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xq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討論-二百零七.暴風雨來臨前的聚會鑒賞-zyj8p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蕾米捧着木板飘上木屋屋顶,钉上平时不被在意的孔洞。
木屋四处的木板补丁就像掉毛的羊羔一样难看,但也莫名的使人心安。
“你晚上需要休息吗。”
飘下来的蕾米忽然被陆离主动询问。
“平时不用,只有消耗了力量才用休息恢复……出什么事了?”蕾米有些奇怪地看着陆离。
“如果可以,这几天晚上陪伴一下安娜。”
陆离没说理由,不过蕾米猜到一些,安娜性格变化很大,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蕾米思索着:“也许我们可以开一场聚会。”
聚会……
萨拉作为邪灵经历的漫长时间里聚会也许屈指可数,如果举行聚会,不会过多唤起萨拉的记忆。
“怎么开?”
“交给我和哥哥吧,我现在去和安娜小姐说聚会的事。你想要什么时候举办聚会?”
“暴风雨到来之前。”
“那就是今晚了。”蕾米明白,放下手里的锤子走向山洞。
一只孩子正笨拙地帮同伴抠掉黏在焦黑皮肤上的泥块,蕾米绕过它们,找到安娜,和她说了聚会的事,并没忘说是陆离提出举办聚会——
黑色迷你裙
安娜应该猜得到陆离的用意。
正捧着本书的安娜微微歪起头,她的确猜到了陆离的用意:“现在吗?”
“晚些时候。”蕾米有些羡慕安娜和陆离的关系。这种笨拙的关心比小说里的情节浪漫太多了。
“嗯……那我去贝尔法斯特找些食材和酒。”安娜扣上还剩十几页看完的书,离开山洞找到陆离。“我去贝尔法斯特找些聚会会用到的东西。”
“注意安全。”陆离语气平静的一如既往。
“我会的。”
安娜抬起白皙手掌踮起脚尖摸了摸陆离脑袋,揉成黑色碎发,飘入榆树森林。
这个时候,捧着一堆刚锯好的木板的吉米从木屋背面绕出来。他和陆离打了声招呼,奇怪地抬头望天嘟囔:“已经开始起风了吗……”
蕾米回到木屋前继续忙碌。兄妹二人修缮好自己的木屋,又去帮阿当芙娅加固她的木屋,还有孩子们的。
下午四点安娜归来。不知道在哪座贵族宅邸的地窖找到一箱红酒和一箱天鹅肉罐头,还有几套用不上的银质餐具。
吉米留在崖顶堆出篝火,蕾米跟着陆离安娜落到崖下礁石区,牵着绳子拉出捕鱼笼。
三条老鼠大小的海鱼因脱离海水在笼里挣扎跳动,铁丝网上黏着几只海螺。
无形之手抓住三条嘴巴鱼鳃开合的海鱼靠近安娜,它们是正常海鱼,没有长出奇怪的器官和特征。
邪王嗜寵:特工狂妃不好惹 梅有懂
放好新饵食放进海水,等到捕鱼笼沉进不可视的海水深处,他们回到崖顶。
蕾米刨开鱼腹,掏出的内脏被她丢给吉米当作餐前甜点。
“虽然我什么都能吃但是……”吉米看向丢在地上沾满沙土的内脏,冲妹妹抱怨:“能不能对你的哥哥尊重一些。”
“不要的话我去给安妮当肥料了。”蕾米用树枝串起海鱼,头也不回地说。
换做平常吉米可能会用怪物分身吃掉……不过反正晚上能吃到烤鱼。
萬古之王
“给安妮吧。”他说,然后主动伸出爪子抓起内脏,埋到安妮树下。
哗哗——
安妮回应,轻轻晃动着树丛。
篝火聚会更适合晚上开始。一行人聚在篝火前,边聊天边烤着食物享受聚会的热闹气氛。
一號保鏢2
不过这些在崖顶都太过显眼,怪异之雾笼罩后雾中也不太安全。
所以榆树森林居民们的聚会被放在不到下午五点,当怪异之雾从深海弥漫而来,聚会将会结束。
温暖地火焰烘烤着火堆前的众人ꓹ 安培被拽过来趴到火堆外围,挡住吹上崖顶的湿冷海风。
承接了陆离的任务的蕾米负责活跃气氛ꓹ 安娜安静地听着,只是不时转动一下架在篝火上的烤鱼,洒下香料燃起一片星光。
“还记得印斯茅斯小镇吗?我差不多知道那里的民众是怎么回事了。”聊天话题必不可免的落到怪异上。
“他们应该被某个存在侵染了认知。”蕾米填完木柴后说道:“随着时间推移不只是认知ꓹ 最后意识,自我都会成为那个存在的归属ꓹ 就和异教徒一样。”
“当时应该是你身上有吸引那个存在的东西,所以被侵染的认知改变了那些村民ꓹ 让他们下意识想要抓住你。”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吉米不解问道ꓹ 妹妹明明一直就待在崖顶。
盜墓:下墓 幽璇兒
“别忘记我的司职是‘学者’。”蕾米扬起下颌,自信地说:“从故事离开后我不再被邪神控制,但我的司职保留了下来。原本是邪神气息眷顾我,告诉我知识的方式变成了里世界气息眷顾我,告诉我知识。”
吉米只听懂一半:那句“从故事离开后我不再被邪神控制”,因为他也是这样,于是求助地望向陆离ꓹ 希望他能解释一下。
“就像离开海水进化出肢体,变成动物的鱼类。它们没有因为脱离海水就无法呼吸ꓹ 而是学会了新的呼吸方式。”
但比起解释本身ꓹ 火堆前的众人对陆离的比喻更感兴趣。
“变成动物的鱼!?”
“动物其实是鱼变的吗?”
吉米兄妹同时问道ꓹ 刚拿起烤好的烤鱼想递给陆离的安娜也停住动作ꓹ 等着陆离说下去。
“……也许是。”陆离模棱两可地说道。
没有类似进化论的理论,还是只是他们不知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ꓹ 远处只剩下轮廓ꓹ 榆树森林上空响起了沙沙风声。
或许因为接近的暴风雨带来的风ꓹ 怪异之雾直到这时也没在幽暗海面上浮现。
“我们累了,该去休息了。”蕾米感觉安娜像是有什么要对陆离说ꓹ 抓起不愿离开得吉米回到小屋。
兄妹离开后,热络的火堆旁迅速冷寂下来。
“我记起一个舞。”安娜的眼眸倒映着火堆,像在闪烁。“想看看吗?”
“嗯。”
陆离看着站起的安娜。
我和太監有個約定
呜咽的海风吹上崖顶,安娜的发丝衣裙随风摆动。
舞蹈在阴影中清晰,被风吹动的火焰围绕着那道身影,照亮了不眠的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