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k40火熱玄幻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146章 人傻錢多長得還帥展示-7aa8c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谨遇,谨遇?”孟盼晴喊着顾谨遇,手在顾谨遇的面前挥来挥去。
顾谨遇回过神来,眼珠微转,竟是有些湿润,赶紧打了个哈欠,仓促起身:“有点困了,我去午睡一会儿。”
孟盼晴望着儿子的背影,想到他刚才的神态,心里揪揪的疼。
他能骗得了谁?
一定是想起了什么,才会那么哀伤。
然而她不舍得拆穿。
儿子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她就认认真真过好每一天,研究新菜式,养养花花草草,追追甜宠言情剧。
放開那個原始人 長腿大叔
日子过的是真快啊!
陆添阳都有白头发了。
说什么少白头,十几年前就有,那能一样吗?现在是两鬓都白花花一片了。
一转眼,大家都不年轻了。
孟盼晴毫无困意,顾老爷子给她发了消息,说是等她回电话。
回什么呢?儿子不让她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纠葛,只能强行当做不知道。
看了一眼时间,算着陆添阳该到家了,孟盼晴给陆添阳发了条微信:“老陆啊,慕林那孩子是个好孩子,人虽然闷了点,木了点,但绝对正直善良,你架子别端太大啊,那孩子心性单纯,经不起你吓唬。”
陆添阳正好刚将车停好,看到消息也不急着上楼,回道:“老孟,我有那么可怕吗?你这么不放心,怎么不跟我一起来看看?”
孟盼晴老脸一红。
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儿子开了窍,不知羞耻,当着她的面一样跟许许亲亲密密的。
这老陆木讷了十几年,也突然变得不正经。
她跟他一起看看,她凭什么?
孟盼晴:“忙你的吧!越老越不正经!”
陆添阳也老脸一红,再不敢不正经了。
補給點工廠
还不都是闺女整天煽风点火的要他坏一点,直白一点,别只知道默默关心,现在不流行情深情那一套。
要是深情有用,怎么十几年还没追到。
所谓自古套路得人心,他会套路同事套路下属,甚至套路领导,唯独不知道该怎么套路孟盼晴。
孟盼晴整天追剧追的热火,跟没心眼的中年少女似的,真到她自己身上,什么套路都不管用。
陆添阳叹了口气,探过身去照照镜子,头发是白了不少,难怪闺女整天催他该染染头发了。
进了电梯,陆添阳没由来的心闷。
先前发愁假小子二十多岁了也不知道谈个男朋友,真领回来一个,他这老父亲的心情,低落,难过,悲伤,不舍得。
十分窝火啊!
偏偏领回来的是苏慕林,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想摆个架子给个下马威吧,孟盼晴还特意叮嘱了一番。
这就很难办了。
出了电梯,陆添阳在门口站了好大一会儿才开了门。
“陆叔叔,”苏慕林局促的站起身,过来迎接,“您回来了。”
陆添阳一眼看出苏慕林的紧张不安来,跟他当年第一次去岳父岳母家没什么两样,愣头青似的,怂蛋一个。
“嗯。”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陆添阳换了拖鞋。
陆鹿鹿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到爸爸摆个臭脸,气得直瞪眼:“哟,陆首长回来了呀!有失远迎!”
小天使的童話 夢幻居士
陆添阳被噎得脸发青,闺女这么说话的时候,就是很生气了。
“哟,这哪里来的田螺姑娘,做了这么一桌子丰盛午餐,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陆添阳认了怂,他这一辈子都不敢跟女人叫板。
小时候不敢跟妈妈顶嘴,长大了不敢对女同学大声说话,结婚了对妻子唯命是从,有了个女儿,就差骑在他头上拉屎。
仙家有田
很多人说他是个软蛋,连女人都怕,他也很无奈,可他就是很怕啊。
那娇弱的小人,又不能打,能怎么办?
苏慕林浑身僵硬,舌头跟打结了一样,头皮发麻,呼吸困难,手心里出了一层一层的汗。
这感觉,比当年第一次实战演习还要可怕多。
“怕我啊?”陆添阳拉开餐椅坐下,掀了掀眼皮。
殺手春秋 雲中嶽
苏慕林站的笔直,标准的军姿,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怕,也,也怕。”
“真该叫你爷爷看看你现在这德性。”陆添阳拿起筷子,递给苏慕林一双。
苏慕林红着脸,赶紧接过,却是依旧站着。
这感觉太难受了。
如果爷爷看到,肯定会说他呆。
也不是怕,也不是不怕,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心很虚,跟犯了天大的罪一样。
人家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他说喜欢,就想要带走,挺欠揍的。
苏慕林默默的想:“我有多想打顾谨遇,陆叔叔就有多想揍我吧?”
“陆首长,你摆个黑脸给谁看呐?”陆鹿鹿解了围裙,阴阳怪气的瞪着陆添阳,“我欠你八百万啊?”
“你欠我的可不止八百万。”陆添阳的脸色很难看。
平时对他这个老父亲吆五喝六的也就算了,他亲闺女,他愿意宠着,可今天她男朋友第一次上门,还这么没大没小的跟他说话,把他老父亲的威严往哪儿放?
苏慕林是被陆鹿鹿给按坐下的,尴尬的笑道:“欠多少?我还。”
陆鹿鹿:“……”
陆添阳一抬眼,特想问一句:“小子,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他们父女俩拌嘴日常,居然还有人当真。
“算起来得有两千八百万吧。”陆添阳随口说了个数。
苏慕林赶紧摸口袋,尴尬的道:“支票本没带。您等一下,我给我大哥打电话,先让他借给我。”
他说着就要打电话,并问道:“陆叔叔,您银行卡号?”
陆添阳:“……”
这傻小子,他家闺女别不是看上他人傻钱多长得还帅。
穿越到遊戲商店
尴尬的轻咳一声,陆添阳说:“吃饭吧,先吃饭。”
“哦,好。”
陆添阳吃着饭,偷偷瞪了陆鹿鹿一眼,恶狠狠的说:“小没良心的,踢疼我了!”
三國之劉備復漢 一杯清茶苦咖啡
陆鹿鹿吐了吐舌头,一点也不心疼她爸爸。
活该!
她好不容易捡来的男朋友,要是被气跑了,他也别想有女儿了。
一顿饭吃下来,苏慕林出了一头汗,倒也不是热,就是……心慌。
他忽然想,若干年后,他有个女儿,有个男生想要娶他女儿,他会是什么心情。
他一定想打断那男生的腿吧?
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叫好白菜被猪拱了是什么心情。
正想着呢,陆添阳忽然站了起来,还冲他扬起了胳膊。
扶搖皇後
苏慕林吓得一激灵,赶紧站了起来,紧张之余,嘴里蹦出一句:“陆叔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拱你家小白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