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hg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孤島諜戰-第九百七十二章 肥羊鑒賞-cgwln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心里不想出兵,嘴里却不能说。他以军务处长的身份与孙东原联系,说正在调集军队,将亲自带领部队增援悦来镇的第二师。
孙东原得到这样的回复,非常之感动。他没想到,胡孝民竟然答应得如此爽快。要知道,目前保安队是最适合救援的对象。
冯五得到消息后,跑到胡孝民的办公室,问:“我们真要去支援第二师?”
胡孝民微笑着说:“当然,悦来镇什么时候被攻克,我们什么时候赶到。知道吗,第二师的师长徐承德就在悦来镇。”
冯五问:“什么?悦来镇有多少兵力呢?”
軒轅神錄
不想重生的暗部部長綜 風颯木蕭
胡孝民轻声说道:“不到一个营,而且,师里的主官基本上都被他带在身边。”
按说第二师的师长被包围,第二师的部队,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增援。然而,第二师的反应出乎意料,他们的增援部队行进很慢。
二师的师长、副师长、参谋长、下面的团长等都被困在悦来镇,二师的部队谁去带领?据说二师只剩下一个原来管后勤的副师长庄培青。
以胡孝民对和平建国军分管后勤的副师长的了解,这个庄培青除了捞油水外,恐怕是不会打仗的。
怪不得孙东原要借助保安队,要让庄培青去增援,估计悦来镇被拿下,二师的部队还没赶到。
至于一师和日军,因为相距太远,时间上来不及。日军觉得,有保安队和二师的部队增援,二师的徐承德应该能化险为夷。
胡孝民只想说一句,日军太看得起保安队和二师了。
胡孝民为了展示自己救援二师师长徐承德的决心,在当天晚上,就赶到了太仓。为了增援第二师,胡孝民调集了吴江、吴县、昆山、太仓四支保安队,另外他还带了一个特务连,在太仓集结后渡江增援悦来镇。
杜章海谦恭地说:“胡处长一路舟车劳顿,杜某已略备薄酒,还请赏光。”
他对胡孝民非常敬畏,自从胡孝民第一次来太仓,处理黄道南的事情后ꓹ 他就从心底对胡孝民产生了敬畏之心。
论年纪他比胡孝民大,论从政经验ꓹ 他比胡孝民丰富,但论算计和心狠手辣,他连胡孝民的衣角都摸不到。他现在虽兼着县长和保安团司令ꓹ 但面对胡孝民时,还是战战兢兢ꓹ 生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胡孝民问:“二师的部队到了吗?”
杜章海回道:“先头部队来了。”
胡孝民随口问道:“来了多少人?”
杜章海轻声说道:“一个排。”
胡孝民诧异地说:“多少?一个排?悦来镇被围困的可是他们的师长徐承德。”
胡孝民预想过二师的部队可能会来得慢,但他没想到会来得这么慢。庄培青这是准备背“救援不力”的罪名了。
胡孝民去见了那个排的排长ꓹ 对方告诉胡孝民ꓹ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先来太仓打前站,明天大部分才会到。胡孝民又问他带队的长官是谁,排长告诉他是副师长:庄培青。
胡孝民淡淡地说:“杜县长,明天庄培青到了之后,让他来见我。”
他现在的身份,让一个副师长来见他是没问题的。不要说让庄培青来见他,就算拿下庄培青ꓹ 甚至当场枪毙庄培青,也说得过去。
第二天上午ꓹ 距离太仓最远的吴江保安队都到了ꓹ 可庄培青依然没有露面。第二师的部队ꓹ 倒是陆陆续续来了些ꓹ 但来的好像不是主力,一点规矩都没有ꓹ 乱糟糟的。刚到太仓ꓹ 就差点与其他地方的保安队起冲突了。
快中午时ꓹ 庄培青才到太仓。见到他的人后,胡孝民才知道为何会来得如此慢了。庄培青肥得跟头猪似的ꓹ 他的军装不够大,满身的肉没办法包裹起来,腰间的那圈肉露了出来。
而且,庄培青还是被人抬来的,四个壮汉抬着他走,他坐在滑竿上舒舒服服,那四个脚力累得点点虚脱。
庄培青看到胡孝民铁青着脸,马上笑眯眯地说:“胡处长好,庄某来得有点晚,实在是因为军务繁忙。”
寶貝你被算計了 魚小溪
庄培青一笑起来,就跟尊弥勒佛似的,如果没戴着帽子,又光着头的话,简直一模一样。
風煙傳
胡孝民冷冷地问:“庄师长都忙了些什么军务?”
庄培青连忙解释道:“调集部队,安排辎重,为了救援师座,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
他对调动物资还是很在行,但要调兵打仗就是两眼一抹黑。
豪門痞少重生 九月初五
胡孝民突然厉声说道:“你这是救援徐师长?我看你是想配合新四军,让徐承德死在悦来镇。来人,把庄培青拿下!”
庄培青的表现,确实太不像话。让他当替罪羊,还是很合适的。
庄培青朝胡孝民拱了拱手,挤眉弄眼地说道:“胡处长,我对徐师长一片赤胆忠心,怎么可能配合新四军呢?先别急着拿我,借一步说话如何?”
胡孝民挥了挥手,沉吟道:“好吧,我倒要听听你有何解释。”
“扑通!”
庄培青跟着胡孝民到了里面的房间,刚走进去,庄培青转身把房门一关,就跪在了胡孝民面前,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胡处长,你可不能抓我,这次救援徐师长,我真是尽力了。”
胡孝民又好气又好笑,到目前为止,还有一个副师长在他面前跪过,但他还是得板着脸:“昨天晚上二师的先头部队就到了,今天中午你这个军事主官才到,说得过去吗?”
庄培青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胡孝民,一边哭丧着脸说:“胡处长,我原来是管后勤的,哪带过兵打过仗哦。其他的副师长和参谋长,都被徐师长带到了悦来镇。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请胡处长明察。”
胡孝民接过来一看,庄培青出手还算大方:五万元。但这笔钱,并不够抵销他的过错。
胡孝民把支票装进口袋后,掏出烟,递给庄培青一根,叹息着说:“不管如何,你还是贻误了战机,二师的师长被困,二部的部队却慢悠悠地赶来增援,这怎么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