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mo5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第二百六十四章 分別讀書-2gcmi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你……你给我站住,你已经立下了血誓,我绝对不会允许你靠近他!”
兰雪婷厉声说道,一把拽住了林清婉的胳膊。
林清婉的手指颤抖,终于还是握紧手中的破月剑,伸手一掌推开了兰雪婷,头也不回的朝着白洛辰的寝宫走去。
“今日就算是要杀了你,我也绝对不会让你靠近他分毫。”
假面公主
兰雪婷说着,手中长鞭已经携着凌厉的风声朝着林清婉的后背打了上去。
“你放心,我只是想去亲眼看到他安然无恙,我便会离开。”
獸人穿越炮灰之逆襲 商陸白芷
林清婉一把拽住她挥过来的鞭子,语气平静的说道。
她的手指微微的颤抖着,终于还是握紧手中的破月剑走进了房间里。
刚刚苏醒过来的白洛辰,刚刚睁开眼睛,犹自虚弱。
他看着周围簇拥上来的人群,神情有些恍惚,竟是想不起此时此刻是什么景象,自己又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然而,当林清婉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神智突然就清晰了起来。
“婉儿?”他看着走到他眼前的人,失声惊呼,“你……你怎么浑身是伤?满身是血?发生了什么事?这是谁伤了你,你告诉我,我现在立刻就去把他给杀了替你报仇。”
林清婉沉默地凝视着他,嘴唇微微动了动,欲言又止。
她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没事,我没什么事,你别担心。”
然而,白洛辰看着她鼻青脸肿满身是伤的狼狈模样顿时就变了脸,强撑起身子,失声问:“还说没事,你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子了,是哪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把你打成这副模样?”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林清婉看到白洛辰朝着自己伸出的手,摇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伸出来想要握住自己的那只手。
她反常的退缩让白洛辰瞬间就怔住了,再看看眼前的人,心里忽然间百味杂陈,说不出一句话来。
仿佛生怕一放松就会让自己失去勇气一般,下一刻,林清婉忽地咬了一咬牙齿,抬起手,直直地伸到了他面前,大声道:“我是来还你这个的。”
生化喪屍之末日危城 喪屍小卒
白洛辰看到她摊开的掌心,猛然一震,只见她的手心里放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那是朔月国未来储君独有的代表至高无上权势象征的玉佩。
步步升仙 微雲疏影
他抬起眼,询问地看着她。
林清婉却立刻垂下了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声音僵硬得如同冻僵了一般,手臂也仿佛冻僵了一般,无所适从僵硬的伸在那里,递到了他的面前,眼神一点点的暗淡了下去。
然而只是沉默了片刻,他便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他一下子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婉儿,你怎么了?我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不好?为什么要突然将我送你的玉佩还给我,既然是送给你的,绝对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听到这个回答,林清婉的嘴角动了一动,几乎露出一个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怎么?他不肯收回去?
难道……还要逼迫自己说出那句更加伤人心的话吗?天哪,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他才刚醒过来,她要怎么跟他说那种话,让他再一次受伤吗?
她原本是想进来看他一眼,看到他安然无恙,她就离开的,可是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离开他的身边,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一种酷刑。
她现在已经非常后悔进来看他这一眼了,她是真的没有办法说出伤他的话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兰雪婷,然而她却在人群之外定定地看着她,表情沉默而冰冷,并无丝毫退让的意思。
重生之土著逆襲
在她的手里,她还紧紧的握着她写的那封血誓,她明白兰雪婷那是在无声的威胁她。
没办法了,即使再不忍心,也只能说出残忍的话来了。
天生痞胎 破繭成爹
陰陽先生
林清婉转过身看着白洛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艰难地开口道:“可是,我……我不想再留着你送的东西了,每次一看到它,我就会想到我的母亲被你母亲残害的模样。
魘術 風不語
打破虛空 百世經綸
我就会想到你是害死我母亲仇人的儿子,我……我怎么也无法忘掉那一幕,所以,我再也不想留着它,也再也不想再看到你了。”
白洛辰蓦然抬起头看着她,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的视线令她全身一震,仿佛是烫手的山药一般,她的手猛然一松,那块玉佩瞬间从她的手中滑落了出去。
白洛辰瞬间抬起手,在玉佩跌到地上摔碎之前接住了它,他用力的握紧手中的玉佩,用力到让玉佩的边角割破了他的掌心,鲜血瞬间沁出。
“我知道了——那就拿回来吧。”白洛辰定定地看着她,沉默了一瞬间,声音竟然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柔,“原来我一直让你这么痛苦,你早就该说出来的,对不起,婉儿。”
林清婉听到白洛辰的话,顿时心如刀绞,她说完那几句话,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此刻她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呆呆的怔在原地,双脚仿佛生了根一样。
白洛辰吃力的站稳身体,将她扔掉的玉佩握在掌心里看了一看,再度沉默了片刻,道:“婉儿,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那么难受,你告诉我,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的,只要不再让你那么难受。”
“只要你不要再来见我,不要再来找我,让我回南渊国去,就足够了。”
林清婉看着白洛辰,手指紧紧的侯握在一起,直到指甲陷入肉里,沁出丝丝鲜血,还是毫无知觉。
“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不!我不能让你离开我,婉儿,你知道的,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除了这件事情,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
白洛辰握紧林清婉的双手,语带乞求的说道。
重炮之王 五逸逍君
林清婉被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深深的刺痛了,他那么自尊骄傲的人,竟然为了让她留下来,而用这种语气跟她说道。
“对不起!我……我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林清婉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