着地狱之花的符文。
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我告诉你,那是冥皇之女的标准,冥皇是谁你知道么?那是冥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在他面前,我们连蝼蚁都算不上,最多只能算是尘埃罢了。
而我修炼的炎天之术,可以为她封印地狱之花,虽然不能完全封印,却可以延缓地狱之花开放的时间。
当初余啸云陛下找到我,许诺了许多好处,其中就有一滴珍贵无比的太古朱雀精血。
可惜啊,太古朱雀的精血再珍贵,也抵不上炎虚大人许下的好处。
于是我既收下了朱雀的礼物,也拿到了炎虚大人的许诺,但是我没有按照约定,并没有帮青璇封印地狱之花。
反而利用地狱之花的特性,帮她快速修行,提升境界,收集各种火焰之力,让她的本命火焰觉醒,早点收服天虹彩焰,这样我也能早点交差。”东方子初不疾不徐地道。
“东方子初,你这个小人。”余啸云怒吼道,他咬牙切齿,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
“小人?算是吧,修行界谁不是为了利益而生存?本来在天火世界,我就应该可以交差了。
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龙尘,将炎洪给杀了,而我暂时也没接到炎虚大人的任何消息。
于是,我就在静静地等待,而就在月前来了消息,可以将青璇交接了。
在这时,恩普达殿主找到了我,说了朱雀帝国的事情,然后我们就布置了这个局。
我这个人跟恩普达殿主一样,凡事喜欢做得圆满一些,上次你的出现,虽然是一个意外,但是肯定会惹得炎虚大人不满。
这一次,我开启了炎虚之门,你也在场,这样你们之间的恩怨,也就可以一并解决了,那样一来,炎虚大人的怒火,也不至于撒到我的身上,真是一举两得。”东方子初阴阴地笑道。
“师父,我一直把你当父亲一样尊敬,把你教导我的一切,都记在心上。
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能不能不要那么残忍。”余青璇看着东方子初哽咽道,脸上全是哀求之色。
皇子的文娛霸業 職業偷懶
在余青璇心中,东方子初一直温文尔雅,对她悉心教导,呵护备至,因为一直不在父母身边,她一直将东方子初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尊敬。
可是今天,她尊敬的师父,竟然变成了欺骗她的魔鬼,要把她当成筹码,送给炎虚,她仿佛置身噩梦之中一般,她满脸泪痕,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无助。
鬼神異圖 夜下探花
看着余青璇哭得那么伤心,龙尘心如刀割,龙尘知道,这个世界上,令人最痛苦的,不是肉身的痛,不是灵魂的痛,而是因背叛所带来的痛苦,尤其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那会令人痛不欲生。
龙尘牙齿咬得嘎吱作响,可惜这种痛,他无法替余青璇分担,于是,龙尘对东方子初的恨,更加深入骨髓了。
东方子初没有任何的愧疚,反而微微不屑一笑道:“师徒一场,我再给你上一堂课:被骗了,只能说明你笨,除此之外,流泪只是愚蠢和懦弱的表现。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婆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想要变强,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就不能有任何顾忌。
从你爹娘把你送来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踏脚石,是老天送给我踏上更强境界的的阶梯……”
“够了。”
龙尘怒吼一声,打断了东方子初的话,他面容阴森地道:
公主兇猛 橘花散裏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懂得感情,人不懂感情,与畜生有什么区别?
枉你还是一宗之主,拿着不要脸当有趣,在这里大放厥词,胡说八道。
难道你爹你妈生你出来,就纯粹是为了交配,所以才会生出你这么冷血的玩意儿?”
面对龙尘的喝骂,东方子初却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脸上还带着笑容:
“尽情地骂吧,再不骂就没机会了,因为你即将进入生不如死的境地,我对你没有愤怒,只有同情。”
“只有同情?不,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代价,什么叫做恐惧,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女人。”
龙尘说完,转过头来看向满脸泪痕的余青璇,大手温柔地为她擦拭眼泪安慰道:
“别怕,哪怕这个世界背叛了你,但是有我在,为了你,我愿意对抗整个世界。”
鴻蒙心尊
面对龙尘的安慰,东方子初脸上挂着嘲讽,淡淡吟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你之将死,却又如何?”
重返璀璨年華 何處不天涯
七公子①,腹黑老公來敲門 恍若晨曦
龙尘忽然松开了余青璇,转过头来,一步一步走向了东方子初。
“咚咚咚……”
每踏出一步,虚空都一阵颤抖,龙尘身上的黄金龙鳞缓缓出现,龙尘的气息疯狂提升。
紧接着一声嘹亮的龙吟,响彻天地,震动古今,龙尘大手缓缓握住了背后的刀柄,恐怖的杀意令诸天颤栗。
“东方子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呼”
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中,龙尘如同一尊索命死神冲向了东方子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