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jmo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txt-第六百一十五章 火燒畫靈,雞毛免死閲讀-q70mm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恒鸡吓得毛都竖起来了。
一直落到地上,它还是没反应过来。
我是谁?我在哪?谁抓着我的脚?
恒鸡呆呆低头看了眼抓着自己鸡爪子的火焰少年,整个鸡都懵了。
刚刚那个大肥虫呢?
死了?
狙影 寒冬三月
难道是自己生死擂全部通过了,现在是在第二层竞选中被一个火焰人抓住了?
有可能……个屁啊!
它都看到生死擂了好不好!
这绝对还是第一层生死擂!
那么眼前这个火焰少年就一定是那个大白虫子了。
“你是深渊人族!?”
深渊人族,这可是比恶魔还恐怖的一族。
若是遇到了这一族的生灵,几乎不存在目击者。
可它恒鸡一族,应该就是那‘几乎’中的几组才是。
可为什么,这深渊人族如此妖孽,连它族的仙器恒炎太阳球都能轻易戳破。
此刻,恒鸡已经开始怀疑鸡生了。
正如恒鸡所想,此刻的源尘确实没什么感觉,那是因为此刻有人正在默默承担着一切。
遗蜕之灵黑乎乎的身体此刻由外而内开始发红。
画卷之灵脸色大变,火!是火!
他最怕火了!
源尘还真是虎啊,什么都敢惹。
要完,药丸!
網王+兄弟戰爭秀色 醫女 月女口口
他的连接要被烧断了!
火焰轻而易举的烧断了画卷之灵与遗蜕之灵之间的连接。
在连接中断的刹那,整个密室空间都开始动荡起来。
密室开始坍塌,画卷中的白衣少年微微叹息,他终究差了一步。
此刻,他终是明白源尘的决心。
“早知如此,我又何必装个好人呢。”白衣被墨色染黑,少年脸上冒出一个个狰狞的眼睛,他咧嘴笑道:“源尘,这是我给你留下的诅咒,吃吧,只要不吃东西,你也终将变成我这幅模样。”
“我站在岁月的长河回首,我便是未来的你。”
密室彻底崩塌,遗蜕之灵从密室中冲出,化作本源之力冲入了源尘的灵魂中。
關門放管家 郁西風
一刹那,火焰中面无表情的源尘就变了脸色。
“烫烫烫!”
源尘双眼中仿佛都有火焰在燃烧,在他眼中有着挣扎之色。
可是他依然忍住了,让痛苦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次好不容易遇到连画卷之灵都害怕的火焰,他要彻底解决对方。
那副画,那个密室,都来的太突然了。
警情案戀
谁知道对方安了什么心。
源尘是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而且这画卷之灵处处说着为自己好,可实际上的保护却是微乎其微。
特别是最后他看到的那副画面,那个满脸都是眼珠子的少年。
那根本不是简简单单的画面,那是诅咒!
通过画面通过视觉为媒介进行的诅咒。
源尘是有些不聪明,但这并不是说他对危险不敏感。
萌妻不要跑
他都中招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话,那就有些太看不起他源分身的身份了。
要是满脸长满嘴就好了。
源尘心思百转间,已经落回了地面。
“你是深渊人族的天骄吧?我是恒鸡族的笑阳,我们可以认识一下,不一定需要分个生死的,我身上有免死金牌,可以免去一次生死擂,要不我认输。其实到了第二层之后就不会死了。”
源尘不为所动,他毫不犹豫将鹅肉吃完,然后把恒鸡绑在了火上烤。
恒鸡虽然不怕火,但还是胆战心惊的。
任谁从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被揪出来都会很惶恐,很不安。
“别杀我,杀了我,你会被我爸爸我爷爷我太爷爷追杀的!”恒鸡真的急了,软的不行,它只能来硬的。
可是对此,源尘不为所动。
“我可以替你出战,帮你取胜。”
源尘微微一愣,对啊,他为什么要烤着吃呢?
真是被过去的无用记忆给束缚了啊。
恒鸡被源尘抓到了手里,笑阳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
原来吃硬不吃软。
“我太爷爷可是很厉害的,连深渊主宰都要敬三分的,你要是杀了我,我爷爷肯定能抓住你,弄死你…你要做什么?”
源尘一口咬下。
锋利的牙齿瞬间便穿透了血肉,可就在下一瞬,源尘感觉到了危机,立刻把恒鸡给扔了出去。
笑阳悬浮而起,在其身后出现了一只…大公鸡。
大公鸡一身金色羽毛,看上去便不凡。
“就是你想要吃我家的宝贝?”
源尘点了点头,这还用问吗?
他都咬了一口了,否认有用吗?
而且,就算他否认,人家也不会听呀。
“嗯,味道还不错,本源暖暖的,还想吃。”
大公鸡一愣,然后彻底炸了毛。
醫婚醉人,老公別使壞 夜深人靜*
好胆!
竟然挡着他的面评论他孩子好吃与否,当真不知死活!
“找死!”
源尘也不是一个安定的主,都欺负上门了,他怎么可能什么也不做。
“杀人了!外援杀人了!这生死擂还有没有人管了?”
【检测到超越等阶的力量强度,请恒鸡族老祖压制等阶,否则深渊将采取强制措施!】
这是第一次源尘听到机械声音表现出严肃的声音。
“他要吃了我的后辈,我就这一个后辈了,我还不能……”
【这里是深渊生死擂,生死有命!】
“好好好!我压制修为,就算压制修为,又能怎么样,他也依然打不过我!”
恒鸡族老祖刚刚压制住修为,源尘便如鬼魅冲了上去。
古剑直接抡了出去,轰的一下,虚影直接被打散了。
“也不是很强呀。吓死我了。”源尘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他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拎起了小鸡仔,笑道:“别装死了,你长辈已经被我打没了,现在我们继续。”
笑阳此刻唯有装死!
果然,这家伙强的一塌糊涂。
连老祖都不是对手,它要怎么样才能逃出魔掌呢?
深渊的某处天空,这里距离外界很近,但是这里却被外界还要热与光明。
这里有一界,是专属于恒鸡的大世界。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里太热太亮,对绝大多数深渊生灵来说,这里的环境太不友好了。
仅仅是世界入口吹出来的热量,估计就能蒸发掉九成的深渊生灵。
所以在很多深渊生灵面前,这里就是生命的禁区。
躲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靠近。
可也有一些深渊生灵,贪图这点光亮,会在远处驻扎下来。
深渊生灵并不喜欢光与热,但若是仅仅当是美景的话,还是有欣赏的必要的。
可是今天,这些欣赏美景的深渊生灵似乎有些不幸。
因为那个灼热的世界爆发了,仿佛是蘑菇云一般,热量席卷方圆百万里。
一时间这些深渊生物都化作了虚无。
或许此后,这里方圆百万里,都将成为禁地。
“冷静啊老祖。”
重生南宋求長生 四明山新雨
恒鸡大世界里,只生活着四只鸡。
此时,最大的那只鸡扬天怒吼,打鸣声宛如惊雷声震长空。
惡魔城 陌逆
稍小一点的鸡震惊了。
老祖不是时常叫他们冷静吗?
修行这种至阳至刚的功法,最忌讳生气暴怒了。
可是今天老祖怎么反其道而行了,莫非是走火入魔了!
最大的鸡气的双眼赤红,但是他不能说,说出来不就丢脸了!
他竟然被一个人类少年给一剑拍死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孙子要被吃了,但是笑阳那小子在深渊生死擂,我没办法在规则下保护他。”
这一下稍小的鸡也怒了,扬天怒吼道:“那还不快去救啊,我就这一个孙子,我可不能让他死。”
老祖的话,他还是信的,可是老祖却摇头道:“我算过了,那小子不一定有难,说不定这次还是一次福运。”
这次轮到稍小的鸡愣住了,既然都没事,那老祖你生啥气?
似是看出稍小鸡的想法,老祖直接一巴掌将之拍了出去,怒道:“我走火入魔了,老夫生气你还管得着了?找打!”
源尘有些发愁了,他看向趴在自己手里跟喝醉酒的笑阳,心里五味杂陈。
为什么能力要在此时恢复呢?
是的,他的那种咬人转换祭品能力又出现了。
只不过好像这能力有些增加了,以至于笑阳的原本意识挣扎得都有些无力。
“主人,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笑阳感觉自己对眼前少年的好感度正在飞速攀升。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过程。
“主人,我叫笑阳,您可以叫我小笑或者小阳,叫我鸡仔也可以。”
等对方双眼重新回复清明后,对源尘的态度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让源尘很无奈,但是内心却有些惊疑。
为何画卷之灵消失后,遗蜕之灵会帮助他?
难道遗蜕之灵实际上是好的?
是了,绝对是这样的。
既然画卷之灵是坏蛋,那遗蜕之灵自然是好的。
可是现在源尘已经无法再进入那么密室,自然也便再也见不到遗蜕之灵了。
不过那个黑色影子也不像是什么聪明的人呢,怎么就突然不声不响的帮助他呢?
真是奇怪。
“你不是可以认输吗?那就认输吧。”源尘对祭品那可都是非常的好,毕竟已经是自己的鸡了,那也不能压榨的太厉害。
“好的,主人,一切都听主人的。”笑阳当即认输,然后取出鸡毛免去了一死。
它直接晋级了。
“主人,我走啦!”笑阳智商回归,它明白源尘的意思,也不再停留。
直接钻入小太阳中,消失了!
【深渊书城书虫(划掉)人族胜!】
【生死擂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