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xbo優秀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愛下-第四四零章 斷刀鑒賞-20r1w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秦逍面带微笑道:“你说的废旧兵器,指的是什么?总不会是回收的兵器都要运到这里来吧?”
“不是不是。”许朗立刻道:“卑职是说,兵器库有些兵器有些时候没有拨出去,时日久了,受潮生锈,也就成了废旧的兵器。这些兵器积累的多了,会统一送到锻造坊重新铸练,在此之前,就都存在仓库的角落里。”
秦逍微微点头,忽然向仓库角落方向走过去。
许朗急忙跟上,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能说出来,到了角落处,秦逍果然看到这边堆积了数百口大箱子,含笑问道:“这些都是废旧的兵器?”
许朗忙道:“正是。”
“对了,从锻造坊出来的兵器,是否装箱直接运到这里?”秦逍问道。
许朗道:“锻造好之后,工部会派人与兵部交接,兵部这头,都是韩主事负责,有时候他会派人去锻造坊核对之后,将兵器装箱运回,有时候主事大人会亲自带人运回来。”
“所以从锻造坊装箱的时候,兵部会当场就会清点数目?”秦逍初来乍到,似乎对这些很感兴趣。
许朗笑道:“兵部会有人清点,若是出了差错,咱们运回来,以后数目对不上,那就是咱们兵部的责任了。”
小兵來 笑而不
“我明白了。”秦逍点头道:“在锻造坊清点数目后再装箱,然后运到兵器库,我敲这些箱子上面也都写了编号,所以除非有人来领取兵器的时候会再清点核对一下,平时这些箱子自然都不会打开。”
许朗忙道:“正是。”
“可是我瞧这些箱子上面的铁钉似乎从来没有动过,也没有重新钉入的痕迹。”秦逍道:“如果我说的没错,角落这些兵器箱从锻造坊运回来之后,就从没有打开过,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许朗结结巴巴道:“这个…..这个应该是…..应该是不曾打开过。”
“可是你刚才说,堆积在这里的都是废旧兵器。”秦逍叹道:“所以我很奇怪,难道你的眼睛会隔空视物,这些箱子都没有打开过,你又怎知里面的兵器一定生锈废弃?”
“这……!”
穿越甲午之特種兵之王 博陵先生
秦逍脸色猛地一沉,冷笑道:“许朗,你是否看我年纪轻,又是刚刚上任,所以心存欺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是在调侃本官?”
“卑职绝没有这个胆子。”许朗惶恐道:“大人,卑职……卑职只是个书令吏,上官说这些兵器废旧,要堆放在仓库角落,卑职…..卑职只能遵从上官的吩咐。”
“上官?”秦逍皱眉道:“你说的上官又是什么人?”
许朗有些犹豫,秦逍冷哼一声,淡淡道:“你似乎忘记了,从今天开始,我才是你的上官。你说的上官,可是我的前任?或者说,是韩昼韩主事?”
專家級重生
“是…..是邱令吏。”许朗不敢隐瞒:“邱令吏在职的时候,确定这些箱子里面的兵器废旧,所以吩咐我们堆放到此处,若是有人领取兵器,这里的兵器万不能拨给出去。”
秦逍笑道:“既然是废旧兵器,自然是不能拨给出去,那些当兵的要是领了废旧兵器,可是要惹大麻烦的。”
“是是是,大人所言极是。”许朗陪笑道。
“所以咱们这兵器库是一直有废旧兵器堆放在这里?”秦逍伸手在木箱子上轻轻抚摸。
许朗忙道:“往年的规矩,新年一过,这里面大部分的废旧兵器就要运去锻造坊重新锻造,不过大人也知道,咱们部衙今年出了些事儿,所以耽搁下来,不过这个月月底之前,这些兵器都要运走的。以后有废旧兵器,再堆积此处,等到数量多了,便再运走重新铸造。”
秦逍笑了一笑,道:“我明白了。所以朝廷自然也知道兵部仓库里的兵器会有损耗?”
重生至尊造夢師 廿四郎
“这是正常损耗,户部那边也说不出话来。”许朗道。
秦逍想了一下,道:“你拿东西来,我想瞧瞧这里面的兵器到底废旧成什么样子。”叹道:“以后我就要在这里当差,总要明白废旧兵器的标准,若是不懂,往后将废旧兵器拨出去,那可是要惹大祸的。”
“大人…..大人要开箱?”许朗有些吃惊,忙道:“大人不用急,卑职对废旧兵器的标准很清楚,甲库署里面有废旧的刀具,咱们回甲库署李,卑职拿给大人细细观看。”
“既然手边就是,何必跑回去看?”秦逍笑道:“来,打开箱子。”
许朗神色有些慌乱,四下看了看,终是上前两步,低声道:“大人,要开箱,是不是…..先问问主事大人?”
秦逍立刻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甲库令吏没有资格开箱?”
“大人误会了,卑职绝不是这个意思。”许朗急忙道:“主事大人曾经亲自吩咐过,存放在此处的废旧兵器不要动弹,更不许打开。”
“韩主事有过这样的吩咐?”秦逍皱眉道:“许朗,按照唐律,我有没有资格开箱?”
许朗立刻道:“自然是有的。卑职只是担心大人开箱后,被主事大人知晓,总是有些麻烦,上官的吩咐,咱们做属下的遵照意思行事就好,其实…..其实没必要惹出事来。”
秦逍也不废话,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鱼肠刺,在许朗慌乱的神色中,直接撬开了一只木箱子。
打开箱盖,上面铺着一层干草,将干草扒开,箱子里码放着长刀,秦逍估算这箱子里至少有三十把战刀,从中取了一把出来,刀刃毫无生锈的痕迹,握着刀柄,脸色冷峻。
许朗额头渗出冷汗。
秦逍瞥了他一眼,仔细看了看战刀,这是陌刀,秦逍自然是见过陌刀,只不过这陌刀和自己认知中的陌刀明显不同,刀身不但短了许多,而且刀身极薄,倒像是铁片一般。
他用衣袖擦拭刀身,这把陌刀也是毫无生锈的痕迹。
“不是说这些战刀都已经生锈废旧?”秦逍皱眉道:“我看并无锈迹,怎能当作废旧兵器处理?”
许朗忙道:“兴许是前任邱令吏弄错了。大人,这…..!”
秦逍也不理会他,将陌刀递给许朗,道:“拿着!”
许朗不知道秦逍葫芦里买什么药,不敢违抗,接过陌刀,秦逍从箱子里又取出一把刀来,和先前那把刀一样,刀身也是比正常的陌刀短上许多,而且刀身甚薄。
秦逍心知陌刀的的刀身极长,对付骑兵的主力战刀,虽然刀锋锐利,但刀背却极为厚实。
秦逍横刀在手,向许朗道:“你拿刀砍过来!”
“什么?”许朗一时没明白。
秦逍道:“我让你拿刀砍我。”
“卑职……卑职不敢。”许朗吃惊道:“卑职怎敢拿刀砍大人?”
“我让你砍,你就砍。”秦逍想后退了一步,双腿站稳,握刀在手,盯着许朗道:“你若不砍,就是抗令,违抗上官命令,是什么罪?”
许朗额头冷汗已经冒出,苦着脸道:“大人,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少废话。”秦逍目光如刀:“你若不砍我,我现在就砍死你。”
许朗无奈,双手握刀,却不敢动手,秦逍厉声道:“砍下来!”
三生輪回訣 劉斌
许朗抬刀过顶,对着秦逍砍了下去,却不敢真的用力,还没砍落,秦逍手臂一挥,后发先至,手中的陌刀已经迎上来,只听“呛”的一声,许朗只觉得手臂发麻,却还是勉强握住了刀柄,随即听到“噹”的一声响,怔了一下,再看手中的刀,脸色骤变,只见自己手中只剩下半截刀,这把陌刀竟然从中断成两截子,而另一截子飞出去,落在不远处。
秦逍收起刀,看了看自己手中陌刀,冷笑一声,将陌刀放回了箱子。
许朗脸色惨白,声音有些发抖:“大…..大人!”
秦逍也不说话,示意许朗将刀放入箱内,自己过去捡起地上那半截刀,送回了箱子,这才将箱盖盖上,淡淡道:“今天我们没有打开箱子,什么都没有发生,若有一字泄露,咱们两个只怕都活不成。”
许朗急忙点头,低声道:“卑职绝不吐露半个字。”
“你将箱子重新钉上。”秦逍整理了一下衣衫:“对了,我的前任邱令吏如今在哪里,你可知晓?”
许朗轻声道:“邱令吏前几天刚刚被调出了兵部,听说被派到了并州去了,临走前也没和大伙儿见过面。”
“他已经离开京都了?”
“是,带着家眷早在多日前就已经走了。”许朗轻声道:“兵部这次有许多官吏被打发出去,派到并州还算好的,很多人都被发落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去了。”
秦逍含笑道:“邱令吏没有被调到穷山恶水,自然是因为他和韩主事的关系不错?”
许朗犹豫了一下,才道:“邱令吏确实与韩主事关系不错,如果邱令吏不是和方侍郎有亲戚关系,韩主事还能保得住他。”
“方侍郎?”
“咱们兵部的右侍郎,三月初八,和范…..范文正一起被押赴刑场丢了脑袋。”许朗低声道:“邱令吏是方侍郎的亲戚,能够保住性命也就算不错了。”
“咱们的韩主事,是窦…..窦部堂的人?”秦逍问道。
许朗点头道:“韩主事是窦部堂提拔起来,所以兵部一场大风波,有窦部堂维护,韩主事才能毫发无损。邱令吏一直很得韩主事欣赏,库部司四名令吏之中,主事大人最赏识的便是邱令吏,所以将甲字库交给了邱令吏,这次邱令吏有难,韩主事也是拉了他一把,没有韩主事,邱令吏就算保住脑袋,恐怕也要关进大狱吃几年牢饭。”
秦逍微微颔首,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笑道:“你先将箱子重新钉好吧,刚才的事情,你我知道就好,多一人知道,对你我二人都没有好处。”